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读书笔记

蝶恋花(第一章 第一节)

  第一章:魂牵梦绕(第一节)    五彩缤纷的牡丹园里,花香浓郁,彩蝶翻飞。    一只团扇大的玉色蝴蝶站在一朵又大又红的牡丹花上,迎风舞动着双翼,用它特有的…

  第一章:魂牵梦绕(第一节)    五彩缤纷的牡丹园里,花香浓郁,彩蝶翻飞。    一只团扇大的玉色蝴蝶站在一朵又大又红的牡丹花上,迎风舞动着双翼,用它特有的语言和特有的交流方式在跟牡丹花窃窃私语,这是两个灵魂与灵魂的精彩对话并来自天籁之音,只听牡丹花在说:“情是生命的灵魂,真是人间的美好,善是做人者必须,诚是守信者原则。在短暂的生命中,唯为有真诚和美德才能万古流芳!”    唐可凡被眼前神话般美景惊呆了,决定记录下这个美好的瞬间,他拿起自己心爱的尼康D90照相机,正要拍照时,那只团扇大的玉色蝴蝶不见了,竟然变成了自己。那朵又大又红的牡丹花,却变成了一个雍容华贵、楚楚动人、亭亭玉立、美丽纯情的姑娘……    姑娘看上去二十五六岁,身穿一件白色连衣裙,肩后披着一头瀑布似的黑发,那张白里透红的瓜子脸看上去古朴典雅,那双藏在弯弯柳叶眉下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透着智慧和灵气。唐可凡觉着这姑娘非常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她,他努力地回忆着,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正在疑惑不解时,只见那姑娘迈着轻盈的脚步,仿佛是位腾云驾雾的仙女,轻轻地落在他身边,嘴角上挂着温存的微笑,用甜美的嗓音柔声细语地叫了声:“可凡!”    唐可凡微笑着迎上前去……    “可凡,该起床了!”    门外唐可凡母亲刘彩烟的喊声让唐可凡从睡梦中返回现实。他埋怨母亲惊扰了美梦,心里十分不悦,喃喃地说:“知道了。”    “快点儿,我和你爸都在等你吃饭呢!”    唐可凡显得有些不耐烦:“好了,知道了。”    唐可凡本想继续他的“美梦”,可老妈这一声喊叫,早把他梦中的那位仙女驱赶得无影无踪,只好便慢慢腾腾地起床,闷闷不乐地来到洗漱间,看见了母亲早已为他准备好的漱口杯和牙膏时,禁不住微笑着摇了摇头。    唐可凡的父亲、59岁的唐家辉,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早年学习中国书画,后专攻古玩收藏与古玩鉴赏的研究,90年代在北京多家拍卖行,担任古玩艺术品的鉴定工作,并先后在北京市劳动局和天津师范大学任古玩培训专职教员,发表过各类评论文章上千篇,出版著作有《清代瓷器》等书籍,是国内享有很高名望的一级古玩鉴定师,对陶瓷、文房四宝、竹木牙雕等的品种分类具有很高的鉴定能力。他的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对古玩进行研究、考证、鉴别,用行话说就是“掌眼”,还经常跑旧货市场“捡漏”,用他的话说:只有在不断了解国内外市场行情的基础上,才能在估价时心中有数。所以,在家务事方面,他很少过问。    58岁的母亲刘彩烟原是北京朝阳区劲松街道幼儿园园长,现已退休在家。因唐可凡是唐家三代独苗,故母亲刘彩烟把他视为掌上明珠,唐可凡从小到大一直是由保姆照顾。前不久保姆因家里有事回乡下了,于是母亲刘彩烟便主动承担了保姆的工作。大概是职业影响的缘故吧,刘彩烟总是把35岁的唐可凡当作不懂事的孩子来照顾,无微不至。每天早上,她都会将唐可凡需要的漱口水、牙膏一一准备好,也总是事先把牙膏挤出来放在牙刷上。为这事儿,唐可凡不知说过母亲多少次,可母亲依然“痴心不改”,还振振有词、满脸严肃地说:“在母亲眼里,你永远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唐可凡望着母亲那张认真的脸,只好无奈地挠着头,仰天长叹地做出丑状:“郁闷,真是太郁闷了。在伟大的母亲面前,我唐可凡永远都是个孩子!”    刘彩烟看见儿子的怪样儿很开心,就像熟透了的石榴。    唐可凡洗漱完毕后,走下用红地毯铺就的弧形转梯,来到餐桌前与父母就餐。刚端起饭碗,那位梦中的仙女便在眼前立现。    此时,刘彩烟拿起放在餐桌上的照片,递给唐可凡说:“这女孩儿挺不错的,今天抽空儿见个面儿吧。”    正在“走私”的唐可凡无可耐合地从母亲手里接过照片,漫不经心地瞟了一下回答说:“对不起了母亲大人,一会儿我还得上班,还是等周末再说吧。”    让刘彩烟没有想到的是,儿子今天答应得这么痛快,于是便笑着提醒说:“傻儿子,今天是周六!”    唐可凡知道自己又开了一张空头支票,于是应变说:“是吗?您瞧我都忙糊涂了。可是母亲大人,今天真的不行,我得去看一个朋友,要很晚才能回来。”    “什么朋友非要今天去见啊,就不能推辞一下啊?”    “不行,这是早就说好了的。”    刘彩烟不高兴地:“好吧,既然你今天有事,那就明天好了。”    “明天?!”    “对啊,明天你总不该还有事吧?”    唐可凡正愁找不到理由,于是便顺口说:“还真让您给说着了,明天单位真的有事。”    他故作烦恼地瞥了一眼母亲,使出他的惯用伎俩,洋装无奈地说:“工作加应酬,儿子真的是身不由己哦!”    知儿者莫过父母的刘彩烟早就识破儿子的鬼把戏,她非常生气但又无奈地说:“我就知道,每次只要说让你去见对象,你们单位肯定有事儿。可凡,我看你是成心跟老妈过不去对不对?”    唐可凡用脚轻轻地踢了一下坐在桌前只顾吃饭的父亲唐家辉,皮笑肉不笑地对母亲说:“哪儿能呢,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与您老人家过不去啊!”    刘彩烟生气地说“你也太不懂事了吧,怎么一提相亲你就溜号儿呢?再说,我都答应人家了,这算怎么回事吗?!”    唐家辉会意地看了一眼儿子:“就是啊,你也太不懂事了吧?你老妈可全都是为了你啊!哦,对了可凡,我早上遛弯儿的时候看见了你们办公室的于秘书,她让我告诉你明天九点前务必赶到单位。什么事这么急啊?搞得周末也不能休息啊?!”    唐可凡终于找到了再充足不过的理由,打心底里感谢父亲。唐可凡不会忘记,每次为了逃避母亲的相亲安排,被母亲逼到“绝境”时,只要向父亲发出“求救”信号,那个平时一声不响的父亲,总能让自己“转危为安”。想到这里,唐可凡故意装作苦不堪言的样子对母亲说:“咳!实在是没有办法。您是知道的,日本人办事认真在世界都是出了名的。对了,我差点忘记告诉你们了,日本人看中了我们天翼厂生产的中国瓷器景泰蓝,有可能独家代理我们的产品,明天正式洽谈。”    唐家辉兴奋地说:“好事儿啊儿子!这是我们中国陶瓷界的骄傲!你放心好了,你妈她可是个明白人,她会帮你处理好的。不过,你的年龄确实不小了,找对象的事,确实得抓紧点儿。”    唐可凡立即表态:“请老爸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其实,唐可凡说的是真话,日本人的确看中了天翼厂生产的中国瓷器景泰蓝,并很有可能独家代理,只是唐可凡将洽谈时间提前了些。    刘彩烟看见他们父子兴奋的样子,无奈地说:“既然这样,相亲的事就只好等以后再说了。”    唐家辉提醒唐可凡说:“傻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吃饭?”    唐可凡立即端起饭碗:“就是吗,赶紧吃饭吧,我还有事呢。”于是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刘彩烟却没有一点儿胃口,她拿起饭碗看了看又放下了,顺手拿起照片,自言自语地说:“瞧这姑娘长得多漂亮,眉清目秀,一看就是个惹人喜欢的好姑娘。听说还是个研究生,刚从国外回来,家庭条件相当不错,人也蛮好的,又懂事又孝顺,真是打着灯笼没处找。要是能娶这样的姑娘做媳妇,那才是我们唐家的福气啊!……”    唐家父子早就听惯了女主人的唠叨,旁若无人地吃着,至于刘彩烟都说了些什么,他们根本听不到。即使听到了,也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冒。    刘彩烟看见两父子谁都不接自己的话茬儿,觉得很无聊,便停止了唠叨,拿起饭碗,心事重重地吃着……    唐可凡胡乱地填饱肚子,站起来边走边对母亲说:“老爸,老妈,我上班去了。”    刘彩烟还是放心不下儿子的婚事,想再跟儿子唠叨几句,刚要开口,只见儿子像逃犯般遛出了房门。    儿子走了,刘彩烟只好把怨气撒在丈夫唐家辉身上:“你这个当爸爸的是不是太省心了,怎么对儿子的婚事一点都不着急?!”    唐家辉放下碗筷,慢条斯理地说:“我说老婆大人呀!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儿子不积极,我们有什么办法?”    “你说我能不急吗?别人都抱孙子了,我们家可凡却连对象还没个着落。都35岁的人了,一提见女朋友就遛号儿,你说这算怎么回事吗?”    说到这里,刘彩烟突然意识到什么,她担心地问唐家辉:“可凡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可对自己的婚事从不积极,说说看,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唐家辉生气地:“你的脑子才有问题呢,简直是乱弹琴!”    ……    老两口不止一次地为儿子的婚事争议着、揣莫着,最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究竟儿子心里怎么想的,老两口谁也搞不清楚。    其实,唐可凡心里也非常苦恼。因为,他一直被梦中的那个女孩儿困扰着,像疾病一样无法摆脱。每当夜幕降临,梦中的那个女孩儿便幽灵般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修长而性感的身材、乌黑闪亮的披肩秀发、清秀而俊俏的脸庞、深邃明亮的眼睛、令人陶醉的甜蜜微笑……这一切一切,都深深地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让他无法接受任何一个女孩儿,唯一的办法就是在眠眠中等待她的出现。    此刻,“逃出家门”的唐可凡开着车漫无目的地行使着。当他看见“牡丹园”三个醒目的大字后,立刻想起昨晚的梦境,于是将手里的方向盘一转,汽车载着他的梦境和思绪,向牡丹园缓缓地驶去。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