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换工(第十一章 韦煷的罗曼史),芬利尔,象牙筷定律:中国历史十大定律之一

  第十一章 韦煷的罗曼史  凉飕飕的秋天到来不久,新压型就不断试生产。韦煷下班回到房子显得疲惫困乏,不再像以前那样精力充沛动不动就到别的宿舍去谝传,而是从鲁思…

轮换工(第十一章 韦煷的罗曼史)

  第十一章 韦煷的罗曼史

  凉飕飕的秋天到来不久,新压型就不断试生产。韦煷下班回到房子显得疲惫困乏,不再像以前那样精力充沛动不动就到别的宿舍去谝传,而是从鲁思飞床头取上一本书切在床上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今晚韦煷收到未婚妻郑婷婷的来信说暑假结束后再没去一中念书,并说今年秋后农闲了来碳素厂浪一趟,让他给家里人说早点请媒人来提亲,来年正月干脆结婚等等。看着来信心里想郑婷婷从小就爱学习,学习一直很好。在村里好些同龄人考不上榆中一中,她一个女娃子就脱颖而出,成为村里为数不多的女高中生!去年他两确定恋爱后,就想自己能挣上钱就给她支援,要让她好好读书,安心读书,他还没有给钱支持一次,她就离开学校了。

  他眼前幻化出他两在河滩上说话的情景。

  他把自己的天真浪漫的想法说出后,靠着树一脸幸福的郑婷婷就笑到:“你不怕我考上大学就不要你吗?”

  “你不要我了也行,只要你能考上大学,你有一个美好的前途,我打光棍也高兴!”韦煷小眼睛鼓的圆圆,一脸真诚地说。

  郑婷婷明眸中闪烁着感动和喜悦的光,说:“我哪门也不会舍下你!我高中出来就不再念书,大学也不考就回来结婚和你种地!”

  没有想到她高中没有读完就离开学校了。

  韦煷从信里得知郑婷婷已经离开学校一个月了。他心里好不安,虽然那时他逃学不好好念书,早早离开学校了,但他对读书从不否定。农村人只有依靠读书跳出农门改变命运,只有依靠读书才能有出息!有出路。初中二年级他就不上学了。因为他读不进书,上课铃子一响,两个眼皮子就打架了,用筷子顶也顶不住就合到一起,头脑昏昏沉沉的宛如在头上扣了一个雾腾腾的罩子。只看见老师在讲台上嘴唇不断的动着但不知老师何云。下课铃一响头脑就像被人接取罩在头上的罩子清醒至极反应灵敏,一点睡意也没有。天天如此。上课教师看到他睡觉也恼怒不已动不动就用教鞭擂。后来看到教鞭打不起作用干脆不管他,把他不当做一个学生对待了。韦煷惭愧觉得没有意义,厌学的心里日益加重后来就干脆不去。韦成涵看到他不去上学,就拿起犁地赶牛的皮鞭邀着去学校。连续几次韦成涵看到儿子也不是个读书的料子,也就失去信心放弃了。自我安慰“我们祁家河这一道川川人有几个吃上读书的饭了?从邓小平上台恢复高考到现在十年天气,不也就考上学两三个娃娃?再说我们老韦家的先人从明洪武年间来到这里时还好像是个军官,在这里建了个寨子,可是后来就一辈不如一辈子,现在韦家二百多口子人有几个是念哈书的?多数娃娃还不是初中出来就务农搞副业,不也一天天过来了?儿孙子有儿孙福,没为儿孙作马牛!”就不管了。

  韦煷虽然不是一块读书料子,却适合在社会上混,离开学校一年多就在新营垓道做买卖,十一腊月买鞭炮,五黄六月贩冰棍,能倒腾的很,个人零花钱再也不向家里要了。韦成涵觉得将来一定比他强也就放心。再说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两个闺女,有啥愁得?两个闺女嫁出去,这个家就他一个守。再说他已经给娃把房子盖的窝也的很,房子一砖到底,前平后陡,水刷石墙面,玻璃窗四合扇门,围墙也是一砖到底,一块子垀基(土块)没有用,大门楼子也盖得舞轩轩的。在韦家寨已经是最新式的房子,他有啥愁得?不想念书就拾掇过吧!于是他就认可释然了。

  想到郑婷婷不去读书韦煷心里就隐隐的心疼。如果刚离开学校的一两天他知道消息,他一定要劝她去学校好好读书,他的内心哪怕郑婷婷功成名就后背弃他也心甘情愿。他知道郑婷婷热爱学习,读书是她的快乐,她的幸福,她的至爱和追求。为什么不去了?春节的时候两人冰天雪地一起看社火,两人偷偷摸摸在山墚上那个寂静无人黄土夯筑斑驳的古堡寨子约会她也没有说不去学校的!是不是因为和他的恋爱就造成她不去学校了?他后悔啊!同时他又觉得很庆幸,郑婷婷不去学校念书,就会和他走到一起了,就不会像凤凰有飞到别处栖息的可能,他就又自我安慰!他也深深的爱上她。有时暗暗想念郑婷婷的时候就担心她考上学就不会爱他,一个大学生能看上他这个土豹子吗,虽然两人山盟海誓信誓旦旦,时位之移人是很正常。就倍感失落心里嫉妒矛盾,就有一种自私的想法希望她不要考上学,不要在念书。但很快内心又否定了这种自私,暗想爱一个人就要为一个人着想,就要为自己爱的人幸福着想,咋就有这卑鄙想法呢!如果让心爱的人知道自己有这种想法,该是多让她伤心失望!

  看到来信里说她已一个多月没有去学校了,想起以前对郑婷婷读书的种种设想,就把书信默默地折起来放到床底下。

  郑婷婷今年十九岁了,中等的个子大眼睛,瓜子脸,常梳着刘海头。她是韦家寨子郑智化的二女子。

  郑智化和韦成涵是同龄人,都是解放初期出身的人,从小一起玩一起读新营初小一起参加劳动。韦成涵在农村承包前当村书记,郑智化一度当大队的会计文书。农村承包后郑智化不再干文书去到兰州一家工厂冬天烧锅炉,夏天干些修修补补的工程,把村里的几个年轻人领出去干活了。今年夏收时妻子病不能动弹,就让读了一年多高中二女子在家里伺候了一段时间,病情好转后二女子也就在没有去上学。郑智化在村子里也算是有文化,读过书看过报,接受了新思想,重男轻女的封建传统意识不太强烈。但二女子不愿去学校他也不过与勉强,当时想女娃子念书多少都行,最终是人家的人,不像儿子。他就对二女子意味深长地说:“婷婷子,供地我供着呢,你不去就不要后悔!”

  郑婷婷到一中后学习越来越倒退,也有了厌学的心。再加上这次因为母亲有病耽误功课也就铁了心。她想自己高中三年出来也考不上大学还不是白念?她上小学老是班上第一二名,就到新营中学,全乡是几个小学的学生挤在一起,她的学习成绩也是很好的,在班上老是佼佼者,没有想到考进榆中一中重点学校后,学习就明显跟不上,有些主课尽然考试就四五十分了。她当时不甘落后,就下歹(努力)赶,结果是徒劳。后来她就慢慢明白一中毕竟是全县的重点,榆中南北两山,县川多少个初中班的优秀生拥挤在这里。山外有山楼外有楼,在这众多的学生里面,她的智力就不再突出开始变得平淡,学习也就上不去了,成为班上很普通的中等生了,自我良好的她就不再自感优秀了。因为学习一般,再说自己也谈恋爱已经暗暗地爱上韦煷,有点离不开韦煷,生怕韦煷离他而去也分心了!她也想当农民有啥下贱,祖祖辈辈当农民不也过来了?再说时代向前发展,新时代的农民也会越来越好,农村承包男耕女织只要人勤快,哪门也把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再说自己也二十岁了,再有啥去学校混日子的意义?身边和自己同龄的女子,早已经把娃娃抱在怀里了,自己还就像书呆子,念书已经没有指望,还有啥不甘心的?不如早点拾掇过算了!今年帮家里干上一年农活,明年和韦煷结婚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的过日子!于是就决心不再去学校了。

  她和韦煷从小是青竹梅马,上小学两人就一个班。那时候韦煷从不欺负她,看到有人欺负她常常以大哥的身份就来帮忙保护她。后来到新营中学读初中,庄子上读初中的学生减少,两人结伴晨去昏来。随着年龄增长郑婷婷有了怀春的心,就默默地喜欢上这个壮实敦厚温存的小伙子,她也发现韦煷喜欢她就是没有说出口罢了。

  初中二那年冬月雪天的早上,郊野玉树琼枝,银装素裹,格外寂静。她两踏着厚厚的积雪往学校走,突然身后沙拉沙拉的响声吓得她大叫一声一把抱住他。韦煷回过头看时原来是村里的一条狗跟在她俩的身后,她的惊叫声竟然吓得那条狗也转身跑了。韦煷被她抱住的那一瞬,他分明感到一种异性磁性震撼着他,异性的电流击穿了他,让他热血沸腾,让他有触电的颤栗和陶醉。也让产生一种勇敢,怜爱,温馨。他情不自禁也抱住她说:“你不要怕,不就是一条狗吗?”

  去年在河滩的白杨树林子,韦煷对她说出心中的爱恋后提出抱她一次,她没有拒绝羞涩的默应了。韦煷就深情地抱住后就在她的脸蛋上恨恨地一亲才放开她。从此纯洁的恋情就像火焰在两人的心中烈烈燃烧。

  ……

  他决定要回信但不知该写点啥,该如何问候如何安慰。该说的她已经在来信里说的清楚,说的明明白白。劝她继续上学?也不可能了。因为她离开学校一个多月了。劝她安心干家务,又觉得不是他心中所想应该好好安慰一番,可是又不知如何去写?白炽的灯光下,他摊开信纸写了几句就不会写了,再说自己肚子里没有文墨,字儿写的难看极了,看着看着就刷刷撕了刚写的那几句开头话,心里烦就到张成房子里谝。想让张成代他写一封回信,张成也懒得写反笑着挪揄他:“你怂小子不知道念书,谈对象倒有一手,成熟的早啊!”张成那满脸微笑,又道:“郑文书的二女子人不错,就是个子有点尕!”后来张成就说:“你干脆让尕鲁给你写。那爱写,一会会就给你写成了。我就懒得抓水笔。”他看到张成根本没有写的心思,就只好回到宿舍。

  他心里对鲁思飞有点说不出的感觉,因为春节回家对郑婷婷一说鲁思飞,没有想到郑婷婷就说:“眉毛很浓,嘴皮子就像涂上口红脸蛋子上一笑就有两酒窝。内敛得很。那和我是同学。作文写得很好,我们刚到初一,那时候新营中学的高中班还没有撤出。我们的班主任是刘振仓给高三代语文课,动不动就拿到高中班上当范文念。”韦煷就从郑婷婷的话里听出她对鲁思飞熟悉得很,并且很有好感。郑婷婷没有看出他的心思,就笑着继续说;“那个人学习也在前面,但初中考师范没有考上,也就没有再考高中就回家了。我听班上人说他们弟兄们多,家里大人也老了,上不起高中了。他没有考高中我们班上几个代课老师感到遗憾。初中就考个榆中县尕师范,补习生不叫考。当时考不上,就只好上高中,但上高中农村多数学生家庭困难却上不起。”

  “你还对鲁思飞印象不错。”韦煷嫉妒感油生就说。

  “我对他印象好的是一次搞卫生,我们组里几个男生偷奸耍滑,就让我和叶英兰扫地抹桌子,擦玻璃使劲干,他们却不好好干,我们两个女的有没办法。当时我们刚擦完玻璃要抹桌子,他进来了看我们干了好多,几个男生呢,却不动,他就不让我们干,没有想到他走过去就对那几个男生发火,然后他就一个干,我们帮忙他不让帮,那几个男生要干,他不让干,把那几个男生弄的尴尬死了。我觉得他的这一点与别的男生不同!他话少诚实在我们班上很有威望,搞卫生或是班组劳动安排起来头头是道,不管男生女生都爱听他的话。”郑婷婷说。

  说者无意听者有意。韦煷觉得自己心爱的人竟然崇拜着自己的舍友,想到鲁思飞爱学习现在又爱写稿子,最近在厂报上一篇接一篇的发稿子,他们同来的好多轮换工有几个比过他?他们班上的分来的几个技校毕业的女同事每次拿到《碳素之声》就一脸崇拜地问:“韦煷,老压型的鲁思飞就是你们一起来的轮换工,和你一个房子?文笔挺不错啊!几时了你领我们见识一下!”

  现在张成让他找鲁思飞写信,他想如果鲁思飞和郑婷婷不是同学对他不要有那些好感,他也心里舒坦一些。如果鲁思飞和他一样,班上那些技校毕业的美女不那样崇拜,不那样打探,再就是郑婷婷在他面前不说那么多,再则他不上小夜班,也会求一下。他心里有一点点不舒服,还想在鲁思飞面前保密,虽然他和鲁思飞这一年的接触觉得他坦荡热情可以信赖的舍友。至今他没有给鲁思飞告诉他的对象就是郑婷婷。鲁思飞知道他谈了对象,就是不知道是她的老同学。

  他求张成写一封信,那懒怂却让他去求鲁思飞……

  鲁思飞上小夜班不在房子,他再次取过鲁思飞给《碳素之声》写稿子用的稿纸,趴在桌子上又开始写信。明天一定要寄出去,他知道郑婷婷把信寄出后就会痴痴迷迷期待他的来信,他感觉到郑婷婷等待他信的那种凄迷和焦熬。他体会到不爱学习,没有知识的难肠了。连一封信也写不好,不会写啊!他心中多想诉说出对她的思念,对她的安慰,可是心里有千言万语,就是写不出来一句啊!有时一个字要想好一会,有时竟然想不起来!写不上几行,就发现写错的字儿很多,写得前言不搭后语,就只好一把撕了再写。写了撕,撕了又写。很快撕得纸团凌乱的堆在桌上。他看着桌子上一个个揉成疙瘩的纸团,既担心鲁思飞回来心疼稿纸,也有点精疲力尽了。无可奈何就拿过来一本书翻着解闷。不知不觉,窗子外面那个常常熟视无睹的场地早已朦胧,那堆放着架杆,架板,那几辆崭新的蓝颜色汽车早已映没在黑暗之中,楼顶之上繁星满天。他枕着被子睡在床子上看书,没有看上几页,就不知不觉睡去了。

  韦煷正睡得香,开锁推门的吱呀声惊醒后,他揉揉睡眼精神来了。“我等你着呢!快点儿!”

  鲁思飞看到他没有脱衣而睡,正疑惑听到他有点兴奋的口气就漫不经心问“等我着干啥,把觉不睡!”

  “赶紧给我写一封信,我的对象来信了!”韦煷就把信里的内容和自己的想法一一说出。鲁思飞就笑道;“这有何难,你恋人姓甚名谁?一并告诉我,一挥而就,明天就发给她。我的信封邮票全有!”鲁思飞坦诚热情,听到给他情人代写回信,也很热情。韦煷就尴尬地笑,他知道不好隐瞒了,再隐瞒鲁思飞就会发现他的那种卑鄙狭隘心里就道:“不一定你认得。叫郑婷婷”

  “奥?我知道了,那尕个子,瓜子脸,老梳个刘海,人还长得挺乖。一个班的,初三和我一个组,从不知道和你是一个庄子!好、好,我就写!但以后你不能告诉她信是我给你带写的!因为她是高中生,会笑话我的。你把她的信给我看一下就好写了!”

  韦煷从床单底下取出来给他浏览了一遍,鲁思飞就坐在床沿趴在桌前就沙沙写起来,韦煷坐在对面认真地看。很快就写成了,鲁思飞就说:“我给你念一遍,觉得不好的地方就说!”他放下水笔,念到:

  想念的婷:

  收到来信,我心里对你不去学校很不安。久久遗憾!你应该读完高中,现在你错误的决定将来一定也会遗憾万千。现在但愿不是我们的恋爱造成你离开学校的原因!我爱你,真心希望你行走在幸福的花丛中。当初就对你说希望你读完高中,更希望你考进大学,使你有个好前途。这就是我对你最爱,最愿!可是这些你已完结了……

  既然你不去读书了,我会很快让家里请媒人提亲。

  我想念的婷,我就靠近你身边的日子很快,很近了。我好像聆听到你心房中那颗跳动的心声。我爱你到永远,你就在那柴扉前张望我吧,就在那老榆树下等待。我就穿着西装提着点着花的大馍馍笼子,从那熟悉的巷道里出来,迎娶你了……

  想念的婷,我深深爱的婷!希望你妈妈身体强壮起来!因为她身体好了,你也就不烦了。我也就安心了。

  祝你

  愉快!

  爱你的煷

  1990年9月19日凌晨一点

  鲁思飞刚一念完,韦煷就迫不及待地拿过去,又仔细看了一篇,写的言简意赅,感情充沛,潇洒自然。就变得一脸激动,一脸感激,一脸的信任。

  “你就一乘儿把信封写好,我走个外面!”就靸着拖鞋出去了。

  鲁思飞从床单下取出一枚信封,一枚八分钱邮票,端端正正的写好收发地址,然后就把邮票用舌头轻轻舔湿,沾了上去,然后放在桌子上用手掌往瓷实里压时韦煷拿着一瓶全兴酒,一包油大豆,一包花生,还有鸡腿兴冲冲进来。“你给我写信,我把你犒劳一下,我把刘泉泉喊起来了,那怂刚睡着。我们一个车上来的三人喝一斤了就睡!”

  一会儿刘泉泉就进来,脸色红橙橙的很是兴奋:“我刚睡下,今晚尕韦子兴奋地有撒乐事?非要我来不可。还歹我又喝不成酒!”

  “今个发了第二季度的生产奖好八十元呢!我就请你俩喝个小酒!”韦煷很愉快,接着口气一转很严肃,很一本正经:“你看我们三人一起来的,要团结一些。你不喝我的酒,到时我和尕鲁也就不喝你的酒!”

  “我下班到房子给韦煷写了一封情书,那高兴了我还不知道,就把酒买来犒劳我,把你也喊来了。那就好,我们三个就喝谝一会吧!反正我俩是小夜班。他明天又休息!”

  “我今晚把季度奖存了六十元!啊吆,我感觉这碳素厂就像天天发钱,前几天发了三十元的保健费,月头又发了二十元的啥奖,今个发的这钱就似乎是一个月的工资呢!”听到二人的话,刘泉泉坐到床边又接着笑道:“我们新营来的三个人,尕韦子老子有本事,条件也好,自家把对象找了。尕鲁你是我们三个岁数最大的,咋考虑?不行就把谢秋萍缠下!我看那对你有好感干,动不动在我跟前问你!昨天小夜班在电极垛前和我都说起你。我就笑道‘你又不给他当媳妇,问那多干啥?’那死女子就恶了一眼,还嘅歹歹地笑说‘当不当媳妇,你管得着吗?你去说给他,让追我来。’我看那有点看上你!”

  鲁思飞坦然地笑着说:“我们轮换工厂里正式工看不上!谢秋萍对我好是那天白班李贤国把小水压机上的料子刚运出一楼,准备挂好勾搭再去检查销子,没有想到她就启动提升把一锅料子倒在地上。你们全站在楼上看就没有人帮忙,她往斗里装的满头大汗。我就下去从她手里接过大铁锨把一吨多料子全装上了,给帮忙了她在记好!”

  刘泉泉自惭不如红着脸说:“我当时也在二楼看,想下去帮她,看到混捏组里别的人在看,不好意思就没去。后头却看到你从三楼下来去了。马华,挂钩都笑你看上谢秋萍了!我师父就笑咪咪地说‘就像你们窝囊怂,谢秋萍有啥看上你们的,就说把你们哪一个看上,就这一下,也就会被他撬去(拐走之意)’”

  鲁思飞就说:“我最看不起厂里的一些人老爱看一些瓤人的笑滩。所以我就给她帮忙了!你想她是正式工,她就看上我那也不成。万一我们到合同被辞退咋过呢?你知门户相当就得了。马华和王丽的事你不是没有听说过!”

  刘泉泉心悦诚服地说:“你有点好处就是不怕人家笑话,胆大。而我就不一样。”刘泉泉说的是心里话,说的很坦陈,他觉得鲁思飞做事很特别,就像帮助女同事干活,从不像身边有些人瞻前顾后。

  韦煷取过碗把油大豆拆开倒在里面,又从桌仓里取出三个小酒盅打开酒瓶,浓郁的酒分子就在房间里飘荡,一缕缕醇厚的酒香顿时浸入三人的心扉。

  韦煷把三个小酒盅倒的满满的提议:“别的不要说了。尕鲁,以后的社会不一定发展的很快,八月十一号省委书记李子奇省长贾志杰参观碳素厂,说如何如何发展这个厂子呢!最近甘肃电视新闻上说亚洲最大的石墨电极基地扩建工程基本建成,就说我们这个厂呢!你能和那个女子谈成对你以后好处多,你和我都要转变观念。就像我和你的老同学谈恋爱。当时我也想了万一她考上大学走了,我也不鸡飞蛋打?也和你一样觉得她是高中生,我却连初中都没读出来,有点自卑。回头再看不也成了!我意见你俩有缘你就去缠吧,社会在发展着呢,不一定我们轮换工转正的可能也有。以前走到哪里凭粮票吃饭。现在这两年只要有钱就行。啥都在变化。来,干杯!一边喝酒一边好好聊聊!”

  三人端起酒杯碰了一下,就仰起脖子喝下肚子。

  刘泉泉酒杯杯子还没放到桌子上就皱起眉毛,连连摇着头说:“第一口就是辣!”

  韦煷又倒好酒催到:“喝不下去辣的那不算男人!连续碰三杯,然后就发扑克喝酒。我们划拳吵,左邻右舍楼上楼下睡觉的人就会骂。”

  三杯喝下肚韦煷很兴奋就义不容辞发牌扬沙子过关。刘泉泉脸和脖子都红了,就笑着:“谝一会了再喝!已经喝了好些!我都肚子烧起来了!”

  韦煷一边发牌一边笑:“谝屁呢!你就吃着喝。我给你说这酒就是蒸馏水,喝在肚子里胡日鬼!我爱酒,喝酒就能喝出朋友,喝出交情。现在的社会,你不喝酒,就交不住人。我在家里的时候戳驴倒马做尕买卖挣钱,那些人给我帮忙,不就是喝出来的!尕刘你要锻炼的学会喝酒,这就是今后的酒文化!你不信就让鲁思飞说吧!”

  鲁思飞看手里的牌说:“你说的也没有错。要说酒文化。我就给你们讲一下,酒是古代一个叫杜康的人发明的,也有说夷狄发明。也据说当时先祖在把森林生活把采摘吃不完的野果存放在树窝里时间久了不知不觉就窝成(发酵)果汁。因为嗅到味道清香,尝了一下令人陶醉。以为是上天赐予的神物,就用来祭祀敬献神灵,因为祭祀活动结束,剩余后分饮,就逐渐有了饮酒之俗,不然为啥敬酒的习俗是对方喝酒?让你喝酒却说给你敬酒,也就是敬献与你之意。”

  刘泉泉就说:“你们两个说的好,我喝不成就不喝,不管谁。就像正月里来人客去(起)我把酒往桌上一放,自己倒着喝,我喝不成就不管了!”

  韦煷反驳说:“你说得好,谁一个欠酒?你划着玩就有气氛,亲戚朋友也就喝起来了。再好的酒你不陪着喝,谁喝你的酒啊!就像今晚我们碰着,谝着,一杯杯就喝下肚子。心里的话就也说起来了。你看今年正月里我和鲁思飞来,你就那个姿势让我两个喝。我就不好说,没想到鲁思飞就激将说‘刘泉泉喝不成酒,干脆走’才把你逼上喝起来,我们就在你家还呆的时间长。不然早走了。”

  刘泉泉就笑道:“那一天,你们一走我就抱住被子睡了,醒来时夜里三点了!”

  韦煷看着牌:“我先问一声,你两个押几杯,喝不?”

  “我一杯”刘泉泉不敢多压,心里害怕输。

  鲁思飞掌握韦煷的心理,知道他手中牌不太大,就喊道:“我三杯”

  韦煷看了看手中牌,他很想开了鲁思飞的牌,但他犹豫了一下;“尕刘,我还是开你的!”

  刘泉泉就笑,“你咋不开他,就开我?”

  “我的牌不行,只有你压的少,他压三杯子,我能开吗!你翻牌,谁小谁喝!”

  刘泉泉一翻过,韦煷是对子,而他是杂牌输了只好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这就是开牌技巧!”韦煷笑着又把牌发到刘泉泉眼前,又问“这一次?”

  “我也三杯!”

  鲁思飞看了一眼韦煷看牌的神色,却笑道“我干脆来一杯!”韦煷又问:“押好没有?好我就要开了!”

  刘泉泉刚才吃了压的少的亏,就说:“好了!”“那就通开吧!”三人一看牌,韦煷拿的是三个九,是炸弹。

  刘泉泉拿的是红桃七八九的拖拉机,鲁思飞竟然拿的最小是杂牌。韦煷就高兴地说:“你们喝!”

  鲁思飞就端起酒杯说“来,咋俩碰一杯!”

  刘泉泉就笑着:“尕韦子,给我带一杯。三杯实在不行!”韦煷本来能喝酒也高兴,就痛快地说“好好好,我带你一杯子。你喝两杯。”三个人就碰一下杯子,喝了。就吃鸡腿,磕花生。

  鲁思飞就对刘泉泉说“尕刘,你要掌握他的心里,你看他拿上好牌,就少压一点,你看着自己牌好,他不好就多压。那才能让韦煷喝上酒呢!总之要迷惑住他使他摸不来你的牌大小就对了。”

  韦煷很兴奋笑到:“看把你两个能的!我有好牌你们俩押几个也敢!不信你试!”鲁思飞就笑:“那我和刘泉泉压几杯你都的最少开一个人的!”“行,你们压。”“这一次,我压两杯!”刘泉泉就犹豫一下,“我干脆还是一杯!”

  韦煷刚才被鲁思飞的一席话所激,看了一下鲁思飞就说:“我干脆开你两杯的人!”

  “怕你就输了,真开?”

  “就开你,你就会炸人!”鲁思飞就翻过牌,原来鲁思飞是对九,而韦煷却是杂牌大尖。

  “我说你输了,你开刘泉泉就赢了,你又不开!”

  “尕刘又喝不成,已经喝了好几下子。反正这一瓶子喝完就睡觉!”

  韦煷仰起那满脸胡的脸咕唧一下,像喝凉水一般喝下去了。韦煷又开了几牌,刘泉泉和鲁思飞各输了六杯子酒。韦煷就喝了十一杯子。看到他喝酒就像喝水一样说:“尕韦子就是能装!”刘泉泉很佩服,就笑道。

  “你看那身体结板得像牛!”鲁思飞就说。

  韦煷就说:“我和你们一样吃,你两个人只吃五谷不给五谷长精神有啥办法?瘦的像猴!”

  鲁思飞就说:“我俩人喝油也长不胖。我分析我长不胖是先天营养不足。你妈怀你的时候家庭条件好,你知道不?我妈怀上我的时候正是六几年我们兄弟姐妹又多,家里正困难。动不动吃上上顿没下顿,那时候只要不流产能把我养下来就不错了!你想六十年代末期的生活有多好?你在你们家是老大,又比我要小一两岁,就按现在,你想迟生一两年就不同了!”

  刘泉泉也说:“尕鲁,你说的这个事也有道理,我妈就对我说过,他怀上我的时候老觉得饿的受不了,还要劳动!今年我过年回家我们庄子上尕金子的婆娘要生娃娃,胎儿太大吃力的很。我妈就在一边说:‘现在生活好了,怀的娃娃都大了,生的时候看起来也吃力的很。就像我生我们泉泉早上就还劳动,根本不吃力,再说刚生下来又小又瘦,我看就养不活。没有想到长的这么大了。’”

  这时,听着到楼道子里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和喧哗声,韦煷停了发牌三人仔细听,又听不见了,说:“我在楼底下小卖部里买酒时,看到有个像大烟鬼也在买酒!”

  “那不是,我下来时好像三楼五零二焙烧车间的在喝酒!最近虎头崖的大烟客老来这楼上,听刘万仓说五零二车间的有几个抽大眼,老招惹大烟客。那些大烟客听到哪个房子喝酒就爱进去敲诈些钱。”刘泉泉看了一眼门口陈红斌的床子又问:“我听说你们房子的陈红斌也抽大烟!”

  鲁思飞就说:“他多时不住,不知道。放心喝,我们拐角这边喝酒一般大烟客不注意,再说不划拳没响动,没有人注意。万一听到他们从楼道拐这边来,我们把灯熄了,只要他们从门缝里看不到灯光,一般不会敲我们的门!”

  单身楼上打架斗殴,剜门撬锁每月都要发生几次。有时半夜三更有个别厂里上班的烟客招惹来上下海石湾或是虎头崖的烟客就在楼上瓷事生非,不是把哪个房间人打伤,就是把哪个房子里人的钱讹去。他们一来就十几人到二三十人,人多势众,楼层服务员也不敢出面管。给派出所报案,厂派出所虽然离这里几百米,不到那些大烟客走开也不敢来。但凡这楼上挨打的单身职工,哪个房子爱找惹,那个房子人就爱招祸。再是那些烟客走在楼道听到看到哪个房子里有人,就爱往那个房子跑。他三人刚来这里,那个值班的服务员见他们老实,就告诉他们,一般夜里敲门不熟悉就不要开,那些大烟客看到没人开门,以为没有人就走了!为了防止社会上闲杂人员夜里进入,后勤科为了单身职工的安全,一般就在夜里一点就锁了单身楼的大门,即便如此,也有烟客和闲杂人员半夜三更就常出没在楼道里。

  鲁思飞知道海石湾混乱,也不敢惹是生非。石头大了弯着走惹不起了能躲起。有几次他在房子里听到楼道里脚步声很杂,人很多敲门,他就装着没有听见。那些人就哄“你在里面,我们看见咋不开门?”“我们取个东西,你快把门开开!”那些人敲了好一会,当他心里七上八下,捉摸不定时,又听到有人说“这个房子没人灯都黑黑。”服务员也就掩护说:“没有人,你们一直敲干嘛?”那些人也就只好走了。

  “继续喝酒,现在刘泉泉玩几牌吧”韦煷把牌往桌上一放,看着刘泉泉笑道。“我不行了,已经喝得有点高了,让尕鲁玩。几把将酒喝完睡觉!”刘泉泉刚才被楼道里的脚步声拌的有点不安,他想早点睡觉了。

  韦煷不在乎,说:“你心不要虚,那些大烟客你不招惹他们也不会故意惹你!就像吴建华,来这里三天就和那些人缠搅。把他们班上的烟客领来,管吃管住老买酒,我劝他少跟那些人来往,他说啥?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试着啥!前一段时间几个人在他们房子里喝酒,最后打的他去买酒,被招的鼻青眼肿的连班都上不成在房子里睡,派出所也没人管。那些抽大烟社会上的混混又没人情,连自己的娘老子都不认,你吴建华是老几?以为你管吃管住就记你的情?”

  “吴建华挨打活该!那是个爱巴结人。以为自己是县川里的,就把我们南山和北山来的轮换工看不起。招工的那一天你记不记得那家伙在楼道里胡吹毛料的。在车上给杜重远端茶倒水,就像一条温顺的狗,跟前撵后,把劳资科杜重远遛马的顺,就分到球磨上了!”

  刘泉泉就补充到:“听说分到球磨上主要是他哥在我们县的劳动局,跟杜重远熟悉。不然他咋巴结杜重远也不管他。”

  “喝酒”鲁思飞看到刘泉泉也真喝的脸红脖子粗,就接过牌,说:“行,我来。我开谁,谁就会输的!你两先吃一会油大豆,我洗完牌就发。”他拿起牌分作两半,各用大拇指和中指卡住两端用食指从中间一钩,牌就弯曲了,然后两手迅速往一起一对松开大拇指,两沓牌就插进去成为一墩子。连续两次,洗的干散利落,很是潇洒,韦煷就心悦诚服地说:“我们的秀才牌洗的不错”

  鲁思飞就说:“好的还在后面。”就开始发了。

  这时,又听到一阵脚步声,鲁思飞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已经是凌晨两点。他将牌依次放放好,就让刘泉泉和韦煷看牌,报数。刘泉泉报了一盅酒,韦煷报了两盅子。鲁思飞一看自己手中牌,觉得韦煷有诈,就要开,他一看就知道自己输了,翻过牌一看果不其然都是杂牌,韦煷就小一点子。韦煷喝完后,又发了牌,就报了一盅子。正在兴致勃勃的时候,就在二楼拐过角的西面楼道里传来打架的杂乱吼声。刘泉泉就有点惊慌,说:“干脆睡觉,不然这些土匪看见我们房子灯亮,就会来!”韦煷本来也很兴奋,此时也有点担心,就静静地听。

  鲁思飞将牌发完一看,就说:“这一会我们谁也不要出门,不能让他们看见进行了。尕刘,你也先不要上三楼。他们在楼道子里打得这么凶!你一出去他们看见你就会招祸。要吗就把灯熄了等楼道安静再说。你们放心这伙人打人一般只是打一个房子的人,肯定是这个房子里的人招惹去才打,现在一打完就要溜走了,说是公家不管,但他们还是害怕公家!”刘泉泉就走到门口关了灯,在一片黑暗中,刘泉泉就说“这海石湾就是乱!”

  三人毕竟来自农村,力单势薄,胆小怕事,就静静地坐着,屏息听着楼道里乒乒乓乓噪杂的人语声。韦煷在家乡时也身上有着一股子匪劲,特别鲁思飞那时读书也很仰慕那些侠客剑士的作为,但他们面对当前海石湾的社会治安,对这伙酗酒闹事打架斗殴看不惯,虽然人说邪不压正,但当前邪却压着正。也不敢站出来了,再说警察也不敢惹这些人啊。就说:“听尕黄们说这一两年好多了,邓小平的大抓严打,他们不敢明目张胆了。实际上我们新营那里自从把垓道的王家弟兄三个抓走,观念就已经变了,只知道挖光阴了,就已经没有人再追着四处打架了。”

  鲁思飞就说:“这里主要是流动人口多,厂矿企业多,闲杂人也多。再说也是交界处就乱一些!你放心,只要全国治安大形势好转开了,也就慢慢会好的。他们也猖獗不到哪里去!听人说以前这楼上那些人看你不顺眼就打你,明目张胆讹人,现在谁不感到收敛的多了!”

  三人刚才喝酒的愉悦兴致也没了,就你一言我一语对当前治安小声议论。

芬利尔,象牙筷定律:中国历史十大定律之一

芬利尔,象牙筷定律:中国历史十大定律之一

象牙筷定律

历史的发展,如同陀螺的运动,不停地旋转,一圈又一圈,周而复始。在这种周期性的运动中,有某种恒定的东西,始终保持不变。

杜牧说,"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

"后人复哀后人",不正好反映了中国历史在变中保持不变的特点吗?

这是一种规律,有人称之为历史定律。近来可以看到,不同的学者,针对不同的历史事实,从不同的角度,阐释不同的"历史定律"。这其中有黄炎培所说的"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定律;柏杨写的"瓶颈定律";秦晖写的"黄宗羲定律";吴思写的"血酬定律";杨光写的"传统权力合法性定律"以及"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定律;"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定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定律;"兔死狗烹"定律;"成王败寇"定律;"家族盛衰循环定律"等等。

各种各样的说法,是否都能称之为"定律",也有疑问。但它们确实是在不断地被重复,呈现出某种规律性。学者们何以对历史定律产生兴趣?我以为他们的用心,是要打破我们历史上那些千古不变的东西。"后人复哀后人",这样的重复,给我们太多的痛苦。

我从各种各样的说法中选出十条,姑且称之为"定律",也谈一点看法。

第一定律,象牙筷定律

殷纣王即位不久,命人为他琢一把象牙筷子。贤臣萁子说,"象牙筷子肯定不能配瓦器,要配犀角之碗,白玉之杯。玉杯肯定不能盛野菜粗粮,只能与山珍海味相配。吃了山珍海味就不肯再穿粗葛短衣,住茅草陋屋,而要衣锦绣,乘华车,住高楼。国内满足不了,就要到境外去搜求奇珍异宝。我不禁为他担心。"(冯梦龙)

果然,纣王"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益收狗马器物,充仞宫室。......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百姓怨而诸侯叛,亡其国,自身"赴火而死"。

为什麽事态会如萁子所言,一步一步地发展下去?

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知道了普希金的伟大,因为我们都很喜欢他的那个《渔夫与金鱼的故事》。那个丑陋的老太婆,最初只不过想要一个新木盆。第一个愿望被满足之后,第二个愿望接踵而来。一个接一个,胃口越来越大。最后的结果,仍旧只有一只旧木盆。

世人的贪欲,不都是这样?得寸进尺,得陇望蜀。没有止境的。

君王的贪欲,更为可怕,因为他拥有无限的权力,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诗》云,"商鉴不远,在夏后之世。"

这里所说的商鉴,究竟要我们鉴什麽?

其一,一定不能有"第一次"。

第一次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一双筷子或一只木盆。只是大坝一旦决了口,洪水便会一泻而下。

看一看那些贪官,只要收了第一笔贿金,以后的事便不由他了。

只是,人的意志力是多麽薄弱。一旦坐上权力的交椅,有几个人能拒绝这第一次?

其二,整个过程是"进行性"的。

"进行性"一词是我从医学书中借用来的。像癌症,就是进行性的。不断地发展,不会中止,也不会逆转,一直进行下去。

殷纣王身边,虽有比干和萁子这样的贤臣,却无法劝阻他。依靠臣下的劝阻来制约至高的皇权,其有效性显然不足。所以,事态的发展有其必然性。

其三,"其亡也忽焉"。

《左传,荘公十一年》:"桀纣罪人,其亡也忽焉。"这里的"忽"字,意为迅速,突然。

洪水溃堤,转瞬之间,一泻千里。

李自成打进北京,一生事业达到巅峰。由巅峰而至于落荒而走,大起大落,也在转瞬之间。

殷纣王之后,两千多年,有周幽王、秦二世、陈胜、王莽、陈后主、隋炀帝、黄巢、朱温、李煜、李自成、洪秀全、蒋介石等,"其亡也忽焉",何其多。

殷纣王,这个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昏君、暴君、亡国之君,他给后人留下了什麽?留下了两个字,"殷鉴"。

无法节制的权力+无限膨胀的贪欲=殷鉴不远。

黄炎培先生曾在延安的窑洞中向毛泽东提起"其亡也忽焉"这样的历史规律,因此,有人将这个定律称为"黄炎培窑洞定律"。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29299.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 评论列表:
  •  访客
      01-15 05:55  回复
  • 儿童故事大全视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