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语录

保姆自传:一个保姆的心路历程(卷三 爱的伤痛 第十章 缠绵的夜晚),感怀苏轼(七绝)

  终于,石涛说好了。他取下画夹上素描画,递给叶春。叶春端详着画上的自己说:“你把我美化了,我觉得有点不象我了!”    石涛笑着说:“这是我眼中的你,非你眼中…

保姆自传:一个保姆的心路历程(卷三 爱的伤痛 第十章 缠绵的夜晚)

  终于,石涛说好了。他取下画夹上素描画,递给叶春。叶春端详着画上的自己说:“你把我美化了,我觉得有点不象我了!”    石涛笑着说:“这是我眼中的你,非你眼中的你。”    叶春笑而不语。她看了一会儿,把画放在窗台上,重又来到书架前。叶春央求地说:“石涛,你快帮我挑两本书吧。”    石涛走到书架前,说:“好吧。”他说着,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来,说:“就是它吧,你就学着简简单单地爱吧。”叶春接过书一看,书名是《简爱》。叶春心里暗想:“这真是一本教人怎么恋爱的书吗?”叶春不觉心跳加速,脸上泛起红晕。爱这个字眼,被石涛轻易地、随便地说了出来。爱这个字眼,对叶春来说是新奇的,它是一朵奇妙芬芳的花朵,但被迷雾包裹着。    叶春说不早了,该回去了。    石涛说:“你别走了。你睡钢丝床,我在里屋打地铺。”    叶春迟疑地说:“行吗?”叶春嘴上说回去,实际上,她就是回去,也不知能不能进干休所的大门了。干休所的大门十一点就关上了。    石涛不容置疑地说:“行!说干就干。”    他立即忙碌起来。他在里屋的地上铺几张报纸,然后把草席铺在报纸上面。他铺好以后,说:“你睡吧。”他说完,把里屋和外厅之间的那道门关上了。    叶春拉灭了电灯。她和衣躺在床上,全无半点睡意。她听见石涛在里屋走动的声响,还有他的叹息声。叶春感到了石涛正在焦躁不安,象笼中的兽在徘徊着。而她为什么不坚决地走开呢?难道是她生命里的兽,在等待、在期待……    黑暗中,不知多长时间过去了。突然,石涛打开了中间门,拉亮了电灯。叶春闭着眼睛,屏住呼吸,装出睡着的样子。石涛说:“有蚊子,我找一下清凉油。”叶春不吭声,一动不动。她听见石涛在窗台上翻报纸的声响,接下来就安静了。    突然,叶春感到额头被手指轻轻点了一下,随之一股清凉的感觉,在她的额头扩散。叶春睁开眼睛,看着石涛正站在床边,微笑地注视着她,象个淘气的孩子,做了调皮捣蛋的事,正等着大人的反映呢。石涛看见叶春微笑了,象是给了他鼓励和勇气。他猛地一把拉起叶春的胳膊,使她坐起后,就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在石涛抱叶春的时候,叶春的双臂绕在石涛的脖子上。石涛抱起叶春,走进了里屋……    第二天清晨,叶春从石涛住了那栋楼里走出来。楼区里很安静,道路上空无一人。叶春从楼角右拐,然后往西走。她正走着,忽听一声清脆的口哨声,划破了清晨的寂静。叶春回头望去,见石涛站在十四楼的阳台上,正在看着她。叶春愉快地笑了。她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她知道他在目送她,直到前面的楼角拐弯处,叶春从石涛的视线中消失。    叶春走在空旷的马路上,她感到身体轻飘飘的,两条腿象没有了骨头,脚象踩在云朵上。她微笑着,看什么都想笑。看天空、看天空中飘浮着的云朵,看路边的月季花,看路上奔驰的汽车,她无不抱以微笑。叶春和石涛基本上一夜没睡。此时,他们的性欲被情欲所淹没,性交的快感远不如身体缠绕着、胸口贴着胸口,紧紧拥抱在一起,那种合为一体的充实和满足。在那消魂蚀骨的时刻,叶春和石涛说着一样的话:希望没有明天,希望永远是黑夜,希望立刻地震,希望这是世界末日……    回到干休所后,叶春在自己的房间里,关上门。她站在大衣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情不自禁地微笑。她充满柔情地抚摸自己的脸和头发,接着又轻吻自己的手臂……因为她的肌肤、她的头发、她的手臂,都是他轻吻过的地方。她陶醉在幸福的回味中,她想放声歌唱,她想对世界上所有的人微笑……    啊,爱情,多么神奇而美妙!    当叶春和石涛拥抱在一起时,她感到自己的生命才是完整的生命!而在此之前,她只是半个人,半个身体。    叶春陶醉在爱的甜蜜中。她以为自己找到了爱,找到了所爱的人,找到了幸福!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太意想不到,就这么到来了!这是叶春从来没有梦想过的。  

感怀苏轼(七绝)

少年名震翰林间,宦海浮沉世事艰。

晚岁凄凉孤愤去,朝云紧伴又南迁。

注释:朝云,既是苏轼的爱妾王朝云。哲宗年间,暮年的苏轼又被贬谪惠州,身边众人离他而去,唯有朝云始终如一的追随苏轼,南迁当时的荒蛮之地的惠州。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43967.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