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乩伦小说_熟睡侵犯h

       石头淡淡一笑,鞠了个躬:“谢谢韩总指点,我明白了。    &nbs…

       

石头淡淡一笑,鞠了个躬:“谢谢韩总指点,我明白了。


        

不知韩总还有没有别的吩咐?监控室那边不能离人太久。”

翁熄乩伦小说_熟睡侵犯h


        

这种反应显然有些出乎韩光耀的意料,他看了看石头,终于挥挥手。


        

石头便若无其事地退出,走到门口时韩光耀突然喊住他:“你……你真的没有什么想说么?”


        

石头想了想,转过身郑重道:“有。”


        

“是什么?”韩光耀问。


        

“为了弥补我的精神损失,希望韩总能考虑给我加薪。”


        

身后一片沉寂。


        

石头如愿加到了一倍薪水。


        

然而天下又哪里有白吃的午餐。


        

一番盘算后的现在,石头不光要负责保安的职责,还要担任韩光耀的兼职男仆。


        

譬如收拾办公室和休息室,扫地、浇花、清理垃圾桶,配餐,换床单,放洗澡水……等一切韩大少爷可以想出来的杂活,全都归他做。


        

石头暗自感叹,原来一个老总小气起来时,也可以恐怖到这种地步。


        

......


        

北都。


        

方萌最终还是决定去蓝海湾俱乐部兼职,她不会别的什么技能,当个吧台服务员还是能应付的了。


        

今晚是她第一天试班,下楼出发前后正好遇到孟小贝。


        

方萌笑着跟她打招呼,“小贝,今晚我要去蓝海湾上班。”


        

孟小贝的眸子闪过一丝担忧,“要不要我送你过去?”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方萌朝她挥了挥手,然后自己搭公交就去了蓝海湾俱乐部。


        

图书馆里,孟小贝将这一天的学习任务提前完成,抬腕看了看时间,有点不太放心方萌,便给她拨了电话,打算问问她工作情况。


        

电话里传来提示音:“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什么情况?


        

不会第一天上班就出了问题吧?


        

孟小贝抓起背包就走。


        

急急忙忙赶到蓝海湾,一踏进大堂,就见方萌安然无恙坐在前台,脸上带着笑。


        

看见孟小贝赶来,兴奋地朝她招招手:“小贝,你怎么来了。”


        

“吓我一跳,”孟小贝说,“你怎么不接电话?”


        

“啊?你有给我打电话吗?”方萌从吧台的抽屉里拿出手机一看,“嗨,忘了这茬,我手机被设置静音了。”


        

孟小贝:“......”


        

方萌“嘿嘿”傻笑两声,“我还有一个小时才下班,要不你先找个位子坐会儿,等下咱俩一块回去。”


        

“哟,这不是孟同学吗?”上次面试她俩的大堂经理笑容满面的走了过来。


        

这个点正是酒吧人多的时候,孟小贝一出现,顿时吸引了不少惊奇与猎艳的目光。


        

大堂经理跟在她边上,一边指引她落座:“孟小姐,大老远的过来,辛苦了,来来来这里坐会儿,方萌,上饮品和茶点。”


        

让她在这干等一个小时?孟小贝心里呵呵两声,当她闲鱼啊,谁爱等谁等,她可没这闲功夫。


        

见方萌啥事也没有,工作环境也挺正常,孟小贝觉得可以安心走了。


        

“谢谢,不用了。”孟小贝正要离开,一个服务生快步跑来,在大堂经理耳边耳语了几句。


        

经理惊讶,然后就看向孟小贝,“孟小姐,我们老板想见见你。”


        

“没有这个必要!“孟小贝看着他左胸的名牌,开口道,”何经理我还有事,再见。”孟小贝说完朝方萌做了个手势,打开门准备走人。


        

就见门口站着两排黑衣男士,清一色黑色西装黑墨镜。


        

孟小贝心想:这大晚上的,戴的这么酷酷的吓唬谁呢?能看清脚下的路吗?


        

何经理走了过来,陪着笑脸:“孟小姐,我们老板对你印象非常好,你难得过来一次,老板就只是想和你聊一下。”


        

孟小贝掉过头:“你们老板有病啊!我跟他熟吗?”


        

何经理挺无辜的,抓抓脑袋:我们经理确实有病,自从那次见过你之后,就开始严重了,日夜茶不思饭不想,孟小姐,麻烦你救救他吧!”


        

”滚,有病去看医生,跟我说个球,“孟小贝气笑了。


        

何经理:”医生说这病没得治。“


        

孟小贝:“医生都治不了,那我就更治不了,麻烦让开,我还有事。”


        

“不是,孟小姐,他这病......还真得你来治,”何经理挡在孟小贝面前,脸上带着讪笑,“要么你就看在方萌的面子上......就上去看一眼呗,我们经理这病能否痊愈,全靠你了。”


        

“靠,居然用方萌威胁她?”孟小贝瞅了他一眼,冷声道,“那行,我去治治他,带路吧。”


        

“诶好好好。”


        

在几十个黑衣男人的欢迎下,孟小贝上到二楼一间办公室门口。


        

何经理给亲自开了门:“孟小姐请。”


        

孟小贝瞥他一眼,然后走进灯光昏暗的办公室。


        

身后的门随即被关上。


        

办公室里面只开了一盏小台灯,光线是刻意弄的很暗很暗,像极了某些酒吧包间的那种格调。


        

孟小贝就站着,隐约看见对面沙发那儿一个模糊的影子。


        

“胆子倒挺大。”那人调侃着开口,带着一丝窃喜,声音听起来大约三十多岁。


        

孟小贝的声音微冷:“你也不小!”


        

那人低低地笑了一下:“那我们岂不是很般配?要不要考虑一下,做蓝海湾的老板娘?哥我一定会好好疼你。”


        

“是吗?原来你就是蓝海湾的老板,”孟小贝朝着他走了过去。


        

“不错,我就是顾元铠,”那人说,“你还真是聪明。”


        

“哦!顾元铠,”孟小贝想起来,面试头一天,那个差点被她撞了的人,道,“你打算怎么个疼法?很疼还是微疼?”


        

“当然是很疼很疼的那种,”顾元铠说,“全宇宙最疼。”


        

“好,那我满足你,”孟小贝说。


        

L:”宝贝儿,别激动,手下留点情,这家伙的背景似乎很深,千万别引火上身。”


        

顾元铠听到孟小贝的声音,两眼陡然放出异彩,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孟小贝没理L,径直走到了顾元铠的身边。


        

顾元铠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把搂住了孟小贝的腰,贴近她的耳边又说了几句轻佻的话,便做势亲了过去......


        

不到半秒,哀叫声就响起来。


        

孟小贝对着他拳打脚踢使出了军训时刚研究的一套近身格斗术......


        

想让她当蓝海湾的老板娘?


        

想要很疼很疼?全宇宙最疼?


        

那行,这样够不够疼?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