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笔记,温哥华街头的爱,望归,忘归

摘抄笔记,温哥华街头的爱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鸭妈妈决定带着鸭宝宝去自然公园呼吸清新的空气。  人们被出现在马路上的鸭子们所吸引:小鸭子们在妈妈的带领下排…

摘抄笔记,温哥华街头的爱

摘抄笔记,温哥华街头的爱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鸭妈妈决定带着鸭宝宝去自然公园呼吸清新的空气。

  人们被出现在马路上的鸭子们所吸引:小鸭子们在妈妈的带领下排成一字形,大摇大摆地在公路上行走。车主们看见了鸭子们,都主动停了下来。可是,由于下水道正在维修,没有盖子,几只小鸭子一不小心,“扑通”一声,跌入了下水道中。鸭妈妈见状,扑着翅膀,开始嘎嘎乱叫,它看了看四周,急忙向不远处的警察狂奔而去,向他求助。警察以为鸭妈妈在跟他闹着玩,就对鸭妈妈笑了笑,仍然继续工作。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可是“鸭命关天”的大事!鸭妈妈见警察没有理会自己,便去抓他的裤脚,但警察还是以为鸭妈妈在和自己闹着玩,便再没有理会呀妈妈了。鸭妈妈没有办法,只好一个劲儿地啄警察的皮鞋。惊诧渐渐意识到鸭妈妈可能有什么急事,就跟对鸭妈妈赶到了“出事地点”。下水道里的小鸭子正在拼命地挣扎。他什么也顾不上,于是,脱下了衣服,来到下水道里。几只鸭子惊恐地叫着,警察顺着叫声去抓它们。小鸭被救上岸后,摆了摆尾巴,一头钻进了妈妈的怀抱里。随后,鸭妈妈向警察“嘎嘎”地叫了几声,好像在感谢他。警察似乎懂了什么,高兴的去换衣服了。

  不一会儿,妈妈带着小鸭子们又上路了。路上的行人都停下开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静静的目送他们远去。

六年级:郑晗月

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望归,忘归

每个人都做过梦,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经常梦到自己小的时候。梦里常会出现这样的场景: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村庄,一群孩子在河岸边的小路上奔跑着,笑声传来,尘土飞扬。远远望去,一个瘦弱的小男孩在哭着追着前面的伙伴们,嘴里不停地喊叫着:“还我爸爸,还我爸爸……”

其实没有谁欠他的爸爸,只是这个小男孩刚刚趴在小石桥上睡着了,正做着一个美梦。梦里的爸爸从外地打工回来了,就在通向小石桥的那条路上走着,他还瞧见了日夜思念的爸爸正向他招手呢。可是,小男孩刚要跑过去和爸爸拥抱,就被旁边小伙伴们的打闹声吵醒了。男孩被吵醒了,发现爸爸没了,就急的哭了,让他们还他爸爸。

这是我小时候的一个生活片段,父母在我五岁的时候便离异了,母亲另嫁他人,父亲跨上了背包,把我扔给了奶奶后,独自一人便去南方打拼了。我经常一个人跑到村口的石桥上,或看着石桥下的鱼儿欢快蹦哒,或望向远处田野,看野鸡追逐玩耍,但是更多时候是凝望着那条田野小路,那双渴望的眼神里是爸爸归来的身影,是爸爸那宽阔的肩膀,是爸爸那温柔的微笑,还有那兜里面各种各样的糖果……

爸爸通常每年回来一次,可能是年底,也可能是一年中平常不过的一天。我问过奶奶,怎样才能和爸爸永远在一起。奶奶用粗糙的手掌抹掉眼角的泪,说道:“你好好学习,每年拿个奖状回来,咱们把奖状寄给你爸爸,他就会高兴,就会把你接过去和他一起了。”

这个任务貌似不太难,每个学期,我总是班级的第一名。可是,奖状寄过去了,爸爸却没有被寄回来。

仿佛是一个梦,做的真实,却永远不会实现。

在我刚上小学六年级的那个初春,村里二道河的冰开始慢慢融化,天气渐渐有了暖意。但我的世界结上了另一层冰——奶奶去世了。

我哭得不省人事,我本是一只孤单的风筝,如今系着我的那根线也断了。

我亲爱的奶奶,你能否在天堂告诉我,风将带我飞向何处!

那是一个深夜,正在熟睡中的我在迷迷糊糊中被谁的哭泣声吵醒,声音很小,却听的很仔细。

我睁开眼睛,看到了一幅虚幻的真实,像做梦一般,却疼的让我不愿醒来。是父亲,他正趴在我的床头边哭。亲爱的爸爸,你终于回来了!可是,你为什么要哭呢,奶奶去世了,你是回来接我去与你和新妈妈一起住的么。充满了幸福的遐想,我的眼角也湿润了,想和爸爸说会儿话,却又不争气的睡着了……

人们常说,梦是生活的延续。可是,梦终有醒的时候,而生活呢?父亲又跨上了背包,去了远方。背包里仍旧没有我,我也知道,对于他来说,我只是个沉重的包袱。而他,喜欢轻装上阵。

那一年,我凭借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城最好的中学,艰苦的生活让我学会了坚强,并且用奋斗的汗水继续着我的大学梦。

时光是一首不老的诗,不同的人有着属于他自己的升腾跌宕。如今我坐在南通大学宽敞明亮的教学楼里,用文字记叙着关于我的梦的故事。

包袱再沉,心中也要流淌希望;命运再苦,不能丢了梦想。

在今年的暑假,做暑期家教的时候带了一个小孩。似曾相识的感觉,男孩的父母离异,他现在和他的爷爷奶奶生活。不同的是,男孩的家里很有钱,爸爸开了好几个厂;不同的是,男孩的成绩很不好。当他的爷爷奶奶抹着婆娑的泪和我说,他们平常不敢对孩子发脾气,因为怕伤孩子自尊。曾经有一次男孩不听话遭到爷爷的责骂,男孩便哭道:“你们打死我吧,反正我已经没了妈妈!”

孩子,我多想告诉你,作为留守儿童并不可怜,可怜的是,咱们不能以此为我们不付出努力的挡箭牌呀!

小时候吃的苦不叫苦,因为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苦是什么滋味,一颗冰糖葫芦就是幸福的味道。长大了之后当回忆曾经,却又忘记了当时的那番苦痛。

但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家乡小石桥上的那双渴望父亲归来的眼神,那种望眼欲穿,凝聚着不光是我的梦,而是中国大地上所有留守儿童的梦!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52435.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