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灵鸡汤

今生与你错过(2)

  我当时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没有人比我更倒霉,三岁不到时,因为一场争执,父亲失手杀死了母亲。也许注定我至少要失去他们俩人中的一个,因为当时母亲发了疯,她手里拿着水…

  我当时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没有人比我更倒霉,三岁不到时,因为一场争执,父亲失手杀死了母亲。也许注定我至少要失去他们俩人中的一个,因为当时母亲发了疯,她手里拿着水果刀,向父亲扑来,就那么一瞬,母亲倒下了,父亲手臂流着血,瘫坐在地上。从那一刻起我就成了一个没有娘的孩子。很快,连爹也没有了,有人把他从我身边带走了。你知道为什么,不用我解释。这种家庭纷争,谁也没法把它说清,更何况父亲什么也不肯说,只有一句:你们把我毙了吧。人家没把他毙了,只判了二十年,根据什么法什么条的。反正他老人家在风华正茂的时候被关起来了,等出来的时候,虽还没到风烛残年,但已人到中年。二十年,没提前也没拖后,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想办法早点出来,也许他想让自己死在里面,但是没能成功,不管事实如何,反正我是这样猜的。我不知道他这二十年是怎么过的,因为我没有去看过他,一次也没有。当然,他也不知道我这二十年是怎么长的,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一下就长了这么大,过去的事有些印象,但又好像是别人的事,反正我长大了,就这样。唯一值得称道的是,我书念得很差,但架打的很好。别误会,我不是笨蛋,就是不爱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而已。我的每本书,都被我一页一页的撕下来,揉成团,上课时趁老师转身在黑板写字的时候,拿它打老师的后脑勺。老师罚我站门口,我就借机溜走找一些不念书的野孩子打上一架消遣解闷儿,不然日子那么长,怎么过啊!老师拿我没办法,请家长也不知请谁好,我爸妈都不在,爷爷也不在,其他亲人似乎从来没见到,也不知道是否有过,只有奶奶一个人养我。但她有点老年痴呆,有时连我都不认识,更别提老师了。有一次她一个人去买菜,结果走丢了,还是我把她找回来的,差不多把整个街区都翻过来了。后来她痴呆得更严重了,不能做什么事了,当然也不能做饭了,那段时间里我常常饿着,薄薄的肚皮里不时的发出咕咕的声音。饿点有好处,饿的时候我很乖。我坐着小板凳待在奶奶的床边,支着下巴望着她。而她背对着我,佝偻着身子,缩着头,一动不动,她睡得可真沉啊,可我饿得不行了,就站起来爬上床去推她,可我怎么推她也不动,怎么推她也不动……  我当时还不到十岁,可我知道,她永远也醒不了了,就像妈妈一样,我还隐约记得妈妈躺在地上的样子,但那很模糊,不像是真的。  后来有点乱,来了很多人,奶奶从我眼前彻底消失了,我再也不可能见到她了。接着我被送进了孤儿院,我跑过几次,又被送了回去。我跑不是因为在那里吃不饱,而是里面的那群孩子,在被我逐个击破后,又合起伙来把我暴打了一顿。这个仇后来报了,怎么报得细节记不清了,只清楚的记得一个死胖子,捂着鼻青脸肿的面孔,从手指缝间看着我,当时院长指着我问他是不是我干的,他却一个劲儿地摇头,硬说是他自己撞的。后来他成了我的兄弟,后来我有了更多的兄弟。我成了孤儿院里的“头儿”,不过成了“头儿”之后,我就不怎么闹事了。其实从前多数情况下打架,都是别人先惹我的。都欺负到头上了,能不还手吗?当然也有少数我先主动欺负别人的时候。这也属正常,凡事都有例外嘛!我这个胖兄弟很忠心,但一年后他就死掉了,不知道得了什么病,他连发了三天高烧,后来就没气了。所有的孩子都在哭,就我没有,有人说我,你心可真硬啊!我说,这有什么可哭的,不就是死了吗?死了多舒服啊,躺在那儿,什么也不用干了,以后的事都是别人的了。那一刻,我倒有点羡慕他。这之后我就使劲儿折腾自己,想让自己得点病什么的,可始终没能如愿,却被包括院长在内的所有人当成了疯子,因为他们看到我赤着脚光着身子在雪地里跑;下到冰窟窿里去捉鱼,然后竟然还能钻出来;半夜里不睡觉,跑到院长室的门口去砸门,其实我是想让院长打我一顿,可这个老头儿太有涵养,只罚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我终于有些困了,便在门口走廊的地板上睡了下来。半夜里走廊的地上很冷,还能感到些吹进的凉风,似乎还有走路的声音,我睁开眼睛,看到不远处站着我那个死去的胖兄弟,他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裳,脸上带着笑容。我问他回来干什么?他说回来看看我,他蹲下身子,用手摸摸我的脸,然后就转身走了。第二天早晨我没醒过来,我终于病了。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有好多张脸围着我。我拨开他们,走到洗手间,对着镜子,我看见左脸有一个黑印,我下意识的用手去摸,才发现右手几个指头不知在什么地方蹭得漆黑。很多小脑袋聚到门口,问我怎么了,我说胖子回来过了。他们说你别胡说,我说是真的。有些人一连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而我一直睡得都很香,因为病了嘛。有时也会醒,因为有时冷有时热,全身的肉都很疼。我躺在小床上,瞪着一双眼。窗口有月光射入,屋里大多数地方都是黑漆漆的。我死盯着那一色的黑暗,想让那里突然蹿出个什么怪物把我一口吞下去。想到这里我就又闭上眼睛了。我累极了,得睡了。  那是我童年时期唯一一次生病的记忆,而且那次也算是自作自受。后来我当了兵,身体更结实了。再没生过病。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52798.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