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伤感的句子

终身大事(第七十章 逃婚计划 )

  朔风吹着,远处横着几个萧索的村庄,近处河水已经断流,满河衰败的水草在风中无奈地挣扎着。二人坐在了一片衰草之上,雪颖噘着嘴不说一句话,赵卫东也是一言不发。  …

  朔风吹着,远处横着几个萧索的村庄,近处河水已经断流,满河衰败的水草在风中无奈地挣扎着。二人坐在了一片衰草之上,雪颖噘着嘴不说一句话,赵卫东也是一言不发。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后,赵卫东先开了口:“腊月眼看就到了,你看这事儿咋办?”  “咋办?你说咋办?只有一个办法,咱跑!”  以前二人说起私奔的时候,大都是赵卫东催雪颖,现在雪颖真要私奔的时候赵卫东倒犹豫了。他楞了一下说道:“这可不是小事,咱得计划好,一点儿漏缝都不能有。”  雪颖一听烦了:“咋啦,以前你还说领我跑,这会儿你又这样说。你是不是有别的想法?是不是恋心那个张瑞霞?天底下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可是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  赵卫东急切地说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咱要跑必须得先计划好。”  “你打算咋办?”  “我的打算是这一段时间咱先准备好衣服和钱,然后选择好目的地,腊月初六之前咱偷偷地搭火车走人。”  “我的打算不是这样的,咱最好是初六当天走。当天和那个‘黄鼠狼’拜堂之前我跑出他家,你在外面接应我,然后咱手拉着手外出。”  赵卫东一脸的不解:“为啥这样办?当天那么多人你能跑掉吗?”  “这个你不明白,要是在喜事之前咱走,那样我是在赵小楼走的,他们给俺家要人俺爹他们没法说;要是到了王树亮家我再走,那样我是在他们家走的,要是追究起来那是属于他们没有看管好我,责任在他们。他们再给俺家要人,俺家不仅可以不认账,不返还他们的彩礼钱,还可以反过来给他家要人。”  赵卫东想了想问道:“到时候要是人多你跑不掉呢?”  “跑不掉,可能不?一是他们不会想到我跑,这会让他们冷不防;二是我的身手你也知道,我从小就麻利,后来学戏的时候又练过武,一般的年轻人想治住我,别想。”  “话是这样说,可是到时候很可能不是像咱想象的这样简单。还有,你哥成家是转的,你嫂子那边她哥也结罢婚了。你走了之后,王树亮那边肯定会给范家要人,你嫂子娘家也会让你嫂子回家,这样以来,到时候范家百分之百会要求你哥离婚。到时候要你哥离婚你会咋办?——要是他们一提离婚,你马上就从外地回来,那不就将我毁倒了。”  雪颖道:“哼,我帮他们进了洞房,然后又等到他们有了孩子,为了他们我算是尽心尽力了,我不能因为他们硬往虎口里跳。至于今后他们到哪一步地,我管不了,到时候那就要看他们的命运了。”  赵卫东放心了,说道:“那好吧,你说咋办咱就咋办。”  “还有,我得再问你一句,咱俩跑了之后,到处流浪你怕不怕受罪?”  赵卫东微微一笑道:“不怕,男子汉志在四方,外出闯荡是应该的。”  雪颖心里一阵高兴,她知道自己面前的赵卫东是个好男人。她猛地抱住赵卫东亲吻了一下,二人开始亲热了起来,一阵热吻之后,赵卫东红着脸低声说道:“雪颖,该把你给我了吧?”  刚才的一阵温存雪颖已经动了真情,但是她一把打开他的手娇嗔道:“哼,不到时候你别想,到时候不要也就给你了。”她红着脸,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但是没等她的话落音,赵卫东却紧紧地抱住她往地上摁。“你干啥?你干啥?”雪颖挣扎着说道。赵卫东一边用力一边说道:“你说我干啥?我赵卫东想得到的就一定要得到。——雪颖,你真好看。”  “流氓,放开我,放开我!”雪颖边锤着赵卫东边嚷道。但是赵卫东哪里肯松手,只是死死地抱着雪颖往地上摁。无奈之下雪颖只好去掐赵卫东的手。她的指甲已经掐进赵卫东的肉里,但是赵卫东还是说道:“今天只要不答应我,掐死我我都不会放松。”  雪颖已经被摁倒在地,赵卫东的手开始去解雪颖的扣子,就在这时候,雪颖对准赵卫东的眼部狠狠掴了一巴掌。赵卫东“哎呦”一声,一只手匆忙去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趁此机会,雪颖匆忙脱开了身。  赵卫东站起了身,捂着眼睛红着脸说道:“半吊子,你打瞎了我的眼咋办?”  雪颖红着脸笑道:“打瞎了你我嫁给一个瞎子。”  赵卫东忍俊不禁,又笑出声来。二人又是一阵呢喃细语,然后方才回家。分手之前,雪颖说道,因为家里的人一直在对自己严加看管,以后相见会很难,赵卫东去自家找自己是不太可能,今后要想见面只有自己夜里去找赵卫东。自己找他就是去他家或他住的地方去找,到时候要是见不到对方,就以击掌为信号。  既然下定决心要私奔,雪颖对于嫁妆的事儿当然也就漠不关心了。当时的豫东农村为出嫁闺女陪送的家具有这些:大椅子两个,小椅子两个,方凳两个,大立柜一个,方桌一张,桌子一张,柜一个,菜橱一个。在木匠加工家具的时候,雪颖坚持不要大立柜和菜橱,这两样在家具中是最值钱的。  女子出嫁除了家具之外,还要有妆奁。妆奁不仅包括梳妆打扮的化妆品,还有脸盆和保温瓶等东西。这些东西都是今后生活要用的。本来一般情况下出嫁闺女都会积极地去张罗,可是雪颖也是不急着操办。每次奶奶催她去赶集操办这些东西的时候,不催她三两次她不动身。每次赶集回来,她操办的东西不是最便宜的,就是缺这少那。  见到这些爷爷他们都很奇怪,雪颖给他们的解释是:自家家里还穷,能俭省点就俭省点。  自从十一月初十那天之后,雪颖一直想和赵卫东再次见面,但是喜事快到了,家里的人怕出什么漏子,最近对她看管得更严,所以一直没有机会。他们不仅年磨不让她去打,无论有什么事需要出门的时候爷爷奶奶都会紧跟着她。但是今天已经是腊月初三了,眼看到腊月初六还有两天,雪颖和赵卫东还没有约定好雪颖逃出王家后二人相会的地点以及其他事宜。婚期迫在眉睫,虽然家人对她看管得很严,她也不能再拖下去了。这天晚饭后她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早早地睡下了,见她睡下,爷爷奶奶和父亲也都对她放松了警惕。李明忠父子去睡了,李梅氏则去纺棉花去了,见爷爷奶奶不再注意自己,雪颖偷偷地出了家门。她先来到赵卫东家的浑砖瓦房前,这是赵卫东家三四年前盖好的浑砖瓦房,是将来赵卫东结婚做洞房用的。目前赵卫东还没有结婚,平时晚上一直独自住在这里。院子的院墙不太高,院门是简单的柴门,——可能是院里没有放值钱的东西,院门才这样简单。这院门只是虚掩着。屋子的窗户上蒙着塑料纸,里面一片漆黑,雪颖一摸屋门上的锁,却发现锁还锁着。时候还不是太晚,显然赵卫东不在,她直奔赵卫东家。赵卫东家一片漆黑,磨房内的灯也关了,只有住房的窗户里闪着淡淡的光,并且传出电视机的声音。她知道,那是赵卫东家有人在看电视。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54042.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