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被绑架憋尿的故事\古代嬷嬷玉势揉捏调教

  神农鼎八国用不了,谢云书是半点都没撒谎。最起码八国最博闻广见的魔翳,花了二十年功夫也就研究了一个寂寞,还得靠小蛮唤醒神农鼎。  …

  神农鼎八国用不了,谢云书是半点都没撒谎。最起码八国最博闻广见的魔翳,花了二十年功夫也就研究了一个寂寞,还得靠小蛮唤醒神农鼎。

    所以,其实谢云书一直都很迷惑。魔界的传说记录,用神农鼎生祭女娲后人,能够修复六界水脉。但问题在于神农鼎不苏醒,它的神力不发挥,夜叉国又能拿它怎样生祭?

    想要生祭女娲后人,需要一个神力饱满的神农鼎。然后唤醒神农鼎,又需要女娲后人亲自去施法。那,魔界这是搁着死循环,等女娲后人自己献身?   mm被绑架憋尿的故事\古代嬷嬷玉势揉捏调教          

    可假如女娲后人自己都愿意以身献祭,为什么她不自己用补天术去修补水脉呢?

    这一篇秘辛记载,更像是太古魔族先人,报复女娲大神假伏羲之令,命轩辕氏率人类与众神击溃兽族,居心叵测的误导。

    毕竟要是有能强行催动神农鼎的魔族强者,那修补水脉也不是什么难题。谁会做这种脱裤子放屁的事。魔界曾经真要生祭过女娲后人,那怎么还会有李忆如?

    而神农传人的事……神农九泉守护之职,无分种族立场,都为神农钥环亲选。当然也有些家伙,是偶然靠血缚之术强行窃占九泉之力。那种存在往后的下场,往往最终免不了反噬,基本上结果不会太好,也不必算在神农头上。

    之所以谢云书能动用神农灵力,本质上是因为太古神农失踪前,曾在九泉施加强大结界封印,使得神农灵力灌入其中。而天地九泉本伴神农而生,本身就具备神农灵力之特质。除此以外,连宿何都认定了谢云书作为神农神尊计划的执行者,这个隔世传人身份却没什么大问题。

    不过,有些话没必要对旁人讲述得太细,谢云书于是说道:“姜兄上次应该见过银琥和神尊殿,他可以替我作证。”

    姜承果断承认:“嗯,是有这么一回事。”

    “银琥……姜承竟见过神农祖神的神尊殿?”

    谢云书回答了龙溟的疑问:“人间并不少与仙家洞天同列的大妖妖界,保留了兽族祭祀神农大神的传统,有神尊殿遗留有什么可奇怪的?”

    龙溟问道:“孤只是疑问,你一个人类怎会与神农牵扯?”

    “神农神尊于苍生是大爱,并不局限种族之分。蜀山供奉三皇同列。又不像你们魔族,只认蚩尤一个。”

    龙溟依照魔翳的判断,姜承绝非是像谢云书这类能言善道之人,断然没有虚言欺瞒他的必要。那无论谢云书与神农大神什么关系,至少他刚刚的说法至少有一定几率为真。

    这样一来,除非全力支持魔翳的计划挥军人间,夜叉便只剩下等待女娲后人修补水脉这一条路。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魔界能将九泉热海带到魔界,必然能一改干旱困境。

    但神界不管怎样,都不会坐视魔族再度独占一座九泉。所以这种途经是不可能通过的,而夜叉国也根本没那个资本。

    既然如此,龙溟实际的进退余地很小。至多在等待时间上,与谢云书有磋商的空间。

    当然与此相对,谢云书若不想旱灾不解,引起几十年后魔界全面入侵。等李忆如觉醒的第一时间,她也必须尽快修复六界水脉。

    在这一点上,双方之间倒是默契统一。

    不过,人间已经吃了亏,谢云书怎么着都不可能白让龙溟得寸进尺:“再退一步,我愿意将时间缩短为七八年,但你必须收拾好人间的烂摊子。”

    “你是指……伐天?”

    谢云书点了点头:“不然呢?”

    “此事恕难从命。”

    假如再折损了伐天,那夜叉国在人间能借用到的力量,就几乎全没了。身为一国之尊,龙溟纵使倾向于采取和平道路,却总没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的心思:“除非尔等人族,先履行修复水脉之事。否则孤不可能让步,替你们捉拿伐天。”

    “那就十年。”

    龙溟叹息道:“暂时……便如此约诺。”

    虽然清楚这份和平条约十分脆弱,但谢云书也不强求更多。就像他跟龙溟彼此都清楚,只要不想挑起神人魔三界纷争,修补水脉早是势在必行。其中差别,不过是夜叉国与人间牺牲多寡罢了。

    保留着微薄的信任,谢云书瞧了瞧凌波,而后调侃道:“师姐与他同行多久?将来又作何打算?”

    “我……”

    这可不比原作只是猜测,而是双方都已摊牌了身份。凌波就算对龙溟再有好感,此刻面临的抉择也要更见艰难。

    然而,谢云书真的并不在意凌波喜欢谁,纯粹推心置腹地劝说:“凌波姐,我现在也不以师弟身份与你交谈了。这将近一年时间,咱们已无分彼此。而因为师傅与两位亲近的缘故,我一直都拿师姐们当亲人看待。就算凌音妹妹年纪,比我还要小几个月,我也懒得跟她争一些辈分上的事。所以,不管将来你做什么选择,我都不会反对。但丑话还是要说前头的。”

    “嗯。”

    凌波默默一瞥龙溟沉肃面色,却是有些无可言说:“你的意思,我都清楚。其中轻重,自当有所衡量。”

    “不,我只是想提醒凌波姐你一件事。就算蜀山不追责,不代表魔界容得下你。”

    “?!”

    要说人间容不下妖魔,那不过聚少成多的个例,远不及人间妖怪精怪一流的总体数量。可就算是看似与人族亲近的夜叉国,对待人类又能怎样?

    何况,最让夜叉无法容忍的,是凌波的人族身份会威胁到夜叉王血的正统。

    就连魔翳在内,从一开始就都没准备过接纳凌波,而是想着如何“斩草除根”。连原作中龙溟死前恳求留凌波一命,魔翳都没肯答应,遑论现在?

    没办法,谁让龙溟是夜叉的王……

    谢云书说着盯着略微色变的龙溟,道:“这位夜叉之王,不可能与一个人类女子长相厮守。不管对他而言,凌波姐你有多么不同,他都不会反抗夜叉的族规。或者说,他们王族的长老团,都会迫使他放弃。我说的对嘛,龙兄?”

    “……不错。除了夜叉,凌波在我心里和另外一人对我一样,最为重要。”

    但仍然没有任何事物,能够凌驾夜叉族之上。

    龙溟不得不承认,谢云书说的全中。虽然觉得和谢云书刚刚还唇枪舌剑,现在却谈论这有些不合时宜,龙溟转念之间,还是给出了另外一个让谢云书讶异的答复:“夜叉王需要纯血魔族,可孤的后代并不需要。”

    “你能有什么办法?”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