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双性美人被老汉糟蹋_用啤酒瓶折磨女人小说

        门口的莲花灯亮起来了,事务所迎来了第七十五位客人。   &nbs…

        

门口的莲花灯亮起来了,事务所迎来了第七十五位客人。

np双性美人被老汉糟蹋_用啤酒瓶折磨女人小说


        

大门被推开,一个满脸尘土的男人步伐沉重地走进事务所。男人带着黄色的安全帽,穿着海军蓝的工作服。脸上,衣服上,每寸褶皱中都勾勒着黑色的轮廓线。待客人走近了,坐在木椅上,我才发现这黑色的轮廓线是厚重的煤灰。


        

“你好,请问我该如何称呼你?”


        

男人看起来有些拘束,他把安全帽摘下来拿在手中,小心翼翼地问我:“这里可以抽烟吗?”


        

“不好意思,这里不能抽烟。”


        

男人的表情中也没有失落,他抿了一下干燥的嘴唇,一些煤灰被他吃进了嘴里:“我叫郭嘉成,叫我老郭吧,别人都这么叫。”


        

我在纸上写下他的名字:“好的老郭,请问你今天找我是为了何事呢?”


        

“这,其实也没啥事儿,”老郭挠了挠自己的寸头短发,随后把手指尖在裤子上蹭了蹭,“就来唠唠嗑吧,这地狱里能唠嗑的鬼没几个,大家都长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是不敢上前说话的。就您这官还算是长着张人脸,我还敢和您说几句。”


        

“行,那唠嗑吧。你是怎么到地狱里来的?”


        

“我啊,我就是给炸药炸死的。当时我和十来号工友正在排雷管,不知道哪个孙子没捯饬好,提前引爆了,整个矿洞一下子就给震趴了。根本没什么反应的时间,一下子就给埋里头了。我是吃了不少苦啊,没死透,他妈的,耗了整整三天才死。”


        

“好不容易。”


        

“是真的不容易。整条左腿没知觉了,右腿却疼的像被人一刀刀割似的。腰部以下一动都不能动,左手也废了。我知道就算有人来救我,出来估计也得把腿都给截了,下半辈子也是个废人了。就算是那样,我还是想活。


        

您说,人这种玩意儿奇不奇怪,明明知道自己就算被救出来都是废人了,还想活着。我就等着,等着啊,等着老天开眼派人来救我。我就想啊,这年头矿洞出事故已经那么少了,还偏偏被我撞上了,真的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我又想啊,我才来这矿上工作三个月,就撞上这事儿了。我有工友在矿上干了八年十年的都有,在干个两年就能退休了,一辈子平平安安啥事儿没有。我一来,这矿洞就塌了,我是不是什么祸星啊?”


        

“你不是祸星,和你没关系。”


        

“唉,但人被压在洞里头啊,就是会想,什么都想。思绪是控制不住的,一个接一个地跑出来。我也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晚上,有时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睡着了还是醒着。闭上眼睛,做一梦,还以为自己已经灵魂出窍过去了。


        

梦见我的爱人啊,孩子啊,说孩子以后要去大城市里读书,不能和我一样吃没文化的苦。梦到和父母说还房贷的事儿,说的还挺激烈的,后来都吵起来了。不过我和我爸妈说话就那样,话不过三就要吵起来,就不能好好说话来着。


        

我好像在梦里和他们交待后事似的,无关紧要的生活琐事儿一件件在梦里跑出来,我就一件件和他们捋顺了。忙活半天,结果一睁眼,发现自己还在这矿洞里。该交代的事儿一件都没撂下,死又有没死透,真是够烦心的。”


        

“然后呢?你做了些什么?”


        

“我还是想活着的啊。矿洞顶部有水滴下来,我就用嘴接水。那水一股硫磺的味道,可那时候哪管得上那么多。我一边靠那硫磺水滴润嘴,一边想啊,我如果能活着出去,一定什么坏事儿都不做了,努力工作,做个好人。我还想去好多地方玩玩,一直都没去。打小就想去海边来着,也没去成……”


        

老郭说到这里,情绪激动了起来。他用粗糙的手背抹掉眼角的泪,又撸了把鼻子。


        

“年轻时不懂事儿,跟着道上的人混,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儿。后来娶了媳妇儿又有了孩子了,就想找份本分工作。保洁员也干过,售货员也干过,还在发廊给别人剃过头。排雷管这事儿拿的钱多,才来干这事儿的。我知道这事儿违法,但不违法的事儿,它赚不着钱啊。”


        

“你的妻子对你去排雷管一事怎么看?”


        

“我媳妇儿是个好人,我背着她做的。如果她知道我去干这么危险的事儿,绝对不会放我。但没办法,养家要钱,孩子读书要钱,这世上干什么都要钱!”


        

“你的妻子她有外出赚钱吗?”


        

“我的妻子在遇到我之前开了家小饭馆儿,在我们那块儿挺有名的。人美心善,手艺也好,都是老客户。我们结婚之后,我就让她把饭馆儿关了。我不喜欢那些大老爷们儿一天天的把我的女人呼来喝去的,喝醉了还动手动脚,为这事儿我干过好几次架。”


        

“所以后来你的妻子就关了馆子,全职在家了?”


        

“对啊,女人么,在家带孩子就好,赚钱的事情还是得我们大老爷们儿来做。不然结了婚,还让自家媳妇儿一天天在外面瞎跑,脸都不要了。”


        

“冒昧问一下,老郭。您是几几年逝世的?”


        

“刚去世没多久,13年。怎么了?”


        

“哦,没事,我就好奇问一下。”


        

“执笔大人您生前学历很高吧?”


        

“为什么这么问?”


        

“像你们这种高学历的人,死后都能在地府谋个文职,写写字儿啥的。不像我这种大老粗,死了之后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可以多读读书,文化底蕴很多时候和学历没有直接关系。有些作家都没有上过高中,但还是凭借自学成为了文字工作者。”


        

“哪儿有书读啊!这地狱里,要啥啥没有。不过啥都没有也好,连房贷都不用还了。”


        

我指了指墙边的书架。


        

“那一侧皆是历史典籍,你若愿意,可以随意取一册拿去阅读。”


        

“现在在这地府中读书还有什么用!晚了啊,晚了。”


        

老郭虽然这么说着,他还是站起身走到书架前扫视。


        

“读书在任何时候都是有用的,如果愿意的话,学习可以发生在生活的每时每刻。”


        

我的藏书因为事务所之前的变动和损毁,历代编年史类几乎已经只剩下散页,上古神话类保存的还算是勉强完好,另外还有一些文人墨客的书信手迹等夹杂其中。


        

老郭来回走动了几圈,拿出了一本《朱利叶斯·凯撒》的传记。


        

“这本我知道,讲的是罗马帝国的凯撒大帝的故事,对不对?”


        

“嗯,你对这本感兴趣?”


        

他把书又放回书架:“还行吧,我看过了。”


        

老郭又拿出一本北欧神话,有些炫耀地和我说:“北欧所有神的名字我都叫的出来!”


        

“嗯,很厉害。”


        

老郭报完北欧诸神的名字之后,又接连拿下几本书,和我说他这些书都看过了,再一一把它们放回书架。我书架上的书好像成了等待体检的裸体新生兵,毫无还手之力地被苛刻审阅着。我一言不发地看着老郭在我的书架前打发地狱中本不存在的时间,也许这是他来地狱之后难得有趣的时光了,至少不会被别的鬼怪吓唬,还能在炫耀中找到一些自我成就感。


        

“你其实读过很多书啊。”我说道。


        

“切,”老郭发出一声不屑的声音,“这些书读了也没什么用,读了也赚不到钱的。”


        

“好事是你现在不需要钱了,所以想读多少,就可以读多少。”


        

老郭听后笑了,他的牙齿上也沾着煤灰:“有点像我小时候,啥也不用管,尽读闲书。”


        

“嗯对,你现在也可以这么做。什么也不用管了,想读什么书就读什么书吧。”


        

老郭突然像个小朋友一样,重新扎回书架前。这次是仔仔细细地看,像是第一次见到书这种物品。他的手指依次触碰过书脊,眼神又像极度挑剔的奢侈品鉴赏师。最后,他的目光停在了其中一本书的书脊上。他小心地把这本厚重的书抽出书架,书又大又厚重,书皮深蓝色,装饰有蟒蛇皮的纹理,上面绘制着流动的云,宙斯的雷电,波塞冬的巨浪和哈迪斯的烈焰。老郭抱着这本巨书,像捧着某种法器。


        

“这本,可以吗?”老郭十分小心地问着。


        

“嗯可以,希腊神话很有意思。”


        

“我读过,但这本书真的很漂亮,我想再读一遍。”


        

“好啊,你收着吧。”


        

老郭十分开心把书抱在胸前,走回木椅前拿起自己的安全帽扣在头上。


        

“您看,我也没有什么东西给您。”


        

“不用,送你的。我希望你能重新享受阅读的快乐,是像你小时候读闲书时的那种快乐。”


        

老郭没有回答,他点了点头,好像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啦,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


        

“谢谢,谢谢了。”


        

“客气,阅读愉快。”


        

老郭像抱着孩子那样抱着那本厚重的希腊神话,不断地欠身,倒退着离开事务所。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