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灵鸡汤

《趟过心灵河》(续14)    风来,人生的盛宴,妈妈的爱

46  汽车“打”下敌机入朝至停战再到两年多后归国,不少事应该回忆且甚至意义莫大,但多失忆无以记述,当然是不可弥补的损失。不过有一件事却是忘不了的,那就是中吉普…

《趟过心灵河》(续14)    风来

46  汽车“打”下敌机

入朝至停战再到两年多后归国,不少事应该回忆且甚至意义莫大,但多失忆无以记述,当然是不可弥补的损失。不过有一件事却是忘不了的,那就是中吉普“打”下敌机的事。

中吉普本是汽车,怎么会“打”下敌机呢?我偏偏经历了这件不寻常的今古奇观,事情正是发生在上甘岭战役期间。我们团并没有参加上甘岭战斗,因为其时高射炮打游击正忙正紧张,何况上甘岭战役是逐渐形成,更不可能调更多部队投入战斗。打游击伤员不少,能治的就在我们团卫生队医治,不能留下医治的则送到师野战医院。高炮63师野战医院离我们不近,有两百多里,这在战争年代是一个不小的里程。

这天,班长郑淑尹派我去送一个重伤员到63师野战医院,问我能不能完成任务。我很有把握回答说保证完成任务,请班长放心吧。要我去送伤员,这是对我的信任,心里非常高兴,自然信心满满。天黑出发,开始倒还蛮快,两个小时跑了百把多里。可后来麻烦就大了,敌机接二连三地来捣乱,误了行程。中途还挨了三次炸,一次扫射,差点把我的小命拿跑了。所幸敌机并没有真正发现目标,只是盲目轰炸,因此未炸坏公路,只是延误了我们的时间。在朝鲜,夜晚便是志愿军的天下,公路上来来去去汽车非常之多,一旦遇上敌机捣蛋就有点麻烦。堵车是常有的事,车越多堵的越厉害。敌机七纠缠八纠缠硬是拿走我们六个多小时,到早上7点才将伤员交给63师野战医院,这就算完成任务了。在野战医院吃过早餐,我想就在野战医院休息,找个地方美美睡上一觉,天黑再上路返回部队。司机也同意,因为他整夜没眨眼有些疲乏,再说白天行车危险性高,哪能不同意我的意见呢。他姓皮叫定国,本是后勤处汽车队司机,我们卫生队长期借用。卫生队没有救护车,团里给了这辆中吉普,代救护车使用。什么小吉普中吉普,在此时的朝鲜简直算不了什么,美国佬很慷慨,经常赠送给我们。

我睡得正香甜,忽然被皮定国叫醒,说是吃点饼干走路。我问这会儿什么时间了,他说反正是快近下午了,搞不清楚几点。他拿出饼干我们开始吃起来,饼干叫压缩饼干,没有甜味儿,可以充饥谈不上好吃。吃完到野战医院弄些水喝,吃饱喝足他就启动车子。野战医院离正式公路有好几里,是在大山沟沟中,出了大山沟沟就是公路,车子撒野地奔跑起来。啊,问题来了,敌机捣蛋来啦,真不是时候。中吉普没办法及时隐蔽,危险在一步步向我们逼近。我们两人都警惕地注意着天空,车子还在飞速向前。皮定国叫我注意敌机动向,及时给他报告消息,而且吩咐我抓紧扶手,防止紧急刹车。

“注意,正前方,敌机在向我俯冲!”我急促地喊。

皮定国立马加速,车像飞一样,“哒哒哒”敌机狠命打下一梭机枪子弹,却在车后开花。

“注意盯着后面!”皮定国命令我。他的开车技术非同寻常,再加上沉着应战,虽然有点冒险,说不定今天能躲避敌机。不冒险也不行了,把老命豁上喽。这自然是被逼无奈之举,不能让敌机占便宜,我们的命是宝贵的,价值非常之高。

“敌机回头了!”我警告说,娘的直追我们,“注意,向我们车后俯冲了下来!”我急喊。

说时迟那时快,“嘎!”中吉普来了个急刹车,蹦跳一下,稳稳停在公路正中间。“哒哒哒!”一梭机枪子弹在车前几米开花了,公路上扬起一路尘雾。好险啦,差点儿打着车头啦。娘的敌机不服气,又转头了,对准我们的中吉普。看来不把我们报销了,娘的不甘心,誓死不罢休。我还来不及喊,皮定国猛然加速,中吉普要腾空了,飞一样闪过敌机迎头扫下的机枪子弹。两个来回,没有伤及我们皮毛,敌机恼羞成怒了。又迅速回转头来,䀹眼追上了我们的中吉普。

“嘎”!车紧急杀住,敌机子弹扫在车头前。好险喽,不是那一声紧急“嘎”,我们人和车都报销喽。来不及庆幸,突然发觉前面高高山头上,敌机爆炸了。怎么回事?娘的要干掉我们的心情太急迫,没注意前方高山横亘天际,来不及拉起头来,做了山鬼。也是的,何必那么性急,搭上一架飞机是小事,司机自己性命可是大事啊。后来这位司机的骨头,不知运回美国没有,若没有,岂非玩儿了命又丢了骨头么。

我们的中吉普,就这么“打下”了敌机,创造了历史奇迹。

47  无诚意的谈判

朝鲜战争胜利来得不易,朝鲜战争停战谈判到签字,来得同样不易。把我所知道的停战谈判情况记录下来,或者说是有意义的。

朝鲜停战谈判非常特殊,不是战胜国强迫战败国接受投降条件的谈判,而是一个头号帝国主义国家妄图称霸世界,遭到年轻的社会主义国家反抗之后,不得不罢手的谈判。在整个谈判过程中,谈谈打打打打谈谈,朝鲜战争一直在谈谈打打中进行。第五战役刚打完, 1951年6月30日,“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奉美国家安全委员会之命,发表声明表示愿意同我方举行停战谈判。并建议在元山港的一只丹麦伤兵船上举行。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首相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以声明形式答复了李奇微,同意派代表与其代表会晤,但只同意会晤在三八线南我方控制区开城举行。此时我已歼灭敌23万余人,其中美军11万5千人,美国最心痛他们的人命,死那么多心痛肝痛肠痛五脏痛。侵略者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其兵员和物资消耗比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头一年多1倍。付出代价如此之大,这不仅引起美国人民强烈不满,反战厌战情绪日益高涨,且使美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日益激烈。于是做出了“通过停战谈判结束敌对行动”的决定。和谈局面,完全是我打出来的。我方总兵力已达112万,敌我兵力之比为1:1.6,我属优势。但技术装备,我仅有少量坦克和飞机,火炮数量质量远不如敌,制空权制海权完全在敌手里。这种情况下我想消灭敌重兵集团有困难,需要时间,需要有个敌我消长过程,欲速则不达,战争的长期性非常明显。在客观上出现了和平解决问题的可能性,我当然应该抓住这个有利时机,一方面准备持久战,一方面与敌进行谈判,争取和平解决朝鲜问题。

双方联络官商定,停战谈判7月10日上午10时在开城来凤庄举行。谈判开始后,为了有一个明显标志记,以防范他们的谈判代表被误伤,李奇微提出他们的联络官乘坐的每一辆吉普车上,都悬挂一面大白旗。对此我方同意。谈判会谈几次后,美联社的一个记者写了篇文章。说堂堂的美国代表,代表“联合国军”总司令去谈判,车上挂着白旗,太不光彩了,这简直是投降嘛!这么一讲,引起轩然大波,他们不干了,不打白旗了。后来对方又说在开城谈判不行,中止谈判,要求谈判地点移到双方军事接线上的板门店,否则就不恢复谈判。为了解除阻挠的借口,我方同意其要求,地点挪到门板店。谈判战俘问题时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提出,他儿子是个中校飞行员,一天夜里驾一架B-26飞机到我物开里轰炸,被我打下来了,死活也不知道,请求帮助找他的儿子。经认真调查,打下一架B-26不错,可当时没注意到飞行员,后来寻找未果。范弗里特非常伤感,失望。

美毫无诚意,这本是在预料之中。侵略者谈判是假,拖延时间是真,彭总看得清清楚楚。一开始美国就玩弄手法耍无赖,在谈判桌上节外生枝。仅讨论议程问题,就拖延半个多月。讨论军事分界线时,美厚颜无耻地说什么其有“海空军优势”,必须在陆上取得“补偿”,提出将分界线划在志愿军阵地以北约38-68公里的开城、伊川、通川一线,企图不战而攫取我方12000平方公里土地。这一政治讹诈,理所当然被我方严词拒绝。美方公然说:“那么让炸弹、大炮和机关枪去辩论吧!”岂有此理。彭总揶揄地说忘了刚刚过去的伤痛了吧?那么,你就等着再接受教训吧!

事实上美又从美国本土运来10多万兵员补充,增加炮兵、坦克部队。美空军第116师、136师两个战斗轰炸机联队进驻日本,美第40、45师由日本调入朝鲜。将英第28、29旅和加拿大第25旅、新西兰炮兵第16团组编为英联邦第1师,新开辟原州、水原等十几个海空军运输补给基地,修建东豆川里、永平、麟蹄等十几处前线机场。还出动大批轰炸机轰炸志愿军后方交通运输线。来而不往非礼也,必须教训敌人,打痛了敌才会老实地坐下来,老老实实地谈判。

在西线,英联邦师和2个美军师,集中攻击进攻我64军47军正面防御高地。在东线,敌集中2个师向我67军防御正面进攻。我防守216.8高地的一个连,依托坑道式掩蔽部,即由两个“猫儿洞”贯通的马蹄形防炮洞,一天内连续击退敌20多次冲击。以很少代价大量杀伤敌人。激战至8日,因伤亡过大敌被迫停止进攻。而防守天德山及418高地的47军一个营,每天抗击敌两个步兵团猛攻,平均击退敌10余次冲击,阵地被炸成焦土,只剩下一位副团长率10余轻伤员,顽强地守住了阵地。

美方深深感到,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在战场上同样得不到,不得不返回谈判桌旁。又在新会址板门店恢复谈判,这正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开战的日子。这次,敌不得不放弃攫取我12000平方公里土地要求,却又提出将开城地区划入美占领区,要求我方退出1500平方公里土地。对付侵略军的最好办法是狠狠教训它,再向敌人发起反击。在朝鲜战场上,我们有个很好的教训是,不能再像在国内解放战争一样,大口大口地吃敌人,整师整师甚至整军地消灭敌人。进行大战,倒不如小打,‘零敲牛皮糖’积小胜大,逐渐削弱敌人。以5个军的各一部,先后对敌营以下兵力防守的26个目标,进行反击。经与敌反复争夺,这次我巩固地占领了敌方9个阵地。此期间,我军攻打西部沿海岛屿,对西海岸进行了4次渡海作战,先后攻占了10余个岛屿。攻岛规模虽不大,我军首次出动了空军、海军登陆艇参战,小规模三军联合作战。这在我军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48  卡秋莎炮发言

此时敌方还不愿意在停战协定上签字,我某些重要阵地,有可能在划分停战分界线时被划出,这不利于我阵地的巩固。为配合谈判,促进停战早日实现,并求得停战后我能控制有利阵地,根据彭总和中央军委指示,志司决定对敌发动52年夏季反击战役。

这次战役西线以打击美军为主,东线以打击南朝军为主。采取‘稳扎狠打’‘由小到大’方针。在战术上,采取三种不同打法。对敌阵地坚固、有坑道、攻克后便于我坚守的目标,攻克后要固守。并在打击敌反扑中大量杀伤敌人,消耗敌人。对于敌工事较坚固,但无坑道或者地形对我控制不够有利的,我攻占后,视情况或守或主动放弃。然后再以第二批、第三批部队乘敌立足未稳进行反击,经过拉锯式反复争夺,达到大量消灭敌人,阵地最后为我所控制的目的。对于敌工事不强,地形对我不利,又非重要目标,采取抓一把讨了便宜就走方式,歼敌后迅速撤离阵地,以免遭敌炮火杀伤。

板门店谈判在进行中,但显然又出现了岔头。我方代表郑重提出如下议案:将不直接遣返的战俘,由双方同意的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在朝鲜境内看管。美方极力反对,提出另一议案代替:就地释放朝方战俘。敌方坚持一个死理儿,要所谓就地释放朝方战俘,岂有此理!根据在北京的彭总指示精神,为了配合谈判,让敌再尝尝我的厉害。决定将原计划发起夏季反击,提前到5月中旬发起,对敌‘大动手,狠动手’,用铁拳头再次教训敌人。

我卡秋莎火箭炮部队21师,提前进入阵地。敌并未发现,但盲目发射排炮,进行盲目封锁。晚9时。卡秋莎火箭炮准时发射,炮火愤怒地向敌阵地猛烈开火,威力巨大,声势惊人。数道火光,像呜呜呜刮起大风飞向敌阵地,红了半边天。几平方公里的敌阵地全部覆盖,迅速燃烧起来。卡秋莎炮打罢一次性发射,立马转移。他们的车号是“84”,步兵部队一见“84”车号,主动让路。刚刚被卡秋莎炮轰过的敌阵地,我步兵冲上去了,如入无人之地。由于发起突然,攻势凌厉,一夜时间我已向敌方阵地推进两平方公里。

回到板门店谈判桌上。美方感到了惊恐,害怕丢失更多地盘。反击刚开始,在战俘遣返问题上,美方态度明显松动:“我方经慎重研究,同意了你方5月7日方案,希望达成协议。”但第二天在板门店开会,美方代表说“很抱歉,昨日只能代表美国代表的提议,同意你方5月7日议案,而李承晚总统则‘反对任何妥协’,反对签定停战协议,要单独打下去。那么我方谈判代表只好退出谈判。”

在汉城、釜山,南朝鲜傀儡政权,导演了反对停战的群众游行。志司领导说:“李承晚好壮的胆子。是吗?好吧,再叫你尝尝什么叫痛!”将原定打击以西线美军为主计划,改为以打击南朝军为主,适当打击美军,对其国军队暂不攻击的策略。此次以东线20兵团方向为重点。调整部署,令54军由西海岸开赴第一线,归20兵团指挥,准备接替67军防务。16军由西海岸开赴第一线,归9兵团指挥,准备接替23、24军平康接合部的防务。

20兵团在前线召开作战会议,研究贯彻志司意图。兵团领导在会上说:“我们重新高速部署,决定集中力量,打击北汉江两侧的南朝军第8、第5两个师。并且准备吸引和粉碎可能从纵深机动的两个师以上的反扑!”

49  教训李承晚

弦月如弓,满天繁星,6月10日晚10时整。我军各种火炮齐声轰鸣,响个不停震耳欲聋,炮阵地上脸对着脸讲话都听不清。卡秋莎火箭炮整整打了20分钟,敌阵地顿时已是一片火海,地上腾越红色烟雾,天上翻滚红色浓云。

我60军战士,头天就秘密进入敌阵地三面与侧翼潜伏。3个团兵力在副军长王诚汉指挥下,用多梯队的方式,分别从东、北两个方向发起冲击。不到1小时,1个团守敌被全歼。首创了阵地战以来,一次战斗攻歼敌1个团范例。五天时间,我军把阵地向前推进42平方公里。60军此次打了个翻身仗。在另一个敌阵地前,我67军秘密构筑了囤兵洞,8个连兵力先行悄悄潜入。这是敌人的“模范阵地”,南朝8师21团主阵地,号称“京畿堡垒”。次日晚,3个团在炮火和坦克支援下,突然发起冲击,迅速占领敌阵地,全歼了守敌“京畿堡垒”。3天后我把阵地推进了12平方公里。这期间我19兵团也向当面敌发起反击,分别将阵地向敌方推进1.5平方公里。

傍晚,彭总从北京给志司打来电报:“据我停战谈判代表团电话称:军事分界线基本上已达成协议,以今晚(6月15日)24时为准。在本晚24时前,敌我双方攻占阵地均为有效,在此以后(零时起),即做为16日计算,敌我攻占之阵地均属无效。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为促进停战实现,应以明(16)日起坚守阵地,不再主动进攻。但须提高警惕,严阵以待,对敢于向我阵地侵犯之任何敌军,坚决给予歼灭之打击,切不可有任何疏忽。”

接此电报,志司领导很高兴。邓华代司令员兴奋地说:“终于打出了一个和平局面啊!”是我进一步反击胜利,克拉克和华盛顿感到再没有希望了,再不签停战协议,他们怕阵地丢失得更多。这次停战分界线的划分,谈判桌上比以前顺利得多。是因为经过这次反击,我方又向南推进了140平方公里,逼美方走投无路。不过志愿军首长们说,顺利是顺利,胜利是胜利,敌方能老老实实遵守协议吗?从美方本质上来说,很难打包票。

时过四天的深夜,突然接到彭总从北京打来的紧急电话:军事分界线划定的第三天晚上,李承晚集团,竟然以所谓“就地释放”名义,胁迫朝鲜人民军被俘人员27000多人,离开战俘营,押到李承晚军队训练中心。李承晚集团这一行径,引起国际上强烈反对。各国舆论纷纷谴责李承晚是‘出卖和平的叛徒’,‘不负责任的乖戾小人’,甚至要求美国换马。美方首席代表哈里逊也写信给我方首席代表南日大将,声明此事与美国无关。

世界上真的有如此乖戾小人,竟敢明火执仗地破坏协议。历史上都没有记载过,这种明目张胆的破坏协议行为。金日成首相和彭总致函质问“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指出这是“有意纵容李承晚集团,去实现其久已蓄意的破坏战俘协议,阻挠停战实现的阴谋。我们认为你方必须负起这次事件的严重责任!究竟联合国军司令部,能否控制南朝鲜的政府和军队?朝鲜停战,包不包括李承晚集团在内?”彭总于6月20日,由北京赴朝鲜开城,准备办理停战协定签字事宜。到朝鲜后,途经朝鲜平壤时彭总给毛主席电报:“根据目前情况,停战签字须推迟至月底较有利。为加深敌人内部矛盾,拟再给李承晚伪军以打击,再消灭伪军一万五千人(6月上半月据邓华说消灭伪军一万五千人),此意已告邓华妥为布署,妥否盼示。”

此时敌在金城以南、北汉江以西4个师的阵地愈加突出,态势对我极为有利。同时,我已查明敌第一道防御阵地设施情况。在这个方向,我已集中4个军兵力和400多门大口径火炮,有力量进行更大规模进攻。毛主席很快复电:停战协定签字必须推迟,再歼灭伪军万余人极为必要。彭总随即决定立即在全线发起第三次攻击,以优势兵力再打一次歼灭战,主攻目标仍然是南朝鲜军。对美军及其他国军队,仍不作主动攻击。但对任何对我进行进攻之敌,均必须予以坚决打击。

20兵团以5个军强大兵力,在金城以南、北汉江至上所里间25公里地段上,实施进攻。并以拉直金城以南战线,歼灭南朝鲜首都师、南朝6、8、3师为战役目的。7月10日前后发起进攻。金城以南地区,是联合国军防线突出部分。敌担任这地区的是南朝军上述四个师,基本上普遍构筑了坑道、半坑道工事和大量明暗火力点、地堡群。以盖沟、堑壕、交通壕相接连,阵地前还设置3-5道铁丝网。埋设有各种类型地雷,纵深达150-300公尺。是比较完整的、支撑点式的坚固环形防御体系。但其纵深阵地工事较薄弱。9兵团之24军保障20兵团右翼安全。新任20兵团司令杨勇,以所属5个军组成3个作战集团,并对各集团作好具体部署。3个集团应各组织一个有力支队,准备突破后插向敌纵深,截断敌退路,歼灭敌炮兵,抢占有利地形,以利于第二步作战。

人生的盛宴,妈妈的爱

人生的盛宴,妈妈的爱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因为妈妈的爱,我们有了生命。应为妈妈的爱,我们快乐的成长。妈妈的爱就像万丈阳光照耀着小草,而我就是小草。

  记得一年级上体育课时,我摔破了下巴,流了很多血。老师把我送到医院,便马上通知妈妈,妈妈知道了,迅速的跑到医院。我看见妈妈就放声大哭。妈妈一边摸摸我的头一边对我微笑地说:“别哭,你是男子汉!”我听了妈妈的话,下巴不痛了,也立刻停止了哭声。妈妈就像是我疗伤的良药。

  妈妈不仅照顾了我,还教会了我许多事。

  妈妈,是您教会了我走路。妈妈,是您教会了我写第一个字,妈妈,是您教会了我……

  妈妈的爱是一种无穷无尽的爱,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爱,我要用优异的成绩来回报她。

湖南衡阳石鼓区演武坪小学三年级:演武坪小学三年级一班:赵紫旻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pagetweet.com/21111.html
短语分享网

作者: 短语分享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