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游戏里被各种怪物H(帝后肉H)最新章节列表

       “那刚才那些所谓的天兵去哪里了?”      …

       

“那刚才那些所谓的天兵去哪里了?”


        

刚才的幻境中天兵最后的结局没有出现,而这座青铜宫殿中也没有天兵的青铜人俑。

穿越游戏里被各种怪物H(帝后肉H)最新章节列表


        

“不知,最后的画面应该是这位北冥龙帝的记忆。”


        

秦子越的一对赤金眸子扫视着周围。


        

“既然天兵没有出现在这里,说明他们应该还在北冥古朝的范围之内。”


        

如果天兵逃了出来,那玄冥古星应该早就成为一颗死星了。


        

所以应该还在被封印的地域,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沧海桑田,那天兵的封印处不知在哪了。


        

等等。


        

秦子越的眸子看向王座之后。


        

那是。。。


        

子越转到王座之后,捡起一截剑穗,轻嗅了嗅。 


        

“原来你们跑到这里来了,怪不得。”


        

婉舒看向秦子越手中的剑穗,他们见过的,那是李玉婵的剑穗。


        

“我说那些旋龟后裔最开始为什么不同意我的提议,原来如此。”


        

看来那李玉婵定然是来过此处了,不然怎么会留下自己的一段剑穗?


        

旋龟后裔一族因为此地发生异变,有些残杀嗜血,所以导致她们逃到这里。


        

然而现在人居然不在这里,看来此地不仅仅只有刚才那幻境了,还有些别的什么东西。


        

等等,此地的布局。。。王座后面的那是。


        

虽然字迹已经模糊,但还是可以看的出来的。


        

凡有缘者,以血祭阵,可得我北冥遗宝。


        

而地上的青铜花纹上也有干涸的血迹,虽然已经看不出来了。


        

但秦子越的赤金眼眸还是能分辨出来,那是两滩不同的血迹。


        

秦子越取出骸渊,在自己的手上轻轻一割。


        

滴答滴答的声音响起,赤红的鲜血从他的右手上流了出来。


        

“陛下?为何如此,应该让属下等人来。。。”


        

玄鲸和婉舒看到这一幕有些愧疚,此地的诡阵必定是要具有灵力的鲜血才能启动。


        

将自己等人引导到李玉婵等人消失的地方。


        

所以越是强大,富含神性灵力的鲜血越好。


        

但不应该是秦子越来,此地一个小阵就让陛下流血,是自己二人的失职。


        

“没什么,一点血而已,我倒想看看,这北冥古朝已经完全消亡,是谁会在这里布置这阵来吸引那些贪婪之辈呢?”


        

秦子越并不在意,一点血而已,对他来说无足轻重。


        

“是,不过下次请陛下不要再让自己流血了,否则属下二人是会愧疚请罪的。”


        

婉舒有些心疼的开口,虽然这点伤不算什么,可让秦子越来为他们开启这诡阵,自己的内心是不允许的。


        

咔咔咔。


        

原本化为青铜的王座不断旋转,王座下的青铜地砖也开始变动。


        

滋滋滋。


        

王座下出现一个巨大的通道,漆黑幽邃,看不到尽头。


        

而往下的台阶上,再一次出现李玉婵的剑穗。


        

没错了,李玉婵等人一定是下去了,而且,一片深蓝的衣角也安静的躺在台阶之上。


        

“唉,那不是,咱们进墨玄阁之前碰到那伙月影门的废物的衣服吗?”


        

由于之前自己亲自自动过手,所以对他们的衣着服饰还有点印象。


        

“看来应该是那月影门找李玉婵的麻烦,导致她铤而走险,进了这里。”


        

那旋龟后裔头领之前提醒秦子越要小心谨慎,在他们之前旋龟后裔们曾放一批人族进去试水。


        

但那批人族之后就没再出来过,直到又来了一个人族的老头大闹这里。


        

旋龟后裔们怕自己等人的福地暴露,所以之前才不同意秦子越的提议。


        

那批人族,应该就是李玉婵和月影门的人。


        

至于那人族老头,想都不用想是自己那便宜师傅。


        

“走。”


        

“是。”


        

玄鲸和婉舒打头阵,以他们的实力,就算通道尽头真的有什么敌人也无惧。


        

而且,身为护卫总不能让自己的主人打头阵吧?那样的话自己二人还当什么护卫?


        

秦子越也不阻拦,他们的实力足矣应付下面的危险了,而且刚才那幻境中的天兵。


        

也并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估计就只是一批负责“收获”的炮灰而已。


        

以他们两个的修为,就算那帮天兵不被那北冥龙帝封印在这玄冥古星,也不够他们两个打的。


        

漆黑的通道看不到一丝光芒,好在玄鲸点燃了火把照亮了周围的黑暗。


        

周围的墙壁全是青铜,甚至还能看到一些人形的和兽骨状的青铜浮雕。


        

如果不是已经了解了此地的历史,估计任何人都会以为这是精美的工艺吧。


        

台阶螺旋向下,如同通往最深处黑暗,向着地狱进发。


        

四人面无表情的前进着,跟在子越身边,一路走来,连天地间最恐怖的东西都见识过了,会害怕这区区黑暗?


        

他们一边走着,一边看着身旁的青铜墙壁,他们不难想象,当这些人和妖兽化为青铜时该有多么的绝望和害怕。


        

越是往下,越能感觉到那种冥冥中传来的负面情绪,想来帝宫是处于最高的位置,而越往下,则越接近北冥古朝的全部地域。


        

只不过,既然北冥古朝的北冥龙帝都躲不过被化为青铜,那这条道路又是何人建造的呢?


        

踏,踏,踏。


        

漆黑的空间中只有他们前进的脚步声。


        

渐渐的,脚步声消失了。


        

他们也走到了这座遗迹的最底层。


        

在四人的面前出现了一堵门。


        

青铜的大门上铭刻了北冥古朝的历史,从诞生到结束。


        

但如果秦子越没有仔细观察。


        

就不会发现在这画中,多了一些之前幻境中不曾出现的天神。


        

天神消灭了那些作恶的恶魔,也就是天兵,而那北冥龙帝,虽然导致北冥古朝毁灭,却因救下玄冥古星而被天神带向天境。


        

秦子越可以确认之前的幻境所展示的画面并没有被改动过,说明这门后的主人并没有能力改变那段幻境。


        

而一心为宝藏而来的贪婪之辈,则不会在意这早已消失的北冥历史。


        

他们只会试图在这壁画上寻找开启宝藏大门的线索罢了。


        

而青铜大门上的一幅图画,则是给那些贪婪之辈的提示。


        

上面的人跪拜在青铜门前,以自己虔诚的鲜血撒在青铜门最顶上的一座青铜人俑之上。


        

随后青铜门大开,身为救世主的天神们则会赐下北冥古朝的宝物。


        

天神?


        

秦子越笑了笑。


        

如果真的有天神,那绝对不会消灭那些天兵。


        

你什么时候见过自家人打自家人的。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