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摘抄

花 祭,《德国之行》之(34)汉堡大教堂在我脚下

梁睿,我的老师,你第一次来到四川省中江县梨园,正是你该过第二十个中秋节的时候。你本是扛着破旧的大箱,带着青春的憧憬来的。但是,随着蜿蜒山路的延伸,你黑黄的脸,越…

花 祭

梁睿,我的老师,你第一次来到四川省中江县梨园,正是你该过第二十个中秋节的时候。你本是扛着破旧的大箱,带着青春的憧憬来的。但是,随着蜿蜒山路的延伸,你黑黄的脸,越来越阴沉,越凄凉。等你到了全是土屋的飞翔村小学,推开陈旧的板门,摸索着点燃浑浊的油灯时,失望之余的惆怅和40余里山路的折腾,使你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寒风在破旧的窗棂间鼓动,土灶下不知名的小虫隐约长鸣。你洁白的梦,瑰丽的遐想,似乎都失去了光泽。浑浊的灯光四散,泪水,无声地爬了出来。庆贺的酒,成了解愁之品。摇曳的灯光忽明忽暗,单薄的月色在屋外轻轻叹一口气,悄然消瘦,忧怨的眼睛怯怯地向你亮着。 等你醒来,已是月上中天。你一掀开蚊帐,月光就挤进床来,汹涌的呼唤声又淹没了月光,但见土屋里满满当当站着几十个学生,纯真的眼睛里蓄着淡淡的忧愁:老师!老师醒了。梁老师,你好点了吗?……这些音调是那样烘热,那样惊喜。修补过的桌上,成垛的礼物散发着清香的气味。你望望热切的人群,泪水,涌了出来。你拉过我,用手轻轻地,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久久地,久久地都没有放下。于是,风声,心跳声与融融月色,淡淡灯光,在这简陋的小屋里终于混合成一种神圣的气氛,你年轻的生命,男性的热力也浑然于这无边的月色中了…… 你的抚摸深深感动了我,以至7年后,我固执地回到了梨园。 我回来,你却走了。带着未圆之梦走了,走得那样仓促,连两天都等不及。过两天,可是你来这里的第7个中秋节啊!你走时,人们泪流满面,声声含悲,山坡上,无数的村童在苍茫的天宇下耷拉着头,泪水涟涟……而今,我坐在破旧的木椅上,体味你目睹了这里的愚昧与贫瘠这死灰色的同盟。总也弄不清你走得那样仓促,那样从容,是否真的相信我会继承你的事业?会用青春的憧憬叩开紧闭的心扉?能挥舞着鞭影,一路潇洒地抒情,一路尽情地歌唱,去摇曳沉睡的雅典娜女神呢? 每当我手捧教书育人的信念,怀揣为人师表的名帖,走出温馨土屋,冒着丝丝细雨,踏着你的足迹,扑向孩子们的世界,用辉煌的文化拂去他们的心灵尘埃,带着民族淳厚的营养与东方朝阳的温熙,与他们一起去抵御吹进山村的寒流时,便真切地回想起那个烟雨迷离的早晨,泥泞中你踉踉跄啮挪向远方的身影。你摔倒了,爬起来,又摔倒了,又爬起来,目光,炯炯地盯着幽幽的山谷,直到山民们的心豁然开朗,双眼流露出睿智,你才长长吁了口气。 我不知道有件事值不值得提,因为对于你来说实在是太平常了,但那时却震撼过我的心。那是初中二年级的一个上午,飘着雪,刮着风。你走进教室,微微一笑,便亮开沙哑的男中音,但是,课时未到一半,豆大的汗珠便渗满了你的额头,正一滴一滴倏倏地滴,滴湿了一大片胸襟。沙哑的声音伴着急而烈的咳嗽声更加沙哑,更加低沉。当这声音忽视停止时,我才猛然惊醒,倏然站了起来。但是,你却若无其事地打个手势:“坐下,看书吧。”自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几分钟后,才慢慢挪向椅子,缓缓坐下,深情地注视着我们。手,悄悄地按住右胸,抛下空洞的咳嗽声满教室流淌。听着那压抑的声音,我的心哭泣了,为你平凡而又高尚的人生。时到今日,我仍然怕听到任何人咳嗽,因为你就是在这咳嗽声里走完自己短而充实的27个春秋的。去年,在我中师的最后一个暑假里,我专程去探望你。刚至村口,便听姐姐说:“你老师,他……他……”我发疯地冲向土屋,然而,事实毕竟太残酷了:迎接我的不再是亲切的微笑,语重心长的话语,而是那赫然印有凶疾的化验单。我犹如坠入了无底的冰窖,眼前一切,渐渐变淡,模糊起来,终于旋转了。心底巨大失落后的恐慌与剧痛裹住了我。凝视着熟悉的桌椅,熟悉的墙壁,心中那盏燃烧的油灯更加明亮了,那神圣的信念,也更加坚定了。今天,每当我回到你挥洒青春与生命的飞翔湾,总要在你的墓前伫立许久,徘徊许久,谛听你的教诲,体味你青春拔节的声音。梁睿,你看到学生点燃的那缕灯光了吗?你看到学生沿着你走过的路,在人生的每一个页码上写满追求了么?

《德国之行》之(34)汉堡大教堂在我脚下

1995年元月的一天,女婿的表姐夫从德国南方来汉堡出差,工作毕后,周末在女儿家住了两宿。他初次来汉堡,女婿陪同并导游参观了汉堡的主要景点,我顺便沾光。

小车在汉堡大教堂门口停下。前面已经说过,德国的公园、教堂等对游人一律免费开放。德国的城市、乡镇,甚至社区都有自已的教堂,内容大同小异,只是规模档次之别,无论何时何地,参观游人不断。

几十层楼高的汉堡市大教堂直拔云天,内设有直升电梯和步行铁板电梯,游客绝大多数都乘直升电梯而上,只有极少数人为了显示自已的腿劲,弃直升,而步行。女婿年轻力壮,腿长有劲,成了当然的“少数”派。他表姐夫虽然看视粗壮高大,魁梧雄壮,可外强中干,弱不经风,早已钻进了直升电梯,捷足先登,已经上升了。

我思想“斗争”是乘梯还是步行,犹豫片刻,决定向女婿学习,尾随他之后,轻轻松松攀越了好几个“之”字形步行阶梯。女婿个高腿长,三步当两步,一溜烟功夫不见人影了。目视头顶上方,那没完没了重重叠叠的“之”字,我当初决定徒步攀登的勇气便一扫而光,思绪一下跌落到了谷底。

现在不知到了第几层?还有多少个“之”字?感觉已不轻松,我便放慢了脚步,减速缓缓而行。这时我开始“后悔”了,脑子盘算着,后悔有何用,什么都来不及了,责怪自已逞强,何必放弃电梯不乘,宁可“自作自受”呢!暗思,要是直升电梯在中途有个停靠站就好了!目视上下,中途无门,没有退路,逼上梁山,只有一个字,上!!腿虽有点发胀,但不是哆嗦,心不跳,自我感觉不算良好,但是,权衡自我,能坚持到底。我放慢节奏,艰难地迈着,一步一步的往上攀,每到之字拐弯处,稍歇片刻,充充电,定定神,以利再战。

我攀越了多少个“之”字,没有记数,楼梯上仅剩我一人,即使有几个后来者,也都是轻轻松松一个个超我前行了,他们都是年轻人,像我这花甲之年,谁会弃电梯,择攀爬。内心自责,“埋怨”自己,后悔已无济于事了,这是自我逞强的“后果”,活该!

这时我的腿开始有点不听使唤,呼吸开始加速,两腿灌铅,肩上犹如千斤重担。世上没有后悔药啊,既来之,则攀之。攀呀!攀呀!迈呀!当我正在后悔莫及之时,突然从头顶上传来“妈!OK!OK!”原来是女婿已经看到我了,“啊,万岁!我快到顶了!”他在楼的顶端叫我呢。他出于同情,开始往下走,想来接应我,我示意他,“用不着”了。这时,我虽然觉得很累很累,两腿发胀,见到女婿,快到顶端,奇妙,疲劳被驱散,不知哪来的劲头,信心又足了,胜利在望,一鼓作气,向顶点冲剌,我终于用徒步攀登了可俯瞰汉堡全城的大教堂,对花甲之年的我,可算是奇迹了。双腿当天虽然马马虎虎,可次日开始酸痛麻胀,一周才得以痊愈。

气喘吁吁的我,用自己的体力、毅力和坚强的信念,赢得了徒步攀登汉堡大教堂的胜利。站在了汉堡独一无二高高的大教堂顶端,我得尽情的、好好的欣赏一番来之不易,极其难得的美景。比乘直升梯上来的心情不一样,大不一样,心情爽极了!

啊,汉堡市全貌尽收眼底,高耸入云的汉堡电视塔,好似伸手抚摸青天,我们与它平起平坐,虽隔千米之遥,视觉近在咫尺。繁华喧闹的都市,熙熙攘攘的人们,栖身于两座雄伟建筑物的脚跟底下。

经艰苦的攀爬,汉堡大教堂终于踩在了我的脚下,我胜利了!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29217.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 评论列表:
  •  访客
      01-15 01:41  回复
  • 周恩来小时候的故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