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的句子

凌迟(第十二篇)

  第二啵  两天以后,我接到蒙克姐姐从包头打来的电话,说蒙克从乌兰巴托上飞机去了北京,不让她告诉我,说要来个惊喜,她不放心还是把航班透露给了我。我一看时间,祖…

  第二啵  两天以后,我接到蒙克姐姐从包头打来的电话,说蒙克从乌兰巴托上飞机去了北京,不让她告诉我,说要来个惊喜,她不放心还是把航班透露给了我。我一看时间,祖宗,离飞机降落只剩下不到三个小时。我写了一张请假条交给我旁边的同事就奔下楼打车去了机场。那个时候东三环的三元桥还没有开通机场线地铁,亏得不是上下班时间,要是赶上上下班高峰期堵车,从我所在的西三环紫竹桥3个小时也到不了机场。这就是北京举世闻名的交通状况,连我当时的一个泰国客户都门清,他有一回来北京洽谈,下车就用他那金属般生硬的东南亚腔英语说:beijing,traffic,busy!我噗嗤。  我到了机场,得知航班延误一小时,我在T3航站楼的LED指示牌下大口大口地喘气,然后盯着一波又波的人流从接机口出来。终于,广播里说那个航班已经降落,我瞪大眼睛直勾勾地扫描每一个出来的乘客,远远地,我看到了熟悉的身形,他显然不知道我的到来,因为他只顾低头走路,不像其他的乘客那样双眼充满了寻找。我盯着他一步步走过来,我没敢太过靠近,一直到他出了那条临时警戒线,我才匆匆走过去猛地走到他面前挡住他的路。意外的是他一点也不吃惊,把行李箱推给我,闷声说:“叫出租车,带我去你住的地方。”我说哦,心里开始不安。在出租车上,我忍不住盯着他的右眼角下的疤痕看,好深,越看越触目惊心,这得多疼呀!我想问他怎么头发还是圆寸?长不回来了吗?以前不是这样的,难道受伤影响到了生发?可他一直不吭声,我就没敢问。  天快黑的时候,在我住的小区门口下了车,蒙克抬头巡视了一遍这个破旧的红砖楼小区让我带路。从那家中医推拿室门口经过的时候我心虚地不敢抬头,快要错过的时候,我终于鬼使神差地瞄了一眼,那一家三口正坐在帘子里面的一张小桌子前吃晚饭。  “先吃饭吧好不好?” 我叫住蒙克说,他点点头。  我带他去了附近的一家东北饺子馆,老板是一对干净爽利的中年人,店不大,但很整洁,是我不想吃饭改善伙食时候的首选。他好像真的饿了,也不知道他们那里有没有饺子,他吃的很有胃口,我吃的战战兢兢。  回到住处,万幸那对奇葩室友不在。蒙克在我的小房间里审查了一遍,最后坐在唯一的一件家具:房东给的一张半旧的椅子。我坐在床上,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这是以往我俩意见不同时候他惯用的招式。  “说吧,怎么回事?”他说。  “什么怎么回事?你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来了。”我低着头小声说,我不敢看他双眼。  “别转移话题,老实交代。”他把椅子拉到我面前,近乎审视。  我不吭声。房间里静得吓人。  “嗯?”他又靠近了一些。我情知绝对是避无可避了,咬咬牙,抬起头迎上他琥珀色的双眸。  “我失身了,和一个女人。”我快速吐出一句话。  “什么?”他揪住我的耳朵,强迫我抬起头来。  “不是女朋友,是意外。”我说,他的眼中浮现疑惑,我似乎猜到了什么,立马说:“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她比我大,有老公有孩子。”  “就因为这个?”他似乎像是听到了什么比春哥是女人还要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爆发了一阵大笑,笑得差点从那张腿脚不稳的椅子上滑下来,半天才止住,说:“就这?你是说就因为这弄得我在家坐立不安飞了十个小时来北京?”  他还想再说什么,看到我的脸色已不再正常才没说出口。他从椅子上起身坐在我旁边,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顶。  “我家小鳄鱼长大了。”他说,“我家小鳄鱼是个男人了,能让已婚妇女出轨了,这下哥可以放心了。”  我把他的手甩开,心里有五味混杂。  “不要害羞么,来,跟哥讲讲是个什么意外?”他还说,我心中的烦扰已明显爬到脸上。这个时候,房门开了,奇葩男女回来了,我摇摇手示意他不要出声。  “房门不隔音,去楼下的健身器材那里吧,那里有风,凉快。”我小声说。  我拿了两张画报,打开房间门,奇葩男女正在客厅卸下手中的大包小包。我和蒙克走出门口的时候,我回头看到奇葩男正斜眼上下打量蒙克,眼中是比平时的炫耀还要令人作呕的猥琐,我真想粉碎了他。  当时已经快晚上十点,外面乘凉的人三三两两,喧闹了一天的北京终于静下来了,我和蒙克坐在乒乒球台上,耳中只听的见滴滴答答地空调滴水声。  “我一直担心,怕你陷入太深。”他说:“你都那啥了,说明你对女人……这才好”。  “我一直都很害怕,真的,怕你走不出来。”他少有的严肃,说:“这不是正途,一辈子长着呢,你要是真走偏了,老了以后还是一个人,我真的会疯的,我都不敢想。”  我的脑海中刚刚浮现非典那一年的事,他就提到了它:“小鳄鱼,我不是gay,但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当然,我也喜欢女孩子,尤其是苍井空老师。那次,我是真的,不是开玩笑,我永远都不后悔你夺走我的初吻。”他的语气恢复了以前的嘻哈。  “拜托,是你夺走我的。”我的眼中已经起雾,但是心情却已轻松。我也不希望他是gay,我也更不希望他老了是一个人,永远都不希望。  “对了,有一个女生追我,来,给你看他照片。”他话锋一转,从钱包里找出一张照片递给我,我把手机的屏幕打开,借着光看到照片上是他和一个女孩分坐在餐桌对面一起扭头对着镜头甜笑,女生头上戴着一枚粉色的蝴蝶结,上衣竟然也是粉色的。  “HelloKitty”,我说,“你是睡猫,她是HelloKitty,还真是一对儿。”  “纳尼?”他瞬间鸣人上身,“佐助小子,信不信我再强吻你。”  “你终于承认是你强吻我了。”我说着把照片还给他。  “还有这个,”他说着又递给我一张照片,我以为还是他和她的,正不想接的时候,他用手机的亮光给我看,呵呵,一个鼻涕虫男孩趴在课桌上睡的正香,是那年我偷拍的那张。  “像素这么差!洗他干嘛。”我说。  “那是人家我最最最可爱的时候,巅峰。”他说,“当然要洗,存在手机里不安全,那个手机早就坏了,幸亏我年前一回家就洗了它。”  又是这句我找不出毛病却又听着别扭的话。后来我遇到一个学中文的同学,专门编了一个这样的句子向他请教,他说人家这个发语词是用来描述第三人的,自称人家不是自恋就是装可爱,还说在你面前装可爱十有八九是对你有意思,还问我谁呀,我说没谁。  “你困不困,要不要回去睡觉?”蒙克说,“我在飞机上睡了一会,不困。”  “睡觉?这个时间点回去只会看现场直播。”我说。我看他一脸迷惑,就向他解释了那一对奇葩那女的战事,他一听就来劲了,嚷嚷着要立马回去,还说:“这可比苍老师的还要好看,没有马赛克的。”  洗漱完毕还不到半小时,对面房间的战争就开始了,我心想还真是捧场,不然无法向蒙克交差。就是时间有点短,哼哼哈哈咿咿呀呀从民族唱到美声,不到半小时就鸣锣收兵了。我们两人挤在我的单人床上,身上越来越黏糊,谁都睡不着,第一次感觉到这么热。  “睡在这样的蒸笼里,竟敢骗我说你被空调冻病了!”蒙克坐起来,说:“长本事了你,不怕我收拾你么。”  “小鳄鱼,给我讲讲你怎么失身的?”他躺下,侧身在我耳边坏坏地说。我立马爆出一串夸张的打呼噜声。  “装睡是吧?”他的手迅速从我肚子上滑过伸向肚脐以下,我一个激灵,及时捉住了它。  “脏。”我说,“不要碰它。”  “二货,讲不讲?”他不依不饶。我改编了一下剧情,压低了声音向他简短说了那事,只不过女主角已经变成了外地女客户,场景换成了宿醉后的宾馆。我不想让他知道就发生在附近,他IQ超过130,一准会循着蛛丝马迹发现点什么。  “上体位?”他兴奋地分贝超标了,“靠,好刺激。”我赶紧踢了他一脚,不隔音的。  “全程你都在躺着享受?熟女果然不一般。”他色色的说。  “废话,当然躺着,又不是我主动,我是受害者。”我说。  他呼出一道长长的热气,半天不啃声,黑暗中四目相对,窗帘外透过的微弱灯光打在他的脸上,眸子明亮闪烁。  “小鳄鱼……”,他低声说,语气中有含混不清地热度。  “我没让她亲我任何部位。”我说,“尤其是嘴。”  下一秒,他温热的脸贴了过来,四片嘴唇粘在一起,熟悉的舌和凶猛的力道。  “咸的。”他停下来说,“你脸上的汗。”  “你的汗。”我一边说,右手蛇一样飞速游向他的下体,那里坚硬如铁。  “啊,你敢偷袭……”他极力压低惊叫声,想要反击,我已及时翻转身体趴在床上。这种三级恶作剧常常发生在学生宿舍的室友之间,此时依然是百试百灵。  他看我抵死不翻身,终于放弃了,气喘吁吁地躺下。  “算了,饶了你了。”他说,“你看了404集了吗?鸣人和佐助的第二啵。”  我嗯了一声。  “不准亲别的……男生!”他的重音放在了最后两个字,“懂?”  当晚,我迷迷糊糊似睡似醒直到窗帘颜色变浅才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已是上午十点,刚睁眼的一刹那感觉似有动物在我的脸上嗅来嗅去,我“啊”一声惊醒,一张脸笑得像向日葵一样光满四射,露出两枚尖利的虎牙。  “再不醒我就要拿水泼你了。”他说,“我还要赶去机场,我大姐在包头等我,我从那里再飞乌兰巴托。”  “这么快!”我说,“你要赶回去结婚生孩子么。”  “是呀是呀。”他一边嘚吧嘚一边从行李箱里拿出一袋一袋的真空食品,“再不生就被你赶在前面了,人家我还是处男呢,不像某些人……”  “你……”我一时语塞。  “好好,不揭你短了。”他抬头坏笑着说,“快洗漱,咱们慢慢地往机场靠近,我还想去看看以前去过的地方,天黑以前到机场就行。”  我们就这样打车接力一路向东在几个有名的帝都景点分别作了停留,最后在机场的KFC填了几口晚餐。广播里传出准备登机的声音,我的眼睛再也不想从他的身上移开,总感觉再见无期了。  “昨天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边等着接你,你姐告诉你的?”,我突然想起来,问他:“是你追的那个HelloKitty吧,死要面子!”  “我姐倒是没告诉我。”他起身,说:“但是我了解她,更了解你,她要是不给你通风报信或者你要是不过来,那才邪门了。”  我跟着他排队往检票口移动,前面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抱住我,我本能地想要挣脱,我后面有人的,不料却被他的双臂用力地固定住了。  “昨天我刚下飞机就看见你了,要好好的,不然我还会再杀回来。”,他在我耳边说,:“我只追过一个人,19天,从三教追到一教,15层楼,105间教室。”  我大脑一阵轰鸣,眼泪瞬间涌出,他用力捏了捏我的肩膀,头也不回地走向检票口。  “不检票让开!”身后有人嚷嚷。  我顾不上擦眼泪,快步走到玻璃墙那里,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扶梯,一步一步登上,我不敢眨眼,到舱门口时,他左手掏出手机挥了挥手,没有回头,走了进去。  飞机起飞后,我上了一辆去公主坟方向的机场大巴,脑袋无力地靠在窗玻璃上,麻木地看着路边的景物依次飞退,直到下车的地方才发现车上就剩我一个人,我第一次感觉我在远离人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蒙克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来过北京,倒是他姐姐每次过来都会叫上我一起吃个饭,她说蒙克自那之后身体老有炎症,一直蚊子叮在他手臂上,手臂能肿成小腿一样粗,医生说且得好好调理一阵子。后来蒙克和我聊天,我问起这个,他说好了,要不要去北京让你看看,我说不要,我在哈萨克斯坦出差呢,还不知道啥时候回去,老实待着吧你。那回我每没骗他,那时候我真的在哈萨克斯坦,我老老实实勤勤恳恳地给一个客户解决了产品出的问题,他感激的不要不要的,非要送我一只羊。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52853.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