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励志的句子

服务理念标语,我的一家,如影岁月 下部(七十四)

服务理念标语,我的一家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的一家四口人,有爸爸妈妈妹妹还有我。爸爸高高的身躯帅帅的脸蛋一副很威风的样子特别自信,做起事来认真又勤快,很有…

服务理念标语,我的一家

服务理念标语,我的一家

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的一家四口人,有爸爸妈妈妹妹还有我。爸爸高高的身躯帅帅的脸蛋一副很威风的样子特别自信,做起事来认真又勤快,很有事业心、同时也很有爱心、喜欢户外活动,比喻登山、打球等等。爸爸很痛我,也很关心我的学习问题,总提醒我上课要认真、要按时完成作业,听着爸爸唠叨的口语,让我感觉到爸爸对我的期望。

  妈妈,我伟大的妈妈,扑育我长大、教我学说话。从小就教我做人的道理,教我懂礼貌,做个好孩子。去年妈妈怀上了妹妹,直到今年的六月份,妹妹出生了,看着妈妈生小孩的痛苦,我才知道原来做母亲的辛苦,妈妈“我爱你’我最喜欢我的妹妹了,她现在才四个月大,长的小巧玲珑、整天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很讨人喜欢,我们全家人都很疼爱她,因为她即调皮又可爱。自从妹妹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感觉到处都充满了欢乐的笑声。

  我有一个温馨又温暖的家,真的好幸福。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广东河源源城区东埔中心小学四年级:程慧怡

如影岁月 下部(七十四)

  老高回到家之后忙手忙脚的把车子上的东西卸下来,准备连饭也不吃的推起车子转身朝院子外边就走,可就在这个时候自个儿前院的儿媳妇跑过来喊自己过去吃饭了,说饭早就做好了就等着他一块回来吃,这样懂得孝顺的好儿媳妇,在农村可不是家家户户都有的,能让自个儿碰上真算是自个儿老来的福气!儿媳妇过来叫自己了,即便是自己再忙也得先过去吃饭啊!不然不是让儿媳妇的心里不好受吗?所以就那样顺手推着自个儿的三轮车,老高随着儿媳妇的身后,一块来到了前院儿子的家里。    “爹!你快坐那边,我去给你盛饭,今天我抄的茄子挺好吃的!呵呵!”    来到儿子的屋里,老高随便的找了个位置围着桌子慢慢的坐好,小孙子早就坐在那里等着了,儿子也是,他紧紧的挨着小孙子坐着,小孙子很是高兴又活泼的喊了声爷爷,儿子却没有闷着头就像是个大面瓜,一声也没吭看上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个木头做的呢!到是贤惠的儿媳妇,一边朴实的笑着说着一边手脚不停的忙前忙后,给这个盛饭又给那个盛饭。    “爹!坡崖和王楼的那事到现在了还没有个啥结果吗?该结婚了吧!”    是儿媳妇的声音,她在说这些话的同时,已经端了一碗饭慢慢的靠着儿子身边围着桌子坐了下去。    “就是啊!爹这事……不会有啥别的叉子吧!我老是担心你会把这事给人家办砸了,你都那么大的岁数了,坡崖那一家子……哼!你就是爱管这种闲事!唉!”    儿媳妇的话刚落地,还没等轮着老高开口,自己的儿子这时竟突然的开口发言了,并且话里话外你不难听出,他对自个儿的老爹给坡崖说亲的这件事很是不满,里里外外的都裹满了埋怨。    “你……唉……别光把人家想的那么坏喽!人家就没有一点好处吗?再说了人这一辈子谁干保证光做对事不做错事啊?掰着手指头数数都一样啊!坡崖家娘俩是差点劲,可你得看看她是对谁?就王楼姓雪的那老弟兄五个,咱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哇!别说是她坡崖现在很安稳没闹出啥别的乱子来,即便是真的闹出来就王楼那老兄弟五个,再加上人家他下边各屋里的那少兄弟十好几个,那一个是吃素的?别的不说就这个小君他那个大哥,人家在县城里教书,那可是有头脑有文化的人啊!那随便的拔根眼睫毛就能当哨吹,扔出去就得叮当乱响,就她坡崖娘俩的那点聪明……哼!她就是再加上几个也是白搭,可话又说回来了,不是有句老话说的好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女孩子好坏你就看她到最后跟了谁,你把她给嫁到那土匪的家里,她不是个山寨老婆还能是个啥?我觉着小燕这孩子在她娘家是有那么一点,在村里人们看起来和说起来不是很光彩的一面,可毕竟她是在她娘家,你要等她嫁到王楼之后你再看看,肯定那就得大变样,因为人家王楼的家庭风气好风气正,在那种的家庭里过日子她能不慢慢的变好吗?甚至于她自个儿不想变好都难,你说不是?哼!”    这样的话老高他自个儿也不记得已经说过多少次了,可每次之后从儿子口中赚出来的,除了那几句冷淡无味的埋怨之外,就再也找不出点别的了。    “爹!你就是不听……就算你说的都对,那为啥到现在了,那两家的孩子都还没领结婚证啊?这个季节可是年轻人看日子结婚办喜事的季节啊!那两家子咋就一点动静也没有哇!这里边肯定有事……爹可你还就是……唉!”    儿子坚持着自个儿的说法和看法,对问题的分析完全不同于自个儿的老父亲,所以他每说完一句话,都要忍不住的低着头唉声叹气。    “哼……你知道啥?今天我就去坡崖说给她娘俩,让两个孩子准备明天就去县城领结婚证,这话是坡崖小燕她娘前段时间跑到我那边亲自给我提出来的,她巴不得我给王楼说说让两个孩子尽快的把婚事办了就算完了,毕竟人家当娘的也是为闺女操碎了心,孩子这么大岁数了,好不容易能找着个好女婿,自个儿不赶快的督促她们结婚成了家,那中间里万一再闹出别的事来说三就散喽呢?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这些女孩子,找个亲戚容易可要想找个如意的就难了,你敢说王楼这小伙子不管那一头都是拔尖的?哼……不是吹!我能给她闺女找着这么好的主,她娘俩得敲着鞋帮子念佛,有多少女孩子想跟她还难为说不上话呢!这下让她坡崖小燕得着了,她能轻易的就给散了?除非她这孩子脑子有病……等会吃完了饭我马上就过去——上坡崖!”    老父亲的理直气壮,一时间竟然真的把儿子给惊住了,他坐在那里一下忽的抬起头,眼睛动也不动的盯着自个儿的老父亲看了好长时间,好像在意外的想些别的事一样似的,一句话也不说,就那么直直的盯着看着,埋头吃饭的老爹。    “呃……真有这事?爹坡崖小燕她娘亲自找的你?真是太阳从大西边出来了——怪!”    这下老高的儿子算是彻底的给蒙了,他一只手轻轻的挠着自个儿的后脑勺,怎么也是想不通想不明白,那其中究竟是为了啥,拧成一个大疙瘩的眉头之间,除了那些想不到的疑问之外,在他的脸上你就再也找不出其他异样的表情来了。    “爹……我觉着你儿刚才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你还是小心点的为好,这年月的这些年轻孩子们,能拿着自个儿终身大事当大事来看的,越来越少了……你还是小心的好!真的爹!”    是在一边的儿媳妇,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正在给自个儿小儿子往嘴里喂饭。    “嗯……行了!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吧!我去一趟……争取早去早回来……!”    面对儿媳妇的那番话,老高像是显得心里有点不太愿意了,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吃饱了,慢慢的从那小马扎上站起来,迈着步子慢悠悠的离开那个不大吃饭桌子,低着头再也一句话不想说的,出了儿子的屋在院子里再次推起自己的那辆三轮车,在那满院通亮的灯光里,上了那条通往坡崖的小公路。    儿子不放心还是三两步的从屋里追了出来,穿过院子站在那条几点灯光暗淡的小公路边上,望着爹独自走远的影子,心里的那份埋怨比刚才在屋里的时候,好像更加沉重了许多。    ……    “呦!老高哥咋这个时候过来了?你说这漆黑的夜道上又不好走,快——快屋里坐,俺们家吃饭吃得晚,这才刚刚吃完了,你吃了没有哇?没吃我让孩子给你下点面条去——哈哈!”    来到坡崖甜辣椒家的院子里,老高还没等把手中的三轮车放好,正巧从屋里端着个盆子准备到院子里到脏水的天辣椒,伸手一下便拉亮了门灯,霎时间刚才还黑咕隆咚的院子,这下便变得通亮起来,甜辣椒伸手推开屋门迈步从里边走了出来,手中盆子里的脏水正准备使劲的往那南墙根底下波,可无意的那么一抬头,正好看见了在院子里放车子的老高,咱们不止一次的说甜辣椒,辣椒本很辣可为啥还要加上一个甜字呢?还不就是因为她那张把死人都能说活喽的嘴巴子吗?不管是迎面的见了谁,那份不请自来的热情啊,一句句成双成对的从她那张,已经被磨得很薄很薄的两扇嘴皮子中间滑溜溜的溜出来,只让人听得除了那份恶心的受不了之外,剩下的也就是那差点就扑满全身的鸡皮疙瘩了。    “吃了!吃了!呵呵!”    也许是忘记了儿子和我儿媳妇的那番担心和叮嘱,也许是他自己压根就没把儿子的那些话往心上放,此刻面对着甜辣椒那满嘴的热情,老高一时间在心里也像他人一样的,涌起了那份因开心高兴而忘乎所以的成就感。    那个时候的他应该有。    那个时候的他却也最不该拥有。    也就是因为那份不该出现的成就感,他老高才真的那么忘乎所以。    “燕儿!妮儿!快沏上水,你老高大伯来了呵呵呵!”    也没等着把身子转过来,那欢快的像孩子似的声音便已经随着脖子,很是婉转的扭了个弯,而后便径直的朝着自个儿的里屋唯美的飘去。    “哦!听见了!伯你快屋里来坐吧!外边天气凉了!呵呵!”    屋里的回答更是清脆嘹亮,那个个字字清晰的字眼,不用问就可以想象的到那范燕的心里在那个时候该是多么的高兴和开心。    自己满心期待的大事终于让自个儿盼来了,范燕能不为此高兴开心吗?    应着娘的话,她独自在屋里手忙脚乱的忙活着。    “别、别、别我说完这几句话就走,太晚了道上不好走。”    随着甜辣椒的脚步,老高一边迈步往屋里走着,一边在嘴里不住的推却着。    “晚了怕啥?不是有孩子吗?我让燕亲自把你送回家就是了呵呵呵!”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来到了里屋。    “快!老高哥你坐那边,不用那么着急的回去啊!来都来了……等会我让燕把你送回去,不就行了吗?好不容易的来趟,多喝两碗咱好好的聊聊哈哈哈!”    还是那个茶几前,老高和甜辣椒各自落座之后,甜辣椒笑呵呵的打开了自己早已精心准备好的话匣子。    “妮儿!快给你伯倒上水!呵呵!”    真是顾了这头又忙那头,甜辣椒随是坐在那里嘴里却仍旧唠叨个不停,一个劲的吩咐着自个儿闺女,一会干点这个一会干点那个,总也没个闲下来的时候。    “行啦!别让小燕这么忙活了,我今天这么晚了才过来,就是为了一件事,只不过在说这事之前,我得首先的说一句:由于来的太匆忙,钱我忘了没带过来,不过王楼小君今天已经从滨州回来了,如果你这头再也没有啥别的事的话,我寻思着就让他们两个明天一块去县城登记把结婚证领出来,你看咋样啊?大妹子!呵呵!”    这就叫人心隔肚皮做事俩不知,甜辣椒聪明是不假,可她却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的老高竟然会,这么突然的给自个儿来这么一处,还不等自个儿说话就提前的把自个儿的嘴给堵住了,这比她在此之前的预料可是更加想不到的多了。    “滨州……?咋……?小君从滨州回来?老高哥!小君现在不是在县城里上班吗?咋还得从滨州赶回来啊?这是……呵呵!”    聪明人就是这样,即便是满肚子不解的怀疑和问号,也忘不了在话语最后给予对方一个最唯美的笑,这应该是让人终生难忘的,可今天的甜辣椒这一笑,说实话就真的有点差劲了,那声音干干的就像是七八天没落着喝水的样子,真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是啊!伯小君他……不是在县城里上班吗?咋跑到滨州去了?”    随着娘的话音刚落,范燕也赶紧迫不及待的开了口,她那低着的头让人很难看清她当时脸上的表情,和猜透她心中究竟是怎样一个想法。    “呃……呵呵!这事今天我也是刚刚知道,他有个亲戚在滨州住院了,他去看了看……今天当天就回来了!”    老高突然的意识到自己无意的说走了嘴,于是在甜辣椒娘俩同种目的的再三追问下,他赶紧不动声色的随口编了个瞎话。    “啊……老高哥!你可是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那边亲家呢!如果是的话说啥我也得和燕过去看看呐!不然的话不让人家说笑话吗?你说不是?这下好了、不是就好、是别人就没啥事了!呵呵呵!”    “哎呦!大伯!以后您说话能不能一口气说全喽!你可把俺给吓坏啦!哼!”    不同的话语却是同样的担心,只不过中心都是为了自己,甜辣椒和自己的闺女范燕不去当演员真的是有点可惜了。    “呵呵呵!老了、老了不中用了,连说话也说不清楚……呵呵呵!”    老高自嘲起来,现场的气氛一下又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活跃。    “哎呀!光你吗?老高哥!谁都一样啊!呵呵呵!”    接着老高的自嘲,甜辣椒的话跟的好紧。    “那……还有啥别的事没有哇?我还得回去说给那头呢!不然话传不到咋让孩子一块去县城啊!呵呵呵!是吧!”    见甜辣椒娘俩像是真的信了自个儿刚才的胡编乱造,老高接下来的这句顺风扯大旗,谁听了都感觉着挺信服的。    “有啥事啊?没有哇!就等这个事了,老高哥麻烦你等会回去之后,抽个时间说给王楼亲家,我这头的时间充足,那一天让他们去都行,再者说了别老提那些钱不钱的事和话,那要是让外人听见了不显着咱这人有多掉价吗?咱是和那人做亲亲呐还是和他那钱做亲亲呢?你说不是?老高哥!”    这样通情达理的一些话,她甜辣椒也好意思说出口来,就不怕说话时那大风刮了舌头去?真难以想象同样让人听起来心里感觉很舒服的话,在她的嘴里喷出来竟全然变了味。    真的!    “是啊!那可好。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定在明天吧!明天我让小君过来接小燕,两人一块去县城把结婚证领出来,领出证来那婚姻才受法律保护啊!至于那些钱……到时候我亲自给你送过来,老了……行动不便,不管干啥也爱忘事,明明在嘴里不住的嘟哝着,可转身的功夫就又给忘得一干二净了呵呵呵!”    这几句话可不是完全笑话似的自嘲了,就在那字里行间那股隐隐的凄凉,不由得轻轻由远而近,直直的向着自个儿袭来。    “哎呦……谁没有个老哇!人老喽还能有个好样儿?都一样啊老高哥!呵呵!行啊!明天就明天,等小君来之后我就让燕儿和他一块去啊!到时候她们两个把证领出来了,俺这当娘的也就彻底放心了,光剩下那个小的就好办多了……唉!养儿育女可有啥用啊!你呀可赶快的嫁出去吧!呵呵!”    甜辣椒这些话一半是对着老高说的,一半却又是对着自己的闺女范燕说的,不快不慢言语中气定神稳,真是胜券在握的老谋深算!    “当初借俺的钱还没给俺呢!这就着急的撵着闺女出门啊!哼……你得先把钱给俺……哼!”    演戏要演的精彩、看戏想看的也是精彩,只不过这精彩都是经过人心精心安排设计才能以出来的,被人经过设计了的东西真的算是精彩吗?    随声附和的接着娘的话,聪明的范燕再次提起自个儿的那份最初的彩礼钱,并且话尾之处她还微微的显出了自己内心的那份小小的生气。    “呃……哈哈哈!你不说俺还真给忘了呢!哈哈哈……给!那能不还给你?哼哼……!”    一旁的老高只是见到和听到甜辣椒娘俩的高兴和开心,除此之外他还能听出些什么?他的对手比他精明的实在不是一点半点就能让人数清的,不能不说他真的老了。    甜辣椒的这句话明着是和闺女在开玩笑,可背地里的那份无比的称赞和夸奖,坐在一边的老高他那里听得出来呀!    “呵呵呵……好啦!既然是这样我就回去了,你让小燕明天在家里等着小君就行了,走了啊!呵呵呵!”    见自个儿要办的事已经办成,自己也就没有任何必要在待下去,老高笑呵呵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这……刚喝了这么几口水,你说说……唉!燕儿……快送送你大伯,把他送到家之后你再回来——啊!唉……!”    像是因为自己没能好好的答谢恩人而万分的愧疚,甜辣椒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边满嘴的说着,一边自责的叹着气。    “伯!你慢点走,我去送送你!”    范燕嘴上这样说着,可她的脚步却一步也不曾停下的跟在老高的身后,只身徒步的也来到了院子的大门口以外。    话是真的,行动却不一定就是真的。    “不用啊!呵呵!”    说话间,老高已经来到了院子里,很是熟练的推起自己的那辆三轮车,在甜辣椒娘俩那不断的则我埋怨中,慢步走出那个院子来到了外边的那条小公路上,独自小心的騙腿骑上车子,在那几点不明不暗的路灯的光里,慢慢朝着自个儿的家走去。    “道上可一定要慢着点啊!老高哥!天黑了道又不好走,唉!你说这个呢!唉……!”    站在路边上甜辣椒望着老高已经再也看不见人影的哪个方向,她扯破嗓子的那通使劲喊,不知道的还以为她送的还指不定是多么至亲的人呢。    “娘!老东西走远了听不见了!”    那盏暗淡的路灯光的地下,范燕那双细小的杏仁眼,冷飕飕的露出逼人的寒光。    “哼哼……再狡猾……可他还是上钩了,燕儿!明天王楼的那个傻小子一过来叫你,你就马上抓紧时间开开心心的和他去,到县城登记完之后就马上回来,记住不要去他家里啊!你要知道只要你登记完了结婚证领出来了,老高他就会马上的把那些钱给咱一分不少的送过来,只要钱一到手……哼哼!我这头就马上张罗着给你兄弟换号,人家西庄村已经都催了多少回了,要是再催我真是再也找不出啥理由来推辞了,这下好了……老天爷马上就打发人给咱送钱来了,那王楼可真是咱的大财神啊!呵呵!只要你兄弟和西庄村换完号之后,剩下的那些事也就不算些啥事了,到时候王楼肯定就会紧跟紧的让老高催着咱这头,尽快的看日子给你们操办婚事,到那个时候……!”    对着老高那已经看不见的背影,甜辣椒那一通的热火朝天的咋咋呼呼之后,她又赶紧的扭过身子把声音压得最低,给自个儿的闺女范燕一字一句仔仔细细的叮嘱着。    “到那个时候再和原先一样,再随便的找个借口逼着他把婚事退了……!”    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还不等甜辣椒那最后的一句话说完,已经猜到娘最后要想说些什么的范燕,便张口流利的将其全部半笑半阴的说了出来。    “哎呦!死丫头……你可是越来越精了,都想到娘的前头去了……呵呵呵!”    一看闺女竟然完全的说到了自个儿的心坎里,甜辣椒心里那个高兴啊简直就是甭提了,一个劲的又是大笑又是摇头,好像她从来也没这么开心高兴过。    “娘……这还不都是跟你学的呀!哼哼……!”    如果非要说母女之间也得需要那些用不着的虚伪的话,那范燕应该是毫不吝啬的给排在第一名,其他的都得统统往后靠边站。    “唉……王楼我不得不说那孩子确实是个好孩子,可……要怪就怪他自个儿命苦吧!哼!”    话说一千最终还是这句多少还有那么点人味,虽然是从甜辣椒这种人的嘴里喷出来的,就跟那厕所里的大粪一样差不到哪去也是那么臭气冲天,但就话的本身而言确实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人味了。    “傻玩意儿……不光他,那一家子都那么傻乎乎的……还十里八村的精明人家呢!哼!”    如果说这句话是范燕亲自说出来的,还倒不如说是她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实在是冷冷的阴险到了极点。    “嗯!走!回去吧!好好准备一下,明天可千万不能露馅,不然让那傻小子看出来可就啥事也都麻烦了!啊!”    高兴之余甜辣椒心里还仍是念念不忘的悬着那份微微的担心,于是她赶快的伸手轻轻拉着闺女范燕的手,转身朝着家里走去。    “我知道娘!你就放心吧!就那个傻帽……哼!他也能……哼!”    极其轻蔑的话音里,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哪一点不透露着范燕那浑身精明的傲气十足呢?    在大门口处,甜辣椒和自个儿的闺女范燕,又再次仔仔细细较为低声的说了几句令自个儿高兴的话之后,娘俩便一前一后迈步朝着院子里头走去。    人们都常说一句话:人不能害人但人不能不防人。就在她们娘俩转过身子,为自己的即将到来的成功而暗自高兴庆幸的时候,还是那双善良又几度不敢相信的眼睛,早已在那离此不远的黑洞洞的夜里,眼皮也不曾眨一下的紧紧地盯上了她们,距离远虽然是听不清娘俩的谈话,但从那娘俩不断高兴的笑声里,那双眼睛却早已经将其一切明明白白的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29237.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 评论列表:
  •  访客
      01-15 13:20  回复
  • 细节决定成败的名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