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读书笔记

保姆自传:一个保姆的心路历程(卷五 狭隘的自我 第一章 走进作家的家)

  春日的一个上午,叶春独自走在东城区的一条胡同里。就象以前去画家家里当保姆一样,她带着一种崇敬和虔诚。因为,她即将去服务的对象,是大名鼎鼎的著名作家周默诚。 …

  春日的一个上午,叶春独自走在东城区的一条胡同里。就象以前去画家家里当保姆一样,她带着一种崇敬和虔诚。因为,她即将去服务的对象,是大名鼎鼎的著名作家周默诚。    这次来到北京,叶春没有直接去劳务市场找工作,而是去三八劳务服务公司。叶春向负责人说明,想去知识分子家庭工作。当即,服务公司的负责人就给用户打电话联系。当那位负责人放下电话,告诉叶春她将去的服务对象是著名作家周默诚家时,叶春觉得这个名字似曾相识,可又一时想不起在哪篇课文里读过他的文章。叶春从服务公司负责人的手里接过写着地址的纸条,道了谢后,走出了服务公司。    叶春走进胡同深处,看到一所院落的门楣上,红色的铁皮门牌上的门牌号和她手中纸条上的地址相符。院门是敞开的,叶春径直走了进去。    院里静悄悄的。院内空地狭小,是青砖地面。北面一排房屋地基高,有木柱走廊,东西两侧则是几间不规则的低矮的平房。院内的晾衣绳上,几件晾晒的衣服,沐浴着春日绵软的阳光。    叶春正犹豫着不知敲哪扇门,正在这时,西屋的门帘掀起,走出一位矮胖的中年妇女,她朝门外的垃圾筐里扔垃圾。叶春忙上前问:“阿姨,请问哪是周默诚的家?”中年妇女带着厌恶的表情,瞟了叶春一眼,然后,她向北屋一努嘴,就转身进屋去了。叶春心里纳闷,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友善!    叶春迈上北屋的台阶,轻轻地敲了几下门。开门的是周默诚的妻子胡亚丽。胡亚丽六十岁左右的样子,身着黑色的毛衣。她中等身高,体态匀称,皮肤白皙。她的眼睛不大,鼻子高挺而纤巧,头上烫着波浪发。她面带和蔼的微笑,打开门。叶春报了自己的姓名,胡亚丽微笑着,让叶春和她一起坐在一个长沙发上。    叶春坐下后,环视了一下周家的客厅。房间不大,也就是十几个平米。客厅跟左右的房间是相通的。在叶春坐下的沙发背后,靠墙立着一个书架,遮挡了一面墙。屋北侧的柜子上,有一台电视机。在叶春的对面,墙侧是一个小茶几和两个单人沙发。在沙发上方的灰暗的墙壁上,挂着一个相框,框里是一幅周总理的照片。这张周总理的照片,和韩教授书房里的书架玻璃门上挂着的周总理的照片,是同一张照片。照片上的背景很暗,唯有总理的侧面身体相对明亮些。总理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手搭在沙发扶手上,侧脸看着什么遥远的地方。总理的面容憔悴而苍老,让人看了揪心!    当胡亚丽向叶春介绍工作内容时,叶春时而面对着胡亚丽,时而又注视着总理的照片。从小到大,叶春家的堂屋上方的墙壁上,每年贴的年画都是领袖画像。那时候,对领袖的崇拜的感情,是大众化的,普遍化的,贴领袖画像成了习俗和潮流。而眼前的周总理的照片,却触动了个人对领袖很私人化的心里感情。领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神,他是伟大而又普通的老人!    对胡亚丽交待的工作和提出的要求,叶春不住地点头。胡亚丽说:“有的小姑娘是慕名而来,做不了多长时间,我刚把她教会了,她又要走了。我们需要的是保姆,而不是需要一个学生来学习的。这个我提前说清楚。你们这个年龄总是爱幻想的。”叶春淡然一笑,说:“这个我知道。”叶春没有提出任何条件,没有提休息日的事。晚上睡觉,叶春没有单人房间,只能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工作每月四十元,也是胡亚丽提出来的,叶春都一一点头同意。    谈完工作,叶春准备告辞,她要去李雪那里取行李,再过来工作。走之前,她顺便问了一句,为什么西屋的中年妇女态度那么不好。胡亚丽笑了,她的笑容里充满了优越感的宽容,她笑着说:“他们过去是造反派,我们是黑帮。”叶春恍然,原来历史上的阶级仇恨,并没有散尽,它的残迹仍飘荡在这个小院里。难怪!叶春有些可怜起昔日的造反派,他们曾经在历史的时空舞台上,曾轰轰烈烈地革命过,如今悄无声息地退缩到历史的角落,目睹着昔日垂头丧气的黑帮,今日扬眉吐气,趾高气扬,天天日日从眼前走来走去,他们的心理长年处于愤恨的状态,而又无处宣泄,那该是多么痛苦啊!    走出小院,叶春心里想着胡亚丽给她的印象,胡亚丽总是一副和蔼的笑脸,叶春感觉她挺亲切的!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