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灵鸡汤

家是条船,怕鼠

经常听到有人说,家是心灵避风的港湾。 我想,人生更像一条岁月流成的河,莫不如把家比作一条船更贴切。 是啊,人生之河,曲曲折折,时而风平浪静,时而怒浪涛天。而人…

家是条船

经常听到有人说,家是心灵避风的港湾。 我想,人生更像一条岁月流成的河,莫不如把家比作一条船更贴切。 是啊,人生之河,曲曲折折,时而风平浪静,时而怒浪涛天。而人所能凭借过河的只有家这条船。家的确是人的依托,没有家,人就像一片孤零零随风飘荡的落叶,没有根系输送的水分滋润,很快就会枯萎、坠落。 人不能没有家,没有了家这艘船,你就只能在河里扑腾了。你若擅长“游泳”,或许还能坚持一些时候,可你总有游累了的时候,你总得上船才行。假使你不识一点水性,没有这船你便无法在水上航行了。 小时候,我们不必为船操心,因为我们搭乘的是父母的大船;长大后,我们得靠自己造船,并学会驾驭它。去独立遨游,驶向烟波浩淼的大海。 船各式各样,有豪华的,有普通的;有好看不中用的,也有不美观但结实耐用的。其实,好不好看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这船得实用。不能只看外观,得看它在水中的表现。这船啊,质量不好会漏水的,那可就麻烦了。不是沉船,就是被迫搁浅。 船是一方面,船上的人也很关健。在水上航行不仅要求船坚固耐用,更重要的是掌舵的人驾船技术要娴熟。为了安全地行驶,驾船者必须遵守操作规则,学会“见风使舵”,善于应变意外情况,并经常检查维修船体,以防航行中出问题。 舵手把握航行方向,所有的家庭成员也就是同船的人,也应合力摇桨。共渡一船,其实大家的命运已连在一起,理应同舟共济。船上所有的人要团结配合才是,各有分工,互相协作,这样才能维系船体的平衡,使船平稳地前进。父母是船长和大副,一定不要互相猜忌,互相争吵,甚至撂挑子,否则船就会偏离航行的轨迹,永远到达不了目的地。甚至有船毁人落水,遭受灭顶之灾的危险。 遇到恶劣的天气并不可怕,只要这船是坚固的,船上的人同心同德,劲往一处使,再大的风浪也能闯过去。 人生命运不可预测,但只要有一个和睦的家,有一个休戚与共、既能同甘也能共苦的好伴侣,什么样的厄运都不可怕,因为只要家这艘船牢不可破,就没有过不去的河。

怕鼠

不知道为什么,我生来就特别害怕老鼠,每次一看到老鼠,我总会毛骨悚然,全身不舒服,那时候心里全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快逃离。我想那句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谚语对我也就一点作用也不起了。说起我怕鼠有几件很有趣也很是值得自己回忆的事情。

小时候家住在农村里,家里还没有养猫,老鼠特别多。我和妈妈又都怕鼠,那个时候妈妈还没有外出,我和姐姐做了错事,总免不了妈妈的责罚。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特别希望快点有只老鼠跑出来,姐姐就可以上前去打老鼠,我就可以躲起来,责罚也就此作罢了,有一次姐姐不知从哪里拿来一只死老鼠,吓得我和妈妈围着屋子跑了几个圈。如果妈妈离开我和姐姐去地里干活,我不听话的时候,姐姐总是用老鼠来吓我,我便会乖乖的不作声了。

记得高三那年,在仪陇出租的屋子里,一个夜里我睡得正香,姐姐把我叫起来打老鼠,她说有只老鼠钻进厕所了,要我跟他一起抓,不能关在屋子里,我答应了姐姐,但是我看着姐姐进了厕所,我就快速地穿过客厅进到自己的房间里,在里面反锁上了房门,我害怕老鼠,更害怕姐姐开玩笑拿老鼠来吓我。姐姐一直在厕所里面战斗了十多分钟,才在洗衣机下面把老鼠抓住,她没有把老鼠打死,她敲我房门说让我开门出去,老鼠打死丢了,我一直不敢开门,后来开了门,姐姐真的拿了老鼠吓我,我竟然鞋子都不穿便跑出客厅又跑到公路上去了(幸好那晚楼道的铁门没锁),后来在外面的马路捱了很久我又才回到床上睡觉去。第二天,邻居就问我们在干什么,怎么那么晚跑的动静比地震来的时候还大,我便苦笑着答复,追老鼠追到公路上去了。

大一的暑假我在古镇平乐的一家店里卖鞋,可能是因为房子古旧的原因,夜里老鼠特别多,因为这个我不敢一个人留在店里面的房间里睡觉,每个夜晚下班都要去张玉和雪姐姐她们那挤着睡觉。有一个夜里,雪姐姐那边的店已经关门了,我这边还有很多客人,关门后还要算账,我便叫她们先回去了,说自己要睡在店里。那一夜老鼠便不肯饶恕我,可能白天太累了,收拾完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约摸三四点左右,我被一阵很大的声音吵醒,我吓怕了,以为是外面有人在撬门板(古镇的门都是一块一块地门板),我知道整条街店里的人除了隔壁店的老板睡在楼上外,就都不住在店里,那个时候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应付。后来我壮大了胆子,开了灯走到门面的那间屋里去,耳朵贴着门板一点声音也没有,我又仔细听,声音是从楼上传来的,我才松了口气,继续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去,可是睡下后,声音却越来越大,完全不像是老鼠的动静,我开着灯躺在床上,用门板往楼板上用力地打,也都止不住那声音,后来我心慌了,放弃了一切的斗争,回到床上找小说来看才押了惊。那夜便再也没有睡成。第二天给何老板打电话说,屋子里的老鼠特别多,晚上的动静比人的动静还大,老板说是下次从成都过来买些耗子药来,我连忙叫不要,活老鼠不现身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要把老鼠毒死,我岂不是要天天收拾他们的尸体,这样的事情我怎么敢做,最后也就作罢了。

我害怕老鼠,不光是那种野鼠,就是小白鼠我也害怕,大学实验课上又偏偏要用白鼠做实验。我没在同学面前说自己怕老鼠,不然实验课肯定没得我的好果子吃,我记得每次的实验课我都很喜欢把自己的手弄得血淋淋的,但老鼠实验是例外,每次那样的实验,我都是借故肚子痛,不敢靠近试验台,最后看着用了麻药的白鼠乖乖就范的时候我心里才有一种放心,看着同学们把白鼠捧在手心里,我就身体直冒汗,我害怕白鼠的尸体,一下课,我总是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实验楼。

刚来汕头的时候,很多次上早班在去医院的公路上都要看到一只老鼠的尸体,我总是吓得大叫,然后跑开,后来见多了,自己又摸了好些人的尸体,我就没那么害怕了。前几日,我意外地在阳台上发现两个毛茸茸的东西,细细问了知道是阿沁养的仓鼠,我便很少去阳台,后来仓鼠冻死了,阿沁要我陪她去市场买,我一同去了,却不靠近装仓鼠的篮子,只在一旁逗着鸟雀。估计对于老鼠我会渐渐地解除对它的恐惧吧。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40193.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