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伤感的句子

宛如处女----时光的花开第三集(共九节)

(一)     第一天,早起,厨房里的火苗跳了整夜的艳舞,水壶还没爆炸。 第二天,下班开门,家里演水漫金山,椅子都快漂起来。 第三天,六点醒来,神采奕奕去跑步,…

(一)     第一天,早起,厨房里的火苗跳了整夜的艳舞,水壶还没爆炸。 第二天,下班开门,家里演水漫金山,椅子都快漂起来。 第三天,六点醒来,神采奕奕去跑步,手机钥匙钱包一起关了门里,等到八点锁匠摆摊,开锁换芯,折腾完赶到办公室:迟到,今天是月底,眼睁睁看全勤长翅膀飞掉。 仔仔,我想你。在你离开重庆的第三天。        (二)     “小莎,你是……初……?” “听不清!叫姐!没大没小!”扭头对隔壁大叫。 “妹姐,你是不是处?”小仔跑过来,倚门眨眼放电。 晕!我睁大眼盯他:“爬!” “啊,你不是处啦?”他眼睛盯得比我还大。 我气笑了:“滚!小孩子不学好!” “这么大了还是处啊?好可怜哦!都没人追你的吗?”仔仔作状叹气,眼睛要盯到我脸上来。 古人真是明见,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我挠头苦想:“仔仔,当初我是怎么同意你和我合租的?” “你看我青春逼人阳光俊美,春心大动,求着我来,我拒绝,你大哭大病了三天,我于心不忍,就来了。” 我倒。        (三)     “姐,你看你看,我是未来美女,你是未来丑女!”仔仔踢门进来,兴奋地扬着手里的新女报。 我大惊,“哧溜”钻进被子:“臭小子,门长来做什么的?” “你裸睡!!!”他发现新大陆一样。 我顺他眼光看到床头的内衣内裤,大窘,捂紧被子。 “有什么破事儿?”我不安地朝床另一边挪了挪。 “姐,你现在为什么对我一点防范之心都没了?”他就势一屁股坐在我床沿,手隔了被子,放在我弓起的膝盖上,痛心又悲愤的样子。 我嘻嘻一笑,拿了他手里的报纸:“我早就测过啦,你早睡早起,又爱吃水果,是未来大大大----美女!”我把美女二字咬得特别重。 仔仔把头埋在我膝上他自己的臂弯里,哀怨地:“呜呜呜,我怎么这么可怜啊,这么大一美女还是处....”声音大是抑扬顿挫。 我一脚踢过去:“爬!” 他突然脸一板,道:“小莎,不早了,睡吧。老这样熬夜,小心成了老妖精,更没人要你了。乖,啊!”说完径自起身走掉。

(四)     “哈哈……”小仔在隔壁一阵狂笑。 “怎么啦?把嘴合上,小心假牙掉下来。” “姐,这男人做了变性手术,然后和他原来的女友做了同性恋,还准备用他的精子让现在的女友怀孕!”小仔已经笑得前仰后合,看我目瞪口呆,他敬业地读下去:“如果这个孩子出生,伦理关系会乱成一团。这个家里会有两个妈妈,而一个妈妈,又曾经是他的爸爸!” 我迅速调整表情和思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仔仔你是个蓝宇,我爱你无望,就只发变性成男的,和你做同性恋。”我为自己这番创意无限又条理清晰的话洋洋得意,猛可间看到他异样的表情,结巴了:“仔仔,你……难道……莫非?” 他咬牙点头。 “果真?!” “是的!姐,你会看不起我吗?你还会不会把房子租给我了?” 原来,仔仔的为了爱情私奔,背后更加惊心动魄。 我沉默半晌,仔仔眼也不眨的盯着我。 我定定神说:“秦松,小心爱滋,别学人吸毒。” “我知道,谢谢你。”他松了一大口气的样子。         (五)     “姐,找个相爱的人,为什么这么难?”仔仔的眉眼皱到了一块儿。 “怎么啦?”我伸手要探他的额,给他打落。“四十五度,没救了!” “李小莎!你以为蓝宇就没爱情吗?” “仔仔,对不起。”我顿了顿,笑:“想要遇到一个你爱他,他又爱你的人,就跟中一次五百万大奖的机率相当;而中一次五百万大奖,跟一生中被雷击中的机率是一样的。” 我的声音越来越低:“就算是不早不晚,刚刚好遇到,花开了还是会谢的。”偷了时光的残艳的花,撷到的不过是朵枯萎的笑。到底要多久,才能安息? “姐,你笑得好吓人。你是不是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为他消得人憔悴?” “是呀!香港一老头儿,钱堆成山了,疼我得不行!”我对他眨眼。 “哼!不要脸!”仔仔嘟嘴,孩子一样。 “其实,我是喜欢上一个人很久了……” “哦?说来听说来听!”他像见了老鼠的猫。 “是呀!可惜他是个蓝宇。我现在在存钱,以后做变性手术。”我叹气摇头。 “李小莎!恨你万万年!”他拂袖而去。 我哈哈大笑。        (六)     “仔仔,你准备在重庆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啦?”我装作不经意地问。 “想得来出!开花结果!!我自己都是个孩子!再说我又不喜欢女人。”他懒懒的翻着报纸。 “咳,你不是对美女也有反应的?” “嗯,偶尔。”他若有所思,边说边笑,“有时候我也想,俩老头儿!老了老了多瓜啊!” “照啊!想想看,一个美丽的混血儿!你们的孩子----”仔仔曾经多次对一干的混血女明星流过鼻血。 “唉呀,孩子!我的孩子!想都没想过。家庭和孩子们是很严肃的事,你以为就不负责任了?”他开始教训起我来。 “呵呵。有什么啊。你家就你一个独子,你老爸老妈不正好发挥余热?你又不费劲,生完往你妈手里一扔,完事儿!免得他俩整天烦你嘛!”我想起他老妈的拜托。 “你怎么知道我是独子?”他警觉地坐直身子。 “仔仔,你就这么跑出来,不怕家里人担心难过?我跟你妈通过电话了,他们很担心你,早点回去吧。啊。” “你TMD吃饱了没事儿干啊你?”他勃然大怒,“凭什么往我家里打电话??你以为你是谁?好好儿做你的房东收你的钱!有钱不赚你脑子进水啦?害怕同性恋就明说!转着弯儿地查我的底赶我走,回头还装个好人脸两头卖乖!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明明想钱想男人得要命,还假清高装纯情,你就接着装吧你!自欺欺人!等着你的雷神来砸你!小心到老都孤伶伶一人没人疼!” 我浑身哆哆嗦嗦止不住地抖,虎着脸一口气说道:“秦松我告诉你,你TMD马上就给我滚蛋!我李小莎不稀罕你那几个臭钱!”        (七)     “雷神,来劈我吧!来劈我吧!” 周六一早,梦里贪欢好时节。我气晕掉,翻身拿枕头捂住耳朵。 “雷神,来劈我吧!来劈我吧!”发出噪音的人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我是希曼!赐予我力量吧!”变本加厉。 “闭嘴!”我探出头龇牙咧嘴。 “终于答理我啦?”秦松嘻皮笑脸地推门进来。 “天上掉黄金大锤,外加十个肌肉男,砸死你。”我恨犹未消。 “死了我一个,幸福李小莎!我现在就立遗嘱,金子和十大肌肉男都归你。你就不用相思我啦!我准你改嫁!” “少TM来这套!马上收拾东西给我滚!永远不要在我面前出现!”我缩进被子,不依不饶。 “姐啊!美女姐姐!你别做春梦了嘛!好好陪仔仔说句话嘛!我这么一青春阳光美少男嫩草草在你床前你都睡得着啊?不动心啊?还这么狠心赶我走!”他一个劲儿地摇我,“仔仔不懂事亲人又不理解我,你要原谅我心疼我嘛!” 我一声不出。 “姐,我好命苦的!遇上个爱我要命的,却是个孕妇男人,满肚子的棉花,我跑都跑不赢!好容易对上眼一波霸男人,偏偏又C得要命!现在最疼我的姐姐也不要我了,呜呜呜……”C是蓝宇们的语言,指雌性化。 孕妇男人?棉花?波霸男人?亏他想得出来! “李小莎!你躲在被子里淫笑就以为人民大众不知道吗?” “雷神啊!劈秦松吧!”我从被子里伸出拳头。         (八)     “姐,我走了。钥匙在桌上,房间我收拾过了。谢谢你这么久以来的关照!仔仔有不是的地方,你要多包涵!祝你早日被雷神劈中!嘻嘻!”咖啡时间,手机响了,短信。 “呵呵。乖仔,你慢走哈,回家哄哄老爸老妈。美女不吃眼前亏:)早点实现梦想。姐会想你和念偶们的同居生活的。铁别是晚上。哈哈。” “那你饥渴的时候记到跟我打电话嘛!我就飞回来看你!对了,这个月来没得嘛?我走了都好不放心你哟!等到我发了财回来拯救你!” “呵呵。臭小子,就是没来,急啊!内分泌失调了。等你发了财,你姐我早就傍上大款飞黄腾达了!到时候介绍帅老头儿给你。还给你打九折哦!” “这么现实啊?都不送两个给我?不过说真的姐,你真的要现实点,找个疼你的人嫁掉,有一点钱就成。看你成天笑得最甜,最爱讲笑话逗人开心,我看你是最不开心的那个!凡事看开点!心不要太重。” “晓得了!快点滚!口水这么多!再废话一句就不准走了!我立马变得现实:交一年房租先!见现钱!” “最后一句。” “放!” “姐姐我发现你一部位长得特别明星----屁股像小新的妈妈!” 我一口咖啡差点喷了出来。

(九)   仔仔,我常常忍不住想你,在你离开重庆的第三天。 时间如一弯江水静默淌过,我们似乎从未涉足,心却无端开出张狂的分岔,径自听了遥远的勾引,不得归航;有的枯竭干涸,袒露着惊艳的龟裂。有些人有些事停滞了,却总也不曾结束。所以我们迳夜徘徊,无法安息,亦无法开始。那么,不如就这样吧,做一只相信奇迹和童话的小白兔,葆有一点点,对青蛙王子的荒谬的信心,等待戈多。 也许某天,遇上某人,还来得及对他轻轻吟唱这首“Like A Virgin”  I made it through the wilderness  Somehow I made it through  Didn’t know how lost I was  Until I found you  ……  Like a virgin  Touched for the very first time  Like a virgin  With your heartbeat  Next to mine  ……    (完)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53832.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