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侍卫玩的妃子高H太子妃_把女的下面扒开添高潮H

      真正的归序者空间中。       &n…

      

真正的归序者空间中。


        

孟原从试炼幻境中走了出来。

被侍卫玩的妃子高H太子妃_把女的下面扒开添高潮H


        

参商没有去看他,而是仍旧在关注着玩家们的表现。


        

直到最后一名玩家返回现实,她才转头问道:“你的进展如何?”


        

孟原稍微斟酌了一下措词:“还可以,至少能唱戏一个时辰都不露馅了。”


        

参商暂时停下正在吃薯片的小手,勉强说道:“……嗯,进步明显。”


        

她的小手一挥,面前的无数个试炼幻境开始倒转,回放起了玩家们昨晚在幻境中的表现。


        

“已经是第二天了,玩家们有进展,但仍旧不成体系。


        

“这个副本不像之前的试炼副本一样,有一条明确的主线,而是很多线索互相交织。


        

“真正的历史切片中,可以更换身份、任何人都有被篡改的可能性,需要分析的信息跟之前相比,可以说是成倍增长。


        

“哪怕有记忆碎片这个天赋的帮助,难度也会陡然提升。


        

“不知道玩家们再有几天才能破解这个试炼幻境。”


        

孟原在石椅上坐了下来:“在整个环节中,最不需要担心的就是玩家。


        

“我觉得你还是多担心担心我这个正牌归序者吧。


        

“比如,给我开个小灶什么的。”


        

参商看了看他:“我要是能,早就给你开小灶了。”


        

孟原有些惆怅,问道:“我一直有个疑问,你作为指引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这次的试炼幻境,是通过归序者的能力完全复制了历史切片的情况。


        

“那么按理来说,原本的归序者们是不是也进入过这个历史切片?你作为指引者,应该也能知道这个历史切片的破解方法吧?”


        

参商摇了摇头:“不,我不知道。


        

“每一个历史切片的情况都各不相同,因为妖魔在篡改历史的时候,又不可能每次都篡改同样的地方。


        

“所谓的试炼幻境,就是通过归序者的力量,将历史切片完全复制,让归序者能够全方位地掌握妖魔篡改时的状态。而后,我们再利用归序者的力量将整个历史切片暂时扭转为妖魔入侵时的状态,从最初的时候改变这一切。


        

“所以,每次进入历史切片失败,下次再进入,都需要大量的归序者力量来重新回到原点。消耗很大。


        

“当然,如果是同样的历史事件,确实可以保留原本的真实历史记忆。但我的力量被严重削弱了,就像你也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一样。


        

“等我们纠正这个历史切片的时候,才能重新获得真实的历史记忆,将之固化。”


        

孟原点点头:“好吧。


        

“那看来我只能再加把劲,争取不要拖玩家们的后腿了……”


        

作为正牌归序者的孟原,肯定也是要跟玩家们一同进入历史切片的。


        

毕竟他的作用相当于是司机,没有他的话,其他人根本无法进入。


        

孟原对自己的战斗力没什么自信,所以想来想去,整个历史切片中最适合自己的角色,恐怕也只有苏羡君了。


        

到时候凭借着自己的“天赋技能优势”,扮演苏羡君登台唱戏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但还有另外一个问题。


        

就是孟原得想办法登上完美通关的榜单。


        

因为这次筛选玩家是公平、公正、公开的,每个玩家在通关试炼幻境之后,都会获得一个综合评分。


        

影响这个综合评分的因素包括对历史的还原度、与扮演人物的契合度、破解试炼幻境的时间等等。


        

总之,破解得越顺利、与真实的人物形象越贴近,评分就越高。


        

每个玩家在破解副本时都能看到这个评分,而拿到最高评分的才能进入真正的历史切片去完成那个100%痛觉的终极挑战。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孟原登不上这个榜单怎么办?


        

就只能搞个暗箱操作了……


        

那有点不太好。


        

毕竟他这个正牌归序者有玩家们的攻略,有天赋技能的优势,这要是再比不过玩家,不如找块豆腐一头撞死。


        

所以孟原这几天也没闲着,也在跟玩家们一样,在试炼幻境中受苦。


        

之前他很担心玩家们能否适应归序者的身份,能否在副本中发挥真实实力,所以花了很多时间跟参商一起关注玩家们的状态。


        

现在玩家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孟原也就不用再像之前那么一直操心了,可以多花些时间关注自己。


        

“嗯,还是看看玩家们有没有什么新攻略。”


        

孟原开始浏览论坛。


        

……


        

此时,赵海平也刚刚醒来。


        

醒来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自然也是去看论坛。


        

显然,经过昨晚的鏖战之后,大部分玩家也都跟他一样,卡在了那两名影侍的身上。


        

首先看到的是楚歌的帖子。


        

“关于戏院线的重大发现!


        

“虽然很失望,但在消耗了几百点身份点数之后,总算确定了汪景辉不是被篡改的人,他确实就是个怂货。


        

“不过也不是全无收获。


        

“在史料中记载,汪景辉在这场战斗中殉国。但我发现,其实严格来说他并不是殉国,而是被一名东夷影侍给杀了。


        

“这名东夷影侍其实一直在盯着从戏院后台逃走的人,他误以为汪景辉是去求援或者传递情报的,所以才将汪景辉杀死。


        

“也就是说,汪景辉压根不可能完成火烧戏院的计划。


        

“所以,排除掉这个干扰项之后,剩下的唯一一个选项不论多么不合常理,都只能是唯一的答案了。


        

“我推测,完成火烧戏院计划的人,其实是杨信岩!


        

“只不过这个推测也有疑点,因为在苏羡君记忆碎片中看到的杨信岩,也并非什么英雄人物,他对贼寇的畏惧不是表演,是真的。


        

“这一点实在是有些互相矛盾,也在刚开始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干扰。


        

“总之,下次试炼我打算扮演杨信岩试试。


        

“这就是我昨晚的全部收获,不知道大家对内鬼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紧接着是霍云英的发帖。


        

“目前我这边基本排除了高择是内鬼的嫌疑。


        

“我跟大家的路线不一样,我没去关注戏院那边的事情,而是从一开始就跟着高择。


        

“他从头到尾都在跟贼寇死战,最后组织起乡勇围攻戏楼,也壮烈牺牲了。


        

“我更倾向于内鬼是乡勇中的其他人。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这两个东夷影侍,目前变成了我们通关的最大障碍。


        

“按照楚歌的说法,其中的一名影侍会离开戏院、追杀出去通风报信或者求援的人,可能也会给召集乡勇的行动造成破坏;而我发现,另一名影侍则是在戏院屋顶警戒,在发现危险的第一时间吹哨警示。


        

“我跟着高择去进攻戏院,想打贼寇一个措手不及,然而那些贼寇却似乎早有准备,导致行动失败。


        

“只要有这两个影侍在,恐怕想要完成火烧戏院的计划就不可能。


        

“不知道有没有玩家尝试击杀这两个影侍了吗?”


        

其他玩家纷纷表示大佬666,竟然这么快就排除了好几个错误答案。


        

同样的时间,大部分玩家都还在试炼幻境中死得怀疑人生,而大佬们已经逐渐摸索到了方向。


        

至于霍云英提出的问题,还真没玩家能解答他。


        

击杀那名影侍?


        

且不说那名影侍本身战斗力就不弱,玩家一对一翻车的概率极高,最关键的是,他一直在戏院顶上藏着,普通玩家要做的事情有那么多,也不会闲的没事去跟他死磕啊!


        

玩家们纷纷表示可惜,要是霍云英早一天发帖,说不定昨晚还能有些玩家去尝试。


        

现在这情况,估计只能等明天才知道结果了。


        

但就在玩家们想要转而讨论其他话题的时候,一条回复又让所有人的热情重燃起来。


        

“我杀了,但是没爆什么有用的东西。”


        

霍云英也一惊,仔细一看这个回复人,是一个叫夏若凌的女玩家,刺客身份。


        

女玩家?!


        

霍云英不由得一惊,这是什么终极狠人?


        

他还没来得及问,楚歌已经先一步回复了:“没爆什么有用的东西?那意思就是说,还是爆东西了?”


        

夏若凌:“嗯,从他身上摸出来一张城防图,但城都已经破了,这东西肯定也派不上用场了。”


        

霍云英也不由得有些失望,确实,仅仅是一张城防图的话,对目前的状况倒是没有任何帮助。


        

如果能在最开始就拿到,如果进入试炼幻境的时间能够再提前一点,说不定还能对照着城防图查漏补缺、堵上城防的薄弱之处。


        

但这显然不可能。


        

然而楚歌却回复道:“不,这东西可不是没用,它太有用了!


        

“你是如何杀死这名影侍的?他藏身在戏楼上,哪怕是刺客玩家,在他的主场作战恐怕也不见得能成功吧?”


        

夏若凌:“不,我观察了他很长时间,发现他并不是一直在戏院的屋顶上,中途会离开。


        

“我尝试着跟踪,但他警惕性很高,很快就发现我了。


        

“所以我反其道而行之,等他离开之后,在他返回戏院的必经之路上埋伏,试了两次才成功击杀。”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