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性奴世界--在厨房把我要得腿软

查到了,是一批境外雇佣兵干的,背后的人也来自境外,但查到,那个人跟啸天泽见过面。    没了?很明显帝君瀚对得到的结果不…

查到了,是一批境外雇佣兵干的,背后的人也来自境外,但查到,那个人跟啸天泽见过面。

    没了?很明显帝君瀚对得到的结果不太满意。

    还查到,啸天泽前阵子秘密抓了一批五岁以内的孩子交给了这个人,最近也在各大医院打听孕妇建档的事情,但目的不明。     高H性奴世界--在厨房把我要得腿软        

    那个境外的人可查到位置了?帝君瀚语气里的杀意毫不掩饰。

    还没有,但那几个雇佣兵的落脚点查到了,可要解决掉他们?

    你亲自带人去,不管用什么手段,除了他们这些人的命,我还要得到境外那个人的信息跟位置,另外,派出一批人,天泽集团的高层也该帮他们肃清肃清了,挑屁股不干净,手段卑鄙的下手。

    你要对天泽集团出手了?帝君瀚挂断电话,满心一边吃饭一边问了一句。

    嗯,天泽集团我一直没动它,不是因为它实力多强,更不是因为啸天泽有多大本事,只是天泽集团旗下大多生意都是地产方面的,工地上太多人民工,真搞垮天泽集团,会有大量农民工失业。

    你倒是个有心的,这可跟外界传言的你不像,满心似乎看到了帝君瀚不为人知的一面,殊不知帝君瀚跟她在一起时表现出的都是不为人知的。

    我杀人,我承认,我是无情,但我不是没有心,当下社会,最苦的,最遭罪的就是最底层靠卖力气养活一家人的农民工,他们不被重视,甚至被一些老板踩在脚下不把他们当人看,一旦失业,那就是要了他们的命。

    你似乎很了解农民工,满心居然从帝君瀚那里感受到帝君瀚与农民工的共鸣。

    我十岁才被带回帝家,七年时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但十七岁,我战胜了我四个兄长,拿下了继承人的资格,而十岁之前,我就是农民工里的一员。

    帝君瀚没有细说经历,但满心能够感同身受,她何尝不是,她和帝君瀚的童年从来都不是美好而平静的,更没有什么承欢大人膝下的幸福,她们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被训练,被激发身体深处的潜力,直到长大以后的第一次杀人,他们才有了所谓的自由。

    那你现在决定对付天泽集团,可是有了什么打算?满心本能的开始关心帝君瀚的一举一动。

    嗯,我会把天泽集团接手过来,换成我的人,而不是彻底毁掉,以前收购各大小集团,我根本不屑接纳,都是直接除名毁掉,但天泽集团,我会把它融进瀚海集团,旗下地产生意会继续。

    这样也好,也就解决了大量农民工失业的问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嗯?你可以帮我?帝君瀚听到满心主动要帮助自己神情立刻变得开心起来。

    以后你就要做我名正言顺的男人了,我帮你不是很正常,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说你说的需要,帮不帮我看心情,满心吃好了擦了擦嘴站起身去了沙发上。

    帝君瀚乖乖的起来收拾碗筷,家庭地位一目了然。

    满心,我问你件事,收拾好厨房的帝君瀚坐到了满心对面。

    说。

    你可听说过血液毒素这种病?帝君瀚问的很严肃,看得出来很在意这个问题。

    血液毒素?你说的是血毒?这种病只会发生在一卵双胎之上,其中一个孩子如果有血毒,那么另外一个孩子的血液就会对那个孩子有净化作用,但是血毒的孩子无法根治,至少目前无法根治,随时可能会死掉,最主要的是血毒的孩子如果没有一些手段维护,活不过二十岁。你问的是这个吗?

    对,你有办法治吗?帝君瀚眼底的渴望与希冀叫满心心下了然。

    你有一个身带血毒的哥哥或者弟弟?

    嗯,我有一个哥哥,他现在在境外一家研究院接受治疗,可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那里似乎不是个寻常的地方,甚至我派人去查过,得到的结果是不存在,根本就没有什么研究院,在细查就会被父亲阻隔,说我在查下去,会害死哥哥。

    境外的研究院?满心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家境外高研的私人网站,这两者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呢?看来有必要派人去查一下了。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帝君瀚看着沉思的满心开口。

    没什么,血毒这种娘胎里带出来的病我也没有办法,既然你哥哥能在那里接受治疗,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你这次失血过多是因为你哥哥?

    嗯,我给了他一半血液,父亲说哥哥因为我上次,就是我脊椎骨碎裂那次我杀了那边派过来的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这次需要我身体内一半的血液,我就给了,以往都只是我体内的四分之一。

    你很重视你这位哥哥?其实,这种病活着也是遭罪,倒不如给他一个解脱的机会。

    他毕竟是我的同胞哥哥,而且是他要求我必须救他的,他不想死,母亲告诉我有血毒的本来应该是我,阴差阳错到了哥哥身上,是我欠哥哥的,是我欠他的。帝君瀚说到这里整个人落寞起来。

    胡说八道,帝君瀚,你是不是傻,血毒会到哪个孩子身上,那是在母体里就决定的,要非说有一个罪魁祸首,那也是你们的母亲,怀孕期间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毒素才会到你们两兄弟其中一人身上,干你一根毛的事?

    你说的可是真的?帝君瀚的神情起起落落的,哪里还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无情男人。

    我有必要骗你?满心心中已经猜到帝君瀚的家族里定有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难道我的母亲真的另有其人?还是我根本就不是帝家的孩子?帝君瀚这句话是在心里说的。

    帝君瀚还想说些什么,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帝君瀚毫不犹豫的挂断了。

    满心就只是淡淡的看着,什么也没问,也没在开口,今天帝君瀚和她说了很多事情,这也使得她更加了解帝君瀚,但越是了解越叫满心心里不踏实。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