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黄的苦菜花(十六),鹧鸪天(逢时使君出示所作送春佳词,引楚襄事,因次其韵)

    那首歌很好听。  阿傻在家的时候就很喜欢听,当初他在读初中的时候还不只一次的唱给老师和同学们听,传的全校的师生都说他是歌好嗓子。可现在—要唱也就只有他自…

黄黄的苦菜花(十六)

    那首歌很好听。  阿傻在家的时候就很喜欢听,当初他在读初中的时候还不只一次的唱给老师和同学们听,传的全校的师生都说他是歌好嗓子。可现在—要唱也就只有他自己!想听也只有他自己!除此之外在也就是那只能听懂人言语的——“青”  那歌村里——也就是阿傻的老板家的那个村子,好似故意样的每天不分时候的都会放这首歌。  夏天的早晨,阿傻抹黑起床早早的去给狗子煮饭,而后再给猪活食——大猪的、小猪崽的一样样都要尽快的备好,而后再一份份装在铁盘子里用那个小车推着,逐个的送到每个狗子或是猪崽的窝里。  此时间,那歌声便又传来了——  “根儿深  杆儿壮……  看到小主人来给自己送饭了,狗子会急的嗷嗷连蹦带跳;小猪崽会一窝蜂似得齐拥而上将那食槽死死的堵住,阿傻就是想往里舔食都添不进去。大母猪相比之下到得到了优待,它会很悠闲一边摇着尾巴一边憨憨的吃着,看那吃相真的让人好笑——  看着那些小家伙憨憨的吃相,阿傻站在小车旁静静的听着那首再熟悉不过的歌曲,心里边酸溜溜的很难受——他喜欢这歌!可此时却又害怕听到这歌!——听到它,阿傻就会不由的想起自己在家里那过去的甜蜜的日子!可这歌却不如人愿,那村里会天天的放!  也就这样阿傻在这歌声里每天起早摸黑,早早干完了厂子里的活,自己再寥寥的吃几口饭而后再匆匆忙忙的扛起锄头下地。  一片片绿油油的庄稼着实的让人喜,玉米杆那宽宽的叶子女孩的裙带般在这歌声里随风轻盈飘动,好似向路人尽情展示着它的美或是提醒人们一个忙碌收获的季节快要来了……  一切风景如画!  一切画如其实!  一切一切又在这歌声里——  该快乐的,却快乐不起来!  哭,却又哭不出声!  就这样——  汗水似泪水!  泪水伴着汗水,颗颗晶莹剔透的落在那宽宽绿油油的叶子上,流在他身后那印满了辛勤脚印的土地上!  歌声里——  汗水很累!  歌声里——  泪水更苦!  泪水和汗水里的歌声却难以形容,但愿它是一阵清凉的风久久的徘徊在阿傻身后不远的天空……  也就这样——  不断重复着重复的重复!一日一日!一天一天!  收获的季节真的快要到了!  秋高气爽!就连夜里的月儿好似也卸去了一层厚厚的铠甲,整个光滑圆溜溜的像一个大玉盘静静的挂在不是自己家乡的天边。站在窗外,阿傻呆呆的凝视这那轮圆月,心底一时间涌出好多话却又不知该从那说起。  月是家乡园  ——  故乡的秋夜!比这还要美呀啊!  清清的月光!  柔柔的风!一切都会不经意的扯出人对家的那种长长的思念——线一般的细而长……  同时又在向人预示着那新一天的忙碌!  ——  收获的季节!满上头上的的庄家地里都是辛勤劳作的人们,他们都在忙着往家里抢收着自己那一年来用无数汗水浇灌而来的丰厚果实。每一块地里都是笑声不断,那场景真的就像在家里一样热闹。  这天,阿傻也像往常一样起的很早,他很习惯又熟练的做好、做完一切,便开始准备自己的饭菜。他的早饭很简单,只有一碗稀粥和一个馒头,外加半块自己淹的咸萝卜。他将一切弄好,刚要坐下要吃,院外传来了叫门声。阿傻赶忙跑出去开门!他知道是老板——  “雪!是我!老刘啊!等会你吃完饭,赶紧拿镐头去山上的地里,别人家的玉米都收完了,就剩咱的还没收了,要再不收就掉地里了!啊!雪!赶快吃!吃完赶快去!啊!——我先走!等会我就过去!啊……”  “嗯……!”  老板说完忙的连屋都没进,便骑着他自己那辆破摩托车,洋鬼子进村似的一溜烟走了。  阿傻望着老板那远去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无奈的打了唉声!双手把门一关,转身进屋坐下赶紧埋头吃饭。  每天都是这样,阿傻要吃饭的时候他便骑着那辆破摩托车来了,把活机械似得安排给阿傻,而后忙活活的就又骑着摩托走了。他好似很信任阿傻——因为阿傻确实很傻!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还不知道自己老板的家究竟住在那村子的那个角落。阿傻只知道认真的干活,从来没向他抱怨过什么。而他的同村人也不时的在他的耳边说他老刘找了个好干活的。所以,他也更好似不关心自己地里的收成一样,因为他从来都不问阿傻一句地里的活杆的怎样了,他只关心自己的唯一嗜好——喝酒!  也是为此,他的老婆曾不只一次的和他吵架,而每次都是以他失败而告终。  为此,阿傻嘴上不说可心里也很担心——“年底他能都给自己的工资吗?”没事的时候他经常这样提醒自己,所以每每面对老板那似乎热情的问话,阿傻只是付之于憨憨的一笑随口的“嗯”一声就过去了。  他还怕再让人骗!  所以——  再苦再累的活他都干了!  他只为到年底能开心的拿到钱赶快回家!回家去看看父母!看看他们还好吗?  ——  那块地是老板家里最大的一块了,两块合一块共有两亩多地面又宽又长,恐怕是阿傻见过的最大的地亩了。  “在自己家里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大的呀。”  好大的地块!  好丰硕的一块丰收!  好美满富足的希望!  阿傻在地头站了一会,他抬头望了一眼满地枯黄玉米干叶子,长长的叹了口气而后弯腰抡起镐头麻利的干起来。  此时,村里又传出来那首歌——  “当初呀  离家乡……”  听到这歌阿傻忽的一怔,他停下了手里的活好一会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  是呀!  当初自己离家的时候父母都还很好,现在呢……?半年多的在外漂泊自己没挣到多少钱,可父亲的病……!村里人的闲话能砸死人,那些梦似的经历自己这辈子都抹不去、忘不净!在外的这些日子,自己挥汗如雨。究竟又是为了谁?  为自己——  自己得到了什么?  为别人——  别人又会有谁知道自己这些故事似得经历呢?  谁能告诉自己?  谁又能为自己指点一下迷途呢?  头顶上那歌声悠悠的飘着,远远的望去——  阿傻的身影很渺小!  很高大……  

鹧鸪天(逢时使君出示所作送春佳词,引楚襄事,因次其韵)

,鹧鸪天(逢时使君出示所作送春佳词,引楚襄事,因次其韵)朝代:宋代作者:李光原文:踏舞贪看赤脚娘。送春春去莫悲伤。飞花逐水归何处,落絮沾泥不解狂。
都是醉,任飞扬。百年三万六千场。使君亲按新歌舞,魂梦相逢笑楚襄。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29214.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