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随想,祝福语公司,啊!丰盛的晚餐

  我恐惧死亡,但我不避讳死亡。“死亡”这两个字对于一个像我这样年轻力壮的青年人来说似乎遥不可及。而且在现代这个世俗利益至上的社会,我似乎也没有必要去思考这个大…

死亡随想

  我恐惧死亡,但我不避讳死亡。“死亡”这两个字对于一个像我这样年轻力壮的青年人来说似乎遥不可及。而且在现代这个世俗利益至上的社会,我似乎也没有必要去思考这个大而无当的问题,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维。    常常的、无端端的我会想起这个问题来。我究竟会怎么死去呢?我为自己设想了许多种情况。    有时候,晚上睡觉时,我会无端端的想:如果我就这么一觉睡去,再也不会醒来,那么明天的世界会是怎样的呢?我周围的人会有怎样的表现呢?我的尸体会被谁以一种怎样的方式发现呢?也许,开始的一两天大家都没有在意,我的同事可能会相互问起:“我”去哪里了呢?是不是出差了呢?我的领导可能会电话联系我,老是联系不到时就会慢慢产生怀疑。于是打听我的室友和我的住处。这样,我的尸体就会被发现。然后通知上面的领导和我的家人,然后要检查死因,然后我的亲人一定会先震惊后悲痛,我妈妈是一个很善良很慈祥的人,她一定会哀伤欲绝。我的去世只会在我工作的这个小圈子里引起一点骚动,世界上的绝大多人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我的存在,而后很快就会被生活的洪流所湮灭,大家在谈论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又被新的的新闻所吸引。世界仍然按照自己的轨道运行,好像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我”生活过。    那么我呢?我是实实在在的在这个世界上生活过的呀!是否我还能在另外一个空间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呢?每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总会产生一种奇怪的错觉,就是我会看到这一切发生的,我死后肯定会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空间的。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经常要出差,出差就要坐车,走高速路。有时候,坐在车上,我也会无端端的想,如果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发生在我的身上,那么在车祸发生的那一瞬间,我一定会惊慌失措、惊恐万分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这都是命运的安排。在那一瞬间翻天覆地的震荡中,我似乎感觉到了心脏的剧烈跳动和身体上的剧痛,我似乎听见了自己绝望嚎叫,看见了自己因惊恐而扭曲的面孔。接着,一下子,世界一片黑暗,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有时候,比较闲的时候,我会想,也许我会以寿终正寝的方式与这个世界告别的,我想起了我的奶奶。奶奶去世前的几天已经神志不清了,用俗话说就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但是大家并没有太多的伤悲,因为奶奶去世时已是八十四岁高龄,去世前一年就一直卧床不起了,她的离世早在大家的预料中,甚至老人去世的时间都和大家预料的差不了多少,所以,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就好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奶奶的后事按家乡的风俗平静有序的办好了。也许我会像我的奶奶那样,临死前有一段时间的回光返照,神智有片刻的清醒。那么在这段时间内我会想些什么东西呢?有人说,人在死前回光返照的时候,会像过电影一样在脑海中闪过这一辈子的经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我的最后一幕会定格在哪里呢?是我的父母、妻子还是我的孩子呢?抑或干脆是另外一个女人的脸孔呢?    有时候,我又会想,或许,我没有那么幸运。我想起了我的姑父,一个善良的有些懦弱的老人。老人一辈子勤勤恳恳、与世无争,到头来却以一种惨痛的方式告别人世,老人得的是令人闻之色变的癌症。离世前的几个月,我和哥哥一起去看望老人,那时,老人已经卧床不起、枯瘦如柴了。我们都知道,这也许就是与老人的最后一面了。那么姑父呢?老人心里肯定是清楚的。去世前,老人时常哀叹,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样的罪业,大家听了都偷偷溜出去抹泪。果然,在我离家后两三个月后,就收到了姑父去世的噩耗。如果,命运硬要安排我像姑父那样,以一种极不情愿的方式告别世界,那么去世前,我一定也会痛苦无比,我一定宁愿选择安乐死,但又不得不在癌细胞的吞噬下失去生命。想到这里,我的眼前都是一片黯然,仿佛真的发生了一般,随后又庆幸这一切不是真的。    我相信,一个人究竟以什么样方式死去都是命中注定的,是早已被安排好了的。我也相信,我离世的方式也是早已被安排好了的。我的所有一切关于自己死亡方式的想法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只是很多时候,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罢了。也许,它唯一的意义就是让我产生一种乐天知命的淡然态度,从而更加热爱生活、敬畏生命罢了。当然,这也就足够了。    不过后来我又想,也许,我会以一种完全意料不到的方式告别人世的。死神毕竟是不会按照人的想法去安排世事的,如果真的有死神的话。

祝福语公司,啊!丰盛的晚餐

祝福语公司,啊!丰盛的晚餐  今天晚上,杨澍昕和王芳阿姨到我们家来吃饭。妈妈买了许多好吃的:鸡翅、排骨、鱿鱼……这可是我平时享受不到的待遇呢!  杨澍昕跟王芳阿…

祝福语公司,啊!丰盛的晚餐

  今天晚上,杨澍昕和王芳阿姨到我们家来吃饭。妈妈买了许多好吃的:鸡翅、排骨、鱿鱼……这可是我平时享受不到的待遇呢!

  杨澍昕跟王芳阿姨一来,妈妈就忙活起来:又是煮稀饭,又是烤鸡翅,又是炸排骨……我和杨澍昕则在小房间玩。

  “哇!好丰盛呀!”我和杨澍昕一看就大叫起来。“快吃吧,尝尝味道怎么样。”“好吃!”吃了一会儿,我和杨澍昕冒出了鬼点子:“妈妈,我们做点儿东西给你们吃吧!别来看呦!”说完,我们就一溜烟进了厨房。我们拿出糯米粉,加水和成糯米面糊,然后又拿出电饼铛,“我来刷油!”只见杨澍昕用刷子蘸点油,均匀地刷在锅里。“倒面!”我说。我们俩齐心协力将面倒入锅中,面慢慢向锅的边缘延伸,很快铺满了整锅。我盖上锅盖,开下电源,和杨澍昕商量该怎么弄。“弄个手抓饼吧!我家有海苔和肉松。”“就这样办。”我俩一拍即合,刚想拿材料,只听“哧”一声,原来是饼膨胀了。我跟杨澍昕小心翼翼地将饼翻了个面,又盖上了锅盖。饼好了,我把饼切成四份,两份用来做手抓饼,两份做图案。我们先将手抓饼卷好,用膜包起来,接着用模具在饼上印上图案,沾了点蜂蜜,将碎海苔跟肉松放在上面。最后,我们还烧了壶水,给妈妈们一人冲了一杯果珍。当我们把这些送给妈妈时,她们感动极了,直说好吃。我们也高兴得笑了。

  这真是一顿丰盛的晚餐!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43398.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 评论列表:
  •  访客
      02-15 01:55  回复
  • 小学生英语小故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