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色的泪(第二章)

  (2)城市作战  (内容简介:二妮遇到了那个叫明远的男孩。原来他还是一个在校大学生。他们有了简短的交往和拥抱后,二妮决定离开他。因为他不是自己的菜。随后,二…

  (2)城市作战

  (内容简介:二妮遇到了那个叫明远的男孩。原来他还是一个在校大学生。他们有了简短的交往和拥抱后,二妮决定离开他。因为他不是自己的菜。随后,二妮决定学会城里人的玩意——旱冰。她觉得只有自己这样,才可以慢慢地融入,慢慢的接触到城市真实的爱情故事。然后,她遇到了一个帅气的青年,刘流。她以为人家会爱上自己。事实上,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第二次遇到那个男孩子的时候,他坐在公园旁看书。而二妮正一个人散步。于是,他很自然的喊了一句:“二妮。”

  二妮很欢实的答应了。她的脸不红了。她是知道自己漂亮的。上天赐予的美貌,应当得到城里人爱的雨滴。二妮像一个老熟人一样,坐在了他的身边说:“大学生,还看书啊。累不?”

  男孩子就放下书,痴痴地看她。二妮一双眼睛也对视过去,她的眼睛里有个人影在笑。

  男孩子一时有点慌乱。也许,还没有哪个女孩敢如此热烈的看他。他四处瞅瞅,没人。胆子大了起来。他觉得机会来了,不能白白的让它溜走。就慢慢的将身子倾斜过去,说:“你的脸上有个苍蝇。我给弄下来。”然后,搂住了二妮的头。

  二妮迎接着他的目光碰了上去,他们开始接吻了。

  二妮感觉对方的舌头里,有股薄荷的清香,自己就有点陶醉。开始的时候,人家试探着自己,后来,她却又一次次的纠缠了。她感觉像是鱼儿穿过了水草,风儿掠上了树梢。

  她要谈一场恋爱。要像一个学生一样复习功课,把恋爱当做人生必修课,而且还要学精。当二妮把自己的心事告诉给姐姐时,姐姐淡淡地说:“该来的,总会来。不该是你的,你也强求不得。”

  二妮听得似是而非。她抬起头看着姐姐,觉得她说话好深奥。以前的她,不是这样。

  这个叫明远的男孩,25岁,大三学生。家住四里房小区的100平里。河南人。才从外地搬来的。二妮知道这些后,也就有点看不起这个男孩了。她想快点的结束这场恋爱。

  她的梦想是嫁给一个真正的城里人,有城市的户口,还要有大把的钱花。姐姐和姐夫那样的劳作,想赚钱做一个城里人,太难了。这样的持久战,对于二妮来来说,是可笑的。城里有大把的机会,自己为何不去抓呢?

  明远也渐渐地发现二妮在疏远他,在躲自己。他每次去,二妮都在忙。不是在磨豆浆,就是两手抓了大把的黄豆在数。他一走,二妮也就松手了。

  她的姐夫树声说:“二妮,你咋学坏了呢?你两个,要么,干脆些,一刀两断,别婆婆妈妈的。那个男孩对你是不错的。我们都看的出来。”

  二妮吃吃的笑,说:“姐夫,这些我都知道。不用你教的。你没看到他只是一个毛孩子嘛。”

  南城门外有个溜冰场,聚了好多的社会混混。二妮没事干的时候,就去那里。在最敞亮的地方,寻找最纯洁的爱。这句话,她好像听一个商孩的丑男人说过。

  这个地方,是少年的天堂,也是中老年回忆往事的地方。

  一些冰鞋,不停地擦破她的耳朵。在嬉闹声里,二妮戴着耳机,一边摇头晃脑的哼着。她的穿戴,越来越城市化。紧身裤,蝙蝠衫,大墨镜。嘴唇涂了粉红色的唇彩。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知道梦很绚烂,可能在开花,而自己只是披了一张狼皮。

  二妮看着溜冰特劲爆,个个身姿如滑翔的伞。她就去租了冰鞋,也想尽快地学会溜冰,这样的话,就可以展示自己曼妙的身姿了。试着走了几次,摔得鼻青脸肿的。她索性脱了冰鞋,骂了句:“笨狼!”然后,给自己心里一个数,数到100,还没人来和自己说话的话,就离开。

  她嘴里咕哝着,数到了82时,一帮年轻人围在了她的身边。

  “嗨。美女。怎么一个人玩呢?”

  一个黄头发的,肤色很白的,长得像明星张翰的青年对着二妮打招呼。

  二妮抬起头来,和他直视,“谁呀,你们?我认识你们吗?”

  那个青年慢慢地蹲下身子,伸出了一双手。仿佛二妮是一只兔子,伸手可捉。而这只兔子一下子看出对方的企图了。二妮的脸上突然有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认识一下,我叫刘流。”

  二妮慌里慌张的打了一下对方的手,就像鸟儿啄到了木板上,赶紧收回。

  刘流捡起她的旱冰鞋,然后给二妮穿上。

  “我来教你吧。美女。你有资格学会它的。”

  刘流的声音有种无法抗拒的魔力。她也很受这样的恭维。刘流不管二妮的意见,就拉起了她。她在刘流的带动下,起初是缓缓地,一步一个脚印走,慢慢的胆子大了起来,身子飞了起来。反正,前后都有一个温暖的身子保护她呢。不到一个小时,她就可以单独行动了。

  一旦学会,二妮觉得自己在舞蹈,天地是巨大的舞台。她的光芒,一定照耀到了每一个角落。她不想停下来,想要把自己的每一处优点毫无保留的展示给观众。

  刘流的这次行动,让二妮一下子有了自信心。她觉得自己适合城市作战的。没有啥敌人,可以阻止她攻城略地的脚步。她不由自主地记起了那个帅气的面孔。也许,刘流是她的一个过客,也许,是她的终身。管它呢,她先享受再说。

  二妮认识了刘流后,日日就盼着他来和自己约会。

  在野山凤镇的时候,她是没有如此大胆的。在那个封闭的地方,人们的交谈,也要受到思想观念的约束。这,也许是来到了城市的缘故。在多变的社会环境下,学会适应,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

  然而,刘流你并没有来找她。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二妮的梦想落了空。她就大声地骂城里人。虚伪的城里人!肮脏的城里人!你如果不爱自己,为何来骚扰我的心?如果你爱我,为何不敢大胆的来表白?

  二妮天天去溜冰场。一天,两天,一个月,三个月。再也没见到刘流的影子。看来,人家把她彻底的忘记了。又或者,只是二妮的一个美梦的结束。她伤心极了。二妮捡来了鸡蛋大的几个石头,每一个上面都画了刘流的像,然后,恨恨地踢远。踢一个,就骂一句:“滚远!”有一个石头,终于让她疼的龇牙咧嘴开来。她的泪落了下来。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57240.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