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下面滴水的小说(你这个浪货)最新章节列表

        通讯器已重重摔落在地。      …

        

通讯器已重重摔落在地。


        

可斯维托奇冷漠中透着戏谑的声音,却依旧从通讯器中持续传来,完全拦不住地径直钻进两个特务耳里,让他们都感觉分外刺耳,更面目都渐渐狰狞地扭曲起来。

让人下面滴水的小说(你这个浪货)最新章节列表


        

“两位贵族老爷,你们肯定也知道熵吧?但不知你们是否知道,能量越大,熵也就越大?毕竟,熵这个指标衡量的,正是一个能量体系的混乱度,可以说是能量的一种天然属性。故能量体系的能量越多,其所具有的熵,其实也必就一定越大!”


        

“……”


        

“因此,核能全身装甲、巨大的机甲、太空战舰等人类制造出的高端武器,虽威力远超普通人,能轻易毁灭一个普通人聚集的城镇,却又在能量利用率上远低于人类,异常浪费,成为困扰许多人类科学家的无解难题。而人类对比蚂蚁等微小生物时,才又出现类似情况。”


        

“……”


        

“其无解之根源,正在于装甲等武器的能量比人高,而人的能量又比蚂蚁等微小生物高。那样机甲等武器的熵就必会比人高,而人的熵又必比蚂蚁等微小生物高。毕竟,体积大小关乎质量大小,而质量大小又关乎能量大小。质量和能量可等价。且体系内的熵越高,不一定就会表现得越来越混乱,外表规整美丽的亦是可能是一个高熵体系。因为可利用的能量越来越少,正是体系内能量熵增的另一个重要体现!”


        

“……”


        

“这才导致了对能量的利用率随着物质、生命的体积变大而不断变低。然熵高了,除让一个能量体系变得更混乱、更无能量可用外,却不一定全是坏事,就比如……”


        

斯维托奇又吊人胃口地故意停止解说,在那被盖在地面上的屏幕上,露出了愈发戏谑的笑容。


        

而那年轻的特务则下意识地,面容愈发扭曲地,用依旧发颤、又隐隐冒出危险火光的声音问道: 


        

“什,什么?”


        

他依旧无法接受帕夫诺维奇会做出那般事、比一个混沌使徒更黑暗混沌的现实。


        

尽管他自己亦是一个行走在黑暗与混沌中的贵族、更有时手段亦会非常下作,可他一直保持自信、自傲,自认为自己那都是万不得已,在用名为伟大理想的华丽旗帜来包裹自己和身下那阴暗无比的影子。


        

他确还年轻,还在努力去坚守自己作为一个龙人的,最后的,骄傲、荣耀和一定底线。


        

何况,他们贵族内务委员会在总统派内真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机构,既手段最肮脏卑劣,在一战时就是督战队、被其他部队认为是专门在自己人背后开黑枪的杂种,又其实最无法容忍朝自己人背后开黑枪那样的无耻行径,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区区猿人。


        

故帕夫诺维奇迫害手下妻子以逼出手下潜力的无耻行径,在两个特务眼里,简直骇人听闻,最让他们愤怒、最让他们无法接受。


        

和所有集体一样,总统派鼓励竞争,却也不可能鼓励恶性竞争。


        

什么恶性竞争,不就是内耗吗?


        

说到底,总统派和国会派的区别,或也不过是在“什么程度的竞争算内耗”上的看法不同而已。


        

有集体,或就必会有阶级和压迫!


        

且他们两个,怎么也是贵族啊!


        

还自认是为理想、为龙人这优秀人种的未来而舍弃个人荣辱的高洁之人,岂能相信他们所守护的优秀之人会那么卑鄙无耻,竟比一个恶得明明白白的混沌使徒还下作。


        

斯维托奇说出的无情真相,根本就是在彻底否定他们坚信的理想、信念和价值。


        

那年轻的贵族特务仍没注意到:


        

今天,在一连串的巨大打击中,他自己就正和帕夫诺维奇一样,即将悄然突破那最后的道德底线,忍不住想迁怒于破坏他们计划、让他们深刻辜负总统期待的,伊万诺夫的主管教授——斯维托奇。


        

且随着斯维托奇故意一步步地狠狠揭开帕夫诺维奇是阴险小人的真相,从根上挑战他们的理想、信念和价值,不只是他,连那更年长、更绝望、却还更克制的贵族特务,也都正越来越有一种冲动。


        

二人都越来越想要拿斯维托奇来发泄内心的挫败、不信和绝望,和那如万蚁噬心般的各种痛苦。


        

甚至,其中还有对斯维托奇的、绝不能说出口的隐隐恐惧。


        

实际上,二人之所以会从更早前就对斯维托奇格外关注,还不是斯维托奇可能触碰禁忌的原因。


        

早在那之前,一个人就提醒过他们,必须要对斯维托奇心怀高度戒备,正是总统阿穆里大公爵。


        

当时,在亲自接见、勉励过斯维托奇后,笑呵呵的阿穆里,转头就对他们亲口说道:


        

“这人很危险,你们一定要十分注意!”


        

可开始,他们有点疏忽,还都有点不服。


        

毕竟,一个区区猿人,何德何能,值得他们伟大的总统阁下如此另眼相看?


        

哪怕是警惕!


        

那几乎和重视是同等的荣耀,他们自己都不配。


        

且到斯维托奇真正触碰禁忌的痕迹出现,他们亦有点我行我素,依旧故意对斯维托奇保持不爽和不屑,才让斯维托奇逍遥到今天。


        

再到今天,不等吕西安完全被斯维托奇吞噬,一见伊万诺夫里里外外都被斯维托奇扭曲成那般模样,比恶魔还禁忌,他们终才不得不完全正视斯维托奇,也终才无法压制内心对斯维托奇的恐惧。


        

如果说伊万诺夫是恶魔的话,那能制造出恶魔般的人,到底又该算是什么?


        

创造完整生命的技术,一直被认为是神之领域,哪怕是名为恶魔的、禁忌的神话生物!


        

何况,仅仅从伊万诺夫的机械改造程度来看,他们就敏锐地看出,斯维托奇在机械改造上,其实也有不逊于生化改造的造诣,能力确完全超越帕夫诺维奇,超越一个在全体龙人中亦卓越非凡的科学家。


        

而他之前竟绝口不提!


        

再结合那禁忌的具体内容,两个特务皆内心越来越颤抖,又杀意越来越浓:


        

难道,他的终极目的,居然真是……,……,不,我等绝不容许如此大逆不道、扰乱自然之序的禁忌之事发生!


        

那年轻的贵族特务犹是,已嘴角抽搐,表情万分扭曲,显是就站在那绝不该被突破的极限边缘徘徊、挣扎。


        

斯维托奇已是千钧一发、生死一线。


        

但斯维托奇就像察觉不到一样,依旧戏谑地、故意地,持续撩拨着两个贵族特务内心敏感、痛苦、混乱的神经,随时撩拨着那两条毒蛇随时可能喷出致命毒药的毒腺。


        

只听斯维托奇继续挑衅般地微笑道:


        

“两位贵族大老爷,你们要知道,熵高了,尽管代表着一个能量体系的混乱度也高,可利用的能量都一起减少,可对我们生物武器学家来说最重要的是,在越混乱的环境中,生命淘汰和进化的速度,就同样会越快,就将孕育出越强大的生物兵器。那便是帕夫诺维奇所管理的生化武器试验卫星建立之初衷!”


        

而斯维托奇暂时说完,不等那年轻的贵族特务大吼大叫,那年长的贵族特务就挣扎起身,一个箭步凑到还盖在地上的通讯器旁,用力地按住了那年轻特务的肩膀,勉强克制住地抢话道:


        

“那不就是嘛?吕西安不就是这种正确理论的产物吗?我也听专门研究外星人的科学家说过,在距离我们大龙星系的核心——黑洞‘龙渊’更近的地方,很可能会存在外星人。因为那里的恒星等大质量天体更密集、也碰撞更频繁,宇宙射线暴时有发生,连中子星互相碰撞或落入黑洞那样能让大量星球同时物种灭绝的可怕事情,都常常发生。即环境更恶劣。那进化速度自也该更快,可能不需几亿年,只需几百万年、乃至几十年,就能孕育出比我们蓝日人类更强大的生命!”


        

看来,总归是年长的贵族特务意志力更强,正努力地在给双方都找了个台阶下,还不愿像一个恶心的、封建时代的贵族一样,失败了就会拿下人出气。


        

他是也非常想尽快杀死斯维托奇,但他更坚韧的骄傲不容许他在这因这种原因而杀了斯维托奇。


        

可惜,让他嘴角不禁抽搐、总归杀意难耐的是,斯维托奇好像徒然变得全不懂空气,只更恶劣至极地继续嘲弄道:


        

“是啊,开始帕夫诺维奇也和你们一样乐观。他只是在把吕西安等实验体全扔进试验卫星后就不断恶化卫星内环境,比如投入凶残的生化兽或机械兽,比如故意用剧毒污染水源,比如人工制造出连射心境都承受不住的超额辐射……再比如,挑拨、逼迫实验体们连兄弟手足之情都抛弃,残酷无比地骨肉相残。很多实验体直接被逼得精神崩溃、发狂自杀。且关键是倒真取得了一定成效!”


        

是的,顾雷他们之所以会被赶去“铁卫1号”参加那样残酷的教育试验,正是因为帕夫诺维奇的试验起初的确卓有成效,让卡丘斯卡大为动心,才动了推广之念。


        

另外,也正是因为卓有成效,帕夫诺维奇才一时走不开,让卡丘斯卡委派斯维托奇去主管顾雷他们参与的另一场试验。


        

类似试验更是因此才在总统派范围和国会派范围,在全国范围,持续扩散开来。


        

而到这,两个特务皆还能竭力忍耐,只皆紧握青筋暴起的双拳,皆在极力镇压内心快冲破枷锁的恐惧、忐忑、恼怒和杀意,连眼角也皆和嘴角一起抽搐起来。


        

他们的双目皆越来越通红血腥,皆濒临极限。


        

他们都即将亲手撕碎内心那华丽幻影,也将亲手撕碎斯维托奇这肆无忌惮、充满忤逆之人的肉体和灵魂。


        

斯维托奇则就是不停下来。


        

在二人看不见处,斯维托奇的表情只越来越愉悦。


        

他可从来对当一个下人,特别是当一个生死被主人完全掌控的下人,没一点兴趣。


        

他一边品味着两个贵族特务的痛苦、狰狞和那份最令他赏心悦目的无力,一边自顾自地说道:


        

“很显然,随着环境愈发恶劣,所有实验体的进化速度也都愈发快速。且连进化方向,也确可受人为干预。吕西安就正是所有实验体里进化最快、也最早获得预测未来这预定能力的改造人。”


        

“……”


        

“我们都常笑吕西安是脑积水,可他其实是真头大,更大脑好似潜力无穷,修炼速度很快。可惜就是因身体畸形备受歧视和轻视,过去一直资源匮乏、生活困难。而现自就渐渐获得帕夫诺维奇愈多关注。”


        

“……”


        

“甚至,一开始,帕夫诺维奇对吕西安的妻子,其实都非常照顾。他妻子才是真的脑积水,没什么潜力,当其他实验体的养料都不够格。所幸,那个废物一样女人却有着能激发吕西安潜力的宝贵价值。”


        

“……”


        

“因此,帕夫诺维奇才一再破例,曾为阻止吕西安的妻子死亡而多次直接干预试验进程。直到……”


        

倾听着对面两特务越来越沉重、越来越像野兽一般带着杀气的呼吸声,斯维托奇再次戏谑不已地故意停下来,让对面二人的呼吸和心跳都急速加剧,都喘着粗气吼道:


        

“直到什么——”


        

斯维托奇这才像戏弄未开化的野人一样、用充满嘲弄的声音接着说道:


        

“直到吕西安的进化遇到瓶颈,进化速度无法控制地越来越慢,直到帕夫诺维奇试遍千方百计,哪怕让吕西安的妻子在他面前被重伤、被敌人像玩具一样玩弄虐待,却都难以激发出吕西安更多潜力,直到帕夫诺维奇意识到他和我斯维托奇间有着无法逾越的差距,彻底绝望,更直到吕西安的妻子哭求着吕西安放弃自己、而吕西安也隔着摄像头对帕夫诺维奇露出万分痛苦、万分可怜、万分卑微的哀求眼神,帕夫诺维奇才豁然想到了一件事……”


        

“说——,什么事——”


        

而这下,抢着发出这声杀气纵横的恶吼的,就轮到那更年长、本来更克制的贵族特务。


        

斯维托奇不由感到愉悦无比,戏谑至极地说道:


        

“帕夫诺维奇想到的,正是堕落、疯狂、神智只会越来越混乱的混沌生物,却居然大多有惊人直觉,既混乱无常、又有时预测极准、更越混沌就反预测越准。故帕夫诺维奇就果断下令,直接在吕西安面前用最残酷手段处决其妻,引导其彻底堕落——”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