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的经常和闺蜜互慰/物业保安的幸福生活

   不过目光落在周念卿鼓起的小腹上,赵三两也没再拒绝,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老实的拿起指甲刀为周念卿的剪起来。  &nb…

   不过目光落在周念卿鼓起的小腹上,赵三两也没再拒绝,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老实的拿起指甲刀为周念卿的剪起来。

    和大多数人一样。

    脚往往比脸白,周念卿同样如此。    我是女的经常和闺蜜互慰/物业保安的幸福生活        

    纵然她的脸颊已经很白,但脚更白。

    而且五根脚指头长得很有特色,白白的,短短的,还有点肉肉的。

    “你这脚有点畸形”

    赵三两说道“与手指长度有点不配套”

    “多漂亮的小短脚”

    周念卿冷哼一声,道“我妈都说我身上就这双脚最好看”

    “确实如此”

    赵三两点头赞同,道“像十五六岁小姑娘的脚,显得很年轻”

    “你要喜欢,我允许你亲一下”

    周念卿没好气道。

    “剁了煲汤应该可以”

    赵三两冷淡回道“红烧估计也还行”

    “变态啊你”

    周念卿咬了一口苹果,笑骂道“好好给老娘剪,要是把老娘剪伤了,老娘饶不了你”

    等剪完,周念卿趁赵三两没注意,翘起脚直接踩了一下赵三两的脸颊。

    这一下顿时将赵三两惹毛了,伸手就要回击。

    “肩膀不能拍,会流产的”

    在赵三两手掌即将打在自己身上时,周念卿连忙躲开,道“真不能打肩膀,不信你问你妈”

    赵三两闻言,立马停下手,转头看向三婶。

    “嗯”

    正在为謩謩剥葡萄皮的三婶,赶紧点点头。

    “那什么地方能打?”

    赵三两追问道。

    “什么地方都不能打”

    三婶直接回道“道“别瞎闹,念卿正值怀孕期”

    听完老妈的话,赵三两无奈放下手,好像他每次打算对周念卿动手,最后都是草草了之,没有一次成功的。

    有时,赵三两莫名感觉到周念卿这女人仿佛和他八字不合。

    没怀孕前,克他。

    怀孕后,更克他。

    从果盘里捏了两颗葡萄扔进嘴里,赵三两回到房间,还没来得及躺到床上,周念卿就跟了进来。

    “回你自己房间”

    赵三两转身堵在周念卿面前,道。

    “就不”

    周念卿撅着红润的嘴唇,道“我浑身酸疼,你帮我按摩一会”

    赵三两也不说话,眼神紧紧逼视着周念卿。

    周念卿也不退让,就站在次卧床边与他对视,清泠的眼眸瞪的大大,仿佛试图在气势压倒赵三两。

    一分钟不到,赵三两就败下阵来,他知道周念卿所谓何事,连忙道“我这两天前列腺犯了,连尿尿都分岔,真不能同房,你就放过我行不行!?何况你现在又怀着身孕,安胎要紧”

    “呵呵”

    周念卿发出两声冷笑,道。

    “你别强人所难,我身体真有问题”

    “呵呵”

    周念卿也不说话,仅又回以冷笑。

    “算了,我实话告诉你”

    赵三两深吸了口气,一脸伤感道“我可能得了前列腺癌,肾功能已经基本已经丧失,估计再过一段时间连上厕所都有问题,可能还要去医院插小便条”

    “呵呵”

    又是冷笑。

    赵三两干脆不说话了。

    直接绕开周念卿躺回床上,然后捧着一本书慢慢翻阅起来。

    周念卿一个健步走到床头,翻手将书捂在赵三两的脸上,气道“你不是得了前列腺,而是得了排斥我的毛病”

    “你明白就好”

    赵三两掀开书籍,也不生气,淡淡回道。

    “既然你讨厌我,那明天早上带我去做人流”

    放下女人的矜持,还是被接二连三的拒绝,周念卿也有点恼了,道“然后我们一拍两散,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你舍得肚里孩子吗?”

    赵三两抬头问道。

    “你舍得我就舍得,反正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孩子”

    “别闹了行不行?”

    赵三两哭笑不得,道“结婚生孩子属于天经地义,但真没必要去感受生孩子的过程,那是一种没有丝毫意义的事情,而且你扣心自问,你真的喜欢我吗?”

    “喜欢”

    周念卿不假思索回道。

    “你不是喜欢,而是妥协”

    赵三两认真道“因为前夫死了,自己又怀孕了,所以没了选择,才迫使你不得不用这种方式将现有的生活维持下去,算了,这样吧!在不影响胎儿的情况下,我允许你想前夫,怎么想都可以,甚至你在阳台上烧点纸和前夫沟通几句,我也当没看到”

    “你就这么对我的吗?”

    周念卿望着赵三两,神情刹那间有些低落,道“我现在都不提他了,为什么你要提及?我知道自己以前做的事,有点对不起你,可我已经做出改变了,也开始正视我们这段婚姻,你就不能放下芥蒂呢!?好好与我过日子吗?”

    “我们现在就是好好过日子啊!”

    赵三两无奈道“可过日子也不一定非要脱裤子吧!?大家保持纯洁一点不好吗?”

    “不好”

    “……”

    活在这世上的人,有一部分晕血,也有晕针,有些胆小的害怕一个人走夜路。

    赵三两没有这些症状。

    但他现在害怕与周念卿独处一个房间,出现了罕见的晕床症状,这种病估计叫恐床,短暂迟疑一会,赵三两无奈问道“你就这么想吗?”

    “我是一个女人”

    周念卿脸颊微微有些不自然,偏过脑袋仿佛不敢与赵三两对视,她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换了一种相对委婉的方式说出来。

    “看得出来”

    赵三两愣愣回道。

    然后注意到周念卿神色,赵三两也是服了。

    晚上那点耗时耗力的破事,还真让周念卿惦记,连怀孕都不管了,于是赵三两打开手机搜索一下,将找到的答案指给周念卿,道“看到没有,孕早期和孕晚期不能同房,所以你还是乖乖会房睡吧!”

    周念卿也不说话,在赵三两惊异注视下,接过他的手机,在搜索栏中打上怀孕三个半月可以同房吗?

    然后跳出一位副主任医师的回答。

    “怀孕三个半月是十四周左右,此刻已经从孕中期进入孕中期,胎儿已经成型,处于胎儿生长发育比较迅速的时间段,这时女性的身体比较稳定,从理论角度讲这个时间段是可以同房的”

    周念卿抿着嘴唇,纤长手指指着跳出来的答案。

    意图很明确。

    做法很理智。

    “这医生肯定是冒牌货,别相信他,你现在正值怀孕的关键时期,我们作为父母绝不能拿孩子的健康冒险”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