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隐都市的演绎者,古槐凶魂,故事里的人生(271 喔,是这样子呀)

目隐都市的演绎者,古槐凶魂年已过三十好不容易找了个媳妇,我也该结婚了,只是这房子又成了让人发愁之事,买房吧,买不起。想想真恨自己没本事,那样多的高楼大厦,竟没有…

目隐都市的演绎者,古槐凶魂

目隐都市的演绎者,古槐凶魂

年已过三十好不容易找了个媳妇,我也该结婚了,只是这房子又成了让人发愁之事,买房吧,买不起。想想真恨自己没本事,那样多的高楼大厦,竟没有一间属于我。经朋友介绍,在离县城不远的古槐村买了一处农民兄弟新盖的小楼,只花了十万。当初那农民兄弟说出十万时我以为我听错了,愣愣的看着那农民,结果他以为我还嫌贵,便又说了一遍,十万不贵了,你到哪儿能花这个价买到这样独门独院的小楼呀!就这样很快成交了。我也曾问过那农民为什么如此低的价格就把房子卖了,那兄弟说:“村里批的宅基地没花多少钱,盖房也只用了九万,十万不赔当然也不赚,只是落个白忙罢了,这会儿信用社催我还上前年卖种子化肥的贷款,催得太急,只好把这房子卖了。”

我有楼房了,高兴得不得了,拉上未婚的媳妇??柳儿来到了我们的家,站在楼上向下看去,乡村景致,给人以田园风光的美感。我不经意的走到西窗下,西窗下一棵茂盛的古槐,我对柳儿说道:“这古槐村大概就是因这古槐而得名的吧。”

柳儿不作声的走了过来,向楼下看了一眼,只说道:“这楼阴气太重,怎么这座北面南的楼,却又怪怪的在西侧开了这扇窗子呢?这窗没有任何益处,傍晚还会西晒。”

“行了,多一扇窗子有什么不好,傍晚时拉上窗帘也就不会西晒了。”

柳儿没有说话转身又去看别的房间了,我仍看着那古槐,这古槐粗壮而枝繁叶茂,大概也有上千年的树龄了。真是一处好景致,心里想着便关上了窗子,就在我关窗子时隐隐的在玻璃窗的反光中看到了一个女人的影子,那女人身着古装,衣衫被撕了开来,两只挺身而白嫩的乳房袒露着,两乳之间有一个大窟窿往外冒着血,那头似有似无的却看不太真。我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却没看到什么古装女人,只见柳儿站在正对西窗的东墙下看着什么,“柳儿,看什么呢?”

柳儿转过身来,“你不是说是新楼吗?这里怎么有几行字?你来看。”

我走了过去,只见那东墙上写着:“月圆阴雨夜,重帘落西窗,楼外听婴泣,切莫开窗望。”看了这字我心里又是一颤,又想起刚刚在西窗玻璃的反光中看到的古装女人的影子,难道这有什么关系吗?心里也不由的害怕起来。

但我毕竟是男人,我要是先露出胆怯,那柳儿哪还敢住在这里,恐怕娶媳妇的事又要泡汤了。我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走,去问问那农民兄弟。”

我带着柳儿来到了农民住的院子里问这件事,那农民答道:“这房刚盖好以后,也曾租给过一对年轻夫妻,那男人喜欢胡写些什么,没准这是那男人乱在墙上写的。”

我又问,“他们为什么好好的却又不租了?”

那农民摇了摇头,“这里的事我也不太清楚。先是听说那女人怀孕了,后又听说那女人堕胎了,再后来他们便搬走了。也许是那女人堕胎以后身子虚,在这里离他们家人太远不好照料吧。不过他们前后住了也没半年的时间,所以这楼还应该说是新楼吧。”

看得出来,那农民没有说实话,想必先前租房那夫妻搬走必是有原因了,只是这农民不肯讲。

他不讲,我也没法子,钱已经交到他手里了此时想不要这房子了也是不可能,毕竟十万呢?十万是自打我大学毕业以后省吃俭用一分一分攒出来的,绝不可以白扔掉呀。

心里虽说有些害怕,有些犯嘀咕,但毕竟我是读了大学的人,我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鬼神之事,我才不信呢?

就这样又花了十万来装修这房子。两个月以后我把柳儿娶进了门。这里成了我们的家。

新婚蜜月我带着柳儿去了泰山,柳儿对神仙佛爷很是虔诚,逢庙必拜。在泰山寺里我们遇到了一位老僧人,他见柳儿如此虔诚,便走了过来与我们攀谈,“施主,是新婚吧!”我们点了点头,“施主的住所可是新居?”我们又点了点头,“那新居阴气太重,施主可要保重呀!”

我心觉好笑,疑这老和尚是要哄我们抽签算命。便问道:“何以见得?”

老僧人慢慢的说道:“施主若不信罢了,只是为了施主居家安康,劝施主若新居有西窗的话,千万重帘掩住,莫要打开,尤其月圆阴雨夜,却是万不可打开的呀!”

“尤其月圆阴雨夜,却是万不可打开。”这话对我和柳儿都是不小的震动,这和那东墙上的字,怎么说法却是如此的相同呢?我和柳儿对视着,我看出了柳儿心中的不安。我忙向老僧人施了一礼:“谢过师傅。”拉着柳儿便走了。

边走柳儿边嘀咕,“一进那楼,我就觉得阴气太重,现在老僧人从咱们面相上都看出了吧。还有那东墙上的字与老僧人说的话也是那样的一样,恐怕这楼不太干净,否则那农民也不会十万就卖了。”

“那你说什么办?买已经买了,钱给人家了。”柳儿一时答不上来了,见柳儿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我又安慰道:“你也是读了大学的人,怎么相信这无稽之谈?”

“可是,可是,……”可是了半天,柳儿才又说道:“那东墙上的字,和那老僧人的话,为什么会如此相同。”

“巧合,巧合。再说他们都说开那西窗不好,咱不开就是了,还能有什么问题。”

柳儿也真的没办法了,她总不能因为这房子的事与我离婚吧。就这样我们度完了新婚蜜月在那小楼里住了下来。

开始我们谨慎的遵循着,“重帘落西窗”的说法,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那西窗上的窗帘从来都是不敢开的。

一年过去了,我们好好的住在小楼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也许没赶上过月圆阴雨夜吧,反正没听到过那婴儿的哭声。慢慢的那“重帘落西窗”的说法也就淡忘了。从那日把西窗的窗帘摘下来洗过之后,也经常的把西窗打开来。但不知为什么每次我关西窗时,总觉得有点怪怪的,总有那古装女人的影子出现在窗上。当然这些我是不敢对柳儿说的,柳儿已经怀孕了,吓着柳儿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我也曾试探着问过柳儿几次:“你关西窗时,看到过什么吗?”

柳儿并未起疑心,爽快的答道,“没有呀!”

我心疑是我眼花和潜意识中的胆怯,使自己产生了幻觉。

这日,算来是阴历七月十五,恰是月圆之夜。下起了雨,雨很大,声很响,柳儿怀孕本就反映厉害,全身不舒服,这雨声搅扰得更是难以入眠了。好不容易迷迷的刚要睡去,不知从哪里传来了婴儿的哭泣声,断断续续的哭得叫人好不心烦。柳儿不耐烦的说道:“这是谁家大半夜的让孩子哭什么?”显然柳儿早已忘记了“月圆阴雨夜,重帘落西窗,楼外听婴泣,切莫开窗望”的句子。

柳儿烦躁的打开了灯,那哭声更近了,就像是在西窗下面。只听到孩儿的哭声却听不到大人哄孩儿睡觉的声音。东墙上的字,老僧人的话都不断的出现在我脑中,但我却不敢在柳儿面前露出一丝一毫,我只说道“准是弃婴,在这风雨夜里谁家这样狠心,把孩子丢掉,若没人管,这一夜孩子必没命了。”

“是呀,如今的农村人就知道要儿子,常常是生了女孩便丢弃了,真可怜。”柳儿也这样说着。不由得我们俩人来到了西窗下,想看一个究竟,窗帘未开,突然我却似乎又看到了那古装女人的影子,心里不免一阵紧张,一时之间我不知这西窗的窗帘该不该打开。即害怕又好奇,最后好奇心,还是驱使我决定打开这窗帘。事后想一想可怕,人的好奇心真可怕,好奇心常常会把人们带入危险之中。我慢慢的拉开了窗帘,只见一个白白胖胖的胖小子坐在槐树的树叉上,正在那里哭泣着,不容我搞明白,孩子怎么会被丢弃在槐树上时,只觉得房间里的灯一亮一暗的闪动了几下,只见一道红光,从我家西窗飞出,那婴孩张着口恰把红光吸了进去,随着红光的吸入那孩儿的脸由白变青,又由青变红,红光被他吸尽了,那孩子似乎又长大了许多,然后是一阵鬼一般的凄厉的大笑那孩子随着那可怕的笑声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到这些我的头发都竖了起来,全身的肌肉都变得紧了,脑门上,后背上觉得一阵一阵的发冷。我看了一眼柳儿,柳儿仍是原来的样子,她说道:“你看到什么了吗?怎么那孩子却不哭了,这笑声是那孩子发出的吗?怎么这样笑?还有咱家的灯怎么回事,一亮一暗的。让我觉得有些可怕”原来这一切柳儿并没有看到,只有我看到了,怪呀,怎么会只有我看到了呢?难道又是我潜意识中的胆怯让我幻想出来的吗?

我什么都没对柳儿说,只轻声说道:“可能是下雨使电不太稳定,这毕竟是乡下,我们去睡吧。”

柳儿皱了一下眉头,对我说道:“不知怎么,我突然一下子感觉很饿,很饿,很想吃东西。”

我看了一眼柳儿,柳儿的妊娠反应那样厉害,一直见吃的东西都恶心,怎么突然这大半夜的饿了呢?唉,孕妇的事,谁能说的准,我只好下楼去给柳儿搞吃的。

楼梯上的灯不知出了什么问题,我按了好几下开关,灯都没有打开,我只好摸黑下楼了,楼道里静得很,我已经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脚步声也显得异常的沉重。黑暗中我又看到了那个女人的影子,他的头颅比以往清楚了一些,但看上去还是比身子显得虚幻。我不断的告戒自己,这只是幻觉,世界上绝对没有鬼魂之类的东西,尽管这样我还是被吓得心提到了喉咙。好在那影子只是一瞬间,一晃又不见了。

故事里的人生(271 喔,是这样子呀)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中国的改革开放初见成效,各地忙着修寺庙,利用佛事拉动当地经济,是当时的一大景观。一个依山傍水的小镇,在镇北的山脚下,也修建了一个小寺,小寺里只有一个修持的和尚。这个和尚四十多岁,一表人才,据说是北京佛学院毕业的,在许多大寺院都呆过,后来图这里清静才来到此寺。小寺后面是茂密的树林,前面有一条小河,平日很少有人进香,只有初一十五,才有零星善男信女前来拜佛。和尚每天除了诵经、打坐之外,便在寺后种粮种菜,自给自足,从不出去化缘。  由于这位和尚正当年,长得潇洒,又有学问,于是便成了小镇上女人们茶余饭后打趣的材料,如果哪个女友无精打采,她们便取笑说:“今天怎么这么不精神,是不是昨晚上偷和尚累了?”看到哪个打扮得漂亮,便说:“怎么收拾的这么利落,要去找和尚吗?”看到谁精神十足,便说:“你怎么这么兴奋,昨晚让和尚打强心剂了吧?”女人们之所以拿和尚做笑料,是因为拿他做笑料没有风险,如果说某个女友和情人怎么怎么,容易触及人的隐私,弄不好还会产生矛盾。当然,这一切和尚并不知道,因为没人跟他说。  这一年,镇上有个少女有了身孕,少女怕事情败露丢人现眼,既不去医院又千方百计隐瞒,等肚子大了,已无法流产。父母逼问少女,孩子的父亲是谁,少女不愿说出实情,被逼无奈,谎称是小寺和尚的。等孩子生出来,少女的父母抱着孩子去了小寺。  少女的父母怒斥了和尚一顿,然后把孩子交给了他。和尚一脸平静,只淡淡地说了声,“喔,是这样子呀。”便默默地接过了孩子。  从此,和尚便忙碌起来,昼夜不得闲。他也不避讳世人,大大方方地抱着孩子去镇上买奶粉,买孩子的玩具,去医院给孩子看病。小寺不再宁静,夜里,孩子哇哇的哭声和爽朗的笑声,以及和尚哼着摇篮曲的歌声,常常悠悠地从小寺飘进镇里。  小镇里炸开了锅,说什么的都有,和尚被人指指点点,有人甚至当面辱骂他,说他是个“骚秃驴”,辱没佛门。和尚既不生气,也不辩解,照样诵经、打坐、种地和细心照顾孩子,一脸平静。  一年后,少女受不住内心煎熬,承认孩子的父亲是城里的一个高中同学,与和尚没有一点瓜葛。  少女和家人惭愧来到小寺,见孩子长得白白胖胖,而和尚却憔悴了许多。  少女和家人说明来意,和尚一脸平静,只说了声“喔,是这样子呀”,便把孩子还给了少女。  小镇的人知道了真相,又是一片哗然。有人问和尚:“你被冤枉得名声扫地,怎么不辩解?为什么还替她养孩子?”  和尚仍一脸平静,淡淡说:“出家人四大皆空,缘起缘落,随遇随安;淡云清风,顺其自然。其功名利禄、恩怨情仇、得失毁誉、理解误解,均与佛门无关。能解少女之困,能育一小生命,这是慈悲为怀。”  鲁钝生感言:被人栽赃诬陷,不反抗,不拒绝,默默承受,一脸平静;被人耻笑辱骂,不辩解,不生气,听之任之,一脸平静;精心抚养孩子,辛苦劳累,不焦虑,不烦燥,无怨无悔,一脸平静;养了一年的白胖的孩子被抱走,不痛苦、不伤心,恬然淡定,一脸平静。修佛到了这个地步,算得上大德高僧了。  走出佛界,从做人修为的视域着眼,我们可以用三句话来概括这位高僧的人格特色:  人格特色一:大智无痕。高僧把人生看得很透彻。“缘起缘落,随遇随安,淡云清风,顺其自然”的感悟,是大智慧,是无相般若,是一种超越贵贱、贫富、得失、荣辱、苦乐、爱恨、毁誉等人间万象的精神性存在,是实相之上的道,是充盈高僧之身却视之无形、听之无声、嗅之无味、触之无觉的一股精气神,它无迹无痕又无法言说,但却能真真切切地感知到它的存在。它是高僧人格高境界的灵魂支撑。高僧得失审之于己、毁誉听之于人、苦乐安之于势的“一脸平静”,均源于此。  人格特色二:大容无忍。高僧襟怀博大,容万物而能化之,无忍耐、忍受之煎熬。“忍”是人有意识地强制性地自我克制。“忍”是会意字,字形是心上一把刀,造字本身就隐含着“刀尖顶在胸口,不得不退一步”的无奈。“忍”对忍者来说,是不得已而为之,是压抑的、煎熬的、痛苦的。一个人,特别是做大事的人,能忍、善忍,是避免祸患和成就事业必不可少的优良品质。而对高僧来说,无所谓忍,也无须忍,因为栽赃陷害、指责侮辱以及种种辛劳等,落到高僧身上,就如一两个雨点落进大海,立刻与海水融为一体,化而为无、为空、为零,根本无疏离、对抗而言,何谈克制忍耐。正如“肩上无负物,何须担当”“心中无垒块,何来焦虑”一样,高僧根本无忍耐之痛苦,所以始终一脸平静。无忍是“忍”的最高境界,而无忍,必须以“能接纳万象并融而为一”为前提,“能接纳万象并融而为一”,则又是雅量容宇的最高境界,所以,大容无忍。高僧做到了。  人格特色三:大善无疆。中国传统文化中,儒释两家都积极导人向善,释家以“佛心”为旗帜,佛心是大善,大善无边界,普度天下众生,无论贤与不肖,无论男女老少;儒家以“仁”为圭臬,仁是至善,至善无终结,任劳任怨,以德报怨,唯义是是,矢志不渝。高僧为少女解困的以德报怨、为抚养幼儿的辛辛苦苦和面对世人指责侮辱的理解默纳等,充分体现了大善无疆、至善无终的高境界。  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中赞美孔子时说:“《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意思说,孔子的大德境界就如巍巍的高山,我们无法攀登到极顶;就如宽阔的大道,我们无法走到尽头。尽管我们无法达到孔子的精神境界,但我们可以心向往之。借此,我们可以说:我们无法达到高僧“大智无痕、大容无忍、大善无疆”的境界,无法做到无论何种情境下都“一脸平静”,但我们可以心向往之,努力追求。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29210.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 评论列表:
  •  访客
      01-15 00:21  回复
  • 凯蒂猫的童话故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