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昵称,我的烦恼,如影岁月 中部(三十三)

微信昵称,我的烦恼  在生活中,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烦恼”我们都很讨厌它吧!烦恼你什么时候才能离开我,让我天天开心就可以活得很久一些。  我每天都是烦恼,…

微信昵称,我的烦恼

微信昵称,我的烦恼

  在生活中,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烦恼”我们都很讨厌它吧!烦恼你什么时候才能离开我,让我天天开心就可以活得很久一些。

  我每天都是烦恼,烦恼也不停地围着我转。希望它像一只蚊子,我一巴掌就把他打成肉酱。

  我的烦恼是我在家里有写不完的作业,每天都写,写呀写呀,写完了一本,妈妈又买回来了一本,作业堆成小山,一本又一本,把我淹没在书中。谁叫我,一边写一边玩呢?烦恼,离开我吧。我不需要你,我需要快乐·自由。

  现在放暑假了,好多人都可以玩了,而我坐在桌前写作业,连桌子都放不下那么多的作业。五年级一读完,妈妈就买来六年级上下语文·数学·科学测试卷让我做,预习(背·听·写·默)。考试没有考好,还有老师的一大堆作业呢!啊!什么时候才能写得完呀!妈妈每次都说:“把我布置给你的作业写完,才许写老师的作业,写不完老师的作业,还要去学校抄十遍呢。”你让我怎么写得完。烦恼,求求你了,快离我远一些,我脑袋都快炸了,救救我。

  有时,写完作业的时候,还要做家务呢。我就像被笼子关住了的鸟儿,怎么也飞不出去。

  烦恼,离开我吧!

五年级:李冬梅

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点评:作者描写的心情十分的细腻,也说出了每个写作业人的心声,措辞虽然不华丽,但是很好的表达了自己感受,让有同样境遇的同学产生了共鸣。

  写作业起到了复习和预习的作用,可以很方便查询中自己哪些知识点没有学会,作者可以从这个角度出发从新考虑下作业的存在利与弊,文章应该传达正能量。

  点评老师:张慕童

如影岁月 中部(三十三)

第二天的早晨。  阴蒙蒙的天潮乎乎的空气,人们终于见到了阳光。阿傻的奶奶早早起来了,她双手推开屋门小心地迈步来到院子里,“呀!孩子这是啥时候回来打呀?春兰。”不经意的一侧脸她看到了停放在墙根底下的推车子,心里不禁惊喜地喊出了口。  “娘!昨天晚上你和孩子都睡了,他回来的时候都半夜了,我也没过去叫你!”  阿傻的母亲也已经起来了,听到外面的叫声她就知道是孩子的奶奶看到了院里的推车子,她便迈步从自己房间里走了出来。  “那么满满的一车子,又走了那么远的路他肯定累呀!”  老人家在门口处回着身子,说出的话里深深的带着那份心疼。  “他起来了,说是要去村长那……!”  “哦?去吧!那你也早点做饭,备不住等会他要去赶集,孩子们吃了还要去上学,早点做饭吧!”  “嗯!我这就去!”  “这昨天晚上好歹的没再下雨,这路面干多了,你说说这个时候下雨再刮上那么一阵风,就跟冬天一样可真冷啊!唉!”  阿傻的奶奶在门口一边喃喃地嘟囔着,一边慢慢地穿过院子向门口走去。阿傻的母亲转身回了屋,从暖瓶里倒了点热水在盆里自己洗了一把脸,做完这些事之后她便忙活着做早饭。  “两个孩子还在睡?”  “嗯!咱娘早起来了。”  “哦!晴天了?你做吧!我去一趟王二愣那一会就回来。”  “哦!”  正在她忙活着的时候,自己的丈夫从里屋走了出来,给妻子简单地说了几句话,他转身出屋走出了院子。  “小,你不多睡会起这么早还干啥?等会春兰做好喽饭我叫叫你就行。”  “没事的娘,我得去西头二愣那,一会就回来啊!”  “呃?那你快去吧!做熟喽饭我让春兰等着你,啊!”  见自己的儿子有事当娘的那能耽误的他。  在娘那牵挂的目光里,阿傻的父亲顺着自己门前的那条老土路沿着荷花湾直接向前走而后在尽头那个丁字路口处一拐弯,再也看不见了。  王二愣的家在村子的最西头,这个村长整日的也没个啥事可干,这不也是刚刚起炕。集体劳作的日子还没有过去,等早饭过后他还要去村口的大柳树下去敲钟开会。  “也不知二叔回来没有?昨儿个下午我去的时候可还是没回来。”  “你竟是那么瞎捣鼓,这年头吃饭还吃不饱有听的吗?”  “你娘们见识的懂个啥?该烧火烧火该喂猪喂猪去,真是的!”  “就你老爷们能?切!”  老木(没)起炕之后坐在炕沿上卷了一袋汗烟,拿火柴点着之后他一边抽一边在嘴里喃喃的嘀咕着。他的老婆子高高瘦瘦的个子,两只眼睛不用发怒就瞪得跟鸡蛋差不多大,她就见不惯老头子整天的瞎捣鼓异想天开,所以还不等老头子坐那喷云吐雾的捣鼓完,她便斜斜地插了一杠子,只气的她老头子当头就给了她自己一顿连珠炮,再也没有话说了,她自己只好悻悻的去了外屋做饭去,那老(木)的老婆很懒,那原本是三间很干净的房子,可就是因为她不爱干净,弄的地上到处都是烂柴火,那老木(没)年轻时曾也是村里的好小伙,可就是因为最后找了她这么个人当了自己的老婆,他的心里那叫一个堵得慌啊!整日的也不见个笑模样,即是说句话也是带着十二分的委屈和气,如今眼看着自己孩子也那么大了,当着孩子的面老两口也不好意思再那么吵吵,然而背地里却依旧是三天夹着两头不痛快,在旁人眼里他们这不叫过日子,然而人家老两口老了老了也算是多半辈子了,却早已习以为常,甚至有时候不吵两句竟然还觉得少了点什么似的,你说说这世上真的是啥事都有吧?这不就为了一句话的事老两口又呛上了。  那老木(没)的想法很好,也就是他的这个想法,在以后阿傻的父亲一家人往后的日子里,才慢慢成了生活的主角,并且才有了他那段段多彩又离奇的经历。  ——

“老太太!忙啥呢?呵呵呵!”  “呦!李老娘子!你这是上哪去?”  “没事,上你这儿来说说话,呵呵呵!”  “说话还扛着个纺车?”  “哈哈哈……!”  村中李老太太的老伴早早的死了,只剩下她自己由村里照顾着,因为他是军烈属家庭,不光村里由人照顾上面还到时候派人送东西给她呢,她的年纪比阿傻的奶奶还要大几岁,平日里没有啥事她就成天的坐在阿傻的家里,和阿傻的奶奶一起纺线聊天,时间久了就跟自己人一样,这不太阳两杆子高了,她从自己家里扛出纺车也不怕那道路的泥泞摔着自己,挪蹭着自己的两只小脚,沿着荷花湾边上的那条土路一步步的朝阿傻的家走来。  “咋地?孩子还没回来?”  “回来了,昨天夜里回来的,我都没听见是春兰给她开的门。”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哇!”  “上屋里去吧!今天外边潮湿,走——上屋里炕上去,正好春兰烧火做饭呐!一块吃吃完了咱再干。”  “我吃了,你们吃吧!我纺线等着你,呵呵呵!”  “你这老太太早晨饭可真够早的,哈哈哈!”  说话间阿傻的奶奶帮着李老太太抬着纺车,两人一起开开心心的进了屋。  ——  “呀!老伙计!你啥时候回来的?这是……?”  “昨天夜里,找你有点事。”  “哦!上屋里说吧!”  王二愣把院大门打开之后正在院子里闲站着,冷不丁一抬头阿傻的父亲不知啥时候,已经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把他一下真的给整愣了。  “听说你去湖田了,咋样?行不?”  “凑合着吧!老王啊!今天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我的事,这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了,虽然大家伙干活还是集体在一块,但比起过去总归强多了,我这队长有点老了,该换年轻的啦!日子一天天的往前赶咱这点种地的老一套慢慢也就该淘汰啦!让年轻的上吧!黑子——是块好料子。”  “唉……老伙计!我早就料到你会有这么一手,当初二队上没有队长大伙一再推举你,可你就是死活不愿意干,还是我连喊带骂的硬把你推上去的,这些年真的是多亏了你呀,不管是风风雨雨、多灾多难、还是河工上新钢的这件事这一节节的不光我谁也忘不了哇!可……你这一走我真少了个左膀子呦!”  “这叫啥话呢?老王!不干归不干——干!咱就好好干,那都是咱该干的,身兼一职咱不得干吗?想方设法地带着大伙一步步往好处走哇!往后的小青年比咱脑子还要灵活,我相信人家比我干的会更好你说不是?哈哈哈!”  “我靠!伙计!别忘了你是我的老搭档啊?再过两年我也就得让位了,到时候和你一块推小车子去。”  “好哇!我等着你哈哈哈!”  “唉!好吧!就这样吧!等会我开个集体大会,把黑子提上去,你还去不?”  “我就别去了,今儿个庆云有个大集我想赶快去把那碳卖掉,换两个钱好给孩子们添两件衣裳啊!呵呵呵!”  “也好那我就不留你了,你快点去吧!这也不早了,剩下这事交给我就行了,你去吧!”  “好!那我就先去了。”  “你放心!伙计!你家那口子到时候干活我会让黑子亲自给她分配活的啊!”  “好!还是老火计你,谢谢啦!哈哈哈!”  “行啦!别给我买官子啦!快去吧!”  “哈哈哈……!”  王二愣心里虽有千万个舍不得,可毕竟当初有言在先阿傻的父亲随时都可以辞职,这是自己答应人家的,如今阿傻的父亲上门来向自己辞职,自己能说话不算数吗?再说阿傻的父亲说的也没错,再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一大半了,剩下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了,说是让位好听些,人家总也有自己的打算呐!想到这一层那王二愣便再也没有拦挡他,就那样两位曾几何时的老搭档在屋里难舍的说完几句话后,一起走出了屋子。  太阳已经老高了、没有风、白白的光刺的人的眼睛都睁不开,走在路上身子感觉好暖和、好舒服真正有了春天的感觉,望着阿傻的父亲渐渐走远的身影,那过去的一幕幕倾刻间就像放电影一样,在王二愣的脑海里一一浮现出来,弄得自己的眼睛瞬间竟然那么潮乎乎的好难受。  ——  “二叔!你这是……啥时候回来的?昨天下午我还去你家里你还没回来。”  “老木(没)呵呵!到家的时候都半夜啦!你这是去哪?”  “能上哪?还不是你那?我从好几天前就在心里琢磨,咱这些老吕剧总不能烂在肚子里呀啊!我想着去赶集,到集上摆摊子唱戏,咱们唱一段他们就给咱多少钱,赶集的人多不像在家里似的这么东一个西一个的,那个人乌央乌央的多的要命,背不住咱一个大集下来也能弄个十块八块的,到时候大伙一分那不挺好吗?再者说了要是日子长了,咱能碰上那些有钱的财主家里办喜事就好了,那咱可就大发啦!因为这社会有没有她娘的啥高级玩意,就是咱们这些穷唱戏的,他们为找乐子都舍得花钱,你说那有多好哇!啊?二叔!”  顺着土路往回走还没到家,半路上正好碰上那个因心里着急在街上瞎溜达的老木(没),那老木(没)一眼看见阿傻的父亲他就像是看见了希望,说起话来真是有声有色就差直接张口唱两嗓子啦。  “行咋不行啊?可咱这当子如今也不全了。”  听了老木(没)的话阿傻的父亲满心的赞成之余又添了一份失落。  “这不难,刚开始活不好也不多就先由咱几个顶着,到时候真的要是好起来啦咱再培训新人吗?你说不是?二叔!”  “嗯?那……行头……你还得找人去弄啊?队上那些又不让弄。”  “这不难,我去胡子村那有个人会做,给他一些烂纸壳他就能给你做出来手可巧了,到时候咱还一分钱都不用花,我认识那老家伙。”  “好!那就这么定了,到时候我和大个子等你的信,好吧!”  “好!那我回家吃饭,吃晚饭我马上就去办,你等我的信就行了,到时候我弄好了第一个就先去叫你。”  “好哇!那你去吧!我今天得先去赶个集把那碳卖掉。”  “行!那我先回去了,就这么定了啊?二叔!可再别改变注意了啊!哈哈!”  “看你说的,你还不了解我的性格吗?去吧!”  “哈哈哈……!”  那老木(没)就怕阿傻的父亲不答应,人家答应了他又怕人家改变了主意,所以他就像个多嘴的老婆子,拖拖拉拉、黏黏糊糊在哪说了一遍又一遍,直到阿傻的父亲最后给他以自己的人格做了底,他这才放心又开心地转身快步的向自己家里走去……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43881.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