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密事全文免费/市委一秘玩赵姗姗

李泰看着长孙皇后。        长孙皇后也看着李泰。  &…

李泰看着长孙皇后。


        

长孙皇后也看着李泰。

春闺密事全文免费/市委一秘玩赵姗姗


        

长孙皇后并没有想到自己该如何与李泰解释这个事情。


        

而李泰已经从长孙皇后的神态之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李泰面上露出苦涩。


        

他一点也不明白,那外面流传了一年多的谣言,竟然是是真的?


        

“青雀,流言的事情母后不知道该怎么与你解释,但是母后希望你明白,母后心里一直都是在乎你的。”长孙皇后望着李泰,缓缓说道。


        

可李泰此刻心里就愤怒难已。


        

哪里还听得进长孙皇后的这些话,也不与长孙皇后告辞,转身便走出立政殿。


        

“青雀!”长孙皇后在后面喊了句。


        

……


        

“卫公,出大事了!”午饭时刻,房玄龄跑到李靖府上。


        

李靖与红拂女夫妇正在用着午膳。


        

见房玄龄如此着急的模样,二人也是有些愣神。


        

“房相怎的如此着急,出什么大事了?”李靖放下碗筷,与房玄龄来到书房。


        

侍女奉上一杯凉茶。


        

房玄龄抹了把汗,将茶水一饮而尽。


        

李靖见房玄龄这副模样,不免的又是一阵奇怪。


        

在李靖的印象中,当年沙场征战,敌军大军压城的时候,也不见房玄龄如此担忧。


        

今日……倒是怎么了?


        

“出大事了,赵辰那小子回来了。”房玄龄放下杯子,沉默片刻,便与李靖说了这么一句。


        

李靖愣了愣,皱眉道:“房相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家女儿临产在即,赵辰作为老夫的女婿,回来长安不是应该的?”


        

“怎么就出大事了?”


        

李靖对房玄龄话很是不满。


        

赵辰回来长安怎么就出大事了?


        

合着他的女婿就不应该回来是不?


        

“卫公我不是这个意思。”房玄龄摆手,面上的忧色却是不曾褪去丝毫。


        

“是杜荷。”


        

“杜荷?”李靖皱眉。


        

赵辰回来,跟杜荷又有什么关系。


        

在李靖看来,赵辰回来也应该是去找太子李泰的麻烦。


        

杜荷又怎么了?


        

“之前太子不是让人将赵辰手下的所有产业全都查抄嘛?”


        

“就是那次查抄出了事。”


        

“杜荷将赵辰手下的一个叫黄志的掌柜打死了。”


        

“还找杀手去追杀了忘忧书局掌柜、伙计。”


        

“此事赵辰已经知晓。”


        

“两个时辰之前,秦怀玉领着玄甲军,荡平了城外的杀手基地。”


        

“如今,赵辰已然进城。”房玄龄与李靖缓缓解释着。


        

方才杜荷满身狼藉的跑到他府上,将这些事情与他说了一遍。


        

杜荷还把自己已故的父亲杜如晦拿出来说情。


        

这让房玄龄没有办法拒绝。


        

他与杜如晦关系不错,杜如晦临终之际,也拜托了房玄龄照顾他杜家。


        

房玄龄知道自己不可能说动赵辰,可他也没有办法看着杜荷被赵辰弄死。


        

情急之下,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李靖身上。


        

作为赵辰的岳父,李靖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


        

李靖却是摇头。


        

赵辰的脾气他清楚的很,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一两句话就可以说的动。


        

搞不好,赵辰甚至会以为自己跟杜荷是一伙的。


        

李靖可不想把自己跟赵辰的关系弄僵。


        

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赶紧抱到小外孙。


        

“房相,这事恕我没有办法帮你。”


        

“赵辰的脾气你自己也清楚,不是我说两句他就会听的。”


        

“杜荷杀了赵辰的人,还找杀手去追杀其他无辜的掌柜、伙计。”


        

“这事情已经闹出人命。”


        

“若只是小事,我可以帮你与赵辰劝劝,相信赵辰也会看在我这个老丈人的面子上一笑了之。”


        

“可这事情,恕我无能为力。”


        

“我不会因为别人的事情,而把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李靖起身,与房玄龄拱手。


        

房玄龄叹了一声。


        

他来的路上已经做好了被李靖拒绝的准备。


        

便换做是他自己,也不会因为一个不怎么想干的人,跟自己的女婿过不去。


        

“卫公的难处我也能理解,不过还是请卫公劝劝赵辰,事情闹的太大,对他自己也不太好。”


        

“特别是太子那里。”房玄龄与李靖提醒一句,便是拱手告辞离开。


        

……


        

“黄辉,以后你父亲的班,全都交给你,你可愿意?”


        

酒楼二楼,赵辰看完黄志留给自己的信。


        

便与面前的黄辉问道。


        

书局、酒楼、包子铺,甚至是盐局,几乎所有的产业,都被李泰下令查封。


        

唯有一处,那便是江南钱庄,因为从未暴露过赵辰是这钱庄的东家。


        

所以一直也安全着。


        

这两年其他产业赚的钱,七成也都存放在钱庄里。


        

倒也是减少了很大一笔损失。


        

此刻少年黄辉正在埋头吃着饭。


        

这些日子里,他也是没有正经吃过一次饭。


        

此刻倒也是有些狼吞虎咽。


        

不过听到赵辰问话,黄辉还是立刻放下筷子,擦了擦嘴,端坐望着赵辰。


        

“东家想让我做我父亲以前做的事?”


        

“可是我的年纪还这么小,不一定……”黄辉望着赵辰,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虽然他之前也是一直帮着自己父亲黄志打理钱庄,可毕竟经验不够。


        

要是把事情弄砸了……


        

“我相信你可以做好,等你父亲的仇报了,我亲自带你过去。”赵辰笑道。


        

“那东家,我们什么时候去给父亲报仇?”黄辉与赵辰问道。


        

“等你吃完饭,我们就去。”赵辰回答道。


        

“嗯。”黄辉点头,又拼命的往嘴里塞着食物。


        

……


        

“赵辰没有回府上来?”李靖与红拂女来到赵府,府上的丫鬟却是说赵辰并没有回府。


        

“老大人,主家也没消息说要回来啊,您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消息?”丫鬟与李靖问着。


        

李靖摇摇头,与没回丫鬟的话,便是转身往对面的崇仁坊去。


        

“老头子,你这是要去哪?”


        

“赵辰不是说没回来嘛,估计是还没进城。”


        

“我们去明德门等他就是了。”红拂女追在李靖后面,与他说道。


        

李靖停下脚步,摇摇道:“你还是不了解赵辰那小子。”


        

“他不是没进长安城,而应该是直接带人去了杜府。”


        

“那小子的脑子有些问题,得罪他的人,断的是要颜面尽失。”


        

“你忘了上次他带人去搜查太子府的事情了?”


        

李靖说完,又是赶紧往前走。


        

这要是慢了一些,估计什么都晚了。


        

红拂女皱了皱眉,她是不想让李靖插手这事情的。


        

拦住赵辰。


        

他们也得拦得住不是!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