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看了会湿的句子_老师的屁股又圆又大又紧

       这是怎么了?!       &nbs…

       

这是怎么了?!


        

对父母愚孝,王者级扶弟魔何田氏,居然跟娘家决裂了?

女性看了会湿的句子_老师的屁股又圆又大又紧


        

她非但没有默许爹娘把何小宝卖掉,还、还直接把人带走了?!


        

何小宝没有被那个变态老太监买走,那么他也就不会遭遇那些非人的折磨。


        

不会残疾,不会心理扭曲,那么这本书最大的美强惨反派也就被蝴蝶掉了!


        

接下来的剧情该怎么办?


        

这个世界,还是她所熟悉的书中世界吗?


        

剧情都崩了,邱招娣引以为豪的“先知”也就成了泡影。


        

别说去抢女主机缘,代替女主成为美强惨的心底白月光了,一旦失去了熟知剧情的优势,她可能都很难在这个即将到来的乱世生存!


        

穿越到书中世界,成为一个极端重男轻女家庭中的女儿,吃不饱、穿不暖,还要不停的干活……


        

遭遇了这么多,邱招娣都没有崩溃。 


        

因为她有底牌啊。


        

她熟知剧情,她知道女主是谁,男主是谁,将来平定大乱、问鼎中原的人又是谁?


        

她还知道男女主的所有机缘。


        

她还有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距离女主很近。


        

男主的机缘更多,但男主距离她太远,身份悬殊,她想截胡都办不到。


        

女主韩冬儿就不一样了,她跟自己年龄相近,都是普通农家的女儿。


        

韩冬儿的机缘,邱招娣只要提前拦截,总能弄到。


        

计划很好,但,邱招娣却出师不利啊。


        

何小宝,将来取名何克己的美强惨大反派,病娇疯批轮椅大佬,女主的第一个机缘,结缘的方法也十分简单。


        

邱招娣原以为会手拿把攥,毫无难度。


        

她什么都不用做,只需静静的等着,等到何小宝被卖,她将自己好不容易从奶奶那儿偷来的饼子塞给何小宝,就算大功告成!


        

然而——


        

何田氏居然跟田家决裂了,还赶着一驴车的物资,带着何小宝离开了?!


        

邱招娣先是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


        

接着,就是满心的恐惧与无措!


        

我该怎么办?


        

这剧情,到底只是发生了一点儿改变?还是彻底崩掉?


        

如果是前者,邱招娣觉得自己或许还能再挣扎一下。


        

如果是后者……咳咳,她也不想死啊。


        

那么多的穿越小说,就没有一部写到过:穿越后,自杀了,还能再穿回去!


        

再说了,邱招娣即便穿回去了,也是一个死啊。


        

她记得很清楚,自己出了车祸,身体都被撞得稀碎,还不如苟在书中世界呢。


        

而且,她也不是彻底没了机会!


        

失去了何小宝这个机缘,韩冬儿还有其他的机缘。


        

邱招娣就还不信了,那么多机会,她一个都抓不住!


        

望着渐渐浓郁的夜色,邱招娣握紧了小拳头,暗暗给自己定下新的小目标!


        

何田氏不知道邱招娣的新计划,她也不想知道。


        

赶着驴车离开了这片山林,何田氏却没有急着赶路。


        

她绕到后面,进入到了距离大部队不到两里地的另一片山林。


        

这里没有开阔的坡地,却草木更加旺盛。


        

如果是个普通的孤儿寡母,还真不敢在这里过夜。


        

但何田氏不是啊,不说她忽然通晓的那些技能,单单是被大力丸提升过的力气,也足以让她独自应对丛林中的种种危险。


        

选了个距离小溪不远,却又不是下游的平坦地方。


        

何田氏将驴车停好,然后生了一个火堆。


        

天色太晚了,来不及做更多的准备,何田氏准备和儿子暂时在驴车里凑合一宿。


        

不过在睡觉之前,何田氏还是先给何小宝弄了些吃食。


        

锅碗瓢盆等物品都留给了田家人,但在行李堆里,何田氏还是找到了一个瓦罐、砂锅和木盆。


        

她用石头堆起了一个火堆,将瓦罐和砂锅架在上面,烧水、煮粥。


        

何田氏发现,她脑袋里的神秘空间,有很多食物。


        

她从未见过,可她有精准的知道这些都是什么,如何炮制,如何食用。


        

有些是可以自动加热的,但何田氏怕太过神奇,引来儿子的惊疑,便把东西打开,将花花绿绿的包装袋丢进火堆里,米放到砂锅里煮。


        

待到米饭快好了,则把配菜放到米饭上面,靠着余温将配色热好。


        

“娘,这、这些都是我们的?”


        

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红烧肉,白莹莹、热乎乎的大米饭,何小宝的口水终于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他含混的问了一句,好看的丹凤眼里有期待,也有不敢置信。


        

“对啊,以后这些都是咱们的了!”


        

何田氏故意含糊其辞,让何小宝误以为这些都是在驴车找到的物资。


        

她大脑里的空间太匪夷所思,何田氏自己都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能存在多久,会不会有什么危害,自然不敢暴露给其他人知道。


        

不告诉何小宝,倒不是不相信自己的亲儿子,而是怕给儿子带来危险!


        

所有未知的东西,在何田氏没有彻底掌控之前,她都不会轻易泄露。


        

找了两双筷子,何田氏和何小宝母子两个,守着一个大大的砂锅,狼吞虎咽起来。


        

“娘,这饭真好吃!这肉真香!”


        

何小宝吃的满脸都是肉汁和米粒,瘦弱的小脸上满都是兴奋与幸福。


        

因为有个不靠谱的亲娘,何小宝有记忆的时间格外早。


        

而从他有记忆起,他就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饭食。


        

红烧肉软糯鲜香,米饭柔软香糯,咀嚼在嘴里,有着难以言喻的美味。


        

吞咽到肚子里,则是满满的饱腹感。


        

吃得美,吃得饱,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何小宝觉得,哪怕今天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他也倍感满足。


        

“好吃就多吃一点儿,不过呢,这个肉不能多吃了,怕你的小肚肚会受不了!”


        

常年不吃油水,忽然吃这么油的荤菜,很容易闹肚子。


        

要不是觉得何小宝过得太苦,且她空间里的食物也没有太素的,何田氏也不会拿出这份红烧肉盖饭。


        

何小宝非常懂事,虽然还想吃肉,但听到母亲的话,还是乖乖的放下了筷子,只用勺子挖着泡了汤汁的米饭。


        

小肚肚鼓了起来,瓦罐的热水也烧好了。


        

何田氏给儿子擦了手脚,然后在车厢里腾出地方,铺好被褥,让何小宝睡觉。


        

而她则盘膝坐在驴车旁的火堆边,一边打坐练功,一边守夜看火。


        

安静的山林深夜,远处传来狼叫的声音,近处的火堆却劈啪作响,原本应该害怕,却又莫名的让人觉得安心。


        

有时候,野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和某些所谓的亲人。


        

何小宝睡得非常香,原本他以为他会兴奋的睡不着,但当他躺在车厢里,知道亲娘就守在身边,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眼皮一合,他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天亮,没有听到鸡叫,也没有韩婆子敲窗户、指桑骂槐,只有林间小鸟的叫声,何小宝哪怕睁开了眼睛,也有种置身梦境的错觉。


        

“……这个梦真好,真想一辈子都醒不过来!”


        

何小宝睁着两只圆滚滚的大眼,呆呆的看着车厢顶棚,他不想起来,也不愿意起来。


        

就怕站起身,走出车厢,发现自己果然在做梦!


        

“小宝,醒了吗?该吃早饭啦!”


        

何小宝怕自己发现自己在做梦,像只鸵鸟般不敢面对车厢外的一切。


        

恰在这时,外面响起了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熟悉,是因为他知道这是亲娘在说话。


        

而觉得陌生,则是因为在他的记忆里,亲娘极少有这样温柔、细致的时候。


        

所以,他还是在做梦?


        

唰!


        

挂在驴车车厢上的门帘被拉开,一缕阳光照射进来。


        

在阳光的光晕里,还有一张女子的笑脸。


        

“娘?!”


        

何小宝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唯恐自己声音太大,会惊醒自己的美梦!


        

“醒了啊,那就赶紧下车吃饭!”


        

何田氏故意装着没有看到何小宝眼底的恍惚与惊疑,她手上还有些水渍。


        

看到儿子迷迷瞪瞪、不敢置信的小模样,忽然觉得很可爱,何田氏一时生出玩儿心,故意用湿漉漉、冰冰凉的手抹了儿子的小脸一把。


        

嘶!


        

好凉啊!


        

何小宝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


        

但,很快,何小宝终于反应过来,他不是在做梦!


        

“这回彻底清醒了吧?”


        

何田氏一语双关,但也没有戳穿何小宝,而是继续招呼他下车,“快点儿,咱们吃了饭,还要去山里挖野菜、采蘑菇和弄些野味儿呢。”


        

逃荒的路上,难得遇到一个还算有些生机的山林,何田氏必须储备些物资。


        

另外,她也想言传身教的教授儿子一些技能。


        

比如如何在野外生存,比如一些健体防身的拳脚功夫。


        

除了这些,何田氏也想跟隔壁那群人隔离开。


        

她是真的不想再跟田家人有任何牵扯。


        

但,只要碰到了一起,一旦田家人断了粮,或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何田氏作为田家的女儿,根本无法置身事外。


        

何田氏不在意别人说什么,但她却要顾虑儿子。


        

还有,何田氏也想有个修整的时间,好好调养一下自己这具身体和儿子的健康。


        

尤其是何田氏自己,早就上了根基,如果不好好调养,她即便拥有无穷的力量,也很难好好的活到儿子成家立业。


        

她可不想这么早就死掉,一来她要好好补偿儿子,二来也要给儿子撑腰。


        

何田氏可没忘了,邱招娣自言自语的时候,曾经提到过“亲爹偏心”。


        

何田氏确实亏欠了何二牛,但何小宝是无辜的。


        

他不应该被亲爹区别对待。


        

而只要何田氏好好的活着,守在何小宝身边,她就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受委屈!


        

“嗯嗯,我和娘亲一起挖野菜、采蘑菇!”


        

何小宝一听自己能够帮到亲娘,瞬间来了精神,一边卖力的吃着早饭,一边重重的点头。


        

“不急!咱们啊,还是先找个落脚的地方。”


        

何田氏还想在这片林子里待一段时间,所以,不能天天睡在驴车里。


        

何田氏准备找个山洞,粮食、铜钱什么的,可以先藏在她脑子里的空间里。


        

驴子随身牵着,而车架、棚子啥的则存放在山洞里。


        

何田氏昨晚打坐的时候,就把这些都计划好了。


        

天亮了,孩子也醒了,母子俩吃了早饭,收拾好行李,便开始四处寻找。


        

何田氏找到附近最高的一棵树,灵巧的爬上去,然后站在树枝上远眺。


        

她看到了之前他们曾经呆过的那片山林,发现几户人家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因为他们在这片林子已经待了三四天,休息得差不多,也采了不少野菜和蘑菇,领头的田秀才一家,便准备要出发了。


        

其他几户,或许还有自己的小盘算,可他们比较信服田秀才,便要跟着一起走。


        

田老爹倒是比较积极,他不是急着赶路,而是想尽快找到半夜赶着驴车走掉的何田氏。


        

何田氏:……


        

居高临下的看到远处的山林里几家在忙碌,何田氏也就没有多留意。


        

注定要分道扬镳,以后只当田家是陌路。


        

与其耽误时间关注这些陌生人,还不如尽快找个落脚的地方呢。


        

还别说,何田氏站在树枝上一番远眺,还真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山洞。


        

何田氏大概预估了一下距离,然后从树上跳下来。


        

赶着驴车,带着儿子,沿途还不忘挖点儿野菜、捡些柴火,赶在太阳升到正中之前,何田氏来到了那处山洞前。


        

何田氏没有急着进山洞查看,而是往山洞里丢了一些柴火,然后点燃。


        

山洞烧了起来,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嘻嘻索索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何田氏就看到一些蝎子、爬虫、蜈蚣、蛇等野物从山洞里爬出来,飞快的没入到了草丛里。


        

何小宝被吓了一跳,何田氏也有种心有余悸:幸好没有贸然跑进去!被虫蛇吓到是小事,万一被咬了,中了毒,那才是要命呢!


        

火势维持了好一会儿,将山洞的石壁都烧红了,洞口的草木也都烧成了灰。


        

何田氏将草木灰收集起来,然后等山洞晾凉了,这才自己先走了进去。


        

把山洞烧一烧,不只是驱逐蛇蝎虫蚁,也是为了杀菌消毒。


        

何田氏把灰烬或是烧成焦炭的骨头、杂物等全都清理出来,然后将驴车里的物资放到山洞里,将车架卸下来。


        

中午简单吃了点儿饭,何田氏又在周围砍了一些树枝,拿来扎成了栅栏门。


        

何小宝帮忙递东西,看火、烧水。


        

母子俩忙到天色将晚,终于有了个像样的小窝。


        

而另一边的山林,中午十分,几家人拖拖拉拉,终于准备重新上路了。


        

邱招娣神色慌乱的从林子里跑出来,在她亲奶、她亲爹的骂骂咧咧中,跟上了大部队……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