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play高H_浪妇性欢

“诶?爸爸呢?”        当众人打算继续上山顶进发之时,小兰却发现自家老爹…

“诶?爸爸呢?”


        

当众人打算继续上山顶进发之时,小兰却发现自家老爹早已不见了踪影。

办公室play高H_浪妇性欢


        

“在那边呢...”一旁的柯南指了指身后悬挂有“纪の国屋”牌头的居酒屋,一脸的无语之色。


        

等到小兰等人走进居酒屋之后,却发现毛利小五郎面前摆着一排下酒菜,已经喝上了。


        

“哈...果然土酒就是不一样!”


        

沉浸在酒精之中的毛利小五郎根本没有注意到门外满是“杀气”的小兰,一口小酒,一口小菜,脸上全是满足之色。


        

“爸爸...!”


        

小兰看着自家老爹不由得咬牙切齿起来,“你现在就这么喝,不打算去山顶的神社拜拜了吗!”


        

“抱歉!就请你帮我带一下喽!”


        

已经酒精上头的毛利小五郎举着杯子,干脆利落的拒绝了上山:“而且你看“金丸座”不就在那里了不是么?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好了。”


        

说着毛利小五郎将烧酒壶中的最后一点倒入杯中,接着兴致勃勃道:“婆婆!再来一壶!” 


        

酒壮人胆,毛利小五郎一蛊酒下去已经完全“破罐子破摔”了,早就把对自家闺女的压迫感视而不见了。


        

只不过先前豪言要吃遍各大乌龙面的豪情,也在这一刻被对方丢到角角落落去了,可见这酒对于毛利小五郎来说才是真爱。


        

看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自家老爹,小兰也不可能把自家老爹怎么着,无奈之下只能叮嘱他不要乱走,在这等着他们下山。


        

金毗罗是一位海的守护神,也是他们本次参拜的目标。


        

当然唐泽对于这些鬼神之类的,基本就是“种花家”的普遍态度——你要灵就信,不灵上一边玩去。


        

而且大概率是没啥用的,毕竟一般都是出海的人比较信他,唐泽他们基本是用不到的。


        

而且就算有用,那些海上的“灾难”说实话,该来还是会来的,毕竟只要有身边这个“死神小学生”在,不管是天上还是海里,都挡不住“死神”过来收人。


        

当然,心不诚不代表不会拜就是了。


        

不过对于金毗罗的神话历史唐泽还是比较感兴趣的,所以倒是看了看沿途的一些神话传说。


        

“哈哈...大意了...没想到居然只送到半山腰...”


        

当工藤夫妇还有唐泽夫妇四人都参拜完神社,一旁的园子这才气喘吁吁的拄着拐杖登上了神社。


        

“你这体力也太不好了,早知道让你跟毛利先生一块在下面等着好了。”


        

绫子看着气喘吁吁的妹妹连忙拿出一瓶水:“快喝点水。”


        

园子接过水后灌了一大口,接着喘息着道:“别...别把我和那种大叔混为一谈啦!!”


        

在神社附近参观完,小兰看了看时间笑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出发去“今丸座”吧~”


        

“终于可以去了,我已经等好久了!”园子听到小兰的话后,语气激动道:“不知道玉之助先生他过得好不好。”


        

“还有莲华小姐呢。”小兰开心道。


        

“对,说到重点了。”但不常与小兰的开心,听到莲华的名字后,园子却是脸色一肃,让在场的众人一脸的疑惑。


        

只见园子摸着下巴沉吟一脸猜测:“不知道他们两个感情是不是还是那么好啊?


        

要知道玉之助先生,可是我说不定已久的目标呢?”


        

“园子你哦!”小兰听到没好气道。


        

“阿真那孩子会哭的哦!”


        

唐泽一旁语气幽幽的开启了背刺,让有些得意忘形的园子神色一滞:“我就说说...我就说说...”


        

‘呵呵...根本就是和大叔半斤8两啊...’一旁的柯南看着园子的模样,不由得腹诽道。


        

找人一边说着,一边下山,很快便在酒馆找到了毛利小五郎。


        

也还好,毛利小五郎知道后续还有事情要做,所以在喝了第二壶之后,便没有再喝了。


        

一行人汇合后递到了“金丸座”,也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友人。


        

“欢迎你们大驾光临。”伊东玉之助在口岸见到众人后立刻迎了上来。


        

“劳你们远道而来,真是太感谢了。”一旁的莲花微笑欢迎着:“还有唐泽先生也是,多谢您之前的帮助。


        

不管是从犯人手中解救我也好,还是帮忙说服爸爸的事,我都有必要向您正式的表示感谢。”


        

“您客气了,说服令尊的事,我只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还是您父亲足够疼爱莲华小姐,这才会支持你的选择。”


        

唐泽笑道:“片冈先生说到底还是一位父亲,会这样选择也是应该的。”


        

看着一旁和唐泽聊得愉快的两人,园子确实是失望的扶额:“看来是没希望了,那两个人真是配到极点的座长和他的女人啊...”


        

听到园子的话,一旁的小兰和柯南除了无言苦笑以外,也不知道以什么表情再去面对这个花心的家伙了。


        

而就在柯南取笑对方的时候,突然间远处传来了一个稚嫩的女童兴奋的呼喊声,“柯南君~~”


        

柯南扭头看去,发现一个穿着粉色的裙子的长发小女孩朝着他开心的跑了过来。


        

“惠美酱,你好啊!”


        

来的女孩是伊东玉之助的妹妹伊东惠美,也是上一次的时候去看剧团表演的时候认识的。


        

只不过伊东惠美在跑到柯南跟前后,确没有先和柯南打招呼,而是环顾了一下四周,看的柯南一脸疑惑:“怎么了吗?”


        

“今天那些小不点没有来啊。”伊东惠美语气中带着抑制不住的开心。


        

“啊,你说他们三个啊。”柯南恍然道:“他们因为都有事情,所以没有办法来。”


        

“那可真是太好了!”伊东惠美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惠美好开心!”


        

一边说着,伊东惠美一边这样来到柯南身边双手去了柯南的右臂。


        

“等等...等等...别这样啦,惠美。”柯南看到对方热情的模样有些别扭道。


        

“干嘛!干嘛!”园子语气像是满是揶揄的点着柯南的小脑袋:“你这个小四眼田鸡还挺受欢迎的嘛!”


        

那可不是,柯南的魅力一如既往的好,变小了也能够吸引一群萝莉来着。


        

“我帮你们合张影如何?”


        

虽然知道这“桃花”并非柯南所愿,但唐泽还是笑眯眯地掏出了相机,唯恐天下不乱的朝着眸子发亮的伊东惠美笑道:“等回去了我把洗好的照片给你发明信片寄过来。”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伊东惠美眸子一亮,旋即四处张望了起来:“我要看看在哪里合照比较好!”


        

“唐泽刑事...”


        

一旁的柯南在听到来自唐泽的背刺后咬牙切齿,但迫于小兰在身边却又不敢多说些什么,只能看着对方把自己勒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既然来了这里,又跟好朋友见了面,怎么能不留个纪念呢?”,


        

唐泽像是没听出来他的不爽一般,笑眯眯的回了一句:“放心吧,到时候我也会借给你一份的,这可是很好的纪~念~呢~”


        

‘是把柄吧,混蛋!!’柯南内心好笑的早已经看穿了,唐泽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


        

现在积累的“黑历史”越多,他后面如果恢复了工藤新一的身份后就越惨。


        

要是瞒着小兰还好,但要是瞒不了自己是柯南的事...


        

他已经能够想象出自己的凄惨下场了。


        

而唐泽手中的黑历史越多,自己要面临醋意大发状态的小兰的次数就越多。


        

虽然肯定不会怎么着自己,但能熬那是肯定的。


        

一想到未来毫无家庭地位的凄惨生活,柯南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但他能怎么办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只能满是幽怨的死死看着唐泽,然后如同牵线木偶一般被惠美拉着去了“金丸座”的大门口。


        

然后,在这个极有纪念意义的剧场门前跟惠美留了张合照。


        

只不过那照片上的笑脸中眼神嘛...


        

就显得有些一言难尽的意味了。


        

当然,惠美可看不出柯南眼神中的神色,看着相机内两人的合照可是更加开心了。


        

众人一阵寒暄后,玉之助领着众人来到了一处小门将门打开,接着看向众人叮嘱道:“来,请进吧,不过因为这是茶室的入口,所以一定要小心头喔!”


        

恩,在霓虹,茶室的门规格都是如此。


        

低着头才能进茶室,有不管身份的高低在茶室皆平等的意义。


        

当然,还有一种说法是在以前身份很高的人进入茶室时,拿着代表身份的刀的话很难进入茶室。


        

当然,现在不会去想的历史的理由,只是作为传统流传了下来。


        

至于这样的入口形式是著名的茶师千利休发明的,据说是在大阪北部看到河船的舱门受到的启发,因为在他看来船跟茶室一样,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


        

不过在四国大名鼎鼎的“金丸座”剧场入口居然是茶室的样式,这倒是让人意想不到的。


        

“茶室入口是什么情况啊!”


        

不知怎么的,这戳中了毛利小五郎的笑点,有些微醺的毛利小五郎笑着就往前走,打算进入其中。


        

但他虽然低了头,但却没注意高度比想象中的低,一头撞在了门槛之上,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好痛!”


        

“爸爸?”


        

“不要紧吧?”莲华担心道。


        

而一旁的柯南露出了“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


        

而这一下也让毛利小五郎之前的微醺碰醒了,他总算没有再闹出什么幺蛾子,一行人顺顺利利进入了剧场之中。


        

“因为还在进行演出前的准备工作,所以有点乱。”伊东玉之助一边领着众人来到了剧场内。


        

“正好,舞台那边现在正在确认升降台上下的时间点。”伊东玉之助指向舞台,那里缓缓升起的地方有一位抱着武士刀的男人正缓缓升至舞台之上。


        

“升降台?”园子好奇道:“自动升降的,还要确认时间吗?”


        

“不,这里的一切都是人工的,舞台下方是好几个人一起从底下往上推的喔。”片冈莲华笑着解释道:“毕竟这里的一切都很老旧了呢。”


        

“到时候会有演员从那里出现,以此来制造喜剧的高|潮部分。”


        

伴随着伊东玉之助的话语落下,众人便见到站在舞台上的武士下方的舞台突然转动了起来。


        

“那个是旋转舞台,同样也是有人才底下推推的转动的。”片冈莲华继续为众人解释道。


        

“而且这些都是用传统的方式来运作的。”


        

伊东玉之助一边说着一边领着众人来到了舞台地下入口处:“刚刚我们看到的机关,都是在这下面由人来运作的。


        

而这舞台底下的部分,因为以前底下排水和通风不是很好,后台工作人员很辛苦,甚至有地狱的意思,因此被称之为“奈落”这样的名字。”


        

“那边那条通道叫花道!”


        

一旁的惠美开心的搂着柯南的胳膊向他介绍舞台对面一个被帘子遮挡住的房间:“演员们都是从那个小房间通过观众席,前往舞台准备上场的!”


        

也就是说整个房间的舞台呈“T”字形,观众席被“花道”一分为二了,但于此同时也给了观众近距离接触演员的瞬间。


        

之后玉之助还给大家介绍了舞台的种种机关,比如“花道”正上方那很像是吊车一样的装置。


        

那是演员用来在半空中表演的机器。


        

甚至连天花板都是用竹子编程格子的状态,这样就能够飘落的雪花或者樱花散落之类的效果。


        

“真是厉害啊,好像回到了一百年一样!”园子一边听着伊东玉之助的介绍,一边发出了感慨。


        

“岂止一百年啊。”伊东玉之助笑道:“说起来这个“金丸座”是近幕府默契天保时代时候经过幕府认可而建造的。


        

也是当今霓虹目前现存的最古老的舞台剧场啊!”


        

而伊东玉之助两人,就要在这有着上百年历史的舞台进行表演。


        

“一想到能够作为演员在这里演出,就感觉是无上的光荣啊。”


        

片冈莲华眼神中满是憧憬与期待,显然能够在这里进行表演,对他们来说也是很荣幸的一件事。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