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渐深,花愈艳,捻一朵花的风雅,在阳光的眸,拯救

春渐深,花愈艳,捻一朵花的风雅,在阳光的眸间盛开别致。独饮一杯记忆,芳菲的欢语,阑珊了过往,沧桑了岁月的尘烟,和着季节醇香,轻轻写入流年的笺册。走过一处风景,总…

春渐深,花愈艳,捻一朵花的风雅,在阳光的眸

春渐深,花愈艳,捻一朵花的风雅,在阳光的眸间盛开别致。独饮一杯记忆,芳菲的欢语,阑珊了过往,沧桑了岁月的尘烟,和着季节醇香,轻轻写入流年的笺册。走过一处风景,总有心动与感动。倘若你在,温煮一壶新茶,浅品一段静好时光。

拯救

  人们都说她有病,她总是独自一人游荡在杂草丛生的角落,又或者游荡在无人问津的河沿,有时一个人走着笑着,有时候垂着头,眼泪滴滴答答的流个没完。

  

  没人知道她的来历,只知道她是被她现在的养父捡回来的。听说是被遗弃在百花丛中,哪里到处飞着五彩缤纷的蝴蝶和蜻蜓,还有各种昆虫,蝴蝶有灰身的,也有白身的,有翅膀色彩斑斓的,也有翅膀平淡无奇的。有人说哪里从没有这样的盛况。也有人说孩子躺在哪里,看着这些小生物努力的抬着胖乎乎的胳膊想要抓住它们,还不停的笑着。也有人争论说她抬起的胳膊上停着好多蝴蝶。

  

  据说她的养父是个赌徒酒鬼,她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早已记不清母亲的样子。她的父亲每天都出去赌牌喝酒,每次赌博输了,醉醺醺的回去,她都要被打的遍体鳞伤。她有好多次都想逃出去,她想就是饿死在外边也比在这里强。这种想法每次在挨打之后就像恶魔一样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有一次她像以往一样,挨打之后,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她的脑袋胀的快要裂开。她看着躺在床上的父亲,看着那个笨拙的身体,她几乎要起身拿起一块砖头,狠狠的砸在他那张臃肿不堪的大脸上,她使劲的摇着快要崩裂的脑袋,好像这样就能把这种邪恶的想法甩出去。这种想法像恶魔一样,越是想努力摆脱,就越是清晰。她似乎看见那个硕大的头颅在她的愤怒下崩裂,白色的脑浆夹杂着血肉溅了一地。她怒吼着跑了出去,她知道她一刻都不能呆在这里了,她不知道她自己还能镇压这个恶魔多久,但她确定如果不离开,总有一天她将无法控制恶魔,她不愿意这样,无论如何这个人让她来到了这个世界。无论他对她多么残忍,最起码他创造了她。在经历一番挣扎之后,她决定永远离开这个家,让她伤痕累累的家,离得越远越好,让她永远都找不到她。想到这里她苦笑了一下嘴里嘀咕着:“这算什么,算是对她的惩罚吗?简直是可笑,他怎么会伤心呢!”她匆匆的跑回了家,她悄悄的推开了门,一阵呼噜声让她烦心,让她愤怒,她蹑手蹑脚的收拾着自己简单的几件衣服,声音轻的连她自己都听不到。她关上门就匆匆的向着远方跑着,她相信远方一定有值得她活下去的东西。

  

  不知跑了多久,总之她没感到疲惫,甚至她都不觉得饿,最后她跑到一片森林。哪里的阳光格外的刺眼,她从没见过这么明媚的阳光,她想自己可以在这里安家,在这里不会有人能找到自己,不用整天活在痛苦之中。她就像考察自己的家一样,这里的一切对她都是那么的新鲜,这里有湖泊,有各种鸟,有蜘蛛……她兴奋的飞奔着,感受着这里的一切,她就这样的跑着,跑到一个山洞旁边,她高兴的挥舞着手臂,像是在宣告这就是自己的家,她悄然的走进去,里面很干净,像是被人清扫过,她高兴极了,她想只要能获得吃的,那她就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她尝着各种果子,她有天赋极了,她一尝便知道那种水果可以吃,哪种不可以吃,那种植物可以吃,那种植物不能吃,总之她什么都安排的很好,她为她的聪明感到开心,这是她从未感受到的。她想好了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吧!

  

  她每天都跑出寻找各种有趣的事物,她会蹲在杂草丛中静静的看着蚂蚁努力的搬运着食物,她有时觉得它们一定很累,她总是轻轻地把食物放到它们的巢穴旁边,她为自己能帮助它们感到开心,她觉得这里她就是上帝。她喜欢这种感觉,为了满足自己的内心,她不断地奔走在树林里。当她看见蝴蝶的蛹费尽一切力气想破茧而出的时候,她就会跑去帮它一把,当被她挣脱的蝴蝶无法飞翔的时候,她手足无措的捧着它,不知怎么办,她急的眼泪都流下来了,她发誓这类愚蠢的事情她在也不会犯了。但有些情况她往往是不知如何是好的,当她看见蜘蛛网上缠着蝴蝶或蜻蜓的时候,她看到蜘蛛得意的奔向它的事物。这类事情她不知怎么办,她既不能夺了蜘蛛的事物,也不能见死不救。当她看见一条蛇仰着刚吞下蛤蟆的肚子,她怎么办呢!救蛤蟆蛇就要死,可她怎么能见死不救呢!她开始怀疑上帝创造万物的意图,她想上帝莫非创造万物就没打算让它们和睦相处,可是为什么呢!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她的烦恼也越来越多,她很少去深林里走动了,她偶尔看见一只失去蛰的蜜蜂,她知道它会被同伴拒之门外,然后孤独而死,它看见蜜蜂那种痛苦的挣扎!她实在不忍心就把它一脚踩死了。她变得孤独,她感觉自己什么也帮不了它们。她决定离开,离开这里,她总觉得会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在等待着她。

  

  她踏着夜色,不断地走着,她心事重重,怀疑上帝的想法再次挤进了她的脑海,她想着和养父待在一起的日子,在深林的日子,她觉得他们多么相似,她都无能为力,她想上帝莫非对她的子民这么残酷。她一直坚信人类的存在是上帝的安排,人间的苦难也只是上帝身边的仆人偷偷做的,她相信当上帝发现仆人的行为之后,一定会惩罚他。现在她开始怀疑这一切,她就这样想着走着,不知不觉天已快要明了。

  

  就在她痛苦的时候,她碰见以为老者,她向老者哭诉了自己的一切委屈,老者抚摸着她的秀发,告诉她他可以为她设计一个王国,这个王国的上帝就是她,她可以在这里实现她的愿望。她的眼里闪烁着光芒,她心想还好她没放弃。老人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有山川河流,各种飞禽走兽,居民,政府,宏伟的建筑,她可以根据自己的愿望去管理这个世界。她兴奋的点着头,接过老人送的礼物,她想这下她可以创造一个十分完满的世界了,这个世界里没有战争,没有丑恶,没有贫穷,没有疾病,有的是勤奋,互爱。她为他们提供了一切最好的环境,她想这准没错。但是没过多久她便发现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她觉得他们目光呆滞,像是一个傀儡,从生到死都只在重复一天,他们不知道自己这么富裕为何还要这么勤奋,他们看见别人需要帮助就去帮忙,但他们并不知道那叫互爱,因为所有的人都这么做,他们不在会思考,所有的人都在重复着同一天。

  

  她悲痛的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哭的惊天动地,哭的鬼哭狼嚎。像是在同情,又像是在悲哀。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29120.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