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在女主的裙子里做_扒开粉嫩的小缝喷白浆

       清晨。        队伍…

       

清晨。


        

队伍继续出发。

男主在女主的裙子里做_扒开粉嫩的小缝喷白浆


        

因为有了飞马宗内门之人来,商怒自然就退居二线,不在护卫马车,而是和其他几个人一起护卫着那始终没什么动静的第二辆马车。


        

队伍出发没一会,他耳朵一动。


        

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


        

当看到这个名为“商城”的师弟手里攥着的那把树枝后,他眉头一皱:


        

“商城,你在做什么!”


        

“呃……师兄。“


        

商城是个看起来年纪在二十三四的年轻人,脸上颧骨处有两块黑黑的晒斑。


        

听到这话后,连那两块黑斑都露出了不好意思的模样。


        

攥着手里的那把树枝,他低声说道:


        

“我……丢着玩。”


        

“……”


        

商怒无言,只是打量了那一捆根根都在七寸左右的树枝,扭过了头。


        

可话却从清晨的冷风中传了过来:


        

“人家是丢飞刀,你是丢木棍!成何体统?收起来,等歇息了想怎么扔就怎么扔!”


        

“是,师兄。”


        

商城赶紧把这大清早刚削下来的树枝都装在了怀里。


        

可这旅途……实在太无聊了。


        

尤其是昨晚听了一个时辰的故事后,最后,还留下了一个勾引所有人是鬼哭狼嚎的风流扣~


        

听完了之后,天知道多少人今天早上换了条兜裆布!


        

而现在又没书听,又不让练飞刀……以前还好,不觉得有什么。


        

可现在……


        

这旅途可太无聊了。


        

想了想,商城低声说道:


        

“师兄。”


        

“嗯?”


        

“你说……那个什么……青魔手的美人,李寻欢到底会不会上她啊?”


        

“……”


        

商怒忍不住嘴角一抽。


        

昨天的第二场书,半个时辰里是精彩纷呈。


        

先是阿飞杀了黑白双蛇,接着是李寻欢飞刀一出,杀了诸葛雷。然后俩人结伴同行中途,又遇到了金狮镖局拦路要那件宝物“金丝软甲”。


        

李寻欢为了不连累阿飞,让他先走,自己去寻金丝软甲,结果阿飞先李寻欢一步,找到了拦路的金狮镖局的人,快剑出招,李寻欢来的时候,人已经全死了。


        

金狮镖局的总镖头查猛、宁越郡极乐洞的四童子等等,一间小小的客栈里死了那么多江湖高手,哪一个放到外面都足以如雷贯耳震慑绿林的高手,就被阿飞杀了个干干净净。


        

就跟这些高手是什么……路边的杂草一般。


        

一片一片的倒。


        

而最后又冒出来了一个“紫面二郎”孙逹……


        

众人听着正想着因为被孙逹在酒中下毒,而不能动用内息的李寻欢如何破局时,屋外又来了一个带着面具,双手青黑的蒙面人。此人用的是传说中江湖第一用毒绝学,天下兵器谱排名第九的“青魔手”!


        

又是个高手……


        

蒙面人一招便杀了孙逹,然后问李寻欢要那金丝甲。结果李寻欢把那小李飞刀捏在手里的一瞬间,原本的蒙面人摘了面具,撕了衣袖,香肩半露,化作了一个绝色美人!


        

竟然试图要用美色诱惑李寻欢!


        

整个人都扑到了李探花的怀里,说的话是温柔缠绵。


        

那李道长……天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个正经道士,无论是那女子的容貌,还是那媚气吐露的神态……甚至连那搂抱的细节都说的是清清楚楚!


        

那一会儿,连商怒都感觉自己似乎就是那李探花,怀中抱着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了……


        

于是乎……众人已经不感慨这些江湖高手一茬一茬的飞蛾扑火了!


        

而是一个个面色通红,呼吸粗重!


        

喉结不停的咽口水。


        

就在大家思考……李探花不是风流成性么?到底会不会和这角色美人达成交易时……这位杀千刀的牛鼻子竟然他娘的不说了!


        

什么……天色已晚,各位好好休息!


        

你听听,你听听这是人话吗!


        

而商怒原本是不打算接商城的话茬的……他已出尘,但却没进入内门的原因,便是因为外门弟子都敬重他,雷虎门需要一个出尘弟子来团结外门弟子。


        

他才成为众人的大师兄。


        

当了大师兄,理当成熟稳重,让众人有个依靠。


        

这种寻花问柳的事情……他掺和了有点损失威严。


        

所以……他是不打算聊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的拒绝之意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一句:


        

“应该不会吧……”


        

说完,他自己都无语了!


        

我都在想什么!


        

可商城却仿佛被打开了话匣子一般:


        

“为何不会!?师兄莫要忘了,先前那个被李探花一飞刀甩死的老头可是说了,梅花盗虽然可恶,可李探花的花名……也不好啊。寻花问柳,逛窑成性,这送上门的美人儿……“


        

商怒顿时不乐意了。


        

“这算什么?寻花问柳那是风流事。风流事……那能叫品性败坏吗?梅花盗怎可和李探花比!?”


        

“……那师兄合着你的意思,李探花肯定会上了?”


        

“呃……”


        

一前一后忽然矛盾起来的商怒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想了想,他摇头:


        

“此等女子一看便是蛇蝎心肠,李探花何等聪明,怎会上当?”


        

“逍遥楼的姑娘们各个都是蛇蝎心肠,天天就想从我怀里往外掏银子……可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啊……”


        

听到这话,商怒想都不想来了一句:


        

“废话!你睡人家,凭什么不给人家银子?”


        

可商城却点点头:


        

“那不就完了,李探花睡了她,那就得给金丝甲!不然……逛青楼不给银子,可耻之徒!“


        

这时,似乎听到了俩人说话,商怒前面一名飞马宗的内门弟子忍不住回过了头:


        

“商城师弟,你少他娘的扯淡!重点是谁睡谁吗?重点不是那件金丝甲吗!那金丝甲能防梅花盗,李探花是为了缉拿梅花盗才回关内的,若是把金丝甲给了,他怎么捉梅花盗?!”


        

商怒一听这话,似乎找到了知音,瞬间点头:


        

“对!孙师兄说的对!”


        

商城呢,似乎也来劲儿了,也不顾什么兄恭弟敬了:


        

“孙师兄,那我为什么不能先上了那个娘们,然后不给她金丝甲!?反正师兄都说那女子是蛇蝎心肠了。如此蛇蝎美人!讲什么江湖道义……”


        

“……你他娘的刚才不还说逛青楼不给银子可耻吗?”


        

“那是逛青楼!这会是在酒馆,那能一样吗?”


        

“嘿,你还来劲了是吧?不行,今天我就要和你掰扯掰扯……”


        

“……?”


        

听着代替自己和商城BATTLE的孙师兄,商怒隐隐约约的……总觉得哪里奇怪。


        

我为什么和他们聊这个?


        

我一开始……想的是什么来着?


        

这怎么说去来这个了?


        

他正迷糊着,忽然听到了商城来了一句:


        

“我就问你们俩,若是逍遥楼的四大花魁问你要你的马,给了马就跟你睡,你给不给!”


        

都不用大脑思考,本能的,商怒就来了一句:


        

“老子当然不给!”


        

“那你想不想睡花魁!?”


        

“当然想……呃……”


        

商怒又歪了歪头……


        

我……


        

我在说啥?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