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人生感悟

粉红色的泪(第八章)

  (8)二妮失身  (故事简介:二妮和刘流在野山吻别了。然后,在春节过后,她又踏上了征程。她需要刘流这个跳板,只有他,才可以让自己奋力一跃。当她决定把自己交给…

  (8)二妮失身

  (故事简介:二妮和刘流在野山吻别了。然后,在春节过后,她又踏上了征程。她需要刘流这个跳板,只有他,才可以让自己奋力一跃。当她决定把自己交给刘流时,刘流却把她让给了自己的上司——盛世王朝酒店总经理。原来,这早就是一个圈套,只等二妮跳进来了。二妮痛不欲生,想到了报复。)

  早上醒来,二妮给刘流一把?头说:“我们去南山挖竹笋吧,让你体验一下农家风情。整日在城市的烟尘里,你的心说不定有了铜臭味呢。”

  刘流接过?头笑了笑,“还行吧。在这里,我要品味最美的风景,见最美的人。”二妮背了背笼,也不再说啥,和他进山了。竹园离得不远,一上午劳作下来,把刘流累了个半死,坐在青石板上,不停的喘气。

  二妮给他递了一个手帕,说:“擦把汗吧。一个大男人,竟然没干过农活。真不知道城里人竟然如此弱不禁风!”也和他坐下来,任山风吹扬起鬓角的头发。二妮望着远处的红房子,突然想到了一个龌蹉的主意:“你想看山妖吗?前面的红房子里,就关了一个。”

  一听说山妖,刘流的两眼发光了,“必须的呀。我很想知道山妖是怎样被逮住的?”

  不知为啥,二妮又放下了这个念头,说:“算了,我害怕山妖迷住你。她还是个未成年人。”

  刘流想起那个十六七岁美丽的少女,为何如此不顾羞耻的赤裸着上身,不由得有点神往。听二妮一说是人,不是妖,又怕二妮看穿了自己不羁的内心,就算了。

  中午的饭食很好。红豆蒸米饭,南瓜拌汤,外带木耳炒肉,凉拌竹笋丝,油煎竹鼠。刘流一下子胃口大开,边吃边说,今辈子也没吃过如此美味的饭菜了。

  二妮的父母不停地给刘流夹菜,他们觉得孩子长大了,让她自己选择吧。既然二妮和这个家伙两厢情愿,何不顺水推舟呢?脑筋一旦转过来后,就觉得刘流这个年轻人浑身的优点了呢。

  梁园虽好,不是久留之地。住了两天后,刘流要回家了。他不属于这里。他想带二妮一起走。

  二妮很温顺的对他说:“请让我休息片刻。待我想好了,我自然会追随你。”刘流的每一个眼睛都在笑,说,“好啊。欢迎你归来。我的公寓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然后,刘流给二妮的家人,留下了好多的礼品和感谢话语。在山路的拐弯处,二妮和刘流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他们身子贴的很近,彼此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刘流缓缓地按住了二妮的嘴唇,两个人接吻了。潮湿而又朦胧,热烈而又久长。刘流的背影终于消失在了车的烟尘里,二妮还砸吧着嘴唇,仿佛这一去,永不相见似的。她知道,这个家伙一定对自己施了啥魔法,使得自己对他念念不忘了。

  刘流一走,二妮顿时觉得这个春节少了许多热闹。偏偏树声姐夫打电话回来,说今年不准备回家了。又顺带问了句,二妮回家了没有?在家里干啥呢?咋再也没见联系呢?家里才知道二妮的故事,狠狠地骂着“你是要成啥精了?嫌你姐姐的庙小,容不下你这个大神?还是在外疯的野惯了?”二妮张口不能辩解,只有默默地忍受,更增添了无限的苦闷。

  六七天的的新年一过,好多年轻人结伴出走了,山村一下子寂静了许多。二妮倍感无聊,觉得还是去城市好。城市里有牵挂,还有好多霓虹灯,立交桥,还有火辣辣的目光扫描自己。于是,她背着简单的行囊,又一次的来到了省城。

  刚安顿好行李,她就打电话给刘流报告说自己来了。刘流开车接二妮来到了早先的公寓。

  两个人关了房门,情不自禁的一阵拥抱,吻上了。

  “我现在都害怕和你单独相处了,你知道为啥?”刘流气喘吁吁的说。

  二妮摇摇头。

  “我害怕把持不住自己,侵犯了你。你太漂亮了。”

  二妮哈哈大笑起来,她不停的粉锤捶打着刘流的腰。这家伙的嘴就是甜。她喜欢这样的恭维。

  刘流取了一罐可乐递给二妮,“你当了我的女朋友后,就要进入我的圈子。走,我介绍哥们给你认识。”

  “好啊。”二妮的心飘飘的,她早就想打入上层社会了,只是苦于无人引荐自己。她觉得,刘流就是一个跳板,通过他,自己一定可以在城市扎根,发芽的。

  百灵集团,鸭掌门,还有凯悦,圣皇,悍马酒店,好多好多的集团公司,酒店商城,都留下了二妮羞涩的身影。他们见了二妮,有的彬彬有礼,说着恭维的话:“那里来的妞,既漂亮,还透着苹果未成熟的味道。”有的,她走了好久,还能感受到一些目光在她的脊背上抚摸。

  二月二,惊蛰的那天,天上突然有了一丝小雨。刘流和二妮在兴庆公园也游累了。刘流说,我去给你买一杯水去,你在这里不要动。刘流边走便打着电话,说:“好了,今晚,一定。”

  二妮不知道他嘴里咕哝着啥,也懒得问。两个人坐车回到了住处。那晚,她想回家,被刘流一再地挽留住了。

  “你要像个城市人,就要接受城市人的文明生活。”

  二妮听到这句,就大方的留下了。她知道,该来的,终究会来,谁也挡不住。反正,早晚是他的人了,又有啥害怕的呢?她心里想。

  当早晨的阳光打在百叶窗上时,二妮醒来了。

  昨晚,她享受了一次巅峰般的洗礼。她时而在浪尖惊叫,时而在山谷哀鸣。最后,她实在太累了,才晕沉沉的幸福的睡去。在梦里,她感到有人在用舌头不停的舔着自己,在对自己的裸体拍照,她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子太沉了,睁不开。这个刘流,在搞什么鬼?

  现在,她终于睁开眼睛,却惊奇地发现床上睡着另外一个男人!她“啊”的一声,惊叫开来。二妮捂着自己的胸,张皇失措的说: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男人在床头摸出了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了一个个烟圈,转过身来。“你再仔细看看,难道,我在你的脑海里,没有一点印象吗?”

  二妮赶紧穿好了衣服,瞅着这个人。

  这是一个国字脸,脸部有些许络腮胡子的人。年龄大约在五十岁左右,保养的很好的身子,很壮实。她猛然间想起来了:“你是那个送我戒指的男人!”

  “谢谢。你应当添加一句,我一直驻扎在你的心里。”

  “刘流呢?他哪里去了?'”二妮掏出电话,她要报警。

  男人一咕噜翻起来,拿掉了她的电话,“丫头,放聪明点。你不过是我早晚预定的一份食物。打电话,对你有好处吗?你想清楚了!”

  二妮捂着脸哭了起来。这个该死的刘流,一定是他捣的鬼!

  男人站了起来,赤裸着身子走到二妮面前,给她递了一张纸巾,“实话给你说吧。刘流把你卖给了我。你的初夜,是这个价钱。”他伸出了两个手指,“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二妮啜泣着,摇摇头。

  “盛世王朝酒店就是我的。我叫汪伟仁。你可以叫我汪总。刘流,不过是我手下的一个跟班。你考虑清楚了,你的后半生,该如何度过?”

  汪总走了。留下了一沓钱和一个电话号码。

  就在二妮望着那沓钱不停的发呆时,刘流回来了。

  她看到了刘流,就像看到了一只蠢猪一样扑了上去,不停的用手指抓着他的胸膛,他的脸。

  刘流一动不动,血从他的脸上流了下来。他舔了舔舌头,尽力将血吸吮了下去。“只要这些,能够给你解恨,让我死都行!”刘流动情地说,“我是爱你的。二妮,尽管你失了身子。这个没啥,不是吗?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利益熏天,为了我的前途,让你付出。“

  刘流不停的解说着,也不管有人听不听,能否听进去,”可是,我不这样做,我的饭碗就保不住了呀。汪总第一次见到你,就陶醉了。他有一个河东狮子一样的老婆,他们正在闹离婚。汪总说要娶你的。”

  二妮听到这句话,再次站了起来,狠狠地给了刘流一巴掌,“你当初也说要娶我的!”然后,破门而逃了。

  刘流拼命的喊着,“二妮,我是爱你的!我还要和你结婚呢。”

  这些话,风一样的飘在城市的上空。二妮已经听不到了。她漫无目的的走着。累了,就坐在一个条椅上。她看着大街上纷乱的人群,还有一些流浪狗,竟然没有一个人来关心自己,看不到自己的悲哀。她有一刹那,想到了死。忽热又觉得自己太过年轻,那个世界可能不容于自己。对,不该走这样的路!自己一死了之,只会便宜了那些衣冠禽兽!让父母更加难受!

  二妮的头很疼,她望着远方的高楼大厦,也许,那里的每一个窗户里,正在上演和自己一样的故事。只不过自己不知道罢了。

  当她站起来对,她的眼里有了火焰。对,要报复这些男人。青春,就是自己的资本。这个想法一出来,就如毒蛇一样,紧紧地弄痛了她的每一处神经。

  (一个乡村少女的城市梦,共计12章,敬请关注)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52706.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