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妈妈中语5(被肉到失禁潮喷)最新章节列表

     青鹿山不高,林好眼神又好,从半山腰俯瞰官道,若是熟悉的人还是能认出来的。    …

     

青鹿山不高,林好眼神又好,从半山腰俯瞰官道,若是熟悉的人还是能认出来的。


        

林好望着祁烁翻身下马捡起斗笠重新戴好,策马向前而去。

年轻的妈妈中语5(被肉到失禁潮喷)最新章节列表


        

雨似乎又大了些,如珠子打在伞面上,啪嗒啪嗒,溅起丝丝凉意。


        

靖王世子体弱多病,有什么要紧事需要冒雨赶路?


        

林好心生疑惑,依然望着祁烁背影消失的方向。


        

“姑娘,回屋吧,当心着凉。”宝珠走过来。


        

林好举着伞往屋中走去。


        

林氏正吃点心,见林好收伞进来,招呼她过来坐:“想知道什么派丫鬟出去打听就是了,外头怪冷的。”


        

林好嘴角微抽。


        

林氏看了看门口:“也不知道那歹人抓到了没。” 


        

本来走了也就走了,为了避开靖王多留一日,就忍不住关心起这件事了。


        

林氏是个爽利性子,心思一起,立刻吩咐道:“芳菲,你安排人打探着,有动静及时来报。”


        

芳菲领命而去,剩下母女三人闲聊。


        

外边下着雨,屋中却暖洋洋的,吃着茶点消磨时光最是惬意。


        

转眼天色就暗下来。


        

芳菲走进来,带来一个消息:“靖王世子来了青鹿寺。”


        

林好动了动眉梢。


        

靖王世子路过青鹿山,又返回了?


        

林氏不知道祁烁路过青鹿山的事,震惊道:“靖王世子冒雨来上香?”


        

不是她多想,莫不是听说阿好在这里吧?


        

又是魏王又是靖王世子,林氏突然很苦恼。


        

“去打听打听,靖王世子住的哪间客房。”


        

不多时芳菲打听回来:“靖王世子住的是魏王先前住的客房。”


        

林氏:“……”


        

好一会儿,她摆摆手:“让跟来的人都机灵点儿,明日一早咱们就回府。”


        

“是。”芳菲退了出去。


        

林氏端起茶盏啜了一口,语气带着微微不满:“靖王世子大雨天出城上香,也不知道靖王妃知道吗?”


        

不省心的孩子。


        

林好与林婵对视一眼,总觉母亲对靖王世子有种莫名的关注与抵触。


        

两个女儿都不搭腔,林氏就转了话题。母女三人一起用过斋饭,各自洗漱休息。


        

离着睡觉还有一点时间,林好靠着床头,翻看着宝珠从家中带来的话本子打发时间。


        

外面突然传来嘈杂声。


        

林好穿好外衣,推门而出。


        

林氏与林婵也听到动静出来了。


        

母女三人走到栏杆处眺望,就见山脚灯火摇晃,人头攒动。


        

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


        

“定是找到歹人了。”林氏俯瞰山脚,笃定道。


        

说是歹人,其实也是可怜人。


        

林氏扶栏叹了口气。


        

陆陆续续有香客听到动静走出来,林好看到了祁烁。


        

二人对视一瞬,祁烁大步走过来。


        

“林太太,没想到你们也在。”祁烁客客气气打招呼。


        

林氏矜持笑笑:“是挺巧的。”


        

“不知山下发生了什么事?”祁烁望向山脚,十分自然起了话题。


        

“世子才来,恐怕还不知道,昨日青鹿寺出事了……”


        

默默听母亲给靖王世子解惑,林好想翻白眼。


        

靖王世子上山时定然看到了守路口的衙役,她才不信他一点不知情。


        

山脚下,火龙渐渐向上移动,移到了半山腰。


        

“婵儿,阿好,你们在这等着,娘去看看。”


        

林婵无奈:“娘,我们还是一起去吧。”


        

林氏余光一扫祁烁,点了头:“也好,一起去看看。”


        

祁烁笑笑,走在母女三人后面。


        

听到动静的武宁侯夫人急匆匆赶来:“找到害小女的畜生了吗?”


        

本来今日下午就准备带女儿回府的,结果刚下山就落雨了,无奈又返了回来。


        

武宁侯夫人觉得这趟青鹿寺之行倒霉透了。


        

刘捕头面色凝重:“暂时还没发现歹人踪迹。”


        

“那你们这是——”


        

刘捕头往旁边一侧,两个衙役把抬着的架子放在地上。


        

架子上躺着一个穿青色大袖袍服的中年男子。


        

武宁侯夫人上前细看,突然瞳孔一缩,连连后退。


        

那分明是一具尸体!


        

中年男子双目微睁,脸上还残留着惊恐不解的表情与干涸的血迹。


        

围观的人如武宁侯夫人一样发现了中年男子已是死人,登时嗡嗡议论起来。


        

“竟然又死了一个!”


        

“这人怎么死的?”


        

刘捕头对武宁侯夫人道:“这人是在往北的官道边的杂草丛里发现的,被人抹了脖子。”


        

武宁侯夫人声音发颤:“是那个畜生干的?”


        

薇儿的丫鬟轻红就是被人抹了脖子。


        

刘捕头微微点头:“目前看来,可能是阿虎逃走时被这人撞见,遂杀人灭口。”


        

“这么说,那畜生逃了?”武宁侯夫人语气有些激动。


        

刘捕头神色有些尴尬:“侯夫人别急,我们的人已经往北追查了。”


        

武宁侯夫人怒了:“别急,别急,你们只会说别急。这么多人一遍遍搜查,把守出口,竟然还是让一个小小布庄伙计逃了,真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听着武宁侯夫人的骂,刘捕头没有吭声。


        

他们这种人,平时百姓见了能被叫一声差爷,到了武宁侯夫人这样的人面前屁都不是。


        

挨一顿骂不算什么,回头丢了糊口的差事才是惨。


        

武宁侯夫人发泄了一通,不想再待:“希望明日能等来刘捕头的好消息。”


        

武宁侯夫人一走,议论声就大起来,或是说歹人的残暴,或是猜测受害男子的身份。


        

刘捕头示意手下把尸体抬走,大感头痛。


        

看这人情形,分明是要进京的外地人,想查明身份恐怕难了。


        

林好目光追逐着尸体被抬走,连林氏喊她都没听见。


        

“阿好。”林氏伸手拍了拍林好胳膊。


        

林好回神,声音有些飘:“娘?”


        

林氏看着女儿呆呆的样子有些担忧:“阿好,是不是吓到了?”


        

是她疏忽了,总以为两个女儿像她一样不怕这个。


        

再看林婵面色如常,林氏又有些茫然。


        

不知什么时候生出的错觉,她总觉得小女儿比长女胆子大。


        

“回屋吧,明日一早咱们也赶紧下山。”


        

一天死一个,哪有小姑娘不害怕的。


        

林氏拉着林好的手往回走,林好回眸,定定望了祁烁一眼。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