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灵鸡汤

有你的现在(第一章)

  热气蒸腾的八月,宁愿在空调屋刷微博也不愿挪开脚步出门。  阳光很是毒辣,在杭州哪怕是下午在阳光的直视下也能把人的肌肤灼伤。  此刻在一条河边的大石上,坐着个…

  热气蒸腾的八月,宁愿在空调屋刷微博也不愿挪开脚步出门。

  阳光很是毒辣,在杭州哪怕是下午在阳光的直视下也能把人的肌肤灼伤。

  此刻在一条河边的大石上,坐着个美人,肌肤嫩得吹弹可破,但她似乎不怕这毒辣的阳光把她的脸蛋“画”伤,如果有远观的人的话,能看到这美人儿很是惬意,他的双腿懒散的伸直,双手撑在身后,任由微风拂面,把她刚剪的短发吹起在耳后舞蹈着,她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时光。

  阎微微外表下永远不会给人留下凌乱的一面,这些要出现也是除非在自己闺蜜或者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才会出现。

  此刻阎微微的内心就像有人在拧捶打般,只要她自己清楚,本打算这个暑假好好的出去休息度假一翻的,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出了这样的事也没心情出去了,她怕自己出去了倒会想不开,跳了大海了结算了,在这里至少还有她关心的人在,疯几天就好了。

  今天是阎微微给自己疗伤的最后期限,明天起薛亭其本人跟自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要是心情不佳的时候,阎微微都会到这里来,好像在这里能感受到父亲的存在,也许是这里太多的回忆了吧,她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河边的带咸的空气,睁开眼她就好像看到了自己跟薛亭其初次相见的场景,就是在这里,他对自己说,就是在这里看到自己第一就进入他的心,但好景不长,这段婚姻只维持了短短的五年,最终在金钱的压到下,自己连孩子的抚养权也没争取到。

  阎微微也不会委屈求全,这样也好,每个周末孩子是属于自己的,孩子现在这样跟着自己也许还会受苦,得不到最好的照顾,不然连自己的饭碗也不保的,无论怎样自己还要自食其力。

  “呵呵”阎微微轻笑,好像就是自己的自食其力害了自己,薛亭其说,他要的不是台机器,要的是个贤内助,体贴顾家的女人。

  阎微微看多了嫁豪门的列子,离婚了不是个废人,就是要从头做起,她不能把自己的后路都堵死,怎样也不会放下自己的工作来做个主妇,当初为了孩子还有母亲自己辞去一份好的工作,转而去了一间名校中学教毕业班的数学。

  刚出社会经验不足,读研究三年,刚毕业的时候孩子就出生,马不停蹄的上岗工作,经常加班加点根本就无法顾及孩子,更不说陪家人了,往往苦不堪言,实在愧对孩子,年底辞工就去教书,为的就是能有更多的时间陪家人,也算她的语气极佳,刚好有个数学老师要待产,她去顶上,三个月下来,每次测试她带的两班都远远的把别的班级甩一大截,同学的意见就是阎老师有她的教学方法,比如她可以把用口诀把整个几何函数融会贯通,非常的有效。

  下学期学校要求她多代个毕业班,好保证升学率,但阎微微拒绝了,她说:同学们有的底子太弱,要想学好那就得从高二抓起,不是高三抱抱佛脚,她就申请带高二高三各两班,每年都不负众望的,家子都想把孩子送进她教的班级,她就变成了学校的特级教师,非常的吃香,但要求非常的严格,于是就有了同学们给她起的外号为阎罗王。

  阎微微想起薛其宁就把思绪扯远了,不由的又回到了现实,想起薛其宁的家人为了想要个孙子,嫌弃自己生了个女儿,想要自己忍气吞声让那贱人把孩子生了要回来当自己的,从而自己也可以为了自己的事业不用再为被吹生孩子苦恼,要是真离了女人二婚不比男人的,也许就这辈子都是灰色的。

  阎微微当时就是嗤之以鼻,又不是自己不会生,自己何必忍气吞声,她薛其宁想去过蝴蝶生活让她去,自己做自己的孔雀。

  但他妈的还是高估了自己,心会知道痛。

  阎微微想,真的够了,不能再想了,让今天快点过去吧。

  就站起了身准备回去喝酒时间会快点,掏出手机看几点了,出来的时候自己把手机设置成飞航模式,就是怕有人打扰自己安静的时间。。

  就在她刚好站稳还面朝大海时,手机屏幕还没有开锁,有一股风一样的大力把她一起推向海里。

  阎微微口里骂道:“草泥马,是谁找死,喝口水还塞牙缝,老子只想来坐坐,还要被推下海去,要是被乐伴岚和林艺知道了肯定以为自己想不开。”

  乐伴岚和林艺都是阎微微的闺蜜三人从小一起长大。

  阎微微从小就在河边长大,游泳技术也是一流的,没几分钟就上岸了。

  主要是以前这条河没污染都是被承包出去的,后这两年被污染严重了,就被政府的收回去重新整理规划,把地势不好的地方都重新修建,还把周围的堤坝加高了。

  刚刚下去的地方可以说是这周围边上最深的地方。

  阎微微对这里的坏境相当熟悉,她经常跟父亲一起打鱼,有时陪着他下网收网的,直到她的父亲在这条河里出事,再到后来转承包到薛其宁手里,阎微微都没去河边玩过,甚至连游泳课都不会去了,因为她会想起父亲带给她的点滴就会崩溃,就逃避的不想去想起。

  她上了岸,在刚刚的大石边有阶梯,阎微微上来也没发现别的人,她还以为谁只是下去游泳的,但此时连个人影也看不见,她虽没有注意,但确定是个人把她一起撞下去了,她看到自己的手机被撞掉在刚刚的大石旁,就捡起来报了警,把手机丢下就立刻又立刻投身在河里,想到怕是旱鸭子,但自己也不能见死不救的。

  阎微微在水里不断的往水深处游去,但似乎越困难,她从没有这样在水下待这么长的时间,什么也没有看到可疑的,她在想,不会是股风把自己闪下来的吧,一会连人没找到,自己却葬身在这里就不好了,肯定会被薛其宁笑掉大牙的,他会说:看吧,当初说的多信誓旦旦的,这才转眼多久,就投身大河了。

  怕是自己的一世英名都给毁了。

  阎微微再给自己三分钟的时间,要是再找不到就上去了,就算是个人跟自己也没关系,没必要搭上自己的小命,自己这条小命还要留着照顾家里的老娘呢,不然没人给她送终的。

  要是被她知道自己离婚了还挂在这条有意义的河里她可能被气得半死的,再怎样自己也得回去的。

  就在阎微微折身的时候她看到条白影倒在不远出,她游过去扶住他的腰,把他往上带着走,阎微微看到他好像没有了呼吸。

  此时阎微微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人命关天的时候,反正自己现在又变成单身狗一枚了,也没在乎那么多了。

  她就直接给他送去人工呼吸。

  要知道人在严重缺氧的边沿的时候,给他有痒呼吸的时候他会吸住不放开的,会吸到他正常呼吸才坐罢。

  那男生此时遇到可吸气,就使命的抱着阎微微不放手。

  两人不上升反倒下沉了,阎微微知道这样两人都会完蛋,她就开始反抗,想到:要死你自己死,我丢下你也要上去的。

  无奈阎微微怎样也挣脱不开的,最后好像他的口中好像发出了什么声音,阎微微回应他,他才松开些能自由活动。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阎微微才把他弄上岸,艰难的把他拖到大石板上,毛燕子看到四周,这么大阵子警察还没来,这里离最近的派出所也就十多分钟,现在折腾二十分过了还没来。

  阎微微看到他在水下待了那么长,也不知道有事没,边给他按胸部,吐了几口水,还是没见醒来,阎微微只好把刚刚丢下的手机拿过来打120。

  阎微微继续给他压胸部,她发现这斯长着一张让人妒忌的脸,手臂胸部都长满了毛发,就像钢丝球般,但是似乎脸上没多少,她此时不知道那还有心思打量,心想着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不该长毛的地方都张满了该长的地方却不长,阎微微瞬间为为自己的想法羞红了脸。

  此时阎微微听到了他的口中不断叫文倩,阎微微见四下荒无人烟,这样等着也不知道警察跟救护车什么时候才到。

  只能再进行人工呼吸了,阎微微刚刚一接触,才发现真他妈好浓的酒味,借酒装疯呢,在这来装疯卖傻的,刚刚在水下被水冲淡没注意,但没办法,此时除了这样就没别的办法了。

  当那男人有知觉了,他现在还在酒意之中,以为是她的女友回来了,现在有那么丝意识回来了,他就直接把阎微微拉在怀里亲,还说道:“文倩,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的,……不会的你舍不的,我们不闹了好不好……回家结婚好不好?”

  阎微微知道这男人没问题了,看来是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女朋又,自己且能如他的愿,差点陪了老命救起他,还想占老子便宜,门都没有。

  阎微微使命的挣扎,好不容易挣脱了,那男人也睁开带血丝的眼睛看着阎微微,“你既然救了我,就说明文倩你的心里有柴呈姿的,那为什么还要挣扎,你说过不管我死活了,现在管了就要负责到底。”

  阎微微此时有点生气,也没在意听到他说自己叫什么的,在心里骂道:你妹的负责到底,不知道此时你口中的人是在哪个男人身下承欢呢。

  阎微微说:“你看清楚我到底是谁?”

  柴呈姿歪歪斜斜的要走近阎微微,边走还边说:“我当然知道了,你是我的宝贝文倩。”

  阎微微肺都气大了,此时简直看不起这样的男人,自己前不久遇到薛其宁那狠角色,现在遇到这软蛋,简直就是鲜明的对比。

  气头上的阎微微上去就甩了他两巴掌,还边说道:“叫你妹的装疯。”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57184.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