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舍

近读梁实秋先生的《雅舍》,一份清新恬淡扑面而至。我曾搬过三次家,那家自己唤作“寒舍”,虽曰“寒舍”,其实并不全寒,鲜有人叩门而已。当初住进时,只是祈求不漏雨不透…

近读梁实秋先生的《雅舍》,一份清新恬淡扑面而至。我曾搬过三次家,那家自己唤作“寒舍”,虽曰“寒舍”,其实并不全寒,鲜有人叩门而已。当初住进时,只是祈求不漏雨不透风能遮阳能避寒就可以了,可日一久,便生出感情来,恋恋不舍了。因为屋旧,自己无权无势,无财也无能,来者自然是交心朋友。门前冷落,更能洞悉人间寒暖,识却人间真伪,不至于飘飘然而忘乎所以,也让自己半点虚度不得,争朝夕,学技艺,待到搬走时,那旧房陡添几分依恋,想不起它夏日的蚊虫叮咬、冬日的寒风破壁了,一尘一灰,一砖一瓦,一草一叶,倒像是自己的好友一般割舍不得了。 刚结婚时,跟父母住在一起,父母住前院,我们住后院。农家小舍,很朴素,也很雅致。朝闻犬吠鸡鸣,夕听万籁之声。鼠不嫌院小,自以为是主人,光天化日之下也气宇轩昂的在院中踱步,毫不把我放在眼中。偶有长蛇觅鼠而来,钻入院中,令人毛骨悚然,但不曾害它,农村人相信那是“生虫”,很有灵气,我则怜惜那一条生命,只是弄它出去。也有黑斑花蚊,个大如蝇,来无声,去无影,噬人一口,疼痛难忍,村人取笑曰:如此厉害,八成外国进口。一日,一硕鼠在院中蹲坐,见我来亦不避路,我大怒,如今鼠胆大过人胆不成?我捡起一小砖头扔将过去,恰巧击中那鼠,那鼠顿时怒目圆睁,直视于我,要扑过来的样子。我怯怯:有如此神鼠,敢斗人类庞然大物?思瞬间,那鼠旋即倒底,吐血而死,大概击中要害,脑浆迸裂了。我一边庆幸自己平生第一次准确击中活物,一边忐忑那鼠的‘英烈之气’。农家人没什么讲究,就是个实在,父母也是如此,没有分家,便以为他们的任务没完成。其实分家也只是个名分,但他们没说出,总是为我们上下班而忙碌。我提出分开过,他们说刚结婚就分家,是我们多你们吗。离父母远了,不分也就分了,何况我们上班路远,于是成家不久便搬到我工作的单位去住了。但搬走的是人和必需的物品,有的东西还是留在了家里。 单位是二十平米的破旧瓦房,房间不大,功能分为三:客厅,厨房,卧室。其实客厅里只安下沙发,电视和茶几,卧室里是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厨房里就是炊具了,即使如此,已经满满的,无地可用了。自行车等用具自然安然于室外,让阳光沐浴,任风雨洗礼。门前有一块三十多平米的空地,也平整起来,种上生命顽强的韭菜、生菜、辣椒、葱、蒜、香菜,还有向日葵等等,不用精心呵护,却长的鲜嫩诱人,宛如陶渊明的“世外桃源”。大凡来访之人,多是因情而来,无事而至的。每每谈古今天下,鲜聊家长里短,常诩唱:“斯是陋室,唯吾德馨”,也自足于“心安茅屋稳,性定菜根香,世事静方见,人情淡始长”的怡然自得之中。然而夏日,倾盆大雨破瓦穿顶入室,床上床下一片汪洋,委实恼人心烦;冬日寒风入隙,瑟瑟抖抖,亦生抱怨。房前泥泞,幸亏人年轻身壮,走得还好。生活的平淡却酝酿了许多甜蜜。搬走时,妻子竟落了泪来:“住久了,舍不得了。” 妻子的单位离家远,为了新生生命可以哺乳,只好再次搬家,到了她所在单位的一间职工宿舍,房子比原先小了,但却是楼房,有自来水,干净。但做饭声、呼噜声、孩子的啼哭声、夜里的拉撒声,声声入耳,赶走了原先的清闲和宁静。但那屋却是我们的“天堂”。妻上夜班时,我逗小儿于床头;儿子学步时,磕倒在墙壁上,额头上留下凹痕,至今清晰而见。自知打墙不得,为逗小儿止哭,还是向它作讨饶状,真是冤枉它,自然也没得它的便宜。痛也罢,伤也罢,儿子不哭就可告慰了。因为气,才渐而生就了爱。往这里搬家时,就分了张床和电视过来,别无他物了。家徒四壁,却在儿子的成长中感受到了天伦的其乐融融。因为空间小,来者未曾住下吃过饭,怕添来麻烦,但情谊又怎是吃饭生得出来和留得住呢?朋友嬉闹说“狡兔三窟”,而那无奈的决定却是责任营造的家,为生命撑起的天。 孟母三迁为其子,人虽微,心仪之,加之搬迁的劳神伤筋,于是跟上时代的潮流,贷款买了房,终于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小城不大,比起大城市来房价不算太贵,只是收入羞涩寒酸。负债累累,就节衣缩食,毕竟那结束了几年的漂泊未定的生活。儿子在渐渐长大,很高兴有新的楼房。艰难的日子终会有尽头的,这是时代给我们这代人的思想。房子宽敞明亮,再无蛇鼠蝇虫之侵了,自然物什也缺乏,家中无文人字画,无珍奇古玩,无家传之物,无琴棋乐器,无丝竹管弦,墙上除了儿子涂抹的一张张小“作品”,就只有一张《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了。 时常站在阳台上,透过玻璃,看世间万象,观悠悠风尘,望奔竞之士。晋惠帝时南阳鲁褒作《钱神论》讥讽当时之世:“钱之为体,有乾坤之象,亲之如兄,字曰孔方。无德而尊,无势而热,排金门,入紫闼,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争非钱不拔;冤仇非钱不解,令闻非钱不发。洛中朱衣,当涂之士,爱我家兄,皆无已已,执我之手,抱我终始。凡今之人,惟钱而已!”当下之世,虽众善可陈,也有“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茫然,物欲横流,纸醉金迷------仍被我的思绪不断梳理。这钢筋水泥铝合金造就的房子裹了个严严实实,还外安装了防盗窗、防盗门、防盗锁,惟期冀它带给家人一片平安。在这平安里,想得最多的依旧是给心灵安一道怎样的防盗之门, 让自己可以自由地进出,不受“梁上君子”之欺,不达且穷,仍兼容天下。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57120.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