乖把这串珠子都吃了_严峫江停H

    夏去秋来,自辛先生离开云州算起,已经过去两个多月,林叶的伤势也已痊愈。    他每日练功,不…

    夏去秋来,自辛先生离开云州算起,已经过去两个多月,林叶的伤势也已痊愈。

    他每日练功,不知自己进境如何,只觉得身体越发有力。  乖把这串珠子都吃了_严峫江停H       

    辛先生交代他多察觉自身,若有那真气隐患,让他按照周天神术上的法子运气,将真气卸除。

    可他每日感知己身,却从未察觉到过那真气存在,也不觉有什么异常。

    武馆扩建翻盖的速度远比预想的要快,毕竟是拓跋云溪交代的事,上上下下谁也不敢轻慢。

    师娘他们从老陈的小院搬回武馆,林叶想着,小子奈虽然没有习武上的天赋,可每日让她孤单在家也不好。

    于是便和她商量,以后每日去武馆都带着她,她愿意学就学,不愿学就在武馆里玩儿。

    可小子奈并不喜欢去武馆,和林叶认识了差不多三个月时间,她已经恢复七分开朗,可她还是不愿意上街,不愿意离开这小院,更不愿意去见太多人。

    林叶不在家的时候,院门一关,这里就是她的世界,一整个。

    林叶知道也不能勉强,好在是这两个多月来他一直都在教小子奈做饭,最起码她不会再饿了肚子。

    好在是还有小寒,小子奈做的饭菜好吃不好吃,狗先知道。

    武馆重新开业这一天好不热闹,非但是街坊四邻来道贺,还来了许多连严洗牛和雷红柳都不认识的大人物。

    甚至,云州府的府治大人都亲自到场,还送了一个他亲手写的匾额。

    这家富户送来了不少全新的家具,那家大户送了连续五天的大戏,就在武馆外边开锣,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一翻热闹。

    严洗牛和雷红柳疲于应付,总是要陪着笑脸,所以脸都僵了。

    弟子们都在后院练功,雷红柳不愿他们到前边不停的鞠躬不停的致谢,所以让他们各自修行。

    这来的人多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也都能论上,个个的都是一脸血浓于水的真挚亲情。

    雷风雷也来了,看起来春风得意。

    如今他身上穿着的已不再是云州府总捕的官服,而是一下子就变成了这府衙里的二把手......府丞大人。

    这一身锦衣,可比那总捕的袍子看着威风多了,权力自然也大的多了。

    云州城内三千州兵皆归他调遣,从一个六品官直接成升任从四品,说飞黄腾达不为过。

    人生际遇啊,便是这般奇妙无穷。

    林叶和薛铜锤他们在后院练功,薛铜锤指了指他的腰带:“小丝弟,这四什么啊,好漂亮。”

    林叶低头看了看,瞎子和瘸子的那两根红绳被他缠在了腰带上,那两抹暗红,倒是变成了很美的点缀。

    可这并不是他人生路上的点缀,而是他要走的人生路,又细又窄,还是血色。

    “能给我一个吗?”

    薛铜锤问。

    林叶摇头:“这个不能,回头我送你个更漂亮的。”

    薛铜锤唔了一声,又指了指林叶腰带上挂着的另外一个东西:“那这个能给我吗?”

    林叶又摇头:“这个也不能。”

    那是一个毛茸茸的大头熊,小子奈亲手做的,这可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大头熊,带蝴蝶结的呢。

    到了下午的时候,宾客们大部分都已散去,剩下没走的,要么是真亲近的人,要么是厚着脸皮留下拉亲近的人。

    林叶趁着没人注意绕到前院来,正门口一侧的门房里,二师兄谭炳晨正在收拾东西。

    他已经去了郡主身边做事,今日知道武馆事情多,特意请假来帮忙。

    林叶对这位二师兄历来尊敬,在知道他身世之后,就更为尊敬。

    当初谭炳晨的父亲是北野军中的校尉,塞北的第一战,七万北野军正面硬刚娄樊三十六万大军。

    谭炳晨的父亲在那一战中阵亡,战场上,厮杀的士兵们退了下去,身为火头军的严洗牛和一群辅兵则上去了,他们要把同袍的尸体带回来。

    娄樊人歹毒,趁着这个时候发动突袭,大玉的辅兵死伤数千人。

    严洗牛背着谭炳晨父亲的尸体一路往回跑,胳膊上中了两箭,咬着牙不松手。

    后来严洗牛重伤退役,修养一阵子后在云州开武馆,十几岁的谭炳晨戴孝而来,进门之后就给严洗牛连着磕了九个头。

    从那一天开始,他就是武馆的二师兄,什么脏活累活他都抢着干。

    走在大街上,若谁都对他指指点点他从不理会,可若被他听到谁说他师父师娘一句坏话,这个老实人,就会龇牙咧嘴的冲上去,像是一头吃人的狼。

    他曾咬碎自己的牙,嘴里都是血,忍着丧亲的伤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舔伤口。

    所以他容不得别人诋毁把他父亲背回来的那个人,一个字都不行。

    师兄弟们开玩笑的时候会说师父小气,抠门,不要脸,他不插话,偶尔还笑笑。

    他分得出来里外,知道远近,守的住亲疏底线。

    外人不行,谁也不行,他什么都没了,就这一条命,那就拿这条命来做师父师娘身前的那道墙。

    云州城北野王府是谁都能靠近的?

    就算是想撞墙,那些善战且凶悍的北野军士兵,能轻而易举把人放到能撞墙的距离?

    那天,师父把纸条塞给他,说你去北野王府求人,或许能救师娘。

    他什么都没问,朝着北野王府跑,王府外边有一明两暗三道防线。

    他到王府门口的时候,其实骨头已经断了六根,他跪在王府门外求见,护卫来驱赶,他不肯走。

    有人把他扔出去,他折返回来,又闯过数十士兵的封锁,一头撞在院墙上。

    很多人都知道他那天夜里回来的慢了些,郡主拓跋云溪已经把威胁解除了他才到。

    又有谁知道,他回来的时候忍着断骨的疼一路狂奔?

    他说,我是武馆的二师兄,大师兄不在的时候我便是长子,有事,长子在前。

    师娘雷红柳说过许多次,你在武馆会耽误了前程,他才不管什么前程不前程,他爹没了,他娘悲伤过度也没了,他的一腔孝心,都给了严洗牛和雷红柳。

    也是在那天,武馆被围攻,他跪在王府外边求助的时候,才知人有多卑微,便有多无用。

    所以他答应了师娘到郡主身边做事。

    “小师弟。”

    谭炳晨见到林叶的时候就笑起来,看着比林叶刚到武馆的时候要亲切的多。

    那是因为啊,谭炳晨知道了,小师弟那天挡在武馆门前,和他的选择一样,做了师父师娘身前的一道墙。

    是的,人都有远近亲疏,可这有错吗?

    你未被别人认可为亲人朋友之前,又是凭什么要求别人以亲朋相待?

    “二师兄。”

    林叶俯身要行礼。

    谭炳晨扶着他手臂:“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以后越来越生疏。”

    他问:“你来做什么?”

    林叶道:“我见今日来了许多宾客,好奇过来看看。”

    他不是来看人的,他是想看看那礼册。

    瞎子叔儿说,有个仇人已经改名叫高显,在云州做生意。

    可云州城太大了,做生意的人又会走南闯北,瞎子叔儿和瘸子叔儿更不敢轻易暴露自己,所以查的辛苦。

    林叶想着来这碰碰运气,若那高显还是个投机钻营之人,或许会来武馆这边寻机会。

    当然这也是大海捞针一般的法子,毕竟那高显曾经出卖过边军,若身份被北野王的人知道了,他不被剁成肉泥才怪。

    娄樊人历来都不服大玉,大玉自然也不服娄樊,两国博弈,小国遭殃。

    正面战场上娄樊人没办法压的住大玉边军,那就只能用些暗地里的手段。

    高显不离开云州,要么是他傻了,要么是他还有更大的图谋,或是更大的利益。

    林叶其实也没抱希望能在礼册上看到什么,可总得做些什么。

    谭炳晨笑道:“这屋里都是礼品,你自己看吧......也正好,礼册名单我都已经整理好,你一会儿交给师父师娘,刚才王府里来人说让我尽快回去,郡主有事让我办,师父师娘还在待客,我就不过去打扰了,你记得一会儿送过去。”

    林叶嗯了一声,送谭炳晨出门,回屋里后就翻看那礼册。

    密密麻麻,今日来送贺礼的没有千人也有八百,林叶看的仔细,却没有看到高显这个名字。

    明知是这般结果,林叶还是略微有些失望。

    他的手轻轻抚摸着腰带上那两根红绳,思考着如何去做。

    云州太大了,光是云州城内的人口可能就有百万,毕竟是大玉王朝数得上的大城之一。

    高显就算是在云州城内也不好找,若再是藏身于云州下边的州县,数以千万计的人中找他出来,何其之难。

    就在这时候,林叶看到师父和师娘送客人出门,那人看起来应是个身份尊贵的,言行举止,便处处透着来历不凡的气质,虽身上是一件布衣长衫,可连府衙里几位官员都走在他身后。

    “诸位留步。”

    到门口,那人笑着说道:“不用再送,就此别过吧。”

    众人纷纷停住,朝着他俯身行礼:“送宁先生,宁先生慢走。”

    林叶好奇此人身份,没出门,又到窗前看着,见那人出门上了一辆马车。

    车前后,竟有金乌骑,原来是城主府的人。

    那车马离开后不久,林叶的视线刚要收回来,便见又有几辆车经过,应该是什么商行的车队,马车上还插着商行的旗子。

    林叶本没有在意,只是因为那字体漂亮,所以多看了几眼。

    旗子左右都有,一面上写的是高山流水四个字,另一面旗子上写的是显示太平。

    林叶的眉角一抬。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