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的现在(第三十四章)

  薛亭其从离婚起,阎微微就没给他过好脸色,总是像她欠我几百万,自己就像是毒瘤似的,她巴不得有多远离多远,就觉得阎微微一点旧情都不念,心真狠,也不说给自己一次机…

  薛亭其从离婚起,阎微微就没给他过好脸色,总是像她欠我几百万,自己就像是毒瘤似的,她巴不得有多远离多远,就觉得阎微微一点旧情都不念,心真狠,也不说给自己一次机会,现在有几个男人能做到家里有妻,外面就不打个顿的,他薛亭其也不是圣人。   “微微,你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吗?”薛亭其抓狂的说,“非要一副公事公办的来说。”   “我跟你早就没有好好说话的必要,我只想问你到底想干嘛?”阎微微最近也是非常的苦恼,这人总是骚扰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薛亭其见阎微微不会软下来,他就只能开门见山的说,“我想复婚。”  “呵呵”阎微微讽刺的笑,“复婚,你不是在讲笑话吧,你薛亭其会缺女人吗,家里还有个现成的妻子,就想打前妻的注意,你说我要是把这些都告诉凌丹,说她偷去的丈夫现在又在打前妻的主义,你猜她会怎样?”  “我没跟她结婚,我当初就没打算跟你离婚,是妈被凌丹的肚子说她肚子里是个男孩,才非要我离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不管你结婚与否,你知道我是不会回头的,在当初你上别的女人的时候就应该想到的,我结婚的时候就说过,我可可包容你婚前的所有事,但是婚后出轨是我的大忌,绝不原谅。”阎微微不管那是谁的意思,有什么企图,她有她自己的原则。  “你就原谅这一次,我保证不会再犯了,我当初就是头脑发热。”薛亭其懊悔的说。  “薛亭其,我们不要把最后一点美好也破坏了,除了孩子,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必要了,孩子也适应这样了,就算是回去,我也不会原谅你的这个错,会把它当成你的小辫,来跟你吵架,对孩子也不利,既然都西东的走,那就向前走吧。”阎微微此时是平和的跟他的说的。  “不会的,微微我什么都让着你,我们还有七七,就回来我们慢慢适应生活,好吗?” 薛亭其去抓住阎微微的手。  阎微微瞬间的往后缩,“那些都过去了,放手把,你一家人都想要个儿子,凌丹也很听话,她会为你生的,她就是爱你,才会用谎言来绑架你,那个也是你的孩子,公平点,我们是真的回不去了。”  阎微微想该说的都说了,拿着包就站起来走到门口,想起了七七,“如果你还想七七回去,就把你的家事处理好,我们当初是签了协议的,你家目前的状况我是不会让七七回去的,对她的成长不利。”  柴呈姿从看到阎微微在包间里,他就莫名的烦躁,陪着高翔俊也是心不在焉的,就听他们在那尬聊,高翔俊来的时候就说好了,叫柴呈姿帮他搞定,自己装哑巴就好,当时柴呈姿还拍着胸部答应的,这时候他却全程装起了哑巴,好像还很生气一样。  柴呈姿他们坐在进门的右边尽头角落里,阎微微跟薛亭其在左边的尽头包厢,柴呈姿喝着咖啡边注意包厢的门口。  高翔俊本就不在状态,他现在尬聊都不想了,就着怎么离开,踢了柴呈姿一脚。  这时候柴呈姿看到包厢的门打开,阎微微从里面出来,等阎微微出门他就后面跟了上去,也不管高翔俊。  高翔俊看到柴呈姿的行动,就看到了阎微微,他想难怪他们的事情安排就反面了,见色忘友。自己对面这小妞八成是看上自己了,自己也要想办法开溜了,“那个,美女,我兄弟今天心情不好,我现在得去陪他喝几杯,你也看到了。”然后他拿去随身带的笔,留下电话号码,但是他留的电话是柴呈姿的电话,“回头你要是想好就打这个电话,我先走一步了。”  柴呈姿做梦也没想到,他的兄弟在背后会坑他。  柴呈姿看到阎微微去倒她的车,他就去前面那唯一的返回路口等。  这时薛亭其也买单后出来了,他看到阎微微刚好把车倒出来,他知道阎微微的倒车技术是不怎么好,她做事就讲一丝不苟的,不能大意,把开车也当作她的学生。  阎微微把车倒过来就看到柴呈姿站在路口,就把车停下,开了车窗,“你怎么在这里?”  “我陪朋友来相亲,正好看到你,就离开了。”  也不能说柴呈姿小心眼,是任何人看到自己所爱的人跟她的前夫前妻一起都不会好受的,现在柴呈姿心里不爽是可以理解的。  “上车再说吧,这里车多。”  柴呈姿拉开车副驾驶的车门就坐进去。  这一幕却被薛亭其看到了。  他回到公司就派人去查跟阎微微在一起的这个人,他两次看到两人在一起,绝非偶然,两人肯定有什么关系的。  薛亭其很不想,他在前面栽树,被这个毛头小子来乘凉。  当他派出去的人把柴呈姿所以的资料放在薛亭其的面前,他就放心了,因为他跟周荣伟一样,都觉得阎微微不会看上一个毛头小子,还是一间公司的小职员,像阎微微这样的人,怎样也要找个高管以上的,就没放心上了。  阎微微带着柴呈姿回去,“打算去哪?”  柴呈姿也不发话。  阎微微觉得今天的柴呈姿有点反常,要是往常的话,柴呈姿会没话找话跟她聊天,但今天她跟他说话,他都明显不在状态。  这时他的电话响起,柴呈姿拿出来看到是个陌生的电话,划开接听,没好语气的说:“哪位?”  电话另一头的人有点奇怪,这声音怎么有点不对呢,想想可能电话传出的声音难免有变化的,“我是梦娜,就是刚刚相亲的,我想清楚了,我们能不能先交往一段时间再说。”  由于刚刚柴呈姿生闷气,全程都没有开口说话。  柴呈姿本来现在正烦着呢,这不就有个送上来当炮灰,“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也不是什么相亲的人,我是他陪同的那个人,明白了吗?既然他给你我的电话,就是没看上你,再见。”  阎微微听到柴呈姿说的话,她就没仍住笑了起来,“你陪你的兄弟去相亲,不会对方看上你了吧?”  “要是真如此的话,那女人也太没品了,我全程就黑着一张脸,不吓到她就很不错了,肯定是阿俊在捣鬼。”柴呈姿就直接把电话打给高翔俊。  高翔俊现在正喜滋滋的倒在宿舍里,“怎么了,兄弟,是不是被你的美女老师教训了,记住了你是学生,不可以跟老师顶撞。”他调侃的说。  柴呈姿本想找高翔俊问个清楚,还真怕如阎微微那样说的,他可不想有那样的桃花,自己现在就只想搞定眼前的这个就行了,就开了免提。  阎微微没想到柴呈姿的朋友私下都是这样评论自己的,她就没忍住的笑。  “你怎么还没死啊,阿俊。”柴呈姿咬牙切齿的说,“你那个相亲的妞怎么回事?”  高翔俊立刻从床上坐起来,没想到她的速度这么快,真是一点矜持都没有,转眼就会打,他本来还想等柴呈姿回来跟他炫耀一翻,看自己多给力,没想她把自己提前就给卖了。  “没怎么回事。”高翔俊也知道柴呈姿追阎微微不容易,也不了解他们之间的信任度,还真怕自己一个玩笑就把他们给破坏了,就只能实话说,“我就是看兄弟关键时刻不给力,就想出口气罢了。”  “这还差不多。”柴呈姿满意的挂了电话。  柴呈姿这时转头看阎微微,发现她的嘴角还是挂着笑意,柴呈姿也发现自己今天的态度不好,是自己没控制好,“微微,对不起!”  阎微微被柴呈姿弄得莫名其妙的,“什么,怎么了?”  “你是不是打算跟跟你前夫复婚?”  阎微微转头看了柴呈姿,发现他不是在开玩笑,很认真的态度,就知道今天问题应该就出现在这里,“你在什么地方看到我打算跟他复婚的?”  “我看到你们在包厢里。”  “你认为我跟他会复婚?”阎微微反问。  “不会,你做了决定的事就不会回头的,你是个负责任的人。”  “那你为什么还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因为我自卑,我比不上他。”柴呈姿深呼吸,“我这辈子都不会及他的。”  “我有那么肤浅?或者在你眼中我就是低俗的人?”  “不不不,微微,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我知道你所说的意思,但是我还是为了给你定心丸,我跟他是回不去了,要说我跟他会有什么牵扯的话,那就是七七,我想这点你不会反对吧,如果还是不放心,下次我可以带着你一起。”阎微微能说出这样的话她也是真心的想跟柴呈姿好好的相处,要是换着其他人她都不想解释,柴呈姿不同,他现在对世故的了解还不圆滑,只能引导,让他的胸怀更加的广阔,往后在公司才能有更好的前景。  阎微微下了决定就会辅佐柴呈姿,也是为了自己的今后想问题。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52699.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