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爱情的句子

帕隆江畔的石头记

  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看多了不同地方的不同石头,也可以借来一用:一方水土也养育了一方的石头,不说地质构成,只说风物。  曾经在四川的古尔沟,雪山融水的河边,…

  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看多了不同地方的不同石头,也可以借来一用:一方水土也养育了一方的石头,不说地质构成,只说风物。  曾经在四川的古尔沟,雪山融水的河边,遇见一块一半埋入河床的石头,黑色的石面上凸起白色的石纹,石纹好像五线谱里的音符也像藏文里的六字真言。露出水面的石体除了黑白再无其它杂色,我当时贪心地想把它搬回家,无奈路远石重。我拍了照片给镇子里旅馆的老板娘看,建议她搬到旅馆的大厅当陈设。  此行林芝,途中住卡巴村的仁青客栈,恰在帕隆江畔。放下行李,直奔江边。江水奔涌翠绿如玉,江岸两侧巨石密布,好像是霍比特人里的巨石人搏斗过后的战场。现在是初春时节,水流还不算大,可以想象在夏季水声如吼的宏伟气势!这些石头形状各异,色彩丰富,手摸上去细腻光滑。  在一堆黑色、褐色、麻色的石头阵里,一块雪白的方形石头格外突出,石面平坦,可以躺在上面发会儿呆;另一块巨石的纹理就是一副画的色彩,而且可以形象地诠释一句歌词: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还有一块圆形大石头,石头表面均匀覆盖了一层仿佛手工透雕的花纹,花纹的材质好像贝壳类的沉积,泛着绿色的光泽。人的想象似乎远远追不上天地造物的神奇!  在巨石阵里的小石头也形态各异,躺在白色的细沙中,好像幼儿园小朋友随手丢下的玩具、拼图积木,除了风、雨和江水,似乎从来没有人打扰过它们,大家谁也不忍心踏脚上去。被江水冲的光滑的枯树枝卡在石头缝里,已经化去腐朽,成了天然的漂木,它们该是做艺术品的上乘材料。  第二天清早,在江畔的晨光里,随手拍了一张照片:垂下的黑色桃枝,稀疏的粉白花瓣做了前景,远景的雪山成像后变成了奇妙的靛蓝色,清新雅致。我喜欢这张照片,并做了我微信公号的封面。  我觉得这是帕隆江送的一份可遇不可求的礼物。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