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影岁月 下部(一百四十七)

    “君哥……!”  宋江河想说可是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于是他便直愣愣地站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对面的君哥——阿傻,他满心的不知所措。  “江河……你…

    “君哥……!”  宋江河想说可是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于是他便直愣愣地站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对面的君哥——阿傻,他满心的不知所措。  “江河……你怎么也在这里?”  一眼看见自己曾经的好兄弟那满脸充满歉意的表情,阿傻的心里那一连串的问号比谁的都多。  “小君!好孩子啊!你根叔我……对不主你呀啊!还是我来说给你吧!从头到尾是这么这么一回事……!”  当着阿傻和院子里所有人的面,立根便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的整个经过,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刚刚过来的阿傻。  “小君!等会我还要亲自再去你家里一趟,一来是把这事的全部经过,再当着你父亲的面给他说说,让他心里也好知道咱这亲戚到底是怎么散的,二来是你那钱呐!我得亲自给你送过去,并且亲手交给你爹——知道吗?君!唉……你立根叔我给人家保媒保了一辈子,可咋地也没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处哇!以后自个儿再找个更好的吧!就凭你这小伙子不管到哪儿不愁找不到好女朋友,反倒是她王燕自作自受,根本不知道别人为了她所做的那些苦心,也更不知道自个儿到底能吃几斤干饭,散了——散了更好哇,像她这种玩意儿不要也罢,不然你们即便是真的结了婚你也没法和她过啊!唉……就这样吧!小君你在这等着……今天你根叔我不会让她一家人好过喽!”  双手紧紧的抓着阿傻那双还没来得及放下自行车的手,立根诚恳地话语间不难让人很是容易的听出,他那份来自心底的亏欠。  “根叔!你这是说的那里话哩,我不怨你!为了我这事你跑前跑后的就已经操碎了心,我哪能还去埋怨你呢?如果是那样的话我雪君还是人吗?就太没人性味了!叔你别这么说我没事,亲戚散了它就散了,刚才你还说过我还年轻不愁找不着,不是吗?叔!从家里来到时候我爹还让我给你带好,因为他了解你的脾气怕你生气上火伤了身子,这事你不用上火着急我不会有事的,最初我没想今天再过来,可是在家里想了一晚上我还是来了,因为我想把一些东西亲自交给王燕,并且这中间还有件事情我不明白,我想当面通过这些东西让王燕亲自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刚才给我说的那些我相信,可是这些会不会也和你刚才说的那些能扯上关系,那就看王燕她自己说不说实话了。”  还是那个样子——阿傻说话的声音不高,但每一个字仍旧是那么清晰,让人怎么听怎么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玉树临风的帅男孩,是那么完美无缺人见人爱。  “额?你还有啥东西要当面交给王燕?那你给她吧!看看她啥反应?我再等会上屋里去!”  “哥!你把车子给我吧!我给你放在这边儿……!”  立根松开阿傻的手,把脸一转直直的面向了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声不吭的王燕,她此刻再也没啥话可说了,只是低着头双眼不断乱转的赶紧给自己想着退路。宋江河从阿傻的手里接过那辆自行车,回身和自己的车子放在了一起,而后他也转过身子不转眼睛的死死地盯着那边的王燕。  “好家伙!关键时刻到了,闭住呼吸别说话!”  “你她娘的别人谁说话了?还不就是你自个儿在这一个劲的瞎咋呼!”  “别吵吵!看看王楼这孩子干些啥?”  “唉……不怕人比人呐!你看看人家王楼这孩子多懂礼数啊!这么乱糟糟的场合人家还是那么不慌不忙不急不躁的,这才叫聪明啊!”  “哼!你刚知道哇?这可是王楼那雪千元的儿啊!十里八村谁不知道王楼姓雪的呀!这就叫老子英雄儿好汉!”  “是啊!可就是家穷——人家这位就是不愿意,人家就是稀罕那钱——钱才是人家那亲爹亲娘亲老公哩!你敢说不是?”  “是!是!是!对!对!对!哈哈哈!”  阿傻的背后那一连串不同的闲谈,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的不知不觉的从他的耳边刮过,无形中竟给阿傻鼓起了无数勇气。  “哗啦……!”  随着阿傻随手拉开书包链的同时,他接着把书包拿在双手里倒过来往地上一倒,哇!在场所有的人都傻眼了,那一封封崭新如初的信就像是树叶一样的从那书包的口里纷纷飘落下来。  每个人都看的目瞪口呆张口结舌,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低着头的王燕看见了,她赶紧下意识的把本来已经低着的头,又再次的往下低了低,并且不经意间她还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脚步,整个身子也都轻轻的往哪另一边微微转动了一下,看样子是在有意地逃避什么。  站在她这边的紫云看见了,她的脸立刻便红到了极点,不由的她也像是害羞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宋江河低头看看那飘落满地的崭新的信件,恍惚间他立刻明白了什么似的,赶紧转脸静静地望着站在自己跟前的君哥——阿傻,本来到了嘴角的话可他还是又不知为何的咽了回去。  蹲在地上双手扶着自己还在哭哭咽咽的母亲的王燕的弟弟,他拿自己的眼角偷偷瞄了一眼那一封封没有开启的信件,不由得他的眼角也偷偷湿了,他默默地转过脸双目喷火的死死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好姐姐,一句话也没有说。  王燕的母亲她蹲在地上拿手使劲的擦干自个儿脸上那昏花的眼泪,接着又伸手颤颤微微在那些崭新的信件上轻轻抚摸了一下,而后又微微转脸再看看站在自己跟前的闺女王燕儿,她的心都碎了再次忍不住的失声偷偷哭起来。  院子里从未有过的出奇,也从未有过的不算是很安静的静。  “小燕儿!你看看吧!看看这一封封都没拆开的信,都是从你大寨给我寄过去的,可是里边有你给我回的信吗?有吗?你闷心自问的问问你自己有吗?我给你写了整整一年多的信,直到我从张店最后离开的那一刻,你都给我回了多少信?你知道不?只有这一封……只有这一封是你给我写的,并且还是年底时分给我寄过去的,收到你的来信我开心当时就拆开看了!可……这些又是怎么会事?这些信件我都没拆更不用说看,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谁给我写的——紫云是谁?这每一封信上都有她的名字,我不认识可你肯定认识,不然她怎么会那么清楚的知道我的工作地址,就连我在那个车间那台机器上工作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小燕儿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能不能给我个更好的解释?”  英俊的小脸蛋一旦变得严肃了,就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浑身上下都那么酷!  “哎呦!原来这……!”  “行啦!就是你能以多嘴拉舌,你知道这是咋回事吗?就张口瞎叨叨!”  “你知道——秃光光!”  悄悄的议论声似春芽般刚刚破土,便被那个愣头青的秃子给狠狠的一句话砸没了。  听着阿傻那每一句利剑一般的话,站在那里的王燕开始怯怯的往后退步,看样子想走的似的。  “燕儿你这是干啥?听了小君的话你咋一声不吭了呢?刚才不还抓着紫云要死要活的吗?咋这会没动静了呢?想走啊?那可不行,事没能明白你就想走?没门啊!你还是老老实实站那别动,今天这事能不明白别说是小君,我立根是更没完呐!”  看出了王燕心里动向的立根,他赶紧上前走了一步,死死地拿话控制着想脱身的王燕儿。  “还是我说吧——那些信都是我写的,上面的那个紫云就是我,小君——其实我早就认识你,你还记得那一年你和你村里的那个狼子三在磨坊下车一块往家赶的情形吗?就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你,可咋地也没想到后来你竟然和这个王燕订了亲,王燕是我从小的同学,俺们两个都是一块再大寨中学毕业,按理说我不能瞎搀和你们的亲事,因为那可是损阴丧德的事啊!可到后来我又为啥给你写了并且还是那么多,那地址有是从哪里来的,这你问王燕她自个儿,她比谁都清楚,你给她写的那第一封来信,她收到的时候正好让我在她家里碰上,她把你给她的信就那么的随手往桌子上一扔,自己连看看都不看一眼,更不用说亲手拆开了。我问她你对相给你的信你为啥不打开看看,你知道她说些啥?她说:不就是一封烂信吗?里边装的又不是钱。当时我就愣了我没说话,就那么的看着她在心里猜,你们之间是不是出了些啥误会,我妈经常说我让我少搀和人家别人的事尤其是人家的婚事,想到这我转身就想走,可也就在这个时候王燕她又把我给叫住了,她说让我打开那封信替她念念,听听里边都写了些啥?我本身不想那么做可是……最终我还是应了她的不断催促,就那么的打开了你的信一字一句的念给了她,也就是从那以后,凡是你从张店给她写的来信,她不光不打开看就连上村支部那去取她都不去,还是让我给她顺便地捎过去给她,因为我家离着村支部近一点,我把你给她的信亲手交给她之后便转身走了,至于她看没看我就也不知道了,我只是看了你给她的那第一封信之后真的就再也没拆开看过,因为在那个时候我就知道王燕她已经不喜欢你了,不然她就不会拿着你的信儿戏一样看也不看的在屋里随处乱扔了,那可是你对她说的每一句掏心窝子的悄悄话呀!她王燕应该高兴开心好好的珍惜才是,可是……她那么做了吗?没有!她没那么做,因为在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字儿那就是——钱!在她脸前头没有啥比钱更重要的了,钱——就是她亲爹!钱——就是她亲娘!小君!说实话自从看了你第一次给她写的那封信之后,我回到家里就偷偷的为你哭,不光这个尤其是从此往后的日子,我每次将你的信给她送过去的时候,你知道我看到了啥?我看到了在她屋里桌子底下那个垃圾桶,那里边那一封封连拆都没拆的信,就那么让她给随手当垃圾地给扔了,甚至于我当面把信交给她她伸手接过来的时候,顺手也就接着扔进里边去了,信——是两个人感情的见证,可她王燕呢?她就是这么干的!不信你问她!看到这些我就小心的问她,既然不愿意为啥不早点的对人家说,可她听了我的话却是一声不吭,看到她这样我就更清楚了,她的手里有你家里给她的钱——就是那些钱、她就是想方设法的为了那些钱,所以才迟迟的不肯给你说,就那么一直不声不响地拖着。看穿着一点之后,我就再也忍不住了,我不想你这么好的男孩子让这么一个女孩子给一直骗下去,所以就在拆开你给她写的那第一封信的时候,我在心里便悄悄记下了你的地址,回到家后便毫不犹豫的给你写了那封信,把她家里的事情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你,也更把我紫云那颗喜欢你的信交给了你,可没想到的是……你爱她爱的竟是那么深,你没有打开我的那每一封信,这我紫云不怨谁,怨就怨我自个儿没那个命,可话说回来她王燕呢?她不配——她更不配,因为她根本就不值得你那么去喜欢她,在她的心里你连十块钱都不值。唉!当事情发展到最后她实在是没法脱身的时候,她便找到了我,那个时候我给你写信已经是多半年以后的事了,她亲自找到我让我给她找个有钱的,好在年底让自个儿整个的摆脱你,反正我已经知道了她就是那么个人,就那样儿我就给她找个我姑姑那个村里的一个男孩子,也就是现在的宋江河,起初我根本不知道你们认识,可你还记得在那个县城饭馆里的那一幕吗?也就是再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你们原来是,以前在张店最要好的朋友,在那之后我就默默的感觉着事情有点坏,所以就在那个十字路口上王燕和江河见面说话的时候,我在心的那么希望他们谁也别看中谁,不然我自己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可事情远不是我想的那样,他们竟然意外的那么情投意合,看到这样我便再也没啥话可说了,只有尽心尽力的撮合他们,同时我也在在心里给自己侥幸的盼着,盼着王燕能够为自己已经找到了这个有钱主,而从此改变自个儿,能够好好的安下心来和人家交往,以至于结婚后好好的和人家过日子,可……我错了她王燕根本就不是那种人,我刚才说的就没错,在她的眼里再也没有比钱更重要的人和事了,所以也就是从哪个时候开始,我就暗地里想尽一切办法的想把江河的钱给要回来,可始终也没找出个办法来,一直到今天到现在……小君!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要是想狠你就恨我,想骂你就大声的骂我,我紫云绝不会有半句怨言,为啥?因为——因为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自从你和王燕换完号之后,你来过她家里一趟你应该还记得,那一天我就在她家里再次亲眼看见了你,从那次之后我就偷偷的喜欢上了你,可……你已经是王燕的男朋友了,我不能和她争,因为我和她是从小的同班同学,直到看了你的那第一封信,我知道了她心里的全部,才有了那接下来的一幕幕。小君要是能有下辈子我只嫁给你一个,因为你人好你知道心疼别人,我紫云要的就是这种男孩不是钱。可她王燕不是,你能值一百块钱的话她就敢把你买喽!而后拿着钱出去乱花,王燕儿你自个儿说你是不是那么个东西?你说……!”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长时间,总之当紫云的最后一句话刚刚落地的那一刻,院子里所有的人都惊得傻眼了,谁也不会想到简简单单的一桩婚姻,这中间竟然还藏着这么多自己不知道的曲曲折折,哗然声再次响起。  “哎呀!紫云就是好样的!”  “唉!开始要是就是她紫云和王楼就好喽!”  “谁说不是呢!可偏偏就是这个钻到钱眼儿里的王燕,唉!你说这可叫啥事儿啊?”  “好人没好命!”  “这媒人也是的,那王燕她爹说啥就是啥吗?他自个儿看中了人家王楼那小伙子,可她闺女不是啊!这不害苦了人家王楼吗?真是的!”  “哎呦呦!天哪!原来紫云还给自个儿留了这么一手呢!啧啧啧……!”  “你不懂在这瞎搀和啥?快闭上你那张臭嘴!切!”  “哼……!”  “云姐!不管咋地今天你说的这些话我都相信你,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因为我真的不想让人骗,别的不说今天我只想要回我的那份钱!”  听着紫云那或真或假的一番心里话,宋江河站在一边他显得好冷静,他的心里很难受尤其是看着眼前的君哥哥,他心里就更难受——两个人的对相竟然是同一个,同一个这么贪心爱财的女人,自己无所谓可君哥哥呢?那可是整整两年的时间啊!这两年的感情付出谁来负责?王燕她能吗?想到这儿宋江河的声音微微的好像有些颤抖。  “云儿——你喜欢小君!可不该这样啊!你给我说啊你知道不?就是你这一封封不断的给他去信,才毁了人家那么大好的机会呀!你聪明人做了傻事啊!唉!”  仔仔细细的听完紫云那一字一句的话,立根最后重重地叹了口气,他拿手指使劲的点了一下紫云的前额,满脸无奈又生气地说着。  “你……你还是干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儿啊!你毁了人家孩子……你……给我站好喽!”  说完紫云的母亲再次使劲的抡起手中的木棍,狠狠的朝着紫云的头便打了下去。  “阿姨……!”  宋江河见状伸手赶紧将那根棍子夺了过来,顺手扔在了一边。  “妈!你打吧!我喜欢王楼小君这有错吗?”  紫云的争辩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阿阿傻自己他更是惊得目瞪口呆,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看着已经哭出声的紫云,心里边好乱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  “啥?你还敢顶嘴了?伤风败俗的东西我叫你顶嘴!”  “阿姨!别打了!”  紫云的母亲伸手朝着自己女儿的脸上就打了过去,半路还是让宋江河给拦了回去。  “紫云!原来是你一直在骗俺!是你!就是你!你该死……!”  本来想偷偷退出去的王燕,在听完了紫云那一番实话之后,她整个的人便疯了,她不顾一切地转身低头看看那满地的信件,这才如梦方醒自己最信任的朋友还是骗了自己,此刻她真的哭了!后悔了!她恨!她怨!伸手朝着紫云的脸就狠狠的抓了过去,恨不得顷刻间就把紫云的脸给抓的稀巴烂。  “姐!你就别再这儿丢人现眼了,滚得屋里去!”  王燕的弟弟从地上站起身,伸手抓住姐姐的衣服狠狠的往回就拖。  “王燕!你既然和我君哥定了亲,可又和我见了面还收了我家的钱,你真不要脸!把钱还给我,不然我要你好看!”  宋江河终于爆发了。  “我的天呐!俺这是缺了哪辈子德呀?呜呜呜!“  王燕的母亲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小德你养的好闺女啊!你还觍着脸的让我亲自上人家王楼二哥那给你闺女提亲,你真不要脸!你害了人家王楼不说还拐带了毛家巷,还有我这个瞎了狗眼的老家伙,当初我咋就那么相信你屁颠屁颠地跑得王楼去给你闺女提亲啊?你一家人都缺了八辈子德了!你闺女两家的钱都要,你还不如干脆把她送到那窑子铺里头去,那个更挣钱……一家人合起伙来欺负我这个半截老头子啊?我她娘的跑前跑后的厚着个老脸为她娘的啥?就赚了你一家人的一通这个啊?啊?你害苦了人家王楼,更害苦了人家王楼孩子的大好前程啊!你缺德!你给我出来,拿着钱出来,一万……一份也不能少!不然今天我就把你家给砸个稀巴烂,你给我出来——拿钱!”  像头发了疯的狮子一样的立根,站在院子里他跳着脚的冲着王燕家的屋里,不是人话的骂着。  “一万?没有!一分也没有!有也不给他!凭啥给他王楼那么些钱?就不给!一分也不给。那些信都是紫云给他写的,是紫云害了他,俺一封也没写!要钱你管紫云要,你个老不死的!”  王燕在弟弟的拖拉下,还没走几步听见立根张口而出的那两个字——一万!当时她便急了眼,使劲挣脱开弟弟的双手,一边手指着正在破口大骂的立根,一边也狠狠地骂了回去。  “什么?王燕你说你没给我写信,那这封我已经拆开的信是谁写的?这上边怎么也有你的名字呢?就是你和紫云的最后这两封信同时到达,恰恰正好的毁了我……到现在你还在狡辩,你王燕到底是不是人?你说呀!”  阿傻再也难以忍受了,他那双箭一样的双眉紧紧的锁着,忽的投过去直扎人的心肺。  “不是!俺没写!都是紫云她自个儿写的,刚才她自个儿也都说了,你去问她!”  “王燕!你放屁!小君现在手里拿的那封信上面明明就写着你的名字,你还在这儿狡辩,你连自个儿的名儿也不认识吗?纯属放屁不认账!”  “王燕!你抵赖?这封信现在就在我手里拿着,你自己看看这上面是不是你的名字?给!”  “不是!不看!就不是!是她……!”  “姐!你就别吵了!咱家人的脸都让你丢没了!哥——你别问了!那信是我写的,是我用我姐的名给你写的,就是你手里拿的这一封,可我不是成心想害你的,这……这都怨俺姐……姐!都是为了你呀!你算个啥东西?滚!”  为了那封信争来争去,谁也没想到到最后竞争出这么一个结果来,王燕的弟弟那一番话刚刚落地,院子里简直炸开了锅。  “啊?这……我娘啊!这可是开天辟地头回听说啊!姐弟两个都喜欢上人家王楼这美男子了!哈哈!”  “哎呀!这可是啥事啊?难道王燕她弟弟也……!”  “把话说完也……也啥啊?”  “不会吧!这世道……她弟弟也喜欢人家这小伙子?那小子可也是个男的呀!他……!”  “咋地?男的就不准喜欢男的啦?谁叫王楼这孩子长这么好看来着!”  “胡说八道!不可能的事,王燕不是东西她兄弟绝对不是你们说的那样,肯定还有别的话他还没说完!”  “就是!我看也是!她兄弟长得不好看罢了,可绝对不是那种孩子!”  “那种孩子啊?哈哈哈!”  “滚!你老爷们没正经!”  “呦!这一会你快嘴啥时候也学得正经起来了?哈哈!”  胡乱的猜测和嘻嘻哈哈的说笑声,随即在人群中普遍开来。  “呃?这……你……小军!你……!”  看着站在那门口处王燕的弟弟,阿傻真的傻了眼,他做梦也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结局,他直直地看着王燕的弟弟矛盾又不解的心里,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了。  “哥!你不用用怀疑事情是这样的,当初你给俺姐些了一年多的信,可到头来俺姐却都一封也没给你回,就为这个俺妈不知骂了她多少回,因为俺妈她早就看出了她对这桩亲事的不愿意,可是俺妈她又实在不愿意这桩这么好的亲戚散了,所以就在那年的年底她才让我以着俺姐的名义,给你写了那封回信,可……可俺真的没想到竟是它毁了你那么好的机会,哥!俺一家人都对不住你、对不起你,让俺爸多赔给你钱吧!你就别恨俺姐啦!行吗?呜呜呜!”  王燕的弟弟边哭边说,等到他最后那句话说完的时候,一切也就那么让人意想不到的真相大白了!还能再说些什么?院子里周围所有的人一时间都无语了,他们都在想,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到底是谁的错!  “唉……王燕还不如她弟弟呀!”  “都是王燕的错!今天这个结果是她自个儿自找的!活该!”  “紫云也不对,她活不该从中瞎搀和呀!”  “为了自个儿紫云错了吗?像王燕这种玩意儿就真的不配给人家王楼这孩子当对相,我倒觉得紫云更合适!”  “可……刚开始的时候不是她紫云啊!”  “王燕她娘也是的既然发现自个儿的闺女不愿意了,你还硬撑着干啥?自个儿的闺女是个啥东西自个儿当老人的不知道吗?她就早该把这事给媒人说破,那以后也就出不了今天这个局面了!”  “媒人也不对!给人家保媒难道你不了解双方就那么随便的给人家保吗?就王燕这种东西,你把她介绍给人家王楼这么好的孩子,这不是闭着眼的活坑人吗?”  “唉!你没听清吗?是王燕她爹亲自托的人家立根,点名的要给自个儿闺女找王楼这小伙子,立根能说别的吗?这根还是在王燕她爹那身上——哼!”  “你说说!王楼这孩子也是,自己长得这么漂亮到哪里找不到好姑娘啊?单独对这个王燕这么动心,真是造孽呀!”  “行啦!众位就都消停消停吧!这事到现在究竟是谁对谁错不是咱旁人那么一句两句就能说清的,咱就一块盼着这两个孩子的钱快点一分不少的拿回来吧!别再瞎吵吵了啊?”  “……!”  闲谈不论他人非!  在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吵吵嚷嚷之后,院子里所有的人都平静下来了,那些嘻嘻哈哈的说笑声再也听不见了,有的只是那些不同言辞的纷纷评说。  “小燕……俺哪辈子造孽咋就生了你这么个东西呀?你……!”  伤心加气愤王燕的母亲在哭哭咽咽的对着女儿骂完了那几句话之后,竟然意外的突然蹲在地上昏厥了过去。  “妈!妈!妈……呜呜呜!姐……都是你干的好事,为啥你就不听妈的,都是为了你……妈……呜呜呜!”  “小!别哭了!快、快把你妈送到屋里去!”  “对!快!她这是昏过去了,把她送到屋里躺在炕上一会就好了!”  “唉!造孽呀!燕儿你妈这是让你给气的呀!唉!”  “别说她了快点搭把手!”  人们一块七手八脚的扶着王燕的母亲,忙忙活活的向着屋里走去了。  “小燕儿!看到了吧!这就是你闹出来的结果,开心了吧!小德你给我拿钱!”  立根的气丝毫没减,他也不管王燕的母亲到底咋样了,在人群里迈步就往屋里闯。  “啊?……妈……俺……小君!俺……俺对不起你……俺知道你……!”  看着被自个儿气的昏厥了过去的母亲,王燕站在那里终于悔悟了,她平生第一次流出眼泪。  “滚!你不配碰我哥!滚!”  王燕正要伸手去碰阿傻的手的时候,被站在一边的宋江河给一伸胳膊,恶狠狠的挡开了。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阿傻一句话也没说,平静的就像一面水。  “王燕!江河给你的两千块钱呢?我知道它肯定就在你身上,你赶快拿出来我还给江河,不然今天没完了!”  是紫云的声音。  “呜呜呜!给……紫云我恨你!”  听了紫云的话王燕哭着从自己的怀里,掏出那厚厚的两千块钱,狠狠地往紫云的脸前一扔,恨得牙根都快咬碎了。  “哼!王燕你不用这么恨我,这都是你自个儿自找的,好端端的男朋友你不要,换来今天这个结局你怨谁?我只能给你两字:活该!哼!江河——给!正好两千一分也不少,姐姐对不起你你就算是恨也罢不恨也罢,以后还希望你能再到我家里来玩,同时也希望你自个儿再找个更好的女朋友。小君是我那些不该写的信害了你一辈子的好机会,我知道你恨我可有句话我不管咋地也要对着你说:这个世上要是我紫云不配做你的女朋友,那她王燕就更不配!我喜欢你我爱你,可她王燕呢?她只爱你的钱!我知道现在即便是再说什么也已经不可能了……对不起!我真的喜欢你!希望以后会有个更好的女孩子就像我一样这样默默的爱着你,祝福着你!别再那么痴情了,不然你还会再次伤心的,我走了!呜呜呜!”  紫云把那两千块钱往宋江河的手里一赛,强忍着刀割般的心痛说完那些心里话之后,便赶紧双手紧紧地捂着脸终于哭出了声地转身跑出了王燕家的院子。  “妹子!你赶快去追,路上别出事儿!”  是立根的话。  “啊?好……唉!真是对不起呀!孩子……唉!”  听完立根的话紫云的母亲,赶快愣了一会神的对着阿傻极具亏欠的说完那几句半半拉拉的话,随后身子一转也赶快随着女儿的背影追出了院子。  “小君!江河!你们也都回去吧!这儿交给我,我还得等会才能回去,回去后给你爹说君!就说她家该咱的那钱我立根肯定得一分不少的给咱要回来,并且今天必须得给,不准往后拖!等钱一到手我马上就给你爹送过去啊!唉!立根叔对不住你呀孩子!唉!她娘昏过去了她爹还在屋里,你放心就是了!好了!我不多说了你们先走吧!啊!”  也是伤透心的立根,看上去似乎他一下老了好多,唉声叹气的话里让人听起来他的心也在隐隐作痛。  “嗯!根叔!那就谢谢你了!事到现在一切都明白了,你也就不用再上那么大的火了,那钱早天晚天的没事,我和我爹又不是不相信你,你在这儿还得需要等会的话,那我就和江河先走了。王燕!这些信你拿回去自个儿好好看看吧!还有这一封……哼!”  一切都明白了,自己再也用不着那么伤心难过了,这样的女人确实也不值得自个儿爱!可是……阿傻转眼看看院子东边的那个门口,紫云的身影早已经看不见了,他默默地低下了头,轻轻的在心里打了个唉声,这到底是为什么?他不敢再去想,赶快转身把自己手中的那封信往王燕跟前的地上一丢,转身和宋江河双双推起自己的自行车,两人一块默默地走出了那个宽大的院子。  “小君……!”  “行啦!你就别叫了燕儿!你刚才骂我我不怪你,为啥?你立根伯我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你不想想我能骗你吗?这门亲事是你爹当初亲自托的我呀啊!可你呢?哼!蹲下身子好好看看这堆信吧!有你自个儿的一封没?没有!全是紫云给小君写的,就连刚才小君丢给你的那封还是那年的年底你弟弟在你娘地嘱咐下,冒着你的名字给小君写的……唉!燕儿嫌贫爱富、害人害己到头来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啊!哼哼……小德!拿钱……!”  语重心长的话每一个字就像是针尖一样,都深深的无情的扎在了王燕已经崩溃了的心尖上。  立根对着王燕说完那些似乎是不用说的话之后,他又重新昂起头面对着屋里,大声喊着王燕她父亲的名字,而后迈大步气哼哼地朝着屋里闯去。  走的走!  散的散!  院子里所有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了王燕孤零零的一个,此刻的她真的傻了眼,慢慢的将身子蹲下去,双手颤抖地轻轻捧起那一封封崭新如初的信件,她目光呆滞地看着看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双膝扑通一跪,而后猛地抬头向天放声痛哭起来……!  太阳高高的没有风,天气很暖和,天地间远远地望去,她王燕连同她那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那么微不足道……!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57150.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