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大学校花系列完整版_接电话时忽然被进入

      至于是谁弄死谁,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弄死的过程,两人如果这要较量,可能是半斤八两的水平了。 &…

      

至于是谁弄死谁,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弄死的过程,两人如果这要较量,可能是半斤八两的水平了。


        

“跟我回趟家!”

江南大学校花系列完整版_接电话时忽然被进入


        

“不会是打算劫个色吧?”


        

“我用得着劫吗?”周媛不屑的哼了一声,“见我父母,给我当一天的临时男朋友。”


        

“报酬!”


        

“我睡了你!”


        

“你特么的真狠,这种招数都想得出来,为了得到我,还能再坏一点吗?”侯平安将小礼帽放在另一边的椅子上。


        

“废话!这不是离婚了吗?我家老头子终于清醒了,这种联姻是不靠谱的,可惜都是退休之后,才想明白,早想明白,我也不至于过着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


        

“等等,你刚才说有名无实?你还是处……”


        

“处你个死人头啊,你特么的脑子里有坑啊,坑里全是水?”周媛就气愤愤的骂,“是没有感情,没有夫妻感情……”


        

“哦!” 


        

意味深长的“哦”一声,又让周媛忍不住想要咬人。


        

“顺便告诉你一声,拆迁的事情基本定了,你等着数钱吧。”周媛瞟了他一眼,“你就给我办这件事,就一天,一天之后,你我两不相欠。”


        

这女人,还真的很聪明啊。


        

她可能不想让侯平安欠自己的人情,就用这种看起来很小的事情来作为条件。但是这种条件看似又很轻描淡写的可以轻松过关,但是这种事只要是做了,很可能又会在某个时候引发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情牵连。


        

所以侯平安心里是清楚的,那就是周媛用这种看似随意的事情,将自己不经意的就牵连住了,至于牵连住了,想要做什么……


        

嘿嘿,这事儿还真不好说。


        

反正怎么看侯平安都不会吃亏不是?


        

男人嘛,还怕女人作妖?


        

周媛这种女人好就好在很独立有主见,不粘人。如果真的只是做情儿,还真的没的说。但是这种女人呢,又太有主见了,说不定在你得意的时候,狠狠的咬你一口。


        

胭脂烈马啊!


        

不过侯平安怎么也不能怂,对着周媛恶狠狠的说。


        

“你自找的,别怪老子。”


        

“看谁更狠啊!”


        

周媛肯定也不是个嘴巴上吃亏的,挑衅的斜着眼睛瞟侯平安。


        

光说不练的贪吃蛇。


        

“说吧,什么时候走?”


        

“现在,吃完就走。”


        

“那还等啥啊,我都饥渴难耐了!”侯平安几口就干掉了端过来的牛排和意大利面,抓起纸巾抹了抹嘴吧。


        

“哈哈,走啊!”


        

周媛也哈哈大笑,这种情绪是会传染的,侯平安就是什么都不在乎的快活,所以她也觉得心情非常的不错了。


        

“你搭我!”


        

“你自己的车呢?”


        

侯平安刚开门,周媛就嗖的钻进了副驾驶。


        

“没车了,上次车撞了,让你陪我去买车,你又不去。”周媛还埋怨,也不想想,上次都差点将侯平安咬得送进宫里了。


        

“我那辆沃尔沃送你!”


        

侯平安是真心想感谢她,帮自己忙前忙后的,不就是辆车吗?


        

“想啥呢?想啥好事呢?”


        

周媛鄙视他。


        

“男人都是想着怎么占便宜啊。你给我车,是不是老娘就得免费做你的三儿……我还图你一辆车了?没见过世面的女人啊?”


        

侯平安就绝对闭口别提这个事了。


        

一路上在周媛的指挥下,开进了一个小区,在临时的停车位上停下来。


        

小区环境很不错,绿化面积的覆盖率比一般的小区要强太多。一看就是那种高档的小区。侯平安自然清楚,所以也就心里明白就行了。


        

16楼A单元。指纹锁,进去之后豁然开朗,房子面积很大。


        

周媛离婚之后,就住在父母家了。


        

“媛媛……也不介绍介绍?”


        

一个五六十的富态的白皙脸盘的女人就从客厅弹簧一样的站起来,迎了过来,笑盈盈的对着周媛说,但是眼光却在侯平安的身上上下大量。


        

“阿姨好,我叫侯平安,以前是媛媛的同学!”


        

侯平安多会来事啊,怎么可能会让周媛来介绍。


        

再走一步,客厅里沙发上坐着一个六十多的老头。有点儿瘦,但是即便是坐着也看得出很高了。


        

“周叔叔,您好,您好。来的仓促,没准备什么。”


        

侯平安是真没准备什么,空手来的。


        

关键是他也不知道周媛会让他干这事,而且还挺着急的。你说女人都求你这事了,你还拿什么乔呢?赶紧配合不就完了。


        

周媛白眼对着他翻了一下,正要帮着解释。


        

“这事怨我。”


        

“咱家不在乎这些虚礼!”


        

周父摆了一下手,这才站起来,对着侯平安点点头。


        

“坐!”


        

于是就坐下来,还坐在侧面,不至于面对面的尴尬,也不至于坐在一张沙发上说话都不方便,不自然。


        

“来一根!”


        

周父拿出一包烟,已经开了的,朝着侯平安晃了一下。


        

侯平安就接过来,然后看茶几上有打火机,就拿起来,先给已经叼上烟的周父点上了,自己这才点上,抽一口,喷出烟。还用手扇了扇。


        

周媛是不管的,但是周母就嗔怪的笑骂。


        

“得,家里又来了个烟枪了。”


        

这话说的,好像就已经承认了侯平安的地位一样。


        

不过一想啊,现在家里的情况,女儿离婚,老公退休,基本上也就是个离休老干的家庭,显得太一般了。哪里还能要求那么高?


        

看侯平安抽烟很熟练,就笑了笑。


        

“和媛媛现在怎么样了?”


        

没有问职业,没有问房车,就是问和周媛的感情。这是已经看透了世事,对世界上所有物质和权力上的东西都看得淡了,才会这么的在乎人的情感了。


        

“还行,她看我顺眼,我看她还不错。”


        

这话还真是实话实说了。


        

“哈哈,现在就是这个顺眼和不错就已经很好了。”周父大笑一声,弹了弹烟灰,“人这一辈子啊,和顺眼的人凑合在一起,还能过着不错的生活,就已经超越了很多人了。”


        

“这话我必须得点个赞啊!”


        

现在的侯平安什么时候说话那么谨慎过?


        

任性而为呗,想到啥就说。


        

“其实男人和女人凑合在一起,说高了是爱情,说低了是搭个伙。媛媛很不错,起码我看着就很顺眼,所以觉得搭伙过日子,也是最佳的选择。”


        

“人就是在不停的选择,不停的做出各种决定。”


        

周父也点点头。


        

“留下吃个饭吧!”


        

“行,您这里有好酒没有?如果有的话,我还能整点。”


        

周父就瞪眼。


        

“没有,我还不知道你的?喝酒了不能开车,你想在我家睡一晚?我家客房没收拾。”


        

“哈哈,没事,我还有两条腿,走回去,多大点事。”


        

“那行,我看你今天来就没什么好心思,媛媛告诉你的吧?我还有两瓶30年的老瓶装的常陵大曲,算你有口福了。”


        

酒品看人品。


        

周媛的酒量不错,周父的酒量肯定就更狠了。两个人两瓶酒,再加上后来周媛的加入,三人差不多就平分了。


        

周父的兴致很高,周媛怕他喝多了,自己多喝了两杯。


        

酒桌上侯平安也没有让,一杯一杯的,看得周母都摇头而笑。没见过第一次上门的这样放得开的喝酒的。


        

一顿酒喝完,差不多八点了。


        

喝了酒的周父话很多,或许觉得侯平安是个直性子的人,将自己退休之后,门庭冷落,周媛离婚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吐槽了出来。


        

又听吐槽了快一个小时,等周媛送侯平安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快十点了。


        

“这波不亏啊,一分钱礼品没花,还混了一顿好酒。”


        

侯平安打了个嗝,和周媛离得很近,酒气都喷到了她的脸上。


        

“谢谢你啊!”


        

“别谢我,今天你爸肯定看出来咱俩没事。”


        

侯平安就打了个哈哈。


        

“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人老成精啊,我这表现,他还能看不出来?不信你回去问他,保证能够戳穿你的小把戏。”


        

侯平安又故意对着周媛哈酒气,招惹的周媛偏头躲闪,很嫌弃的在自己的鼻子前摆了摆手,扇风。


        

“如果我不回去呢?”


        

周媛就看着侯平安嘿嘿的笑。


        

尼玛的,笑得太渗人了吧?侯平安怎么看这女的笑起来都不像是好人呢。


        

“别逼我!”


        

“老娘逼你了,怎么样?”


        

侯平安猛地一下,忽然将周媛拦腰抱起来,扛在肩膀上。


        

“啊!”的一声,周媛惊叫起来,随即就“咯咯咯”的一连串的笑声,清脆的撒落下来,“臭流盲,赶紧扛进酒店去。”


        

侯平安一听,拔腿就跑。


        

“唉,唉,你往哪里跑,别跑回去啊……”


        

周媛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放在电梯门口了,周媛站好了,整个身体都倚在侯平安的身上,软得很,就像是无脊柱生物一样的,软踏踏的。


        

“猴子,什么时候吃了我?”


        

“老子不吃人!”


        

“你个混蛋,你个死猴子,你这个王八蛋……”


        

周媛忽然就挺直了身体,朝着侯平安咬了过来,吓得侯平安赶紧转身就跑,然后就听到周媛在身后哈哈大笑的声音。


        

这女人这会儿得意极了。


        

看着侯平安被贼还快的跑出去了,她就慢慢的靠着电梯边的墙壁滑下来,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也不管地板是不是冰掉了屁股。


        

笑了一会儿,然后又擦了擦眼角的泪,眼泪都笑出来了,然后又像个傻子一样哼着歌,进了电梯。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