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叫我下不了床\她双脚颤抖 哭着

 下方,怪石嶙峋,冲天而起。    龟裂的地表凹凸不平,深不见底的地缝随处可见,伴随着轰鸣震动,一簇簇水花喷发…

 下方,怪石嶙峋,冲天而起。

    龟裂的地表凹凸不平,深不见底的地缝随处可见,伴随着轰鸣震动,一簇簇水花喷发而起,化作暴雨洗礼大片区域。   黑人叫我下不了床\她双脚颤抖 哭着        

    黑色飞船在半空定格数秒,找准一个方向缓缓移动,最终停靠在一处相对平整的地面上。

    飞船的正前方,破败的宫殿风化不成形状,通过半壁残垣隐约可见昔日辉煌壮阔,这是一处被遗忘多年的文明。

    一群氪星人鱼贯而入。

    宫殿遗迹深处,与外界的残破不堪截然相反,这里保存的十分完好,出了些许灰尘,漫长的时光在这里仿佛静止,成了莫拉格星特有物种的巢穴。

    这种生物外形酷似缩小版的恐龙,只有老鼠的体积大小,就是电影里,被沙雕星爵当成话筒的生物。

    尽头处,巨大石门紧紧关闭,复杂的镂空图形雕刻在石门和两侧墙壁上,在缝隙之中,一丝丝能量闪电游走,间或闪现危险的红色光芒。

    莫拉格星不知荒废了多少年,遗迹的能量阵居然还能持续运转,当真匪夷所思。

    一路上,氪星人遇到了不少陷阱,但是就算是能够把人气化的百万度热能光线和腐蚀,对氪星人来说也就是打个滚的事情,爬起来就没事了。

    将军带着一行士兵停在门口,他看着镌刻复杂纹路的钥匙孔,微微偏了偏头,一拳打了上去。

    没有钥匙怎么办?没事,直接开个门!

    咚!

    厚重的墙壁豆腐般被击碎,紧闭的石门轰然倒塌。

    石室内,宇宙灵球悬浮在原著平台上,数道高密度光幕将其笼罩,与外界彻底隔离。

    “高强度的激光……”

    将军伸出左手,从容不迫取出了宇宙灵球,猛然用力捏碎,深紫色的力量宝石赫然绽放出了强烈光芒。

    紫色代表优雅、高贵、神秘,色彩极具压迫感,虽然说佐德一直觉得力量宝石应该是红色的才符合他的审美。

    红色才是代表力量啊!

    之前帝皇佐德跟将军说过,宇宙灵球存在着秘密,然后氪星人的超级视力很BUG,让将军一眼就看到了宇宙灵球里面的宝石,于是他上来就把宇宙灵球给捏碎了。

    “果然有秘密。”

    将军自持钢铁之躯,抬手捏住无限宝石,将其从宇宙灵球里掰了出来。

    紫色的光芒交叉成竖线,在他手臂上蔓延向上,暴躁的能量焚尽艾德曼合金臂铠,使他的一半身躯都渲染成了紫色。

    “将军!”

    旁边的士兵大惊,还是第一次看到盔甲出现损伤。

    将军一挥手,表示无妨。

    然后他微微皱眉,握住宝石的手臂血管灼热,奔腾的热血如同在焚烧。

    艾德曼合金盔甲居然被气化掉了,要知道氪星人穿着这盔甲战斗可是坚不可摧。

    “好强大的力量,这宇宙灵球看来就是这颗宝石的容器了……”

    将军将力量宝石又镶嵌回宇宙灵球之中,虽然坏了一半,不过也可以继续容纳。

    “摧毁这里的痕迹,然后带着宇宙灵球回去。”

    将军下达了命令。

    “是!”

    氪星人士兵们立刻全部双眼都亮起了红光。

    没有头盔也是因为不想阻碍他们使用热视力和冰冻呼吸,个别的氪星人则是反过来,是冰冻视线和热能呼吸,还有剧毒呼吸之类的氪星人。

    一群氪星人肆虐过后,莫拉格星就彻底什么都不剩下了,然后氪星人们打道回府。

    另一边,帝皇佐德正在用他那无上的力量关注着每一个为帝国而战的氪星人,比如说正在跟海拉战斗的氪星人。

    此时的海拉,头上戴着尖刺头盔,手持雷神之锤妙尔尼尔,这倒不奇怪,毕竟海拉是妙尔尼尔的真正主人,托尔只不过是继承者。

    “氪星人!”

    海拉挥舞着妙尔尼尔,以帝皇佐德非常难以接受的表情中,一锤砸在了氪星人格挡的手臂上。

    “咚!”

    “轰隆隆!”

    轰————

    两股强大的力量正面相撞,短暂静止而后轰然爆发,狂躁的能量相互碾压排斥,疯狂向着周边宣泄。

    地表被能量乱流撕扯,仿佛利刃来回切割,顷刻间分崩离析。

    透明的闪电在拳尖绽放,空间遭遇重力挤压,反噬出更为恐怖的力量。乱石飞舞,以两人为圆心,向着四面八方弹射而出。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