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

,若似月轮(长篇小说 连载 23)

若似月轮(长篇小说 连载 23)

  第十一章 命运  走过一座木制吊桥,爬上一段陡峭的石阶,便是温泉公园的入口。芮颖站在高高的看台上仰望天空,慢慢地闭上眼睛,阳光暖暖地照在脸上。空旷的蓝天,浮云在风中飘动。慢慢地走过露天广场,来到一个水池边,里面种了一池荷花,这个季节依旧开放。  望着清澈的池水,心无杂念。呆呆地看着微微冒着热气水池发呆,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之后内心渐渐变得安宁。  坐在湖中心的凉亭里,水池里长满了绿色的水生植物,大片大片的叶子,长长的草须在水底微微漾动,像一只只在水中时而灵动时而蛰伏的对虾。阳光冲破沉沉的乌云,照在湖心的船只上,四周一片寂静。这个时候的温泉公园,像一座深幽的森林,静谧,安详,带着一丝浅笑,沉沉睡去。  一个人吹了很久的风,才发现身边的脚步越来越少,四处一望,湖边只剩她一个人,于是低下头匆匆地走出公园的大门。慢慢地走过那池芬芳的荷花池,走过一个陡坡,慢慢地走下山。也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只是命运不让她如愿。  卡古决定去沽阳,不能留她在身旁,去她停留过的城市,只当是缅怀。火车一站一站地往北走,车窗外出现了大片大片的麦田,绿油油地像电影一般在眼前闪现。火车越往北走越冷,而乘客也越来越少。他站起来四处望了望,车厢里还不到十个人,空荡荡地越发觉得冷。  下车的时候,有位胖乎乎地小个子女孩尖叫着说:“雪,是雪,沽阳下雪了。”他回头看了看那个女孩,她正摊开手掌试图接住那大片大片簌簌下落的雪花。雪花一到掌心就化为一滩水。  卡古围上围巾,戴上一顶毛线帽子,消失在雪地里。  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他到达了网上订的旅馆。和衣躺在白色的被子上,窗外的雪还在下。长时间地坐火车让他疲倦,这一觉睡得很踏实。醒来的时候,夜色弥漫。他穿上大衣去附近找餐馆吃饭,在一家大致还干净的街角小店里吃了一碗炸酱面。他是喜欢北方的吃食的,大碗大碗的面条,配上汤,吃起来觉得舒坦大气。  吃过饭后,卡古去了浅溪曾经住过的半山腰别墅。铁门边有一个锈迹斑斑地邮箱,不过邮箱上那个绿色的锁头已经坏了。他打开邮箱,里面有十来封信件,翻了翻,都是自己写给她的信。将信捏在手里,眼眶却红了。  卡古就那样定定地站在帖门边,雪还在下。不久他发现身后站着一个人,他回过头,看到了慕辛温和的眼睛。  “你是卡古吧!”那个人静静地看着他,说出了她的名字。  “请问你是?”  “我是慕辛,认识浅溪。”慕辛也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与浅溪的关系,毕竟两个人从来都没提过感情。  “我是卡古,曾经是浅溪护士的病患。”  “你来找她?”  “我们见过面,在北方。”  慕辛走了过来,情绪有点难以控制地说:“你告诉我,她在哪里?”  “居无定所。她说她喜欢在路上,也许你看体育新闻能够看到她的身影。”  晚上两个人坐在客厅里喝酒,醉得一塌糊涂。  第二天清晨两个人去了温泉公园,爬过长长地石阶,走过空旷的广场,站在栏杆边仰望东边渐渐泛白的天空。天空逐渐变白,之后是一丝淡黄,淡红,地平线上变成一条红线,太阳突然跳出那根线,朝霞满天。没有温度的阳光照在对面的石塔上,照在茫茫地雪原上,高大的松柏染上了红光,天亮了。卡古趴在水池边的栏杆上,池子里的荷花已经枯萎,干枯的荷叶依旧立在水面。,许愿池边,站着几个年轻的孩子,远远地将硬币投入许愿池,池水里满是游客投进去的硬币,池水清澈。  卡古静静地看着硬币在空中形成一个抛物线,最后沉入池底,仿佛能看到浅溪那张刚毅的脸,她会微笑着问他伤口还疼不疼?她会面不改色地为他插导尿管。她会给他打来热水,替他擦拭脸上的汗水。  两个男孩坐在檐廊边上的石凳子上沉默,时间仿佛被冻结。  “她在哪里?为什么要离开?”慕辛问卡古。  “去岩池看看吧!也许她会去岩池,她的家在那里。”  慕辛低下头叹了口气:“岩池那么大,人海茫茫,犹如大海捞针。”  “我给你微信号。”  听到手机“嘀嘀嘀”的声音,浅溪划开手机密码锁。有一条微信朋友申请,申请理由只有两个字:慕辛,她吓了一大跳,但还是不动声色的加了进去。  成为好友后慕辛并没有急着问她问题,也没有说话,只是点开朋友圈,看她微信圈里刷新的的照片。照片上一个短发女孩,穿着黑色的赛车服,右手拈这一根香烟,背后是一片灰蒙蒙地海面,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说:“开着车在大沙滩上转圈,仿佛所有消失的人会再度重逢一样,缘分转着圈,缘分不停留。”  慕辛看到她那张脸之后,眼眶都红了。在自己身边两年,感觉她就是自己的左右手,没她不行。他是不想与芮颖结婚的,芮颖亲自给浅溪送请柬,芮颖说浅溪应该不会来,而他说他不想出现。他是知道芮颖的,就算下刀山下火海她都会让浅溪出席的。最后,他还是说了对不起。  天色渐渐亮了,卡古沿着陡峭的台阶下山,慕辛依旧孤单地站在栏杆边看天边的朝霞。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点开浅溪的朋友圈,照片再一次更新,她说:你来荷泽岛,我是个很理智的女孩,但是见到你,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失控。慕辛抱着手机兴奋地在雪地里嘶吼,像一头猛兽。  慕辛出现的时候,浅溪正站在风里点烟,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手哆哆嗦嗦的,点了几次都没点着。慕辛走了过去,从背后抱住了她。她身子一僵,一动也不动。她回过头看到了慕辛,眼泪忽然就掉了下来。  “对不起,慕辛,我不想离开你,我也不想伤害任何人。”  “傻瓜!”慕辛的眼泪落在沙子里,消失不见。  两个人坐在沙滩上,看浪花一遍遍地冲刷着沙滩,仿佛这一切都是那么完美,抬头仰望天空,一群群海鸥在风中盘旋,不停地飞,不停地飞,直到遇到一只航船,才开始栖息。  卡古坐上了去岩池的火车,无论她在哪里,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忘掉她。点开她的微信圈,他看到了慕辛。慕辛说我去荷泽,卡古说我去岩池。真相是一场赌局,堵上一切,输赢各半。可现在,他已经彻底输了。卡古看着那张照片,抬头仰望天空中的飞鸟,微笑着流泪:这就是结局,明知道会输,只是不想太狼狈,所以选择了一个荒芜的方向,无论奔跑还是追寻,注定要失去你。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29278.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